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新手教学:冷漠的医师四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路人三一 2087 2021.04.14 22:00

  今天是场马戏,杨导虽然是新晋导演,但是喜欢拍实景,马戏也是真马。今天拍的这场是亚丽演的反派追捕女主的戏,亚丽一身黑衣,束着头发挥马跑了一圈,感觉还不错。她看了看不远处的莲莲,显然她有些焦虑,在场边走来走去的咬指甲。

  “开拍!”女主是个身材瘦小的男子当的替身,亚丽坚持自己上,杨导有些担忧,但是看到亚丽打马娴熟,不免多了一些欣赏和自得,觉得自己眼光不错。沿着场地跑了两圈,杨导刚要喊卡,却不知道怎的,亚丽突然从马上掉了下来。

  掉下来的位置还有些诡异,是直接从马的斜前方栽下来的,马蹄硬生生踩下来,只见亚丽被踩了个正着。

  “出事了!”场务大喊,一群人围了过去。莲莲也冲了上去,此刻亚丽躺在地上,浑身缩成一团。“亚丽,亚丽。”莲莲大喊,焦急得有些慌乱,倒不像是装出来的,她有些愧疚,不该同意亚丽的这个馊主意。

  亚丽睁开眼,给莲莲递了一个安定的眼神,这才重新闭上眼。“估计骨折了,赶紧送医院。”场助医生指挥着:“先打120。”听到说送医院,莲莲这才回过神,瞧了瞧剧组旁边停的豪车,她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

  亚丽果然是骨折,需要开刀手术。因为本地医院的技术一般,在莲莲的协调下转到了京都医院。

  身体是真痛,被马踩不是假的,忍着骨折转机转院也是真的。好在莲莲和杨导都比较给力,提供了不少便利,剧组还出钱给她雇了个护工。

  一路颠簸,等亚丽躺在医院病床上见到房岳的时候已经是天擦黑了。单人病房非常安静,房岳走路声很轻,但是亚丽还是被惊醒了。她睁开眼,房岳穿着白大褂,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一个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让他的眼神显得有些晦涩不明。他身边还跟着个护士,但是他太醒目,让人只能看见他。

  “醒了更好。”房岳没有什么亲近熟识的样子,见亚丽睁开眼便公事公办的开始问诊。看了之前拍的片子,又问诊了一会儿,表示尽快安排手术。

  亚丽伤的是左腿,房岳问诊完了就准备走。亚丽出声问:“手术会留疤吗?”房岳转过身:“留疤重要吗?你应该先关心会不会瘸吧。”“我X”亚丽在心中吐槽:“一个骨折你都能医瘸,早点以死谢罪好了。”她面上不显,只是露出委屈的神色:“留疤了对我有影响。”房岳无视了她的委屈,转身走了。护士也耸耸肩,跟着房岳出去了。

  等门关上,亚丽的眼眸暗了下来。她刚刚见到房岳就发现他头顶的好感值变成了-5,等自己说出怕留疤之后就变成了-10。这个狗男人,自己明明变漂亮了,看到虚弱加我见犹怜的人设不应该好感飙升吗?而且这段时间明明没有见面,那-5分到底是因为什么?

  京都医院的效率还是很高的,手术安排到第二天。房岳一直没露面,护士来征求亚丽的意见,是全麻还是半麻。亚丽想了想,做手术是自己攻略对象,半麻看他在自己身上忙活也太羞耻了吧。果断选择了全麻。

  推进手术室麻药进入后就人事不省了,再出来,手术也结束了。从头到尾亚丽都没碰到房岳的面。

  要说谋杀、毒害,在末世生活的亚丽还颇有经验,这样遵纪守法的勾引她确实有点为难,特别房岳还让人有点捉摸不透。

  “哎,你怎么坐起来了呀。”护士对着亚丽说:“术后一定要躺好,利于伤口愈合。”“好的。”亚丽从善如流的躺下,看着护士给她换药。“麻烦问一下,房医生什么时候来啊。我想问问我的伤。”护士说:“你问我就行,房医生一天好几台手术,很忙的。”

  “哦。”亚丽转了转眼睛,索性直接问:“你们房医生结婚了吗?”那护士转头看向亚丽,现在的亚丽虽然不是百里挑一的大美女,但也是面容秀丽的小美女。护士有些略微的敌意:“房医生眼光高着呢。”说完也不理亚丽,直接走了。

  “嘿嘿。”护工是位上了年纪的大姐,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笑出了声。“闺女,你这样怎么问得到。我去帮你打听。”说完,护工大姐揣着一把瓜子溜出了病房,不知道上哪里打听去了。

  术业有专攻,很快。护工大姐就将打听的消息告诉了亚丽。房医生年仅29,名牌大学,未婚,也没有绯闻女友,身家清白,但是为人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亚丽听到这些感觉有点棘手,不对啊,看他那日和裴元毕竟亲密,难道是GAY?

  亚丽有点郁闷,攻略难度系数不会这么高吧?

  术后的人有些昏昏沉沉,即使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亚丽想着也不能真的把腿废了,还是先养好身体再说吧。

  冰凉的匕首插进胸口,那种痛即使在梦中也清晰可见。亚丽从梦中惊醒,大汗淋漓的坐起身来!

  房岳和一群医生站在她面前,本来的查房讨论因为她的突然坐起身而暂停,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精神很好嘛。”房岳上前一步,看向亚丽。亚丽才从梦中惊醒,还有些懵逼,看向房岳的眼神也显得有些无辜。房岳干咳一声:“伤口有没有什么不适?”房岳一边说一边上前掀她被子,应该是查看伤口。

  条件反射的,亚丽一把捏住他的手腕上的筋脉,让他无法进一步。房岳被捏得一痛,皱眉看向亚丽,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和不解。亚丽回过神,尴尬的松开手。

  短短一瞬间,房岳头顶上的数值就从进房间的-10变成了-5又变成了-15。亚丽心中哀嚎一声,觉得实在有些恼火。房岳还是简单看了看她的伤口,到底是年轻,没有出现什么不良反应。看罢,房岳也没再说话,应该是阴沉着脸走了。

  亚丽瘫倒在床上,有点无语。房医师的好感度还真不好刷。我见犹怜的不行,强硬的不行,基于那次做饭的经历,贤妻良母也不是他的口味。那自己到底应该是立什么人设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