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新手教学:冷漠的医师六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路人三一 2338 2021.04.15 22:00

  接下来的几天亚丽也没有作妖,房岳头上的数值增增减减,保持在35左右就再没有上升的趋势了。看样子,亚丽在他心目中就是一个值得同情长相姣好的路人。帮一把可以,失去联系也无所谓。

  等到伤口愈合准备拆线的时候亚丽才有机会和房岳单独的接触一下。

  “可以躺到台子上吗?”房岳问道。亚丽点点头,努力想要垫脚往上爬。“算了。”房岳站了起来,他身材高大,轻松的将亚丽从轮椅上抱了起来,放到了台子上。抱着亚丽的时候两人挨得很近,亚丽知道今天拆线,专门洗漱了的,虽然没有涂抹香水,但是发丝散发着洗发香波的味道,适合她质朴的人设。

  房岳身上则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谈不上好不好闻。将亚丽放下的时候亚丽假装没有没有坐稳,发出轻轻的“呀”的一声,接着抓住房岳的胳膊稳了一下身体。

  “不好意思。”亚丽像是被烫到一样的松开了手。可惜她演技还不够过关,不能上演脸红的戏码,不然就更有意思了。

  气氛有点微妙起来,被亚丽抓过的胳膊有点微微发烫。房岳坐了下来,开始摆弄拆线的工具。“坐好不要动就行了。不痛,只是有点痒。”好像是为了掩饰尴尬,房岳破天荒的主动说起话来。

  “恩。我相信你。”亚丽眼睛亮晶晶的看向房岳。这属于亚丽知道的男女技巧,男人大部分都是吃这套,被信任,证明自己是一个更好的人。

  房岳戴着口罩,看不出表情,但是亚丽看着他头上的好感值一个一个的攀升,停在了40。

  亚丽的腿和她的身材一样,线条优美,没有赘肉,可惜伤在了小腿,不能进一步让房医生脸红心跳。但是换完了药,房岳低着头拆线。亚丽虚虚的看向房岳的头顶,那个数值又开始变化,一下变成50,一下变成60,一下子又变回了40。

  亚丽有些莫名其妙,待到拆线结束,亚丽看向房岳的眼神还带着一丝不解。房岳有丝被抓包的尴尬,竟然有些仓皇:“我去叫你的护工送你回病房。”看着落荒而逃的房岳亚丽想,原来房医生也没有那么难攻略嘛。

  拆完线还要在医院观察两天,要是没问题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只是这一休养至少需要三个月。亚丽有些苦恼,如果没有实质性的联系,自己以后又以什么样的借口来见房岳呢。别有用心的主动是肯定换不来好感的。难道再伤一条腿,那还是算了......

  “亚丽。”年轻男人的声音响起,杨导捧着一束天堂鸟站在病房门口。“啊。杨导。你怎么来了?”亚丽装作又惊又喜的样子,虽然她早从莲莲口中知道了他的行踪。这段时间住院,亚丽又白了些,现在显得更加年轻鲜嫩了。

  她面带喜色,双眼充满希冀,杨佃上下扫了亚丽一眼,保持着风度:“你辛苦了。”“没有。都怪我自己不小心。”亚丽挣扎着要从病床上起来。“你别动。”杨佃跨步走到她面前,在病床上坐了下来。

  这个位置绝对非礼貌的社交距离,杨佃的行为已经有些越界,心中冷笑,亚丽的眼中还是显出一丝局促来,略微挪了挪身体低下头没有说话。

  “拍戏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好好养身体,有些镜头可以补。有些可以用替身。”杨佃温言细语。“对了,你这两个月不适合走动。就留在京都休养吧。”“还是不了。”亚丽摇摇头:“我租的房在横店。”

  “哈哈,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杨佃说:“我在京都有两处公寓,你一个人住正好。”他一边说一边靠近,鼻息都快要洒到了亚丽的脸上。他刚坐在床上的时候亚丽就想要赶他起来,但是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亚丽一直压抑着没动。

  果然敲门声响起。房岳高大的身材站在门边,冷冷的看着病床上状似亲密的两人。

  “病人家属?”房岳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杨佃淡定的站起身,支吾了一声:“有事吗?有事可以跟我说。”“病人已经拆线了,这几天观察也没问题。可以办理出院了。”房岳冷冷的说,只是他一直没有看杨佃,冷冷的眼神盯着亚丽。

  亚丽咬着唇,回应着房岳的眼神。这让他更加有些怒火中烧。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股怒火来得莫名其妙。

  “正好。我刚刚说的话你考虑一下,我这边安排人给你办理出院。”杨佃没有在意房岳,这个医生给他很强的压迫感,他也不愿和他多说,只是对着亚丽:“你好好休息,电话联系。”说罢,就跟来的时候一样,一阵风一样的走了。

  房岳看了亚丽一眼,也转身要走。“房医生!”亚丽喊住他。房岳脸上显出不耐的神色,但是还是没有离开,满脸不耐烦的等在原地。

  “没......没事......”亚丽强逼着自己含着泪,要掉不掉,但是又硬逼了回去。刚刚看到杨佃的时候,房岳的头上的好感值一度跌到了10,现在自己一番作态,不但彪回了40,还涨到了43。

  “有事就说。”房岳站在原地又问了一句。“没事,谢谢你。”亚丽低着头不再说话,好似将所有的委屈都吞进了肚子里。

  其实杨佃虽然不是正人君子,但是从来没有强迫过她。亚丽在和他相处期时也是游刃有余,偶尔给他一些暧昧的信号。杨佃很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亚丽是块璞玉,自己发掘了她,她对自己也是又爱又敬,从来没想过自己在房岳这里是强迫亚丽的恶人。

  亚丽不说话,房岳等了一下就不耐烦的走了,亚丽也没看见好感值变成了多少。

  房岳一走,亚丽就叫来护工大姐,让她满医院打听谁有在京都的便宜房子出租。要便宜、适合病人住,还不能离医院太远。

  这种好事自然是没有,亚丽也不是真心想要租房子,她故意让护工大姐到处打听。作为自己的主治医生,房岳自然成为了打听对象,知道了亚丽要租房子的事情。

  然后亚丽又通过莲莲,透露给裴元,自己想跟杨佃划清界限又害怕得罪导演,急需租房在医院附近的急切意愿。亚丽早就打听好,为了上班方便,房岳早在医院附近购置了一间两室的房屋。她自己开口找他帮忙,和她向全世界求助就是不找他帮忙,后者应该更能让他上心吧。

  两天内出院手续就办完了,杨佃早已赶回横店拍戏。托人给了亚丽一把钥匙。

  亚丽把玩着钥匙,她的行李就是一个小挎包。衣服就是住院时的T恤和运动裤。简单收拾了一下,和护工大姐告别后,一瘸一拐的走到房岳办公室。

  “进来。”房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冷淡。亚丽打开办公室门,没有走进去,只是站在门口微笑:“房医生,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