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从泥土中走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就这么跑了

从泥土中走来 师云深 2084 2019.10.25 12:00

  事情是这样的,村里的混混刘小军带着柴岗的媳妇跑了,两个人跑的无声无息,谁也联系不上。刘小军本来是有媳妇的,但是前些年经常和媳妇吵架,他有时候打起媳妇来也是绝不手软,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喊起来那是响彻全村,那时候还住窑洞,离坡呀沟呀比较近,真是响彻山谷。基本上隔上几个礼拜会闹一次。

  这天媳妇又和刘小军吵架了,媳妇威胁说她自己要喝农药死了算了。刘小军心想反正有儿子了,这媳妇就算不珍惜自己的命可还爱儿子的不行,怎么舍得喝农药寻思呢?于是吊儿郎当的出了窑洞的门。

  本来打算出去找哥们打麻将的混混走出了大门,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香烟准备好好抽一口,发现没有拿打火机又返回去了。一进门闻着一股浓浓的农药味儿,媳妇躺在地上。

  “这婆娘还真喝了药?起来起来!”叫了半天没反应。虽然混混整天混东混西,但是才二十几岁,可没见过这死人的事,父母在另一院子窑洞里住着。顿时慌了神,然后撒腿就跑,边跑边想这婆娘不会真死了吧。

  “爸!妈!快!我媳妇喝了农药了!”混混跑到他父母家门口。这是已是晚上八点了,农村的晚上格外安静,大家劳累的一天都早早休息了。父母把大门都关了,他砰砰砰的打着父母家的木门。

  “啥?”他爸慢悠悠的走来给开门,“喝啥?”

  “喝了农药了!”混混说道。

  “我的妈呀!”跟在身后的母亲一声尖叫。“人咋样?”

  “在地上躺的,叫她没有应声。”混混抖着这说着。

  “快,他大,你去他崔叔家让他崔叔把四轮开过来,小军,咱去你家。”小军妈慌乱中还保持着理智的头脑,安排好就和小军去了他家。

  那是玉玉还在上小学二年级,不要说手机了,就是座机村里基本都没有,更别说打急救电话了,村里最快的交通工具就是崔爷家的农用四轮车了和几家有三轮车,崔爷爷是好人,有忙必帮。

  “突突突,突突突……”四轮车从玉玉家窑顶的场上开过去了。

  “大晚上的,弄啥哩?”玉玉奶奶说到。

  ……

  第二天就刘家人就情人帮忙,说是小军媳妇殁了。一瞬间村里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瓜子,咋那么想不开,你死了顶啥用?可怜的是娃,还那小。”

  “小军那货色,可惜那么好的女娃!”

  “媳妇她爸她妈都心疼死了。养了一场女,就这样走了。”

  “唉,你说人活着有啥意思哩!”

  “好死不如赖活着!”

  大家在嚼着舌根,观察着事情发展的进度。

  “娘家人来了,坐了一四轮,拿着铁锨,镢头,耙子,扛着椽……这下小军……”有人说道。小军家通过传小道消息的知道媳妇娘家人就在路上呢,赶紧把大门先关了,包括村里帮忙的都关在了他家。

  娘家人真的来了,一下车就像恶狼一样扑向小军家。照着刘小军,媳妇他哥涨红着脸,扛着镢头气冲冲的把门砸着门,其他人也是跟在后面连推带砸,本来破破旧旧的黑木门咋经得起这么折腾,已经烂的只剩烧火做饭了。小军是被村里刘氏族人保护的死死的。他们知道这件事对刘小军意味着什么。就是媳妇她那二杆子哥和这么一群人,放刘小军出去,今天不死也残了。撕打着,闹着,就这样一天过去了,误伤了好几个人,愣是没有让正在气头上的哥哥接近混混。后来娘家人看在可怜兮兮的小外甥的面上打算绕了这个混混。

  “没办法,娃总得有人管呀,不能没了娘又没了爹。唉!造孽的,咋遇上这事!”村里的老太太们在一块说着,抹着眼睛。

  “娘家人还说了,让小军戴孝七天,在灵前守孝。这是羞辱小军那货哩,你看着祖祖辈辈哪一个还给他媳妇披麻戴孝呢?明摆着说是让这货给他媳妇当晚辈哩。”一个老太太说。

  “人殁了知道个啥,闹上天都闹不回来了。”老太太们讨论着。

  就这样混混没有了媳妇,儿子也送到他父母那里让管去了。混混成了单身汉,这几年断断续续,勾三搭四,被人骂来骂去。这咋可勾搭上了柴岗的媳妇?柴岗他爸可是个能行人,大家都穷的揭不开锅的那几年他已经看到了商机,在村里引着外地的客商收苹果还挣了些钱,给两个儿子取得媳妇那都是村里排的上号的漂亮。但是两个儿子就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没有一点儿过人的才华。村里人都说他爸把聪明劲儿用完了,没有给儿子留下。天有不测风云,他爸在去外地的路上被车撞了,当场人就殁了。这一家随着父亲的去世,光景日渐下降。今年是他爸去世的第六年,这一年一年,日子越过越穷。老大媳妇和老大儿子感情还算可以。这老二媳妇看着家里的光景,窝囊的男人,越看越生气,就跟着村里的混混开始混,村里闲言碎语吐沫星子把柴岗一家能淹死。不知道是真窝囊还是真能忍,这地主家的傻儿子还真就不管不顾,连同柴岗他母亲这个能行人的老婆被宠惯了,也是个胆小怕事的,就这样忍者熬不声不响,日子一天天过着。直到去年,柴岗媳妇胆子竟越来越大,抛夫弃子,跟着混混闯世界去了,没有一个人能联系上他们。找不到混混,村里人骂着骂着就骂到了混混他爸妈跟前。

  “皇上不急太监急,关你们什么事?还是我儿子有本事。”混混他妈被骂烦了,也开始不顾乡里乡亲的情面,变得不讲理起来。

  “唉,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柴岗都没说啥,咱在这起啥劲儿。”说着说着就没人说了。

  前几天柴岗媳妇回来了,给她女儿买了好多衣服和零食。大家觉得这浪荡女子应该是在外面疯够了,觉得还是柴岗踏实回来好好过日子了。这才不到三天,今天和柴岗去镇上民政局把离婚证扯了。刚吃了晌饭没一会儿,就来了一个小车里面坐着混混把柴岗媳妇拉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