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月桂与红莲与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一:捉弄

月桂与红莲与你 芒果龙卷风 2815 2019.07.08 20:41

  “诶哟!总算回来了,我一晚上都没睡好。”虎爷见到我很高兴,“我瞧你黑眼圈都出来了,脸色也不好。”

  “我没事,我很好。我是来报个平安的,等一会儿还要回去。那个小苗怎么样了?”

  虎爷笑笑,带我到后院。小苗已经种下,卓爷在搭建专属暖棚,看上去很隆重。

  “大概今晚就能好了。”虎爷这样说。

  我隔着栅栏凑过去看一眼,小苗状态很好。

  “辛苦了。”我对着卓爷说一声,然后放心下来回到院子里去。

  回到那里,气氛不太妙。草茎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有五袋土破开,混撒在一地。看样子好像他又为什么事情发火,悄悄看了眼角落一寸阳光下的葡萄藤,好在他没有对那个下手。

  我想了一下,这样的情况不外乎是我的错,便先自觉跪坐下认错,

  “呵。”他坐在石凳上嘲讽我一声,“不问原因这么着急就跪下么?你知道自己犯什么错么?”

  “是我能力不够,还请指教。”

  “你什么都没做错,但你这样喜欢跪着,就跪到……日落吧。”

  “那你的茶水和点心呢?”我问他。

  “你就跪着过去。”他如是说。

  我没有反驳,便是跪着膝盖一点点挪着。

  “呵,还真像条狗。”

  他这样评论我,但我并不为所动。他看我这样他很高兴,后来的五天他每天都要我这样,一直到后来文清突然造访,向他劝了我一句后就当场要我起来。

  是有关帝城内的消息,让他们有话要谈,所以那天要我提早到家了。

  “文清回来了,他要说什么?”我小跑回去问虎爷。

  “他说海外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已经勘察到了具体位置,帝上想要他帮助推荐合适的人过去,就让文清回来劝说。”

  “这样可以么?不怕他和外面的其实是有勾结?”

  “你发现什么?”

  我摇头,只是猜测。

  “除非给他足够的理由,否则他不会脏了自己的手,也不屑做没意义的事。你在他那里吃了苦头没?”

  他将话题转向我,我笑着对他摇头。这五天我一出院子就自己将膝盖的伤处理,没有带回家里被他们知道。

  “可是他还没有开始教我东西,我怕会来不及。”

  “现在还轮不到你,不用着急。”

  回去后。

  “跟我回帝城。”文清正面对我这样说。

  我看向一边不怀好意偷笑的狐狸仙,一时不知所措。

  “可我还没在这里学到东西。”

  我开口,文清一脸质疑看向我,然后转头,狐狸仙忍不住大笑。他就是要看这样的场面。

  “我回去了。”

  文清一脸不悦得离开,临走前他看向我的眼神并不好看。我心里感受到好似之前努力获得的那么一点点好感都破碎了,这比对我任何惩罚都要让打击到我,我含泪皱眉怒瞪笑停擦泪的那人,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

  他悠哉喝茶,闲情逸致。

  但既然我是有求于他,就必须要忍耐,给他续上一壶茶之后开始专心忙自己的活。

  往后的日子便是几天的冷战,仅仅只是完成任务,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像你这样的人每年都有,也有坚持了半辈子最后找了口井跳的。你若是能想办法让我高兴,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

  “不用。”我一口拒绝。

  “呵,你说什么?”

  “我已经不指望了。至于我还留在这不过是不想丢了卓爷和虎爷的面子,到时候他们来接我我就说是你无能,回我的帝城考试去。要不要教我什么,您老随意。”

  “……”

  我这样说他全然万万没有想到,看着我琢磨了一下,大步走到葡萄藤前,提起锄头要过去毁了。

  别的不算,这个不行。我在他挥锄下地前用身子罩住藤蔓护着。

  “为这种低贱的东西命都不要?你怕连狗都不如。”

  “我的命是命,它们的命也是命,也有灵,也是活物,你要对它们下手就把我一起砍了,看到时候你跟卓爷怎么交代。”

  “……”他丢下锄头,什么也没说,人影就不见了,但很意外的是地上留了一张白纸,上面用墨汁连笔化了字符。

  “吴……莲。”应该是这样写的。

  “你认识?”声音从上头传来,我一抬头,来人背着光坐在墙上,翘着腿看着我;看地上,没有任何他的影子;再看手上的纸,头脑一懵什么都反应不过来。

  “这是术。”他手上突然出现个苹果,放嘴里嚼起来,“有没有人说你眼神不够亮堂。”

  我一惊,立即退开两步。这句话虎爷说了,说得一模一样。

  “你是魅!”

  “哈哈,恭喜,错了。”

  他将只咬了一口的苹果扔过来,正中我额头。这颗苹果在落地前消失,后又突然出现在他手上,就好似从没有离开过他的手心一般。

  “再猜。”

  “你肯定不是本人。”

  我自以为这是肯定的,但他没说别的,苹果又中我脑门。我赶紧逃,要离他远点,可无论怎么跑,这苹果总归会砸在我额头,后七七八八个砸过来,抱头都躲不住。

  “逃是没用的,啧,白费了你这天赋。”他不见人,可声音就硬是从身后钻进耳朵。

  我捂着耳继续满院子跑,被他提醒我正好想到,重新逃到墙角下,葡萄藤的位置,手结满月印,藤蔓犹如伸出的触手,将横空出世的苹果截住,这才避过。

  “行了,算你合格。”

  只闻声音依旧不见人。

  “现在,你来找我,天黑前找不到,那你以后便不用来了。”

  不晓得他又在卖什么关子,我也仍然没有办法想通手上的纸和我之前遇到的“他”都是怎么回事,还有文清……我直觉告诉我人就在屋子里,在之前关有“人彘”的屋子。

  这间屋子我只有进去过一次,即便他大门敞开,可我觉得里面暗藏威胁,而现在我明白这种威胁感是怎么回事。

  这间房间没有安置烛火的布置,所以阴暗,外加之前有一层黑色幕帘,此时此刻幕帘自动打开,露出后面的仙龛,供奉一只黑色微笑狐狸仙,双眼微瞑,这样的表情放在任何庄严的神像上都是寻常,可在此更像是在奸笑。贡台上分别放的是我今早给他准备的糕点和瓜果,明显少了一个,也就是刚才他砸我的那个苹果。

  “我知道,你不是魅族,你是人,但是个修炼法术最接近神阶的人。”

  “你真这么认为?”带着低沉魅惑的男声随着吹进门的风撩过我耳边,门悠悠关上,屋内漆黑异常,就连我都看不到任何。

  气息从正面而来,搔动我的睫毛。他的呼吸一点点靠近,暧昧,不分彼此。一丝寒意,犹如被雪山上的风亲吻过的手指肌肤,触碰到我的脸颊,烙上一个“吻痕”。我睁大眼,却依旧看不到他的模样,即便伸手也无法触及,却告诉我他就在身前。

  “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女人……”我闭上眼从他的气息中感受到,这寒冷的味道是刻入骨子里的亲切,“为了她之前是去了寒冷的地域,刚回来。你离我这么近是要告诉我她是谁么?”

  “……”

  一句话过后,他态度转变,立马停住对我的骚扰。我也没想到一句话就能够使他兴致全无,也说明身前这人确实是他本人。但他随之而来透出鼻息的笑意,让我知道即便之前的人是他的替代,但性子从没差异。

  “确实有点小聪明,我明白他把你送过来的原因了。”

  仅仅只是闭眼的刹那间,眼帘后的黑暗被柔和的窗前灯光唤醒。轻轻的,我闻到饭菜的香气,还有屋里人怯怯私语。

  我已然站在了街道上,街上鲜有人来往,仅仅树上的猫对我叫唤一声,我吓了一跳,以示我别继续站着打扰它的美梦。

  意识驱使我的双腿,开始走动。回想之前,脊背冒起一丝寒凉。如滚下坡的雪球,越走越快,后被恐怖驱使一路奔跑起来。

  “诶哟……”

  我站在门口大喘气。店还开着,他们三人在外乘凉闲聊。我不顾打断他们,投进虎爷的怀中埋着,紧紧抱住他。

  “怎么了丫头?什么事这么急?”虎爷想将我轻推开,但我摇头仍然紧紧抱着,只有这样能消减去我心中的恐惧。过了好久,我自己感觉到黏热便松开他。

  “我先回房了。”

  他们面面相觑,亦目送我背影,没有打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