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从泥土中走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说不完的话

从泥土中走来 师云深 2201 2019.11.06 12:00

  “哈哈哈,你们就斗嘴吧,看谁能说过谁?”玉玉奶奶笑道。老太太自己的女子自己知道,确实脾气不好,但是干净,勤快,肯吃苦那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

  姑父在一旁满意的笑着,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个儿子当时上初中高中学习不理想,考大学太艰难了,后来自己去深市闯荡,经过两三年的在部队的历练,回家待人接物说话办事都有章法,走起路来都雄赳赳气昂昂,这个儿子越看越得人爱。

  “妈,我给你拿了一块牛肉。”说着小姑妈从提礼档的袋子里取出来一块精包装的牛肉,“这是小妮她爸去宰牛场人家给送的,都是好的,在市面上卖要好五十一袋,这有一斤。”

  “小妮都拿来了牛肉馅儿。”奶奶说道。

  “这不一样,这可以直接吃,也可以调着吃,馅子只能包饺子。”虽然每年小姑妈过年出门来都拿牛肉,母女俩挡着女婿的面还要客气一套。

  “我给你把这塑料袋撕开,你先尝一小块。”小姑妈说着就要斯开。

  “我没几个牙了,尝啥尝?你先放到那。”奶奶没好气的说道。

  小姑妈看出来奶奶不愿意让把牛肉撕开,仍然边说边笑把牛肉袋子撕开了。

  “给,妈,你尝一口,这牛肉就是好。”小姑妈说道。

  “嗯,现在咱们镇上卖的二三十块钱的牛肉有些的不好的牛肉,有些根本就是假牛肉。”小姑父说道。

  奶奶不情愿的拿起一块塞到嘴里,慢慢的嚼呀嚼,没几颗牙了,吃肉真是件费劲的事情。随后姑妈又给玉玉和磊磊一人撕了一块牛肉,然后让磊磊把牛肉拿到厨房给妈妈。玉玉明白小姑妈和小姑父的用心,自从自己记事开始好像小姑父一直在贩牛,每年都会给家里拿牛肉。但是家里几乎出了牛肉馅儿基本上都吃到的这种袋装好牛肉的次数都很少很少,只有三四次。每年小姑妈把袋装牛肉当作礼档拿到家里来,家里人都不会去动姑妈拿给自己的亲妈的东西的。奶奶总是把出了酒之外的的东西收拾在自己柜子里,当然是奶奶不喝酒,其他东西可以慢慢吃。牛肉也会被藏了,然后在初三给娘家拜年的时候给玉玉的的大舅爷也就是奶奶的大弟弟拿去。奶奶又两个弟弟,但是她总是偏向大的,因为大的比较贴心,说话总是能说到自己心上。玉玉爸爸实在看不下每年初三拜年的时候奶奶总是去小卖部买几样东西偷偷塞再给大舅爷家已经分好的礼档里,便问道,

  “我大舅碎舅都是你亲兄弟,你咋老偏心?让我碎妗子看见了生气了咋办。你一天做事咋这样?”

  “为啥?为啥?年年问。”玉玉奶奶说道,“我大兄弟给我儿把媳妇说成了。”

  玉玉爸爸回来给玉玉妈妈原话说到道。

  “……”

  这样的事情还有好几次,大姑妈家里条件好一些,大姑父穿旧的大衣拿回来让玉玉爸爸穿,玉玉奶奶把大一收拾在自己柜子里,又送给了大舅爷。说是玉玉爸爸整天放羊,满身泥土,见不了干净,穿了也是浪费。后来小姑妈大姑妈都知道了,总是有意的把拿来的东西尽量不让流出家门。

  “磊磊,你现在在哪儿上班呢?”姑父问道。

  “嗯?”磊磊正在看着大家在聊天,似乎没有想到话题转到自己身上。

  “咱姑父问你在哪里上班呢。”玉玉给磊磊说道。

  “哦,我在西泰市呢,还在饭店上班。”弟弟说道。

  “一个月能拿多钱?”小姑妈问道。

  “……”

  弟弟脸色凝重,正不知道咋回答。

  “过来,跑阿达去?”这是玉玉爸爸的声音。

  “快去挡羊去。”奶奶给玉玉和磊磊说道。

  姐弟两个赶紧跑出去,玉玉生怕迟到一步爸爸又开始骂人,今天待客,虽然是爸爸的姐姐和姐夫,谁不知道谁是啥样儿,但也不想破坏了这一年一次的气氛。弟弟今天跑的也格外快,终于躲过一次盘问。姐弟两和爸爸把羊安顿好。爸爸进到奶奶卧室,笑呵呵的给他姐和姐夫打了个招呼,在这大过年有好吃的好喝的又没有其他重活的情况下,只要不开口说话,爸爸看起来和其他的爸爸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打完招呼的爸爸在奶奶的催促下洗脸换衣服去了。

  “你看你跟猪一样,把你弄的脏成啥了?”奶奶总爱说这一句。在爸爸心情好的时候总会笑笑,露出两排不太经常刷的黄牙,心情不好的时候又会开始一场“大战”。

  “玉玉,磊磊,快来端菜来!”妈妈在厨房喊道。

  玉玉和磊磊赶紧跑到厨房端菜去,客人也不好意思干坐着等菜来,礼节性的也跑到厨房去端菜,奶奶也跟着来。就这样本来就小的厨房,挤满了人。

  “让两个娃来就行了,姐,你们坐着歇会去。”妈妈总是面带笑容的客气道。

  “过年天天歇呢,大家都端,娃能少跑两趟。”姑妈也客气道。

  就这样端了饭菜。客厅有大桌子,但是太冷了,奶奶卧室有火炉,大家在奶奶卧室的小桌子上吃饭。一般大年初二玉玉妈妈在早上有四道菜,和馍,还有稀饭或者饸络。今天妈妈准备了四道菜馍和饸络。外面大雪飘飘,屋子里有火炉和热气腾腾的饭菜,大家也聊的热火朝天。

  “我姐打电话说今年过年不回来了。”小姑妈说道。

  “路远了,过年基本都没回来过,咱过咱的年。”奶奶说道,有一点失落。

  “过一阵就回来了。下雪哩,我姨父开车也不安全。”沈涛说道。

  “对啊,电视上说下雪天开车出了多少事。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小妮说道。

  “对对对。”奶奶笑了。

  吃完早饭,大家都坐在炕上或者打扑克或者聊天。有小姑妈在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虽然和婆婆不住在一起,但是矛盾还是不断的,姑父弟兄四个,小姑妈有三个妯娌加上婆婆和两个小姑子,不是和这个有一两件气不过的事,就是和那个因为哪件事情耿耿于怀。或者村子里还发生了什么事,大家一起再研究研究哪个错了,哪个对了。总之,年过得不会冷清,话题总是会有。这么多年小姑父似乎已经习惯了小姑妈的叨叨,在小姑妈说他的的时候他总父母和兄弟姐妹的时候他总是跟没听见一样在和我们这些孩子或者打扑克或者聊天。大家都坐着热炕聊着天,但是玉玉妈妈却心里还有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