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诸天之神照经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往生极乐

诸天之神照经传人 须涵之兵 4245 2021.10.14 22:33

  天宁寺一夜血杀未曾停休,待的东方微亮,红日初升之时,原本清净祥和,庄严肃穆的佛家净土,已是沦为一片废墟,除了大雄宝殿之外,其余诸多建筑已是尽遭焚毁,浊烟浓雾中,仍有厮杀声不断传来,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血水顺着沟渠直往寺外流淌。

  “大人,您看。”

  凌退思带着一众府兵来到天宁寺外,顺着夏三刀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半边寺门已是坍塌,浓浊黑烟冲霄而上,散落的灰烬为这寺庙铺上一层厚厚的浊衣,血腥味扑面而来,凌退思眉头一皱,向前挥手,府兵见状立刻一拥而上,闯进寺庙之后,直奔大雄宝殿而来。

  “通通住手!”

  夏三刀跟在凌退思后面进了大雄宝殿,看清里面的情况,就算是夏三刀这样穷凶极恶的人物,也是被入眼的修罗炼狱之境吓得双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

  尸堆如山,血肉成泥,白骨累累,腥风扑面,正中的佛像已是被人砍倒,散落一地的金银珠宝已是沾染污垢,不过这东西在夏三刀看起来却是没有丝毫血腥,反而是世上最美好的东西。

  几大帮派的人马已是杀红了眼,凌退思的话非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引起了几大帮派的注意,同时舍弃了对手,朝着凌退思等人冲杀过来,凌退思见状冷哼一声,拔出长剑一指,众多府兵齐齐一喝,持兵迎上,顷刻间与几家帮派拼杀一处。

  这些帮派本就在人数上不占优势,加上经过一夜的拼杀,精力所剩无几,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巫山帮等帮派便被一举歼灭,而就在凌退思欲要发话之际,那些府兵看着地上的珠宝,顿时双眼放光,扔掉兵器,胡乱的将珠宝塞到怀里,有样学样,不仅这些府兵如此,就连凌退思身边的亲信护卫也是互看一眼,立刻加入抢夺。

  夏三刀一刀砍死一个府兵,伸手从他怀里将两个装满珠宝的包裹拿了过来,再是一刀捅死一人,不到半刻,夏三刀身上已是多了十多个鼓囊囊的包裹,就在他准备离开之时,却听哗啦一声,凌退思一剑划破了其中一个包裹,珠宝顿时掉落地上,沾满血水的珠宝在阳光照射下反射五彩之光,惹得在场之人面露贪婪。

  “给我!”

  “这是我的!”

  夏三刀一脚踹飞上来抢夺的府兵,但是另外两人却是趁此机会,一刀砍下了他的肩膀,夏三刀痛苦哀嚎,倒在血泊中,眼睁睁的看着十多个包裹被人瓜分,匍匐前进,面容狂热,伸手欲要抓住一颗宝珠,却被其他人活生生的踏成一堆烂肉,混合在血水中。

  府兵相互拼杀,争夺宝物,不过片刻间,这些府兵突然身体一顿,口吐白沫,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凌退思只是一味的搜刮财宝,未曾发现这异状,长剑刺入亲信心口,将他的财宝夺了过来。

  就在凌退思忙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大殿之外又是迎来了一波武林人士,这回来的可不是巫山帮那些小门派,而是龙光寺院的一帮和尚以及仙都派的一众道人,另有双刀门,灵鹤派等十几家门派,甫一进入,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大部分人看着散落一地的珠宝金银,登时不顾一切的上前争夺。

  凌退思等人哪里比得上这些武林之人,如砍菜切瓜般,众多府兵便丧命当场,凌退思更是被乱刀砍死,什么荆州知府,在宝藏面前,一切都要照实力说话,下手更狠的还是那帮龙光寺院的武僧人,罗金刚杵力含千钧,一杵打出,中招之人非死即伤,诸派顿时损失惨重。

  “这天宁寺份属佛门,所有的一切都该归属我等,这些贼人全都该杀!”

  龙光寺院的首席长老澄清和尚怒目愤然,紧握禅杖的手青筋暴起,他此刻是又惊又怒,原本该属于他们一家的财宝,此刻却是成了众人争夺,这让他如何不恨,同时心里又是埋怨少林寺那边不出人,要不然这些跳梁小丑如何敢放肆。

  “久闻龙光寺院怒目金刚威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在这佛寺庄严之所,送人往生极乐,真是为你们佛祖脸上添光啊。”

  仙都派的玉英道人看着澄清和尚,伸手一捋长须,呵笑几声,面上一片冷嘲之色。

  “阿弥陀佛。”

  澄清和尚单掌打一佛号,随后便默不作声,玉英道人见状冷哼一声,目注着场中的战局。

  龙光寺院的武僧终于是惹了众怒,在仙都派联合之下,众派协作,登时将一众武僧围困起来,各种阴诡手段层出不穷,那些武僧尽管各个不凡,但是在铺天盖地的暗器偷袭,和防不胜烦的阴损手段下,很快便坚持不住,不到半个时辰,十多个武僧便丧命当场。

  澄清和尚见状顿时暗道不好,就要上前助战,却见玉英道人挺身挡在前路,手中长剑横在身前。

  “道长这是什么意思?”

  “老和尚,天宁寺的宝藏没有你们龙光寺院的份,速速退去可留命,要不然,贫道手上的宝剑可是不认人的。”

  铿锵一声,只见宝剑亮出半截剑身,清凉如水,寒芒四射,锋锐之气让澄清和尚面色微变,望着玉英道人,澄清和尚深吸一口气,双眼陡厉,沉喝一声,手中禅杖一挥,朝着玉英道人当头劈落。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和尚,今天就送你归西!”

  玉英道人眼见澄清和尚不知进退,面露煞气,长剑一拔,叮的一声,一股劲力顺着长剑点在禅杖杖头,二人不约而同倒退两步,随之再是冲杀而上,叮当作响,火星飞溅,两大高手对战,只搅得四方气劲横扫骨肉飘飞,血水飞洒。

  “少林和武当不来,倒是让最大的两个分支前来探底,不愧是武林的泰山北斗,行事就是小心。”

  待在暗处的张纪,看着大雄宝殿中的厮杀,眼神深邃,雪谷一战,直接废了崆峒,嵩阳,昆仑等几派,这天宁寺又是将残存的几家大帮派折腾的差不多,如此武林将近一大半倒地实力都被损耗,没有个三五十年,根本恢复不过来,而更可笑的是,他们争夺的这些珠宝金银,却是被涂上了剧毒的假货。

  至于那些真的宝藏,早已被张纪在多年中用到该用的地方,譬如修桥铺路,建造私塾学堂等等。

  “这仙都派的两仪剑法倒是有些不凡,像是脱胎于武当派的两仪剑法,只是多了几分狠辣,嗯,有机会当要上武当山讨教一二。”

  张纪的连城剑法已是练的炉火纯青,再想让剑法再进一步,需得融汇百家所长,之前他得了枭道人的雪山剑法,以及华山青城等派的各式精妙剑招,但是这些剑招还得需要一个媒介转化,调和阴阳,去芜存菁。

  而要说这武林中最负盛名的便属武当派的剑法最具道家真意,此回张纪便打上了武当派的注意。

  “又来人了。”

  张纪耳朵微动,听着寺外传来的脚步声,身体一跃,没入一棵古树之上,浓密树叶遮住了他的身影,不到一会的功夫,只见一队人马朝着大雄宝殿奔来,为首的那人,张纪却也认识,竟然是水岱的外甥,铃剑双侠之一的汪啸风。

  “贪财名利,何苦来哉。”

  张纪看着汪啸风带着一帮人急匆匆的进了大殿,摇头叹息一声,这汪啸风简直是丢了西瓜捡芝麻,水岱只有水笙一个女儿,已是和汪啸风定了亲,只待百年之后,这水家的一应财物就都是汪啸风的,虽然比不上连城宝藏,但比之一大半的人还要富裕,又有水岱的各种人脉关系,只要好好经营,终归不会太差,若是出一个读书种子,入了官场,便可该换门庭,成为上流之家。

  “贪心不足蛇吞象,知足常乐才是最重要的。”

  此刻大殿之中,龙光寺院和仙都等派的拼杀已是到了最后关头,随着最后一个武僧死去,灵鹤派的掌门长老对视一眼,立刻反戈一击,对着那剩下的几个仙都派道士痛下杀手,不过仙都派的道士也不是没有防备,双方各逞其能,你来我往,暗算无常,霎时间惨嚎连连,血水溅飞,不是被兵刃捅了心口,便是中了剧毒暗器。

  等到汪啸风他们进入大殿后,只剩下澄清和尚还在和玉英道人拼杀,不过看样子也是真气耗尽,摇摇欲坠,汪啸风见状眼神一厉,霎时长剑拔出,一个箭步直冲上去,在澄清和尚愕然之时,长剑贯胸,随之玉英道人再是一剑削来,脖颈喷血,双目圆睁倒地身亡。

  不待玉英道人高兴,汪啸风手上劲力一送,长剑破空而去,霎时将玉英道人带飞出去,一路钉在了那堆尸体上,轰隆一声,尸体散落,将他埋入其中。

  而在汪啸风杀了澄清和尚与玉英道人之时,他带着来的一帮人已是疯狂的抢夺地上的珠宝,不一会,便有人发现莲台下的暗门,众人又是一窝蜂的冲入暗门之中,就在他们全部进入之后,张纪从树上跳落下来,走进大殿,伸手按住暗门机关,只听咔嚓一声,暗门关闭,随之一声崩裂,机关被毁。

  随着张纪走出天宁寺,那座占地数亩的恢弘寺院竟是彻底崩塌,地陷湖底,没入水中,让一些晚到的武林人士懊悔不已。

  不过没过多久,又是传出一条消息,说连城宝藏不在天宁寺,而是在洞庭湖中,此事又是引得一帮武林人士争相前去。

  一月后,张纪来到武当山脚,将拜帖送上之后,不到片刻,只见一位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白发老道带着几个道童走了过来。

  “无量天尊,贫道玄鹤,张大侠,有礼了。”

  听着老道报出名号,张纪眼神微动,这老道士赫然是武当四鹤排名第二的玄鹤道人,更是武当的首席长老,地位仅次于掌门青鹤,他亲自前来相迎,武当派可谓是给足了自己脸面。

  “玄鹤道长,有礼。”

  张纪郑重抱拳一礼,二人寒暄几句后,玄鹤道人一摆拂尘,温声道:“掌门师兄已是在山上等候,张大侠,请随老道来。”

  说着,玄鹤道人伸手一引,在前面引路,张纪道一声好,跟在后面,沿着山路,一路往山顶而去。

  片刻后,玄鹤道人独自带着张纪来到紫霄殿中,守门道童见玄鹤道人走来,立刻打开殿门,二人进入后,又是重新关闭。

  “无量天尊!”

  甫一进入大殿,两道浑厚声音响起,震荡张纪心神,衣袍翻动,面拂劲风,张纪见状默运真气,周身如平止水,将袭来外力化去。

  “好俊的功夫,神照经不愧是上乘武学。”

  张纪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前方一座道台,左侧站着一个须发尽白,貌相苍古,一派森严的老道,双眼如电,直射而来,站在那里自有一股威严,令人不敢妄动。

  而右侧则是站着一个头发半黑半白,皮肤微黑,身材高瘦的中年道士,腰间挂着一柄黄穗长剑。

  说话的那人便是左侧那个老道,张纪猜测此人应是四大长老中的白鹤道人了,常闻此老性情最为火爆,性子十分执拗,有时候连青鹤道长都是无可奈何。

  “张大侠,容贫道介绍一二,这是贫道两位师弟,白鹤,黄鹤,二位师弟,这便是梅大侠的关门弟子,张纪张大侠。”

  白鹤与黄鹤对着张纪稽首一礼,张纪见状也是回了一礼,不过此回却没有见到青鹤道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方才掌门有要事处理,特意让我师兄弟二人暂时作陪,张大侠且稍等。”黄鹤道人含笑盈盈的对着张纪解释道。

  张纪闻言点了点头,道童奉上茶水点心后,四人又是寒暄片刻,白鹤道人终于是按捺不住,直接问道:“张大侠此番前来我武当,不知有何见教?”

  玄鹤与黄鹤对视一眼,皆是露出无奈之色,不过这话还非得是他来问才应当,而且他们也想知道这张纪为何这么突然的前来武当。

  “无他,张某素闻武当绝技名动天下,特意前来见识一二。”

  “哦,原来如此。”

  玄鹤听到张纪的回答稍稍松了一口气,毕竟能算计整个武林的狠人,若是真要对上武当,他们可一点都不轻松。

  白鹤道人听到这话则是眼前一亮,拍手赞叹道:“张大侠既然是来见我武当绝技,那不知想要见识何等武学?”

  传承至今,武当一些绝学已是失传,但是剩下的那些却也足够令他们坐稳泰山北斗的位置。

  “自然是越多越好,尤其是太极拳剑的功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