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混沌分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适应,计划,再回去

混沌分格 法必欧 2173 2018.11.09 04:02

  知道了自身的奇怪能力后,法比欧开始准备反击,放弃了租房子的计划,打算去适应那能力的极限。

  从旅馆里吃完早餐后,就用一部分钱来到了海边,租了艘小木船,为了去无人的地方放手释放自身的力量。

  划船的时候,他在想之前的那些奇怪角色。

  “上次半夜在我病房里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据那强化我的怪物所说,应该还有很多更强大生物存在,可它们为何不让人类屈服?

  是什么限制了它们?

  还是说,在暗地里,它们已经是主宰这世界的王了?

  那怪物说我即便是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能力,也将是无机可乘。

  可现在的我却想用这微不足道的力量,去对抗那些比人类还要恐怖无数倍的生物...有胜算吗?

  不管了,先试试看,大不了一死!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我并没有这种待遇,我必须要承受一切,将一切都扛下。

  早已习惯了,来吧,让我看看,这世界的样貌,管它是不是真实,毕竟这世界并无现实。”

  抱着这份觉悟,法比欧决定继续前行,即便前方是他从未见过的新世界。

  面对未知,人们会感到恐惧,但同时也会好奇,会兴奋。

  来到了无人的海域,周围只有一望无际的海洋与被阳光照耀的蓝天。

  那里是法比欧用来测试能力的好地方,因为无人会发现他。

  “声波的攻击很重要,那也将是我的王牌,可快速击败大量的敌人。

  但绝对会牵连无辜,像上次医院里发生的事一样...

  不,现在不是内疚的时候,我早已决定成魔了,别人的生命,我必须要将其无视掉。

  因为这并没错,我们生来就是为了去掠夺的野兽,只是安稳的日子让我们失去了本能而已。”

  法比欧在试图说服自己,最后他放弃了去思考那问题,直接对着那一望无际的地平线大喊。

  原无波动的海洋开始颤抖了,木船被无形的冲击给切出了十几条裂痕,海底的鱼如果活下了也已经开始快速的远离了。

  法比欧眼球爆出了血液,身体里好几处动脉也已破碎,耳朵也聋了。

  跪在了船上,头砸在了船头,虽然还没晕倒,可却痛苦万分,身体不断地在发抖。

  想动,却动不了,只能慢慢品尝那撕心裂肺的感觉。

  过了三小时,身体已恢复到能动的状态,也再次强化了。

  身体素质比前两次强,这也是这次没晕倒的原因。

  法比欧缓缓地坐了起来,心里想着:“这种感觉,真不想再承受了。”

  可他却也明白,如果不去适应,那以后一定会更痛苦。

  可即便知道这道理,又有谁会有勇气让自己再次承受那种痛苦呢?

  他站在船头,本来想再次大喊,可却不敢那么做了。

  犹豫了一阵子后,还是选择了掉头回去。

  虽然没将身体强化到极致,但他依旧打算进行反击。

  回到了岸上,他为木船的损坏赔了钱。

  一切都搞定后,他发现时间还早,所有他就步行来到了没人的树林中,为了去适应那新的躯壳。

  征服这国家的计划他早已想好了,用第二次世界大战,墨索里尼用来称霸的相似方案。

  “虽然那家伙不是好人,可他的计划却挺有用的。

  现在这国家也能用相同的方式去争夺,这些家伙怎么就不会吸取教训?

  民族主义国家?如果大部分子民是白痴,那将只是些小孩在玩办家家而已。

  智者不会被听见,一群骗子上位,什么也做不了,无法决定任何事。

  拥有现在的能力,如果连这样的国家我都吃不掉,那岂不是也是个白痴?”

  一七八九年的法国革命就是最好的证明,出发点的美好,却换来了一场大混乱。

  所有人都能发表意见,大众来选择,多么公平又美好的事啊。

  可结果呢?意见不同,起分歧,四分五裂,变成烈狱。

  最后的公平,还不是由不平等的帝王拿破仑来建筑?

  如果全人类都是智者,何须领袖?

  孩子就必须要有大人看管着,要不然会捅出什么娄子,又由谁来拯救?

  法比欧想起了他老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多希望活在一个英雄不需要存在的世界啊。”

  这句话的意思,法比欧马上就明白了。

  即便道理很简单,但依旧有人会读不懂。

  如果世界和平,那不就不需要英雄了吗?

  法比欧想成为这世界永恒的王,完成众多野心家未了的心愿,一统天下加长生不老。

  即便自己最后将不会是人类了。

  法比欧在树林里训练完后,就回到旅馆,收拾了行李,开始前往车站。

  终点站依旧是那不勒斯,黑手党的天堂。

  他不喜欢黑手党,甚至想将它们全铲除,从世界上抹去,毕竟没多久前还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即便没经历过那件事,法比欧也恨着黑手党,因为它们的存在,让一切都变得不安。

  但现在需要它们,因为那将是他重要的琪子。

  在利益与情感之间,法比欧选择了利益,即便恨,也只能先放一旁。

  法比欧依旧看着巴士的窗外,可这次却并没上次那么心酸了,而是在兴奋,嘴角露出了疯狂的微笑。

  想着新世界的大门已为自己而开,哪有不迈进去的道理?

  即便有可能会粉身碎骨,但总比平凡的度过一生要强。

  回到了那不勒斯,那混沌的城市,已是晚上九点,天早已黑。

  法比欧来到了旅馆中,将行李全卸下后,独自一人走在一条混乱的小道上,位置是西班牙区。

  被路灯照耀的地面,与到场都是的垃圾,臭气覆盖了一切。

  法比欧坐在墙角,像是等待着什么,可那天晚上,他什么也没等到。

  第二天早上,他回到了旅馆,洗了个澡,吃了些东西,就扑在床上睡觉了。

  从早上八点睡到了下午三点才起来,可他并没有赖床,而是直接起来,坐地铁跑到了周边城市,躲到无人的地方继续适应那身体。

  快速地蹦跑,用力挥拳,调整平衡,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上。

  有时会踩空,摔的骨折,可没多久又会恢复,在继续折磨自己。

  因为周围不远处还是有可能会有人,所已没用声波,其实也没打算用,因为用完后的疼痛过于沉重。

  到了晚上十点,法比欧又回到了昨夜的小路上,继续等待,可结果还是一样,什么也没等到。

  第三天又是重复相同的事,就这样坚持了六天,才等来了希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