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从泥土中走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去舅舅家的路变远了

从泥土中走来 师云深 2213 2019.11.17 12:00

  爸爸骑着自行车载着一家人去外婆家的日子从什么时候就结束了?孟玉玉努力地回忆着……对,从外婆去世以后,孟玉玉七岁,孟磊磊四岁的时候外婆去世了。阳历一九九七年七月十日,阴历六月初六,在举国还在欢庆香港回归的那些日子里,孟玉玉的外婆驾鹤西去了。村里有人说,家里刚把麦晒完,老太太就走了,这是不想给儿子添麻烦;有人说老太太瘫痪了十几年吃喝拉撒不便,去世了是把福享了;有人说前几天还看着老太太拄着拐杖跪走到场里看了看麦子……不管别人怎么说,老太太回不来了,孟玉玉的外婆回不来了。玉玉当时还小,什么都不懂,妈妈在灵前守孝自己就和妈妈弟弟在一起。埋葬的前一天傍晚爸爸从家里来了,拿来了纸钱,大馍(祭祀用的馍,比平常的大,上面有一点花纹)花圈还有献饭。妈妈走出来跟着爸爸进去哭的很伤心……

  “我想起来都生气。”多年以后妈妈已经对外婆去世没有太多伤心而更多的是怀念的时候对着玉玉爸爸说道,“我妈当时去世了,我在灵前守孝,指望你妈准备东西呢,蒸的那大馍黄了不说,还裂了好宽的口子,裂了不说上面一点花纹都没有!别的东西都不说,就是许家不亲的侄女去都比我这亲女拿的花圈大馍献饭好,没钱时一回事,人心坏是另外一回事!”妈妈说道。蒸大馍和平时蒸的大白蒸馍方法基本一样,就是比平时吃的蒸馍能大好多,至于具体大多少,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但是玉玉家在有亲戚去世需要蒸大馍的时候妈妈基本上都是蒸的是平时蒸馍的二倍大。奶奶平时做饭不错,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居然掉这样的链子,让人不得不怀疑真是心眼在作怪,妈妈平时在家哪里让奶奶不开心了?事实上据孟玉玉的观察,奶奶有可能会使坏,但是不至于这样,一个解释就是懒!当时发好面,蒸馍的时候家里平时并没有固定的什么工具来衡量放多少碱面,全凭感觉,妈妈有时候也会把碱面放多了,馒头黄了;有时候会把碱面放少了,馒头酸了。这都很正常。自从妈妈进了孟家门,奶奶多年都不蒸馒头,她把碱面放多了,蒸馍的时候又把火搭的太旺了,所以蒸成了既黄又又裂的大馍,至于没有花,家乡很多人蒸大馍也没有花,这个就不用多说。这人懒还要分场合,要是平时馍馍黄了就黄了,大不了大家就吃黄的呗,但是在这种重要场合,又是这么重要的人,重新发面蒸一下又怎么了?唉!人呀,人呀!你说她懒吧,她平时上地干活好像很勤快,你努力去不把她想坏,但是她做的事让人气不过!

  “嘿嘿嘿!嘿嘿嘿!”孟和平咧开嘴,露出两排黄牙只顾着笑。一点不操心不给人长脸的样子真让人恨不得抽上一耳光!

  外婆去世了,牵着爸爸往许桂香娘家的最后一丝线断了。以前过年去丈人家,他不喝酒的时候说话逻辑不清前言不搭后语,喝了酒后语不搭前言,丢人现眼。有一次孟玉玉大舅舅的小舅子问孟和平:“你村有个叫什么焦西平,是我同学,好像他妈前一阵去世了!”

  “哦,有些娃就是没妈!”孟和平是这样接话的。

  “……”别人无语。

  且不说这样的事情或者比这样更不靠谱的对话很多。单是当时上初中的时候给老师说不上学了回家结婚去这件事木山镇很多人都知道。

  件件事情让许桂香娘家妈妈和两个哥哥一个弟弟跟着气得翻白眼,哥哥弟弟心想咋把自己的亲姐妹嫁给这号人?两个嫂子和一个弟媳跟着看笑话,有时候还会在自己婆婆面前说一说,自古婆媳关系大难题,玉玉外婆气得举起指着拐杖也没用。大年初四了,有的舅舅已经给外甥送灯笼,大舅和二舅家就是,舅妈们的娘家人也到玉玉舅舅家走亲戚了。还有其他亲戚在场,玉玉爸爸本身就不会说话看着人多还更爱说话,不会喝酒还爱喝酒,许桂香觉得自己的脸和哥哥弟弟脸已经被孟和平丢的一点点都不剩了,老母亲更是想着把自己女儿嫁个好人家不吃苦,没想到嫁了个这……但是外婆很固执,自己的女婿百般不好也是个可怜娃,没有啥坏心眼,要女儿好好和女婿过日子。每年过年必须见上自己的女儿女婿一家人高高兴兴的给自己拜年才好。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从一家三口到这一家四口,小孩子到外婆家找表兄弟姐妹玩自己的,然后挣完压岁钱回家;大人丢自己的人,丢完回家……

  外婆去世了,孟和平就再也没有去过许桂香的娘家。每年许桂香推着大加重自行车前面坐着孟磊磊后面坐着孟玉玉,妈妈不敢骑,只能推着,去舅舅家的路好像远了很多……

  “姐,你去接咱妈还是我去接咱妈?”天色不早了,孟磊磊再门口喊道。

  “哼哼,你真是可以的,你要去接的话还用问我吗?”弟弟的心思已经被看穿。

  “到哪儿呢?我去接。”爸爸听见了姐弟两的对话,今天去舅舅家喝了酒吃了肉的孟和平同学很开心,到现在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东边沟呢!”孟磊磊赶紧说道。接着爸爸迈着他扑沙扑沙的步子出门了。

  “看把你得意的!逃过一劫。”孟玉玉对着。

  “我本来想去的,咱爸说他要去。”孟磊磊嘴硬。

  “你在外面都干了啥,钱没挣到,嘴倒是溜了不少。”孟玉玉说道。

  “算了,不说了!”弟弟跑了。

  ……

  “过来,跑哪儿去!”不一会儿,爸爸的声音出现在大门外面。“玉玉,磊磊,快出来帮忙!”

  “一天净是你的声!”妈妈对着爸爸说道,嫌弃他说话声音太大。

  “出来了!”孟玉玉和孟磊磊两个人几乎同时喊道。一个人从客厅出来,一个人从卧室出来,两人一块往大门外头跑。一阵忙活,终于今天的事情结束。

  明天,明天就就要回娘家了!妈妈有点激动了,正在从柜子里面取出自己洗净的衣服,又去客厅把置办的礼档分成三份,每一家一模一样的点心,一模一样的酒,就连装礼档的塑料袋都是给商店要的一模一样,整整齐齐的摆在客厅的方桌上,像是在排兵布阵。终于收拾好了,安心的上炕睡觉。

  明天又会是怎样一个初四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