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边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獐鹿

边卫 其名为锟 2005 2020.03.10 20:00

  夕阳西下,晚上的加练开始前,孙亦进入了系统。

  这一次获得的奖励不是抽奖,自然就少了几分趣味性与刺激感。

  系统自动公布了奖励,高昂的声音又响起:“恭喜宿主射门属性获得1增益!”

  射门属性对孙亦来说还是比较管用的:如果不是射门属性太低,估计孙亦面对仙台维加泰的射门就进了。

  ——要知道孙亦之前的射门点数只有13.1。

  在安东尼奥前来指导前,孙亦连忙抱起足球,在禁区外对着球门死角就是一通暴力远射。

  最后,十脚射门:两脚没打中位置、三脚撞柱、两个打飞、最后三个进球。

  这属性还是没什么增益嘛!

  毕竟这只是只苍蝇腿……

  孙亦尝试在上次“升班马德比”同样的角度下进行射门:现在至少不会滑门而出,但依旧不能“完美地”进球——还是会打中横梁或是立柱。

  没有进球就是废物。

  在愤怒地吐槽了一番系统之后,孙亦就又开始在安东尼奥的教导下没日没夜的进行着训练。

  ……

  次日,大阪樱花对阵卫冕冠军鹿岛鹿角前日。

  上周星期六,球员们才刚刚经历过一场苦战,而在星期三,也就是四日之后的五月五日,他们又将在长居陆上竞技场对战J1豪门:目前正高居第四、9场比赛拿下十八分的鹿岛鹿角。

  暂且不论实力,球员们的体力就是个大问题。

  记者的报道如火如荼,为这场比赛提前点燃了烽火。

  《日刊体育》J1专区报道的标题是:《樱花主场战卫冕冠军,鹿岛鹿角欲冲刺榜首》

  ——很有噱头。

  这是莱维尔·库尔皮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中对这篇新闻的评价。

  这篇报道似将大阪樱花对阵鹿岛鹿角写成了巴塞罗那对阵皇家马德里的西班牙德比。

  不过,鹿岛鹿角在J1联赛中的确是一支虎狼之师:他们总计拿到过八届联赛冠军,还成功在07、08、09赛季达成了三连冠的伟业。

  他们的手上还握有三届日本联赛杯冠军、三届天皇杯冠军、四届日本超级杯冠军和一届A3冠军杯冠军。

  鹿岛鹿角的奖杯柜琳琅满目,而反观大阪樱花这边,空空如也。

  这场比赛也很具重要性:如果鹿岛拿下了这场比赛,他们或有可能可以直接上位榜首——他们与第一名清水心跳也就只有三分的分差;

  反观大阪樱花,他们若拿下比赛,就可以直接冲刺到前十名,甚至将同城的大阪飞脚按在马下。飞脚只比他们多了一分而已。

  但很显然,清武弘嗣没那个带队腾飞的心思。

  周二夜晚,为了保存实力以参与比赛,孙亦并没有进行加训:

  于是,清武弘嗣就抹上发胶,换了一身时髦的服装,喷有古龙香水,戴上墨镜就准备带孙亦出去嗨。

  这位二十岁的小伙子就已经是个夜店老玩家了。

  “走!”清武弘嗣拍拍孙亦肩膀,已经驾轻就熟。

  但孙亦却并不对这感兴趣,他更宁愿在家好好备战:“干啥?”

  清武经过一番精心打扮,一副泡夜店的架势陡然而出:“就吃个饭!给我们明天对战獐鹿的比赛打打气!”

  “獐鹿?”孙亦对这个称呼感到很不解。

  獐鹿是一种体型较小的鹿类,不论雄雌都没有鹿角,听起来很是卑微。

  “对啊,”清武却习以为常,“他们还称我们为桃花呢!”

  这像个冷笑话:桃花和樱花颜色相近,而且模样近乎相同,的确很容易被认错。

  但很明显:鹿岛鹿角的球员们是故意的。

  “就我们俩?打个屁的气啊——”孙亦说,脚下颠着皮球。

  “还有……”清武弘嗣掰起手指头,“香川、乾和马丁内斯。”

  清武还补充了一句:“就在市中心的蟹道乐。”

  蟹道乐店如其名,是一家专卖大闸蟹的百年老店:孙亦还没去过这家餐馆。

  令孙亦比较惊讶的是——他还请到了外援、以及球队里的一哥二哥……

  在清武的各种忽悠下,孙亦上了他的贼船。

  ……

  “嘭!”玻璃酒杯的碰撞声下,五人跪坐在包间中。

  说实话,长时间跪坐在餐厅中,孙亦会感觉:腿麻。

  而日本人不感觉腿麻,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走路弯膝盖的原因。

  清武弘嗣给孙亦盛了杯日本清酒:这与中国的黄酒差别不大。

  清酒是日本人最喜欢饮料之一,清酒的传统甚至已经渗透到了日本人的骨子里:他们爱清酒胜过啤酒和威士忌。

  孙亦轻轻抿一口清酒:味道很清爽,甚至让人感觉有种淡淡的甜气;但还是有些酒精味。

  虽然说酒精对于职业球员来说是绝对禁止的,但很少有足球运动员能克制住酒瘾:运动员也有压力,他们是不可能不解压的。

  但只要不酗酒或宿醉,变成像乔治·贝斯特那样的酒鬼、葬送自己的职业生涯就行。

  “怎么?清酒是不是很好喝?”清武弘嗣轻轻拍拍孙亦的肩膀,一脸自信地为日本文化打着广告。

  其余几位球员都还大口大口地饮着,他们对清酒这种饮料已经熟悉:包括来自巴西的外援马丁内斯——他到大阪已经经过了一个赛季——他不知道已经跟清武他们泡过多少次夜店了。

  “明天我们对战獐鹿——”活动的组织者:清武用力吸了一口蟹肉,“将他们狠狠按在地板上摩擦!”

  清武弘嗣有这种气愤也很正常:上赛季的冬窗友谊赛中,他们曾被鹿岛鹿角3:0完胜,当时獐鹿的球员们站上主队看台,对着他们的球迷庆祝……

  四位球员都应付式的点点头,然后专心致志地吃饭:他们并没有太专心。

  今晚上清武请客,把东西吃下肚子,为明天备战才是实在的。

  清武弘嗣又开始一个个地数落起獐鹿的球员们:“你们还记得那个矮个子不,他呀一脸……”

  四名球员又点头。

  “我们必须用胜利来还他们一巴掌——”

  四名球员再点头。

  “你们咋不说话啊?”清武弘嗣有些尴尬。

  “对对对……”四人嘴中含着大口的蟹肉,含糊地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