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从泥土中走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忆苦思甜

从泥土中走来 师云深 2193 2019.10.29 12:00

  从小年开始年味儿越来越浓,虽然没有了急迫的想穿新衣服的期待,但是一家人在一起忙忙碌碌得准备好吃的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二十五和二十八又逢集,玉玉和弟弟分别跟着妈妈一块去集市上采购了需要置办的年货。其实在玉玉看来,妈妈办事效率真的好低呀,跑来跑去无非就是买了些菜调料和走亲戚的礼品。直接写个单子拿到街上去照着一个个买就是了,但是妈妈总是一次次买,这次忘了买姜那次忘了芹菜,还有过年还需要买几双袜子……在说了几次妈妈不采纳她的意见之后,玉玉直接放弃了,可能玉玉这样做不符合过年这么隆重的节日,每年都是在一次次买买买中度过,这个过程越漫长越艰难,过年才更有感觉吧,还有一点就是妈妈说,每次跟集(就是赶集)各种东西的价格都是会变的,比如二十八下午的集市蔬菜价格就会相对便宜一些,因为该买的已经都买了,那些菜贩子也怕放着蔬菜过年菜坏了。玉玉想想也是,在小镇上可不必在大城市货物流通量那么大,这一年的最后一个集东西没有卖完,特别是像蔬菜就会砸在自己手上。

  终于,年货在农历二零一零年腊月二十八最后一个集上置办完了,看着这些天的劳动成果,妈妈满意的笑了。这时候奶奶就开始忆苦思甜了。

  “你看现在都可以买将近十斤肉,我们那个时候连白面馍都吃不上,在地里挖野菜吃,能填饱肚子都不错了,还说肉呢,到你爸小时候那阵,一年能吃上二斤肉都高兴死了。”奶奶蹲在厨房门口,背靠着门框摘着韭菜,裂开嘴笑了,露出了仅剩的几颗牙。

  “唉!你们当时太不容易了。”玉玉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奶奶,随声附和着。从小到大也好像也基本只有过节大家都开心的时候奶奶才跟玉玉心平气和的说话,奶奶平时基本和她说话。所以不像其他奶奶和孙女那么亲近。

  “可惜你老外公和老外婆去世的早,你三老外公和你三老外婆人好把我和你大舅爷小舅爷养大。但是人家孩子也多,到底不是亲生的,吃了多少看了多少脸色吃了多少苦我都不在乎,你大舅爷和你小舅爷还小可怜的,两个小伙子瘦的皮包骨头,我能大些,尽量都给家里帮忙,脏活累活重活我能干动的都干。你三老外公那你个女儿基本上都不用下厨,我都把饭做的好好的。好不容易,在他们家待了五年,我十六岁了给我说了门,把我嫁出来。本来想着我还能照管你两个舅爷,没想到,我婆婆是个不省事的,把我欺负的没有一个待的地方,更不要说照顾两个弟弟了。”奶奶说着抹起了眼泪。

  “唉!”玉玉自认为平时还挺会安慰人的,但是在奶奶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要是是同学或者朋友她回去抱抱或者去拍拍她的肩膀,但是在奶奶面前,她连手都伸不出来,好像自从开始记事儿,自己就没牵过爸爸妈妈和奶奶的手,也从来没有说过想你爱你之类的话。长辈们从来也不会去说这样的话。

  “我两个舅现在过得挺好的,三外公和三外婆当时能养没成年的三个娃也算是尽了心了。”玉玉妈妈说道。

  “唉!也对着哩,当时几个自家的叔叔大伯,眼看着我们没爹没娘了,躲都来不及。我爸弟兄五个,三个都躲的远远的,就剩下老三还算老实。算了,大过年的,哭了不吉利,过去了都是好年景。”奶奶说着低着头摘着韭菜,又露出了那仅剩的几颗牙,似笑非笑。玉玉在想,这是在和自己说话还是奶奶自言自语?

  “玉玉,你在那没事干也不帮你婆摘韭菜?”妈妈手里揉着面,朝玉玉看了一眼说道。

  “都晚上七点了,又黑又冷,光线还暗,明天再摘不行吗?”玉玉自知理亏,还再嘴硬地狡辩。

  “明天来不及,你没看我在发面吗?今天晚上要发三盆面,明天要蒸年包子了。你婆摘韭菜呢,你把这些葱一摘,我一会还要洗萝卜,剁肉馅……要把明天包包子的馅儿都弄好,要不然明天赶天黑都蒸不完包子。”妈妈说道

  “那葱也不多,你摘完了把把我淘好的红豆放进锅里,锅里水等会就快开了。明天给你们包些豆包子,你和磊磊从小就喜欢吃豆包。”妈妈说道。

  “好!”玉玉看着妈妈弄了准备了好多豆子,想说少煮些,看着妈妈有点得意还记得小时候自己口味儿的样子还是没有说出口,小时候一直吃,现在吃得都已经不太喜欢吃了,自从自己上了高中,自己在家待时间是越来越少了,虽然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不会变的,但是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到底是什么自己也搞不清楚。

  奶奶麻利得摘着韭菜,不一会儿就摘了一小捆。“应该够明天包包子了。”奶奶起身,不料差点晕倒,身子向左斜了,玉玉赶紧去扶着奶奶。“唉!老了,咋成这样了?就蹲了一会起来都晕得不行。”奶奶叹了口气。

  “可能是圪蹴的时间长了点。年轻人圪蹴时间长了都有点晕哩!”妈妈说道

  奶奶没说话,习惯性的在屁股上拍了拍走了,这个习惯是几十年养成的,就算是平常出门和村里人聊天奶奶也从来不带凳子,就在地上蹲着或者找个稍微高一点的地方坐着,起来的时候裤子上有一层土,就拍拍土。俗话说的拍拍屁股走人可能说的就是这个吧。

  今天陪妈妈在街上走过来走过去已经很累了再加上厨房昏暗的灯光玉玉直打哈欠。

  “瞌睡虫来了是吧?”妈妈突然问道。

  “有点困。”玉玉老实说道

  “那你去睡吧,我把馅子弄完也睡。”妈妈说道。

  “好吧!”玉玉走进妈妈的卧室,爸爸已经睡了。弟弟回来之后就睡在了客厅那个小床上,玉玉和父母挤在炕上上,奶奶年纪也大了,有意让玉玉和她睡在她的炕上,但是玉玉实在觉得别扭,睡了一次再也不想去。玉玉上了炕,睡在了靠着墙的被子里面,长长得伸了个懒腰。

  “笃笃笃……”厨房里妈妈剁完了肉馅儿剁素馅儿。被窝里得爸爸鼾声此起彼伏。一家五口,四口都睡了,只有妈妈还在厨房里劳碌,她没有怨言,还在为过年感到开心。实在太困了,玉玉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