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法神日记只有我看得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0甜麦面包的香味

法神日记只有我看得懂 平行线啊 2240 2020.09.16 17:54

  格伦的动作,使得药剂师们纷纷侧目,皱起了眉头,由于格伦站的位置十分靠前,所以他的动作大部分人都看在眼里,这也包括希特伯格。

  只不过希特伯格并没有皱眉头,而是在愣了一瞬之后,同样支起了一面冰甲,不仅将自己罩住,还将旁边格伦的冰甲也罩住,然后将有一半身子站在冰甲内的巴罗顿推了出去。

  从格伦猛塞甜点到到希特伯格将巴罗顿推出去,整个过程不到两秒。

  而两秒过后,图兰手中的烧杯突然闪出一道红线。

  很快,红线极速膨胀,将烧杯中的液体染红,然后“砰”的一声炸裂开来。

  图兰本身就是一名一阶授章法师,虽然格伦使用冰甲术的时候他没有感觉,但是希特伯格使用冰甲术引起的魔力波动,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因而在药剂被染红的瞬间,他已经松开了手上的烧杯,并且同样徒手施展了一发冰盾术。

  药剂四溅的时候,希特伯格的冰甲将药剂挡在了身前,而图兰面前的冰甲因为太过脆弱应声瓦解,不过依旧帮他挡住了药剂爆炸的威力。

  现场最为狼狈的当属巴罗顿了,除了图兰之外,他是距离药剂台最近的一个,虽然归元药剂爆炸的威力对他造不成太大的伤害,但是却将他身前的衣物染了个通红。

  在爆炸发生之后,会场一下子静了下来,药剂师们的心情很复杂。

  格伦和希特伯格的两个冰盾,让他们感到十分惊讶。

  图兰配制归元药剂失败,让他们感到有些失望。

  而一身狼狈的巴罗顿,则是让他们想笑但是却不得不忍住。

  至于巴罗顿自己的心情就更为复杂了,特别是希特伯格的那一推,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无情”。

  而就在这鸦雀无声的时候,一个愤怒的声音在会场中如惊雷般地炸起。

  “那位嘴巴鼓得像仓鼠一样的先生,你的行为是不是太不礼貌了一些?”

  所有人顺着声音望去,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有六十的老头子,在他的胸前同样有着一枚金色的胸章。

  和图兰胸前的一样,这枚胸章并不是药剂师协会颁发的,上面写着“尼德·库卡·梅林”,看得出来,他和图兰同样来自于梅林家族,但他并不是族亲。

  而此时,尼德的目光正直射着格伦,后者的嘴里还塞着糕点,看起来的确像是仓鼠一样。

  “这位......尼德先生,”格伦看着尼德的胸章,一小会后才反应过来,“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

  “哼!”尼德恼怒未减,接着说道:“如果不是你突然用冰盾让图兰少爷分心,怎么可能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格伦愣住了,他不知道尼德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甩锅,刚才当图兰将最后的千指花萃取液放入烧杯,而液体的颜色开始褪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即便是巴罗顿接手也绝无挽救的可能。

  图兰失败的原因在于对各种材料量的控制不恰当,使得梦境花和割人草的萃取液以及腐青蛇胆汁液等六种材料过量,这六种材料冲突反应之下,才导致最终的爆炸。

  不过即便是过量,其实也并不多,否则爆炸的效果将不仅如此。

  “尼德,够了!”图兰向身边的巴罗顿表示了歉意,然后说道:“我配制药剂失败,跟......这位先生无关。”

  就当格伦事情就此结束的时候,图兰又对着格伦问道:“但是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否有在别人配制药剂的时候,随意使用冰盾的习惯?”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所有人都能够从中听出不满的情绪。在他刚问完话的时候,格伦差点将一个“是”字脱口而出。

  从来到这世界至今,他也只讲过几个人配制药剂而已,而其中最多的是希特伯格。

  而希特伯格配制药剂的话,十次有八次他要用冰盾护体,而另外还有一次半是因为药剂即便失败也不会爆炸。

  所以刚才使用冰盾,对于格伦而言,只不过是一个习惯性动作。但是现在想想,似乎真的不大礼貌。

  毕竟即便是巴罗顿也没有察觉异常,自己的这一发冰盾真的就像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一样。

  “无论图兰先生信不信,刚才我只是想抵挡药剂的爆炸而已,并没有任何不礼貌的意思。”

  格伦和图兰四目相对,场面又变得尴尬起来。

  “咳!”终于还是巴罗顿开了口,“我想问一下,格伦,你是怎么判断出刚才这杯药剂会失败的?”

  格伦反问道:“巴罗顿先生,您刚才没有闻到不对劲的气味吗?”

  “气味?”巴罗顿感到有些疑惑,他倒是不至于连用气味辨别药剂失败与否都不会,虽然没有格伦理解地那么形象生动,但是印象还是有的。

  只不过就连格伦都没有发现,他的鼻子比其他人要灵敏一些,而刚才药剂配制失败的时候,恰恰产生的又是类似于甜麦面包的味道。

  这股味道混杂在甜点和饮料的香味中,自然难以发现,而格伦恰好辨别了出来。

  格伦看着不接的巴罗顿,无奈地说道:“您闻一下,是不是有一丝甜麦面包的味道?”

  听这句话刚说完,在场的药剂师包括巴罗顿都下意识地嗅了嗅,也不知道是否是心理作用,他们似乎真的问道了残余的甜麦面包的味道。

  “格伦先生是吧?我觉得你这是在胡扯!”尼德又再一次打破了沉默,但是这样的方式却是令人不喜。

  “尼德,闭嘴!”

  图兰瞥了尼德一眼,然后望向巴罗顿,他知道,既然是药剂纠纷,在场最有权威的,必然是这位会长。

  至于希特伯格,则是一脸不在意的样子,他是百分百相信格伦的,如果有人硬要给格伦扣帽子,他不接介意跟他讲讲“道理”,即便是巴罗顿也不例外。

  巴罗顿转头望向格伦,说道:“或许,你该用其他方式,来证明你是正确的!”

  现在巴罗顿已经肯定,格伦的确是判断出了药剂的失败,至少他不认为自己刚才闻到的甜麦面包的味道,是被因为该死的心理作用引导。

  但是如果他就这样站出来为格伦说话,未免有些滥用权威的意思,而且他更期待格伦能够站上药剂台,配制一下归元药剂。

  他的脑海里又浮现了希特伯格在一个月前说的那句话:

  “只可惜格伦这小子天赋全用在魔法上了,做起其他事情来笨手笨脚的,我让他过来你这里住几天,你可别让他把药剂室给炸了!”

  这老头子说的究竟是人话还是鬼话?巴罗顿这样想着,目光锐利地盯到了希特伯格的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