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边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休赛期来了

边卫 其名为锟 2005 2020.03.17 20:00

  比赛再开场,顿时全场喧嚣: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香川真司的帽子戏法。

  球迷们为樱花锤响了战鼓,并高吹进攻的号角。

  皮球开出,比赛进行到了白热化,双方罕见地打起了对攻:一边想扳平比分,一边望扩大优势。

  ——第八十分钟,孙亦在后场完成抢断,拿到球权。

  不过他没有慌着向前推进,就在此与一叶一树僵着。

  他还向队友们怒吼着摆了摆手:似这支球队的领袖。

  待所有球员都开始向前推进,摆出进攻架势后,孙亦才开始步步向前。

  一叶一树已经焦急不堪,连忙冲到前来下脚铲球。

  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孙亦竟然没有做出过人动作。

  用左脚脚尖将球挑传给茂庭,他就立马绕到一叶身旁,快速完成过人。

  接到球的茂庭照幸用胸部停球后,用左脚脚背又把球传了回去。

  孙亦再拿到球后,轻巧的向左扣球,又凭借速度一波过掉了博蒂。

  他就似球场上灵动的精灵,脚下动作虽不流畅,却也不失华丽。

  孙亦趁争强好胜的巴西人还没追上,连忙一脚短传将球给了清武弘嗣。

  清武弘嗣接到皮球,右脚向左拉球,吸引埃德米森注意力后团用左脚向右扣球,快速过掉巴西人,前场遭到了防守。

  这时他用左脚默契地将球塞到右前方,足球穿过两名后卫,孙亦恰好在前接到了皮球。

  此时孙亦正站在禁区右侧处。

  稍微调整身位,他立马就一脚贴地传中——

  这脚传中恰到好处,香川真司从人群中窜出,并张开双臂把所有防守球员都挡在身后,用脚尖将球轻轻一点,高高飞起的足球跃入了球网。

  ……

  次日,风和日丽。

  孙亦从邮筒中取出一份新发来的《日刊体育》的报纸。

  香川真司在昨天的告别赛中拿得了帽子戏法,并且因为即将离开日本留洋,他登上了《日刊体育》的头条。

  报纸的标题一样很长:《香川真司告别赛斩帽子戏法,留洋在即愿前途光明》。

  粗略地看过这张报纸,报纸中对其他球员的提及并不多,报道围绕着香川真司一人来成熟,论过香川的三个进球后,就开始对香川进行祝愿。

  “孙,还读什么报纸啊!现在我们可以休息整整一个星期!这么长时间,不用来打游戏刷级干什么?我的清武弘四都带领日本国家队拿下一届世界杯了!”清武弘嗣说道。

  孙亦摇摇头,开始细细地阅读这篇报道。

  报道内容很详尽——就差在ins官方账号上做个“大阪樱花所有进球收录”的视频了。

  不过说起来,香川真司差不多是提前放假了:他在七月一号将转会至多特蒙德,然后估计在七月中旬才会正式参加训练。

  也就是说:他有将近两个月的假期。

  “你说——咋俩什么时候才能转会欧洲?”读完报纸,孙亦有些激动的问。

  然后清武却给出了一个令他崩溃的答案:“就这么呆在日本踢踢亚冠、到当打之年再赚着高薪,难道不香吗?”

  ……

  逗比清武弘嗣很快收到了报价:下家是同位于J1联赛的球队——目前正排名第十三的东京FC。

  东京FC曾在2004年拿下过一届J1联赛冠军,至此以后,他们没能延续传奇:六年来他们一直在降级区徘徊。

  对方来与清武弘嗣进行商议的时候,孙亦毫无疑问地被请到了房间中回避。

  但这又怎么能影响到好奇心爆棚的孙亦:他贴着房门,竖起耳朵偷听几人的对话——当孙亦收到报价时,估计清武也会这么做。

  “我们打算给你开出40w欧元的年薪,您对这个价格还满意吗?”东京FC的对接人坐在沙发上。

  但清武却拒绝了他,并提出了要求:“我的队友香川在多特都有120w欧元的年薪,我觉得45w的要价应该不过分吧?”

  对接人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这特么都不在一个层面好吗?!一个在五大联赛,而你是在J1联赛啊!

  对接人生硬地说:“好、的。”

  看清武弘嗣这架势,他似乎已经准备好为了钱而转会东京了。

  “我们将会保证你在J1联赛中有足够的出场机会、你将成为球队的首发球员。”对接人又开始跟清武商议起出场机会。

  清武还是提出了意见:“我想要接下来的J1比赛每场比赛都打满九十分钟。”

  对接人险些骂街:你这身体是铁打的?在J1联赛这种高强度、且每场间隔时间短的联赛,你怕是在自残吧!

  “我认为这并不适合你。”对接人拒绝清武的要求,“但我可以保证,你在一个赛季的J1联赛中将获得28场以上的出场机会。”

  “好的,这还可以接受。”清武点点头。

  对接人又说:“我们打算以50w欧元的价格签下你。”

  “好的。”清武弘嗣答道,这谈得异常顺利。

  “然后,现在我们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对接人开始跟清武进行确认了。

  他一字一句地轻声说道:“你是否愿意、并有意愿加盟东京FC?”

  清武弘嗣眼神坚定地看向对接人:“我——他妈在一支J1联赛前五的球队打主力我有心情来你们中游队混?!我脑袋是被门夹了?!”

  然后那接头人就被清武弘嗣赶了出去:他才不管自己明天会不会上头条、被记者狂喷。

  他甚至已经为自己明天的报道想好了标题:《清武弘嗣收东京FC报价,正经谈论后将对接人赶出家门》。

  ——这是个好标题,非常贴合《日刊体育》的风格。

  清武弘嗣又拿起游戏手柄,继续之前被迫停下的游戏。

  游戏的音效声遍布了整个房间:同时,之前的那些紧张感全部消散,留下的只有满满的奇葩与快乐。

  清武弘嗣操纵着游戏手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向电视屏幕。

  “带球……清武弘四……”

  “找到机会,清武一脚凌空抽射!”

  “进了——Siuuuuu……”清武弘嗣又在沙发上跳起了舞。

  孙亦瘫倒在房门上,捂着肚子,险些笑喷。

  孙亦在当晚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下载的万年历。

  然后……在旁边的气运估算中:这接连七日都不适宜赌博?!

  其中有一天不适纳财,两天不适赌博,三天诸事不宜,就是最后那一天,赌博的指数也没好到哪里去。

  下一个真正适合赌博的日子竟然在下一周?!

  孙亦心下一凉:看来又只有心平气和地等待了。

  不过这一等就是七天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