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从泥土中走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往事

从泥土中走来 师云深 2150 2019.10.22 12:00

  突然间一声刺耳的雷声传来了。玉玉妈妈放下手中的面团赶紧往场里跑,奶奶放下手中树纸条拿了个帐子(下雨天盖麦子用的)就跑,爸爸哭着进了窑洞躺在炕上,似乎雷声不关他的事。玉玉和弟弟跟着奶奶和妈妈跑。家里的战场结束了,都跑到场里,家家的场里全家都动员了,手忙脚乱,大喊大叫。

  “快,我推,你扫!”

  “你站到那跟木头一样,赶紧回去取帐子!”

  “快!”

  ……

  放眼望去,全村人都手忙脚乱得在场上跑着干活着叫着。

  玉玉和弟弟一人拿了一个小推耙,奶奶拿了一个大推耙在推麦。妈妈拿了个大扫帚在他们后面扫,大家都忙的热火朝天。

  “看像是雨来不了了,云都超北走了,估计能下到北边!”村里的孙大爷,背着手经过玉玉家的场的时候说。

  “就是的,云朝北走了!你今天没晒麦?”玉玉奶奶问道。

  “我今儿没晒。”孙大爷悠哉游哉的说道。

  “架势起来了就把这推起来吧,也不早了。”奶奶推着麦说着。

  “嗯!”孙大爷慢悠悠得走了,在邻家得场里又指手画脚得说着什么,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

  “推起来就把这今天一入屯吧,省得明天又为这一堆麦操心!”奶奶对妈妈说。

  “嗯!”妈妈应声道。

  “去叫你爸来把麦里的土扬一下。”奶奶对玉玉说。

  “哦!”玉玉拔腿就跑向爸爸的卧室。

  “爸,叫你扬麦哩!(扬卖就是在碾完麦子之后把麦壳和麦粒分开,入屯扬卖主要是把麦里面的脏东西,比如土或者残留的麦壳麦秸秆扬起来让风吹的和麦粒分开。)”玉玉说道。

  “不管,不去!”爸爸大声说道。

  “我爸不来。”玉玉又跑到场里给奶奶说道。

  “不来让他死去。”奶奶气呼呼恶狠狠的说道,把手上的推耙一扔,差点把推耙摔断。

  “咩——咩——”家里二十几只羊叫声从养圈里传来。当时玉玉家住的窑洞,在玉玉上初中的时候玉玉家在搬到现在的瓦房里面。场就在窑洞上面,站在场边边就能看见养圈里的二十几只羊,这时正在咩咩咩叫个不停,弄得全家人心烦意乱。

  “玉玉,你给那不要脸的说去,让赶紧放羊去,把他那先人的快饿死了!”其实玉玉爸爸应该时可以听得见奶奶说的话的。

  “爸,叫你赶紧放羊去!”玉玉还是突突突跑到爸爸的卧室,文明一点说是卧室,准确说应该时爸爸的窑里说道。

  “不去!”爸爸躺在炕上说道。

  “我把说不去。”玉玉又把话传给了奶奶。

  “南北的死人里,把那货咋不死哩!”奶奶骂道。

  “你和磊磊跟着你老李爷一块放羊去吧。”奶奶对玉玉说。

  “来,我这有五毛钱,你俩去买一袋干吃面一人一半。一吃放羊去啊!”奶奶又对玉玉和磊磊说。

  本来不愿意放羊的弟弟听见有方便面吃,赶紧接过那皱巴巴的五毛钱,跑到村里的小卖部买方便面去了,回来用剪子从中间剪开一人一半。当时的方便面就是这些孩子眼中的山珍海味,孩子们提到方便面都会两眼放光。坐在坡里看着羊,想着刚才家里的又一场吵闹,玉玉有些想哭。那时自己还小,不知道别人家的日子怎么过的,但是自己每次去别人家,为什么别人家的家人就能好好说话,而自己几乎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玉玉喜欢上学,似乎上学了就听不到这些声音了,还有喜欢看到那个男孩,别的男孩子要么衣服脸蛋脏兮兮的,而他衣服总是干干净净,而且学习还好。每次想哭的时候,想想这些,觉得甜甜的。

  直到晚上放羊回来,妈妈和奶奶已经把麦装成一袋子一袋子的在场上放着。爸爸还在窑里睡着觉。

  ……

  “你给我把羊帮忙送到坡里,你回来。”妈妈对玉玉说。因为放羊要经过村子的庄稼地,冬天坡里草都干了,但是路两旁的冬小麦绿油油的,羊看见了就会跑过去吃。玉玉家害怕羊吃了村里的庄稼,每天放羊去总会有人接送。

  “我和你一块去吧。”孟玉玉对妈妈许桂香说,“我在家里也没有啥事,现在也不像以前一样升学考试了,不用天天看书。”

  “嗯,那行!那咱走吧。”

  一路上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把赶着羊,生怕哪一只不听话的突然间窜进别人家的庄稼地。一学期没有见面了,俩人一路上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好不容易,终于把羊赶到坡里,玉玉和妈妈气喘吁吁地站在坡边边。

  “让羊吃去吧,我们在这坐着休息一会再跟着羊群走。”妈妈说道。

  “嗯,把人都快累死了,今天连口气都没喘跑回来。又撞上了大战。”玉玉给妈妈说道。

  “屋里就是这样,这二十多年都是这样过来了。”妈妈淡淡地说道。

  “唉!”玉玉叹了口气,越想越难过。

  “你在学校咋样?”妈妈问道。

  “学校啥都好着呢。我宿舍娃都挺好相处的。”玉玉说道。

  妈妈点了点头。

  “你老李爷一个月前走了。”妈妈突然说道。

  “去哪儿了?”玉玉问道。

  “书把你念瓜了?咋这么问?”妈妈说道。

  “哦!啊?老李爷不是比我婆还小七八岁呢么?怎么这么突然?”玉玉吃惊地问妈妈。

  “人的命天注定。谁也想不到,他以前一直喊着不舒服,高血压加上儿子儿媳不懂事,你记得去年大年三十儿子和儿媳妇还打架,儿媳妇大年三十回娘家去了,气的你老李爷住院了一次。结了婚的女人大年三十回娘家在我们这里就时太不吉利了。”妈妈说道。

  玉玉想说什么,但是一股堵堵得感觉让她说不出话来。老李爷那么好的人,当时家里还住窑洞,两家离得比较近,又都放羊。所以交往得比较多。老李爷儿子女儿都成家了,本来可以安享晚年,但是趁着自己还有些力气,就和老伴儿放了二十几只羊,卖了羊给三个孙女零花钱,买衣服,两个儿子有时急用也会给添些。老两口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时两个儿子生了三个孙女,没给老李家添个孙子。谈到这个的时候总是很伤神。孟玉玉都不知道有多少次因为家里的大战自己和弟弟跟着老李爷放羊。还有很多美好的时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