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真没想制霸异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剪不断理还乱

我真没想制霸异界 轩辕小殇 2619 2019.08.14 19:30

  {尤莉雅职业介绍所}

  不三同风小沙切断联系后,看了看躺在床上仍未苏醒的尤莉雅。

  他虽然意体强大,可对治疗完全一窍不通。

  他所知的,尤莉雅的碎锋极宙对其意体伤害极大,因为要分离一定的意体进入血滴,带入敌人的身体,将其内部瓦解。

  这招是他们的师父齐冰的得意技,当时只有尤莉雅的体质适合,就教给了尤莉雅。

  尤莉雅毕竟不是齐冰,意体能量级相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能练成也已经不易,因此齐冰一直不让尤莉雅参与重要任务,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阿三……”尤莉雅冰凉的手握住了坐在床边愣神的不三。

  不三转回神,将另一只手盖在尤莉雅冰凉的手上,如此可以捂暖:“小雅,你感觉如何?”

  尤莉雅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不三见状起身找了水杯给她倒了一杯,送至尤莉雅嘴边,并托起她的脖颈。

  尤莉雅潜潜的抿了两口,便摇摇头,推开了水杯:“我没事了,过会能活动身体以后,给自己治疗一下就行。”

  “又逞强,你那是身体伤害吗,是意体伤害,现在能否顺畅运行也是个问题。”不三温柔的轻轻点弹尤莉雅白洁如光的额头。

  尤莉雅眯着眼笑了:“我似乎要多受伤才行。”

  “这说的什么傻话……”不三推了推眼镜,一抹光线投射在晶片上,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眼神。

  尤莉雅忽然撑起了身子,扑入了不三怀里,虽然面带笑容,眼泪却夺眶而入:“阿三,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在一起?我不懂,真的不懂……”

  不三微一愣神,片刻后,他才伸出手去,轻抚着尤莉雅及腰的长发,并没有回答,这一直是一个无言的答案,他心里清楚,但始终未能说出口。

  如此相拥了良久,尤莉雅才舍得放开不三的怀抱,淘气的吸着鼻子,噘着嘴说道:“阿三,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一定等你回应。”

  不三用拇指帮她拭去脸上的泪痕:“瞧你,小沙还称呼你雅姐呢,现在足足像个孩子。像我这样的人有什么好值得留恋的。”

  “不就是神机烈焰的血脉吗?我早就知道了,你以为我会胆怯?”

  不三肃然,皱眉望着尤莉雅,颇为紧张的问道:“这事你怎么知道?!”

  “师父找到你以后,有次师父与你谈话,被我听见了。”尤莉雅说道,“而且师父也知道我在偷听,他还叮嘱我不要告诉任何人。”

  “当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清楚神机烈焰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我自己通过各方面搜集的信息,才渐渐了解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三愁眉不展的在房里走来走去,这件事真的是始料未及,关止辛的发现是他的无可奈何,他却未曾想到尤莉雅竟然这么早就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

  “小雅……”不三欲言又止,“啧”了一声,又叹了口气。

  尤莉雅满心期待的看着他,可当他叹气的同时,她也大概猜到了结果。

  为了缓解稍显紧张的气氛,尤莉雅说道:“阿关……他怎么样了?”

  “不晓得那个小子,”不三终于站定,却也没有回到尤莉雅身边,只是站在那,并摸出了一包烟,弹起一支,夹在手里,并取出打火机,叮~擦亮了火焰,可他想了想,又盖上了打火机盖子,放下夹着烟的手,“小雅,我下楼抽支烟。”

  “嗯……”尤莉雅无力的垂下眼睑,一头扎到枕头上,将脸埋在柔软的粉色枕头里。

  下了楼,不三索性走出门外,靠在墙边,才点燃了那根烟,“吁”他将一缕青烟吹出,紧接着又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他今天的第三次叹气了,一瞬间整个人感觉苍老了许多。

  他不知道这次在关止辛面前泄露了神机烈焰这件事是对还是错的,既然尤莉雅已经知道真相,那么他更不能与尤莉雅表明心意。

  鸿沟既已存在,试图跨越也是徒然,或许只会跌落深渊,无法自拔以外还会拖累对方。

  不三一握拳,掐灭了烟头,扔在地上,毫不犹豫地反身重回屋内。

  ……

  {永恒之塔·军火联盟总部}

  关止辛在古医生那看望了Rita以后,稍微进行了一些治疗。

  随后他又匆匆的找到了白若绯。

  当时白若绯刚从殿内退出来,关止辛站在前厅的立柱阴影里,他所行径的路线恰好巧妙的避开了所有监控设备。

  他敲了几下立柱,发出闷闷的咚咚声,很细微,但足以吸引白若绯的注意。

  白若绯向他使了个眼色,随即维持平静的离开了前厅。

  顶楼上的设置有些中世纪塔楼的风格,此处又是地下城的制高点,强劲的风吹入拱形的窗框,将白若绯那一头火红的长发吹的散乱,于是她只能面对窗框,背对楼梯口。

  当关止辛抵达永恒之塔顶楼的时候,白若绯已经侯在那里多时了。

  风声过大,关止辛靠着她身侧站着,以便听清对方的说话内容。

  “小白,透过战场你都看到了些什么?”关止辛先发问道。

  白若绯歪着头,侧目看向关止辛,只见他幽蓝而深不见底的双眸,让人看不穿心事:“关少,你想让我看到什么?又想让我忘记什么?”

  “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关止辛也没有马上点穿,可言下之意已经昭然若揭了。

  “关少,军统的意思你是知道的,我也很为难,那么大的攻击,军统会视而不见吗?”白若绯转回头看向窗外,虽然并没有优美的风景,可总比被人漠视的尴尬来的好。

  关止辛思量了一下,开口道:“小白,还是那句话,我与那个人之间的事情,当由我自己去解决。”说罢,他转身欲下楼离开。

  “关少,你是在求我?”白若绯追了上去,冲着楼梯上的关止辛说道。

  关止辛顿了顿脚步,回答的干脆:“不是。”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旋转扶梯的尽头。

  “关止辛!”仍由白若绯怎么呼喊,关止辛都没有再回头。

  他自己也很莫名自己来找白若绯的举动,神机烈焰的后人,一定会被雷东想尽一切办法肃清。

  关止辛返回殿外的前厅,他孤独的身影在大殿门口站了良久。

  叶音与吴玄青妇女两恰巧从门内一前一后的走出。

  叶音对关止辛颔首打了个招呼:“关少,怎么不进去?”

  关止辛回以礼节,侧身让出了一条道。

  吴玄青仅是挑眉瞅了眼关止辛,便牵着身后吴贞子的手与他擦肩而过了。

  待他们离开前厅,关止辛才步入大殿。

  雷东见了来人,扯起一边的嘴角,沉声道:“舍得回来了?”

  关止辛上前,单膝跪地,一手置于前胸,垂首道:“军统,关止辛前来复命。”

  “行了,先起来吧。”雷东随即站起身来,走至他身边,“陪我去个地方。”

  关止辛犹疑的起身,跟上雷东的步伐,。

  雷东带着他一层一层的向下走去,关止辛只能望其后背,不知此次雷东打算带他去哪里,实难揣测。

  走到底层以后,雷东扭动了石壁上的一盏蜡烛灯座,轰然一声,一侧的石壁突然滚动起来,原来这还有一处暗门。

  雷东随手取下一个蜡烛灯座,持在手中,引燃,一头钻进了黑暗的门内。

  门内阴风阵阵,潮湿难耐,虚晃的烛光闪过,能看到石壁上爬满了斑驳的青苔,是不是的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黑色触角生物穿梭在其中。

  雷东带着关止辛又下了两层才抵达目的地,他顺手引燃了四周的数盏烛灯,虽然仍昏暗不堪,可比之前伸手不见五指要好。

  只见那屋内置满了物品,一眼望去,每件物品都已经尘封已久的样子,积着厚厚的一层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