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从泥土中走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敬灶爷

从泥土中走来 师云深 2748 2019.10.28 12:00

  “磊磊,你回来咋不直接回家,你没听雷鹏他妈在外面咋说咱家的吗?”妈妈说道。

  “……”弟弟没说话。

  “给你说话你要听呢,你去人家家里,人家家里没有人骂你,你看你能待几天?今天是第二天,就雷良媳妇那人,你今天要是待出去到明天,都不说她到村里说咱家人咋样,他对你脸色都变了,你说你也不小了,都十八岁了,这点事情咋想不开。”妈妈继续说道。

  “我怕咱家人觉得我丢人,说我在外面待不住,老往家里跑。”弟弟说道。

  “你待到别人家,家里人就不觉得你丢人了?”妈妈问道。

  “我害怕我爸骂!”弟弟说道。

  “……”大家都沉默了。因为这是一个必然事件,没有人可以阻拦这一切,爸爸的嘴连他自己好像都控制不住。

  “其实我老回来是因为饭店经营不好了,就换人,包括大厨和配菜的还有服务员。我们都称这个为下课。我回来了几次,其中还有几次我都没有回来,就在外面找个小旅馆待着等找着工作了继续上班。我害怕我回来一次家里闹一次,想着这次快过年了就回来了,等过完年再出去。”弟弟说道。

  “你攒了多少钱?”妈妈问弟弟。

  “没攒下。”弟弟说道。

  “不怪人家说你不争气,你还真不争气!”妈妈生气的说道,但是极力压制着自己的嗓门。

  “……”弟弟没有说话。

  玉玉没有说一句话,听着妈妈和弟弟的对话,玉玉觉得心里很难过,她想做什么,但是好像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她自己战战兢兢地待在西泰市,没有一丝人脉和社会经验,不能帮弟弟找个合适的工作或者帮弟弟找一条出路,她现在花着家里的钱,也不能拿回来钱来让父母开心。

  天黑了,爸爸赶着羊喊着羊骂着羊拖着那双已经烂了但舍不得扔掉的鞋回来了,看见弟弟又开始了……

  弟弟是血气方刚,还是少不经事?只见咬着牙想去揍上他一顿,让少说点话,但是在玉玉的劝说下忍了。有时候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对待这个已经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你这些年的饭都吃到哪里去了?”奶奶和他“大战”的时候总会说出这样一句。

  唉!……

  还好接下来几天算是平稳度过,一晃就到腊月二十三了。这天早上,村里的鞭炮噼里啪啦的响起,妈妈起床也比平时早,说是要早点发面烙饼敬灶爷。这么多年家里基本上没有吃过外面买的馍都是妈妈自己在家蒸的。蒸馍也从来不用发酵粉,而是上次蒸馍剩下一团面,俗称酵头。说起酵头,家乡人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般邻里之间可以互相借用东西用,但是比如说,你家借了我几根葱或者几瓣蒜之类的,从来是不用还的,但是借了哪怕一点点酵头都得还的。因为酵头是发面的,发意味着发财,大家都不愿意把自己的财气拱手送给别人。至于发面,就是拿一个盆,把酵头放进去加些温水然后把酵头撕成一小团一小团,慢慢的让化成面水,然后给里面加上面粉再加适量的水,把面粉揉成面团用盖子盖好等面粉发酵好。这是在冬天,天气太冷了,放在厨房不容易发酵。往往这个时候,妈妈和奶奶就会把发面的面盆用布包好,怕盖子被掀开,然后放在奶奶的被窝里。在冬天奶奶的炕一天到晚都是热的。这样发面容易一些。酵头发面很慢很慢,通常发酵粉发面大概一到两个小时就可以了,在玉玉的记忆中妈妈每次蒸馒头或者烙锅盔是早晨起来发面在吃晌午饭的时候才蒸馍,一来是大概发面时间实在不好控制,二来家里好像对时间上没有那么强烈的概念,反正大概预估时间差不多了,去看看,好了就蒸或者烙饼,没有发好,就等等再看。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这样,妈妈和奶奶她们是无论如何也要这样发面,不会接受用酵母粉发面,就觉得这样用酵头发的面吃着才香,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吃着才有灵魂。

  吃完早饭,妈妈就开始翻东翻西,终于找出来了在夏天的时候花椒树上摘的叶子。家里在苹果树地边上栽了两颗花椒树,每到夏天收完麦子以后花椒就熟了,摘花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花椒树浑身是刺,一不小心被挂的手上胳膊上全是伤。摘的花椒家里回留一点晒干在过年配调料的时候拿到集市上去掺着配调料,能省一点钱。但是大多数还是卖了,虽然就两颗树叶摘不了多少花椒,家里平时做饭炒菜也不用这个,能卖一点钱是一点。对于小时候的玉玉还有弟弟来说花椒的叶子才是他们认为有意义的东西。在摘完花椒之后,妈妈会摘一些花椒的叶子,把他们晒干装在袋子里保存好。在农历七月初七给玉玉和弟弟烙娃娃馍或者平时有时候也会椒叶馍,还就就是敬灶爷的时候烙馍。用花椒叶烙的馍闻起来有一股香气,问着人都很有食欲。老人们给这种香取了一个名字叫“cuan香”,像玉玉已经上了大学也还没有找到这个词的渊源和写法。

  终于在吃完晌午饭的时候,妈妈开始烙馍了。腊月二十三是敬灶爷,这也已经到了小年。家乡的的人们对这个节日也很注重,每一个步骤每一个馍都烙的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平时烙的锅盔大概像现在的十寸蛋糕那么大,但是敬灶爷的馍每个烙的大小都尽量一致,大概直径有十五厘米,厚度一点五到二厘米左右。妈妈今天烙了椒叶馍,菜油馍(就是把菜油卷进面里面撒些盐揉一揉擀成圆形),糖馍(里面加了糖),还有芝麻馍(把芝麻炒干碾碎里面加些盐,加紧面团里面擀成圆形烙的馍),当然还烙了一些什么都不加的馍。烙完之后,把馍都放在灶台上还要说一句:敬灶爷,回来吃馍吧,尽饱吃。奶奶说,这些话一定要说的,要不然灶爷不好意思吃。灶爷吃了才有尽上山背粮食,灶爷背到粮食了,来年就有好收成。所以每年敬灶爷这件事是必不可少的,还有在敬灶爷的时候全家人必须到齐,因为灶爷会来家里数人头,按人头背粮。记得去年的时候弟弟不在家,奶奶在灶前给灶爷回了半天话,说是因为娃实在有事赶不回来,千万不敢怪罪,明年收成一定不敢少了,要不然这一家人该咋过。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玉玉小时候,奶奶的一个远房表妹和家里闹了别扭来投奔奶奶,在过小年前一天下午她家里人还没有回家,硬是等到晚上,她丈夫来接她回家了,因为第二天就是小年了,可不敢让灶爷把人头算在了玉玉家,来年自己家里少了收成怎么办。话说馍烙好了以后,那香味扑鼻,小孩子怎么能受得了这种诱惑。

  “妈,我想吃糖馍。”

  “妈,我想吃椒叶馍。”

  ……

  小时候的玉玉和弟弟软磨硬泡,想要吃刚烙好的馍,奶奶在旁边像防贼似的防着这两个小兔崽子,生怕他们先吃了对灶爷不敬。有一次奶奶不在家,妈妈刚烙出来的馍禁不住玉玉和弟弟可怜兮兮的哀求,给一人掰了一小块。玉玉吃了以后内心惴惴不安了好久好久,过了好几天还去问妈妈会不会影响明年的收成,妈妈说灶爷大人大量不会和小孩子计较的。玉玉才放心。其实等到第二年听大人们说收成更好的时候,玉玉才觉得有种一直被骗的感觉,后来就吃的更肆无忌惮了,但是直到上了中学,对烙馍这件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热情了,也不存在偷偷吃的事情了。

  其实对于对敬灶爷敬多长时间这件事情玉玉好像一直都没有搞明白,敬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还是几个小时?……好像每次时间都不一定,全凭奶奶的一句话,奶奶说敬完了可以吃了,家里人才开始吃。大概到晚上爸爸放羊回来,灶爷爷已经敬完了,全家人一人拿一个馍吃的很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