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被抛弃的前夫八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路人三一 2406 2021.04.27 21:00

  “房总说什么,我听不懂。”亚丽面色冷淡的回答。“呵!”房岳冷笑:“听不懂,三番四次的出现在我面前,你听不懂?”

  “是吗?”亚丽仰着头,看向房岳,眼中露出几丝挑衅。房岳的喉结在她面前滑动,她朝着它轻轻吹了一口气:“所以,我出现在你面前,你今天又喝了酒,又准备酒后乱性,趁人之危了?”

  房岳被亚丽一噎,可惜他已经不是纯情的小伙子了,他面色不变:“你还不是很爽,一边哭着说不要,一边夹紧我?”

  亚丽虽然不介意X生活,但是被这样直白的说出来,还是羞红了眼睛,她盯着房岳:“你无耻!!”

  “我无耻?怎么,看我这边没捞到好处,又盯上了杨氏小开。死了这条心吧,杨佃是继子,杨氏的股份都在杨芙蓉手上。”房岳靠亚丽靠得更紧了,天知道他多想亚丽,想要看折磨她,看她哭,听她呻吟。

  “是啊。”亚丽并没有辩解:“我本来就爱钱,过不了苦日子,你是知道的。”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亚丽语气悲凉温柔,好似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死了这条心吧。”房岳说:“杨家不可能让你进门。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杨佃也新鲜不了几天。”房岳顿了一顿:“想要钱,我也......”

  “亚丽!”房岳话还没说完,走道就传来杨佃的声音,应该是看她久久未回,出来寻找来了。房岳自然的松开亚丽,亚丽也自然的迎了出去,谁都没有就刚才的事情纠缠下去。

  “怎么这么久啊?不会喝醉了吧?”杨佃很体贴的问道。“没事”亚丽摇摇头:“还要打招呼吗?”“不用了,我们走吧”杨佃轻轻碰了一下亚丽的肩膀,带转过身,他又回头看了看,总觉得有阴婺的视线传来呢…

  今天遇到房岳实际上是意外之喜。亚丽现在也拿不准房岳对自己的态度,但是她知道,今天自己和杨佃的出现绝对是在房岳意料之外的。

  意料之外就好,意料之外就会有戏剧冲突,就会让房岳辗转反侧。

  “今天不好意思,没想到碰到我姐。”杨佃有些不好意思,他本来是想要秀一下自己的经济基础和品味,哪知道遇见了杨芙蓉,约会倒像是见家长。

  “没什么,你姐姐还挺漂亮,就是和你不像。”亚丽有意将话题引到杨芙蓉身上。

  “嗨,她是千金大小姐嘛。”杨佃露出一丝无奈:“不说这个了。明天我重新找地方请你吃饭吧!”“再说吧!”亚丽摇摇头:“无功不受禄,老是吃大户也不行。行了你回去吧,我走了!”

  亚丽打开车门,朝着杨佃挥挥手:“你自己回去没问题吧,我看你晚上也没喝酒。”“哎,虽然不喝酒,不知道怎么有点头晕。”杨佃抓了抓脑袋:“我能上去喝喝茶吗?”亚丽也不回答他,只是站在原地,含笑用眼神上下打量他。

  亚丽一身粉衣,脸上有淡淡的酡红,发丝在路灯的晕染下变成了棕色,整个人的气质都温柔起来。她不说话,杨佃反而不好意思了。“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丢下一句再联系就一溜烟跑了。亚丽耸耸肩,怎么觉得杨佃有些可爱呢。

  亚丽的笑容挂在嘴边,哼着歌走到楼道中。老式楼道的声控灯因为她的声音忽明忽亮。虽然哼着歌,但是脑后的脚步声还是轻易传来,亚丽也不害怕,如果是什么宵小,她至少能让对方一个“半身不遂”,还是下半身,更何况那熟悉的气味,不是房岳又是谁呢?

  亚丽这一层是独居,灯泡坏了很久,她也一直没有换。黑暗中她刚掏出钥匙插进门锁,就感觉黑暗中被人捏住了手,咔嚓一声,门被打开。她装作惊愕的想要呼叫。嘴却被人用力捂住。虽然知道是房岳,亚丽还是象征性的挣扎着。

  只不过这种挣扎太弱小,说是挣脱,还不如说是在房岳身上摩挲。

  “别动......”房岳暗哑的声音传来。亚丽果然停止了扭动,再次装作意外:“房岳?”房岳没有再出声。他也没开灯,半抱半挟的把亚丽扔到沙发上。黑暗中,他站在亚丽面前犹如神祗。亚丽在黑暗中也没有再控制自己的表情,虽然没开灯,她的眼睛在黑暗中就是亮晶晶的,是勾引也是邀请。她就不信有男人是吃素的,原主和房岳之间的那点恨,完全可以用身体来弥补。

  房岳一直站着没动,他甚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烟来抽,红色的烟头一闪一闪的。“你...?”亚丽迟疑的开口。谁知道房岳一声不响的扔下烟头,竟是直接离开了。

  “日了狗了!”爆了一句粗口,亚丽倒在沙发上。难道自己让房岳不满意了?不会啊,那一夜他控制不住的喘息和低语言犹在耳,自己对他应该是充满诱惑力的啊?

  那又是为什么呢?亚丽洗了个澡,冷静了下来。她静静思考,从房岳这段时间的反应来说自己对房岳有吸引力的,但是房岳对原主是充满了恨意的。那天看自己可怜无助,英雄主义作祟和男性自尊膨胀让他没能控制住自己。

  而现在,他一定也很厌恶自己对这个前妻的种种感觉吧,所以他还在悬崖徘徊。

  那自己更要拉他一把了。一起去吧,去地狱啊。亚丽面无表情的擦着头发,没有任何歉意和内疚,房岳在末世捅她那一刀在夜里的噩梦中还会偶尔重现,她曾死在他手里,现在用十生十世来偿还吧。

  亚丽还是和往常一样上班,只是因为顾然然的关系,她只能在餐饮部打下手,娱乐部是肯定没份的。

  欲速则不达,亚丽也没有急功近利的去房岳面前刷存在感,逼得太紧,容易适得其反。

  她照常上下班,偶尔和杨佃在微信上抬杠。杨佃对她的心思非常明显。不利用一下,亚丽都觉得对不起这样的机会。

  这天下晚班,离上次房岳从她家离开已经一星期了。今天亚丽在包间看见了房岳,只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房岳避开了亚丽所在的包间。即便如此,亚丽还是弄清楚了他们包间结束的时间,正好等到这个时间下班。

  已经入秋了,丽宫门口有棵枫树。亚丽穿着针织衫和半裙,单薄又曲线毕露。她站在枫树下,就是一道风景。

  远远看到看到一群人从丽宫出来。亚丽拿出手机,上面是来接她,又被她支使去买饮料的杨佃。

  “好冷,我在门口等你”消息发出去了。亚丽站在原地。果然,那如毒蛇的视线在自己全身上下扫描,可是亚丽低着头,甚至一直没朝丽宫门口看一眼。

  “等久了吧”杨佃急匆匆的跑来,手里拿着暖暖的咖啡:“我看到信息马上过来了。”“没有”亚丽摇摇头,拿过一瓶咖啡,同时也自然的将自己的手伸入杨佃的一只胳膊:“真冷啊,我们走吧。”

  亚丽自然而然的走着,不管杨佃的全身紧张目瞪口呆,同样也不管背后传来的如针的目光。

  要知道,好的猎手都是以猎物的姿态出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