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诡秘悬疑 我脑袋里有条虫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恶战

我脑袋里有条虫子 毒鸡汤营养师 2194 2019.05.16 19:26

  当斧头嵌入对方胸口的刹那,骆阳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如果我就这样把这两个家伙砍死了,算杀人吗?

  为什么刚才自己砍手剁头的时候,毫无罪恶感?

  “叱!”

  骆阳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被砍断一条手臂的家伙突然出现在他身边,五根手指齐刷刷插进了骆阳的脖子。

  “沙雕,这时候你发什么呆?”

  意识里传来血怪的声音,脖子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骆阳清醒了许多,他从地上那个家伙的胸膛拔出手斧,顺势朝自己脖子处一挥,“啪”的砍断那条插进自己脖子的手。

  退后几步,骆阳感到自己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脚下是刚才从那人身上砍下来的第一只手。

  骆阳这才注意到,那只手上,每根手指的指甲都是黑色的,足有一寸来长,看起来已经不像人手,更像是某种动物的爪子。

  陈一福办公室的地毯是黄色的,中间是一个像中国结一般的橙色图案。

  那两个家伙的伤口虽然愈合很快,但地毯上还是溅了不少鲜血。

  骆阳的脖子上还插着一只手,五根手指全部没入他的脖子,其中有两根已经从另一端露出指尖,正往外不停冒血。

  “你一直在控制我的意识对不对?”骆阳在自己的意识里问了一句。

  “沙雕,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快,杀了那两个吞噬者!”

  骆阳不再说话,他已经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血怪一定在影响自己的意识。否则他刚才的下手不会这么果决,残忍。

  那个胸口挨了一斧头的家伙又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另一个两条手臂被砍断的保镖虽然失去了两只手,但依然毫不犹豫的冲向骆阳。

  骆阳的肩膀上,胸口都有伤,脖子上还插着一只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但这时候如果还用最基本的人类行事道德去行事,那自己肯定死定了。

  杀!

  如果命都没有了,还在乎什么规则?

  杀!

  对方已经不再是人类,为什么还要用人类的规则去对付他们?

  “杀!”

  血怪的声音在骆阳脑海里响起,骆阳一咬牙,迎着那两个怪物冲了上去,劈出三斧!

  第一斧,在那个没了双手的家伙快要咬到骆阳脖子的时候,骆阳先切断了他的脖子。

  第二斧,骆阳又在那个胸口挨了一斧的怪物胸膛从上往下劈了一道近两尺长的口子。

  第三斧,骆阳觉得自己的“势”未消,反手用斧背砸碎了地上那颗还在滚动的脑袋。

  脑袋碎裂,惨不忍睹的一地狼藉中,爬出一条半尺来长,筷子粗细的黑色虫子。

  “那就是吞噬者,快,抓住它!”血怪有些急切的说道。

  “抓住?难道不是直接砍死?”骆阳愣了一下。

  “砍不死的!快,抓起来,吃掉!”

  “啥?”骆阳看着在血肉中翻滚的像蛔虫一般的东西,胃里一阵翻腾。

  “吞掉它,让我来解决,快!”

  “扯淡,谁爱吃谁吃,想让老子——”

  骆阳话还没说完,突然觉得意识一滞,四周的一切像是电影的慢镜头一般,全部慢了下来。

  他看到自己慢慢伸出手,慢慢蹲下身体,又慢慢朝那条黑色虫子抓下去。

  他看到那个胸口被自己砍了两斧头的家伙又缓缓站起来,张开血盆大口,身体前倾,做好了向自己冲过来的准备。

  他看到陈一福缓缓张开嘴,嘴里缓缓飘出一团烟雾,久久不散。

  缓慢下来的不仅仅是周围的所有画面,骆阳感觉自己的意识也跟着变慢,他感到自己张开嘴,喊了两个什么字,但是发出来的声音低沉缓慢到听不清,像是八十年代那种磁带因为电量不足发出来的声音。

  一切似乎很快,又好像过了很久。骆阳看到自己伸出的那只手已经捏住那条半尺长的黑色虫子,也能感觉到手上传来虫子身上那种冰凉滑腻的触感。

  虫子在他手里扭曲,翻转,头尾一直在朝他手上的皮肤里钻,却又因为骆阳捏得太紧,只是在骆阳手上钻出好几个血洞,骆阳的手已经把它拿到了嘴边。

  “不——要——”这时候,骆阳终于听清了自己喊出来的两个字,他试图扭头躲开那条虫子,但是脑袋却不听使唤,在他嘴巴张开大喊的时候,那条虫子已经被送到了嘴边。

  抓着虫子的那只手往嘴里一送,他的牙已经咬住了虫子的一端。那虫子的身体极具韧性,骆阳一口咬下去,感觉自己像是咬住了一根牛筋。

  那条虫子似乎也很害怕,不断在骆阳嘴里挣扎,骆阳感到它的脑袋甚至钻进了舌头。

  但骆阳的手和嘴都没有停,那虫子被塞了一截进嘴里之后,骆阳感到自己松开了手。

  接着——

  “哧溜——”

  一切在那一瞬间恢复了正常,那条虫子也像是吸米粉一般,被骆阳一口吸了进去。

  他甚至能感觉到那条虫子正在自己的胃里不断左冲右突,似乎打算把自己的胃钻出一个洞。

  “呕——”

  骆阳的第一反应是伸手抠了抠嗓子眼,干呕了几下,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这时候,那个胸口被骆阳砍了两刀的大嘴怪人已经冲到了骆阳面前,趁骆阳低头呕吐的时候,一口咬住了骆阳的脑袋!

  “我去你大爷!”骆阳一挥手,打算一斧头砍掉那家伙的脑袋。

  只听得“啪”的一声,骆阳才发现,自己的手斧刚才就已经被收了起来,他这狠狠的一击,只不过是在那家伙脖子上拍了一巴掌。

  这时候,骆阳又感到自己的头顶似乎有无数的钢针插进了自己的头皮一般,被那东西咬住的地方,一种又痛又麻又痒的感觉传来。

  “血怪!你他么干了什么!”骆阳直接吼出一句话,捡起地上的半截断手,朝那个咬住自己脑袋的家伙戳了下去。

  那条手臂是被斜着切断的,所以手臂骨被削成一个锋利的骨尖,骆阳用力戳下去,狠狠扎进了那个东西的脖子。

  但它只是抖了一下,嘴上似乎又加大了力道,骆阳感到自己脑袋上传来巨大的压力,感觉用不了多久,似乎脑袋都要被这家伙咬得爆裂。

  “坚持一会,我先把你胃里的这条消灭!”意识里传来血怪的声音。

  “我、坚、你、大、爷——”骆阳咬牙切齿喊出这么一句话,突然想起血怪说过,那个咬住自己的家伙,吞噬者寄生位置在胸口。

  他的胸骨已经被骆阳两斧劈出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骆阳一咬牙,眼一闭,伸手朝那个血洞掏了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