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盗世醉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出发!咆哮之森

盗世醉涯 公子很污 3663 2019.02.11 19:14

  第一卷第五章

  时近下午,叶梓等人才回到了学院。许久没喝酒的叶梓不胜酒力,回到寝室就草草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学了,完成任务的学员也都陆续回到了学院,只有一些在兰斯特城居住的贵族臣子的子弟还留在家中,等开学的时候再来。诺亚学院代表队的盾宗林拓就是这样。一年一次的大陆比武会对于他们来说是格外重要的,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实力,还代表着诺亚学院的地位,甚至是烽齐帝国在大陆的地位。各国国王都特别重视这场比赛,往往一到学期中,他们就开始在学院内举行比武会,选出十名最优秀的学员。等到学期末时,大陆比武会的初赛就开始了。初赛是在各个国家内举行的,先从各国内评选出两支最优秀的队伍,然后晋级复赛。复赛是这六支队伍对抗,每支战斗三场,评定积分,最后留下四支队伍挑战半决赛。半决赛时,尼克斯研究所会派出他们的一支队伍加入,五支队伍抽签,一局定胜负,最后决出前三甲。事实证明,科技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去年的比赛上,尼克斯研究所代表队获得了大陆第一,凭借的就是第一批试用伊娃和研究所内杰出战士的配合。也因此,伊娃在大陆广受好评。重新调整过后的伊娃也得以在全大陆地区试用。

  一个月的时间并不漫长,对于叶梓来说,这一个月可是煎熬非凡。每天早起,由何欢月负责教其读书认字,下午则是和花若熙凌风对抗练习,顺便提升阿喵与自己的默契度。傍晚,叶梓就被半凡带到酒馆里喝酒,虽是一些劣质的果酒,却也让他们之间产生了深厚的友谊。叶梓很想知道半凡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毕竟第一次见他时,他十分的落魄,半凡只说是赚的,你干不了就不再多言了。这让叶梓心里很是难受,来了这么久,自己穷的每天蹭吃蹭喝,现在想赚钱都不行。“想赚钱你得有实力。半凡每天去兰斯特比武馆比赛,三连胜他就能获得五十枚金币。而你战斗力太低,赛方根本不允许你参赛。更何况,半凡可是比武馆黄金段位的选手,三连胜才能有五十枚金币。”在多次询问花若熙后,她才和叶梓说了实话。主要是怕叶梓自信心受挫,毕竟这种事在武者之间又不是什么秘密。叶梓听了这些话后才明白自己真的是太弱小了。在这个世界,若不能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去努力生存,那想回去灵虚大陆,基本无望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叶梓会突然有了干劲。虽然他从没放弃过努力,但在那次之后叶梓的努力就变成了格外努力。每天早晨早早起床,还没来得及感受清晨的美好,他就一头栽到了图书馆里。看着之前学过的文字挨个抄写记忆,甚至还自己一边抱着书籍,一边抱着字典边查边记。查到了就抄写,写会了就熟记,大半个月下来,叶梓不仅学会了写大家的名字,甚至还能独自看一些文章。当然,这只是最基本的书面知识。格斗方面,叶梓开始学着控制自己的杀意,由当初的打斗是为了杀人转变为格斗是为了切磋。和阿喵的合作也很愉快,阿喵总能在第一时间里发现叶梓自身的问题所在,相比其他伊娃在战斗时的工作,阿喵的确轻松了不少。它也不想这样,只不过它的反应速度大多不如叶梓快。这边刚提醒,叶梓就已经做出反应了。

  离开学还有五天了。凌风终于在这一天提出了团队磨合训练,带着诺亚学院代表队的众人前往咆哮之森,一是为了介绍叶梓给大家认识,二是帮叶梓取得自己的契约兽。所谓契约兽就是与异兽签订契约,签订契约后,宿主就可以随时将契约兽召唤来与自己协同作战。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与异兽签订契约的,只有射手才有资格与异兽签订契约,没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知道这古老的契约仪式是从何而来。似乎这是异兽与人类之间商量好的一般。

  清晨天蒙蒙亮,众人就出现在了兰斯特的传送阵前。这也是叶梓第一次与林拓见面。林拓个子大约有一米九高,浑身是结实的肌肉,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盾牌。见到叶梓后也只是含蓄的微笑表示问候。他的性格让叶梓实在联想不到能带人冲锋陷阵的盾甲师,感觉他就像一个害羞的傻大个一般,虽然踏实稳重,却有些死气沉沉。一行六人穿过传送阵来到了守望镇,虽说代表队有十人,但一般正式上场的只有六人,剩下的四人,三人为替补,一分为后勤,负责与赛方进行沟通。六人一路穿过守望镇,来到了咆哮之森。森林中诡异的气氛让何欢月极度不适应,她不喜欢这种幽暗潮湿的环境,甚至还很怕。而叶梓等人却不以为然。

  咆哮之森的外围生存着的是一些弱小的异兽,大多以食草为主,因此这外围也格外安静。那些异兽一发现有人类进入就自顾自的躲了起来,生怕自己被人类猎杀。不过一般外围的生物也没有人会去捕杀,他们能力弱小,且不会产生什么实用的材料,丝毫没有猎杀的必要。倒是内层的异兽时常遭受人类的捕杀,生活中不管是衣物还是锻造,很多材料都需要他们的晶核与骨骼。而且越是强大的异兽,体内产生的晶核越有价值。甚至有的异兽产生的晶核还可以装载到武器上以提升武者的实力。至于中心层的异兽,很少有人进去,亦或是没有人能活着出来。传言在中心地带生活着一只上古异兽,它可口吐人言,实力强横。当然这也是以讹传讹,因为真正见过他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因此中心层成为了武者的禁地,里面有什么无人知晓。

  一路上有叶梓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在,自然少不了欢声笑语。再加上被称为活宝的吃货何欢月,两人在一起简直是凑齐了。何欢月看到什么都想尝尝,叶梓看到什么都要问个为什么。外围距离内层虽然遥远,但也因为有这二人在,他们丝毫没有觉得疲惫。当他们走到内层时已经是傍晚了,森林中的夜晚格外的诡异。时不时的从远处传来几声兽鸣,让何欢月吓破了胆。花若熙倒是一副丝毫不怕的样子,对于她来说,此刻若是有异兽赶偷袭,那正和他意。每天和凌风叶梓切磋,从来都是点到为止,这让她少了很多格斗的快感。没有疼痛的格斗不是真正的格斗。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好战分子。而凌风看起来就要比她成熟的多,脸上始终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听着大家的交谈,他觉得这个团队氛围一级棒。伊娃蝎子一直替他监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这也让他省了不少力气。凌风很少和大家闲聊,或者说和他聊天聊不了几句就会回到正事上面。在教叶梓读书的时候,何欢月总用木头去形容凌风。不是凌风笨的像木头,而是凌风就像个木头一样,给他讲笑话他也只是微笑。好像凌风除了微笑外什么表情都没有一般。和凌风相对的是半凡,一脸大叔样不说还始终保持严肃。何欢月很害怕半凡,除了自己打不过他外,最重要的是半凡总是严肃的模样让她很有压力。至于林拓,何欢月觉得他就是个傻子。脸上时常挂着傻傻的笑容,不管你是说他好还是说他傻,他都憨憨一笑,让人想恨都恨不起来。虽然他的样子很傻,不过在战斗中,他的确是个很强的盾宗。据说他的盾牌就有四百多斤重,对于何欢月来说,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举起来的分量。

  营地就搭在树林中的一块较为开阔的平地上,晚饭也是一群人凑在一起,随意吃了一点干粮。在这个地方,他们也不敢肆意点火。虽说大多数异兽惧火,但火光也会引起一些异兽的注意,从而招惹到他们。一群人凑在一起吃,即便是很平常的馒头浆果也是津津有味,特别是有何欢月这个吃货在,哪怕是一个甜味略高的浆果也能引起她的注意。叶梓很好奇,她到底是多久没有吃过饭……简单吃过晚饭,一行人就安排好了守夜的任务。前半夜自然是凌风与半凡二人,后半夜就换成了叶梓与林拓。

  帐篷外月光皎皎,半凡靠在树梢,一手握着手中的剑,一手捧着葫芦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而凌风则是在营地四周撒上了石灰,还用细线和铃铛围在了营地四周。这样当异兽进入营地时,即便自己没有注意到,也会有铃铛来提醒自己。安排好这些后,凌风就坐在了半凡所在的树下,出奇地和半凡搭起了话来。

  “半凡,你似乎很看好叶梓。”“嗯。感觉他很不一般。”半凡随意答了一句,但让凌风看来却格外稀奇。平常和半凡交流,除了好与不之外,很少能听到其他词汇。但现在……“不一般是指……”凌风紧接着问。“只是觉得,他身上有我所没有的东西。他只要认准了就可以一直坚持,一直努力下去。再看看我,如果我找寻家人的欲望和他想回去的欲望一样强烈的话,我想我现在早就和家人们在一起了吧。”半凡说的很平静,凌风却听的很出神。他只知道半凡自他下山以来就一直在寻找父母,只不过三年过去了,他依旧是一个人,终日沉溺于美酒。印象中的半凡,除了酒之外没有什么追求的,好些时候,凌风甚至都觉得半凡已经放弃找父母了。谁可曾想,现在他居然还依旧在寻找。“你的父母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啊。”凌风垂下了头,暗暗感叹道。“嗯……虽然我也不知道找到他们后我会这么做,但现在,连找都找不到,我就没有资格去说找到后的事情。

  “听说你是和妈妈长大的?那你爸爸呢?”半凡鬼使神差地问了出来,凌风先是一惊,旋即恢复了先前的从容,淡淡地说了声“我的父亲早就死掉了”就不再说了。夜很长,两人各自想着心中的事情,不敢合眼。半凡更是望着夜空中的月亮看个不停。像是在找寻什么答案一般,只不过手中的葫芦却从未停止过往嘴里灌酒。凌风则是靠在树旁想着最近与花若熙格斗时的感觉,他很想快速将自己的实力提升起来,若不这样做,自己回去那个所谓的家,也只会被家人所嫌弃。虽然他自己从未想过要回去,但是无论如何,母亲是一定要回去的,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母亲,他必须回到那里,为母亲争个身份。想到这里,凌风默默握紧了拳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