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青石探案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招供

青石探案集 冰冰想长高 1 23 20452022.12.29 21:52

  第24章:招供

  付强提醒道:「府上的人不可能,那府外的人呢?」

  刘富商道:「府外的人来也是去书房,怎么会来……」说到这里,刘富商脑子里突然浮现了林姑娘的身影,难道是林姑娘吗?不,不可能,没有理由啊。

  付强见刘富商神色有异,连忙问道:「你想到了谁?是谁来过?」

  刘富商道:「这……不,不可能,林姑娘她没理由……」

  付强疑道:「林姑娘?」

  就在二人争论之时,于县尉就带人闯了进来,直接吩咐张三将人缉拿,刘富商见状连忙大喊:「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擅自闯入我府中!」

  张三闻言也犹豫了一下,于县尉却态度强硬,「本官不管你是谁,只要是和案子有关系,统统带回去审问!」说着还瞪了张三一眼。

  张三等人立刻将付强和刘富商都抓了起来,李四指着床上躺着那位问道:「县尉,这个也要带回衙门吗?」

  于县尉看了眼床上那位,最后不顾刘富商的强烈反对意见,硬是让人把刘公子连床带人给一起抬回了衙门。

  于县尉每次办案子抓人都这么大阵仗,看热闹的百姓可不缺谈资,没一会儿的功夫,消息就传的到处都是了。

  于县尉把人押回衙门就开始审问,付强和刘富商都是个嘴硬的,不管怎么问就是不开口,偏偏于县尉又不能真的对他们用刑,吓唬又不管用,只能暂停审问。

  于县尉走到大牢外面,把张三叫过来问道:「那个刘公子醒了没?」

  张三低头说道:「还没有,要不要给他浇盆凉水,让他精神精神?」

  于县尉摆手道:「不行,看他那个样子,弱不禁风的,万一再给浇死了,也不好交代。」

  张三道:「那现在怎么办啊?」

  于县尉看着张三问道:「你问我啊?」

  张三见于县尉阴着一张脸,顿时闭了嘴,得!这是自己没眼力见了。

  于县尉在县衙后堂着急上火,张三他们倒是在门外乐得自在,好在刘公子这时候醒了过来,于县尉听说刘公子醒了,立刻就去见刘公子。

  刘公子见自己不是在家里,又看见于县尉带着一群衙役过来,心中隐隐有不安,「这里是?」

  于县尉干脆道:「县衙。」

  刘公子神色立刻有些不自然起来,「我怎么会在这里?」

  于县尉道:「是本县尉让人把你抬过来的,你可认识书院遇害的那个学子胡心玉?」

  刘公子听到胡心玉的名字,明显吓了一大跳,「认,认识。」

  于县尉看刘公子的反映,就料定他知道些什么,便继续说道:「既然认识,那就好办了,不知道这位昔日同窗的心,刘公子用的可好啊?」边说还边伸出手指向刘公子心口的位置。

  刘公子立刻就被吓得抱起头来,「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不想这么做的,我也不知道,我事先真的不知道的!」

  见刘公子这般胡言乱语起来,于县尉微微皱眉,该不会给自己吓傻了吧?「看来,付强把胡心玉的心换给你的这件事,你是知情了?」

  刘公子立刻抬头看向于县尉,连忙跪了下来,「大人明鉴,我真的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我要是知道我爹说的办法是换心,我死也不会同意啊!当我听说胡兄的事情以后,我就隐隐有些怀疑,可是我不敢相信啊!我真的不敢,枉我读了那么多年圣贤书,怎能做出这种残害同窗的事情来!这些天以来,我一个好觉都没有睡过,每次闭上眼睛,都能看见胡兄他来找我,问我为什么要挖走他的心,可是,可是我也不想的啊!」

  说着说着,刘公子就痛哭流涕起来,情绪激动之时,忽然心疾发作,立刻捂着胸口倒在地上,颤抖不止,于县尉见状,立刻朝张三喊道:「药!快拿药来啊!」

  张三便把当时流川送来的药瓶打开,倒了药丸喂给刘公子吃下,刘公子果真好转了过来。

  刘公子躺在地上,喃喃道:「报应,这都是报应啊!」

  于县尉问张三:「刚才他说的,都记下了吗?」

  张三道:「记下了。」说着还将供词递给于县尉看,于县尉并没接过来看,只是吩咐张三,让刘公子画押,然后就拿着刘公子画了押的供词,又去了大牢。

  这回刘富商看见证词,就再也坚持不住了,索性将一切都招了,临了还问于县尉,「我儿子他怎么样了?」

  于县尉道:「他现在暂时没什么事,但是却很痛苦。」

  刘富商忍不住留下眼泪,「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夫人早逝,只留下两个儿子,小儿子被我宠坏了,将来也指望不上,只有大儿子读书争气,可偏偏生下来就患有心疾,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去死啊!于县尉,你能明白我这当父亲的心情吗?」

  于县尉不想和刘富商多废话,只说道:「你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自己的儿子去死,难道胡心玉的父亲就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儿子去死吗?」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刘公子和刘富商都招了,付强自然也嘴硬不起来,自知抵赖无用,索性也就都招了,「我只是想给那些身有残疾的人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有什么错?这次是我失败了,我无话可说,但是总有一天,我的医学理念会得到世人的认可,到时候别说是换心,想换什么都可以,一切疾病都可以被治愈。」

  于县尉实在不想和这种人理论,他们对自己的理念深信不疑,也压根就不会听别人的意见和看法,又何必多费唇舌呢?

  案子总算是水落石出,于县尉将案卷资料整理好,正要上交,却被熊县令拦住了,熊县令拉着于县尉坐下,天南海北的说了好几通,最后总结道道:「于老弟,这刘氏父子呢,确实是涉案人员,但他们也是被那个付强给蒙蔽了,对谋杀案的事情完全不知情嘛!他们也是受害者,你这个案卷啊,还是要再重新写一下,这个措辞呢,稍微地给它改一改,明白吗?」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