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从泥土中走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爸爸罢工

从泥土中走来 师云深 2185 2019.10.21 12:10

  “玉玉,你吃完饭问一下你爸几点放养去?冬天天黑得早,现在是三点半,得赶紧走了。你听养都饿得叫呢!”玉玉正端着刚热的面条就着妈妈刚入冬就腌好的咸菜吃着,妈妈走进来给玉玉说道。

  “嗯,好。”孟玉玉知道自己刚刚从外面回来,爸爸应该不会对她发火。妈妈要是给爸爸说的话说不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玉玉也饿了,在学校的时候就想吃妈妈腌制的黄菜和咸萝卜,年年冬天都这样吃。虽然现在很多人都会说,咸菜里面有什么致癌物之类的,玉玉也给家人这样说过。“村里人都这样吃,还不是活得好好的?”每次总被奶奶和妈妈这样反驳,其实也是因为家里穷,冬天没有种的才可以吃。加上自己也实在架不住咸菜的美味,重点是很下饭,就这样吃吧。饿了大半天的玉玉迅速的就着咸菜吃完一碗饭。蹑手蹑脚地走进爸爸睡觉地卧室。

  “呼噜噜——呼噜噜——”鼾声实在是有点大。

  “爸!”玉玉叫了一声。

  “呼噜噜——呼噜噜——”

  “爸!”玉玉提高了嗓门

  “啊?”爸爸像是被惊醒了一样。

  “你几点放养去?”玉玉不敢说是妈妈让问的。

  “不去!”爸爸大声说。

  “……”玉玉没说话。

  他说的不去就是肯定不会去了。记得自己还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当时正好是六月,收麦子。学校里放一个星期的忙假,现在很多学生应该不会知道忙假是什么,但是在玉玉上小学的时候学校会在收麦子的季节放一个礼拜的忙假。老师也都是同村的,他们家也有麦子要收。学生们回家也可以帮家里收麦子,虽然这些孩子都还小,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帮得上大忙的。当时没有像今天这么发达,有直接收成粒的收割机,或者准确的说这样的现代化收割机并没有普及到玉玉所在的镇所在的村。基本上都是用镰刀割麦子,或者是用钐子,这个收麦子的工具据说是诸葛亮发明的。在收完麦子之后,勤劳的庄稼人们会把麦子捆成一捆一捆的,临地或者经过别人家地畔的男人女人们总是会评论一番,谁家的人细致,谁家的麦捆捆得好看,谁家的麦捆多……这些研究的是相当精细,甚至从麦捆的形状和数量上都可以大致推断出这一家今年的收成咋样。孟玉玉家是每年被村里的庄稼能手批评嘲笑的对象,因为麦捆捆得实在是不堪入目。

  “你手上得是流脓了?”每当这时,奶奶总是骂爸爸,嫌弃爸爸捆得不好看不结实。

  奈何种的麦多,奶奶是个好强的性子,但她使出再大得劲也捆不完这么多地得麦子。玉玉妈妈虽然从小家里穷,但是毕竟有两个干劲十足的哥哥,这种捆麦子的活从来都轮不上她插手,她捆的也是实在不好看。一年又一年,骂骂咧咧,马马虎虎,就这样过着,怨气怒气,被太阳晒着晒着就蒸发了,被雨水淋了就冲刷掉了。

  在收完麦子,捆成一捆一捆摆到地理,每几捆会排成队,靠在一起。玉玉是奶奶安排得,每八捆麦子围成一堆靠在一起,奶奶说这个数字吉利。为啥会非要固定一个数字靠在一起?玉玉问过妈妈。妈妈说是害怕有人会偷,因为如果收完一块地的麦子,当天就会用架子车一回一回的往回拉,要是拉不完,晚上怕有人会来偷。所以就把那放整齐。玉玉想到,放整齐也有会人会偷啊,妈妈说那偷了你至少会知道被偷了呀。唉,知道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偷了。虽然自从记事起,好像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被偷过,但是家里还是年年都这样捆好堆整齐。在大人们把地里的麦子用架子车一次次的拉回家里后,再用拉麦的耙把地理散落的麦子拉一遍,确保不会太多浪费。用耙拉完之后,剩下的活一般都是小孩子干,小孩子需要在地里把耙拉过去还遗落的麦子拾起来,俗称拾麦子。拾麦子是有历史的事件,很多老人在家里收完麦子之后也会去拾麦子,不光是自己家地里遗落的麦子,别人家的也去拾。有时候他们还会坐在一起比拼,谁拾得麦子多,或者夸耀自己拾得麦子给孙子换了多少西瓜,孙子吃得多香之类的。当时的瓜农会在村子里来。

  “换西瓜嘞!换西瓜嘞!”瓜农总是这样吆喝,没有喇叭。

  “几斤?”村子里人会闻声出来问。

  “斤半!”意思就是一斤半麦子换一斤西瓜。这个换算也是随着时间会变化的,才入夏的时候会贵一些,慢慢就便宜了。

  小孩子的作用可不止拾麦子这一点,比如玉玉和弟弟磊磊会在家里晒麦或者也可以叫晾麦子的时候发挥很大的作用。晒麦的时候需要是不是得用木耙搅一搅麦子,这样可以让麦子晒得均匀一些,通常这些活每年都是被这姐弟两承包了,一来是大人要碾麦子,挑麦子扬场,实在是辛苦;二来是这些活虽然很重要但也轻松,姐弟俩就像玩一样在麦子里搅来搅去,跑来跑去,大晌午,大人们会很累想睡觉,但是小孩子得瞌睡总是那么少,好像有用不完得精力。

  “玉玉,去叫你爸赶紧起来。今天把这一场麦子一入屯。”奶奶对玉玉说。

  “哦!”玉玉刚和弟弟搅完麦子回到家里。

  “爸,我婆说让你起来入麦。”玉玉犹如一个传话筒。

  “今天才碾了一场麦,把人能累死。明天再入。”爸爸躺在床上说道。

  “我爸说今天才碾了一场麦,累得很,明天再入。”玉玉原话传给奶奶。

  “我咋有你这瓜子,晒得这一场麦已经晒了三个日头了,该入了,明天要是下白雨了,你吃屎去还吃白蒸馍?一天都不捋顺事,看把你再乏死喽。”奶奶大声开始了。睡在窑里的爸爸听见了。

  “我就不去,乏得很,你要去弄你去弄去!”爸爸不耐烦得说道。

  “你再给我说一遍,你再给我说一遍!”奶奶拿着一个大拇指粗得树枝条走进了爸爸的卧室。

  “啊!啊!”爸爸捂着腿狼嚎似的跑出来了。

  “把你一天懒死喽!”奶奶抽着骂着。

  弟弟害怕了,躲进了玉玉的背后,玉玉拉着弟弟跑进了妈妈正在做饭的厨房。

  妈妈正在揉着面,眼里留着眼泪。

  “姐,我看着婆抽爸呢,我心都颤呢。”弟弟对玉玉说。

  玉玉抱着弟弟没有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