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一路清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溶洞

一路清风 青水河 3247 2019.03.26 08:35

  文青随杨总乘坐由鲁朋驾驶的三菱越野,出了省城,上了高速,向东一路疾驰,连夜赶路。

  文青在车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三菱越野下了高速,走了一段省道,然后又拐进了一条狭窄的县乡公路。沿途平原较少,布满了山丘、河沟,地形高低起伏,但落差不大,空气潮湿,仔细品味,似乎有一种海鲜市场的鱼腥味。穿过几个乡镇市场的时候,路边摆着很多卖鱼的摊点,腥味扑鼻。文青知道,这离海边不远了。六点多的时候,三菱拐进了一个乡镇上的大院,这便是DZ市公路局路桥工程公司在环海高速二期工程的项目部驻地,租赁了整个大院,十几间房屋。

  文青吃过早饭后并没有休息,马不停蹄随着杨总上了工地。工地上已经开工建设,目前路基主要进行石方开挖爆破,桥梁主要进行钻孔灌注桩等基础作业。由于当前刚要进入冬季,一些土方作业暂未开工。

  文青被安排担任桥梁自检员。整个合同段大小二十多座桥梁,目前最先开工的是几座大中桥,均设计为钻孔灌注桩。文青在省城东外环时负责桥梁技术工作,主持或参加了上百棵钻孔灌注桩的施工,尽管有几棵桩在灌注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小障碍,但通过努力,均圆满完成了施工任务。即使如此,这些小障碍让文青记忆犹新,教训深刻,尽管这些障碍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后来,文青又找了一些桥梁施工方面的书籍,特别对其中的钻孔灌注桩进行了认真的阅读,深入了解施工方面可能遇到的复杂问题及处置方法。在这方面,他还注意向杨总请教,倾听实践经验。

  但挑战总是不期而至。

  孙忠义施工队正在进行钻孔作业。文青陪同监理工程师张光华巡查工地,到了这里,听取了队长孙忠义的工作汇报。孙忠义讲了一个小细节,说是0—4号桩排出的泥渣特别多,估计今天下午就要到达设计标高从而停钻了。

  文青心里感到一丝不安,他有意留下张光华在孙忠义的工棚里吃午饭,工棚就驻扎在施工现场附近。

  吃过了饭,文青和孙忠义下象棋,张光华观战。文青安排孙忠义让人时刻盯着钻孔的进度,达到设计标高立即报告。孙忠义是一个老施工员了,也感到了事情的微妙,立即照办。文青和孙忠义拼杀多局,各有胜负,眼前这一场对弈更是处于胶着状态,这时钻井现场技术员孙鹏过来报告说刚达到标高,停钻了。文青、孙忠义立即推倒棋盘,到钻孔现场查看。这时候天阴沉沉的,一看手表方知已近傍晚,文青和孙队长商量,要立即进行灌注作业,防止夜长梦多。于是一边提钻、清孔、下钢筋笼、架设导管,并请张光华监理一同检验,一边与拌合站联系立即拌料发料。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拌合站打来电话,说混凝土正在拌合中,第一辆运输车已经发出,后面的运输车将连续发出。天暗下来,天空飘起了雨,11月份应该是下雪的季节,但却下起了雨,可能是天气还不太冷的缘故。发电机轰轰作响,施工现场几盏防雨电灯亮了起来,一些现场人员还手持手电筒,为施工人员照明。第一辆运输车来到,施工人员立即进行灌注作业,文青、孙忠义管理控制现场,张光华旁站监督。灌注过程中,后面两辆运输车陆续来到。第一辆运输车卸完料,开走,第二辆运输车接上卸料。随着混凝土源源不断地灌注到导管,再由导管灌注到桩孔中,导管也有序提升、一节一节的卸去,当然这一切都在文青及孙鹏的计算掌控之中。

  施工进行的十分顺利,张光华监理及现场的其他人员表现的十分轻松。可是文青、孙忠义却紧张起来。因为孙鹏连续测了几次,孔中的混凝土顶面标高却始终不增长!运输车的混凝土不停地通过导管往下灌,但井孔中的混凝土却不增高,这不符合常情,问题在哪里?孙鹏惊出了一身冷汗,问孙忠义和文青道:“难道遇到鬼了,混凝土都被鬼吃了!”文青道:“别声张,继续测。”

  文青把孙忠义、张光华叫到了一边,把刚才的情况汇报给张光华。张光华也紧张了,连忙亲自过去盯着孙鹏测了两次,中间间隔了几分钟,混凝土连续灌注,但两次数据相差不大、几乎一样,混凝土面还是停滞不长,张光华回到文青、孙忠义的身边,问道:“怎么回事?这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文青分析道:“我们可能遇到了两种情况中的一种,但不能确定是哪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桩孔下面有溶洞,也就是说这个桩孔打穿了地面下的溶洞,或者其他的洞穴之类的地质构造,我们灌进去的混凝土到达这个位置的时候,就流淌进桩孔一侧的溶洞里去了,所以混凝土顶面在一定的时间内不会增长;第二种情况是,钻孔的时候把地面下的某个位置打‘胖’了,也就是平常我们说的塌孔了,形成了葫芦形,实际上也就是钻孔过程中产成了‘溶洞’。”

  文青这一说,张光华恍然大悟。孙忠义连连点头表示认可,说道:“我也是这样推测的,不过不如文青说的透彻。”

  张光华道:“那下一步怎么办?”

  文青道:“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有连续灌注,跟踪观察,过一会儿再商量。”文青知道,遇到这种情况不能停工,停工的话前功尽弃,还给以后处理这样的“断桩”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不过文青也清醒地知道,如果下面的溶洞过大,一味灌注混凝土也是得不偿失。怎么办?文青觉得不能再自作主张,必须向杨总汇报,于是他借来孙忠义的手机,向杨总打电话,汇报了工地上遇到的情况。杨总却反问文青:“你想怎么办?说说看。”

  文青道:“我想,我们应该把握一个限度,就是混凝土的损失量不能超过一到两个桩的正常用量。如果超过两个桩的用量,监理给我们赔偿损失还行,否则的话,我们就损失太大了,还不如停止灌注,上报更改设计或采用其他方法进行处理。”

  杨总大喜,在电话里说道:“就按你说的办。”

  挂了电话,文青继续盯靠现场。雨下紧了,施工人员穿上了雨衣。四辆运输车连续运料,循环不断。文青接过了孙忠义递过来的伞,并让孙忠义和拌合站联系,连续发料,孙忠义说已经打过了,二人会心地一笑。

  终于,技术员孙鹏发出了一声喜报:“正常了,正常了,混凝土上升了。”文青、孙忠义、张光华大喜,长出了一口气。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辆运输车因为路太滑,在避让对面的运输车时滑到了路边的泥坑里,并且斜横在了路上,混凝土运不过来了,还阻断了交通。拌合站负责人接到报告后,派去了一辆装载机前去拖车,但装载机拖不动,只是原地打滑。拌合站负责人让孙忠义自己想办法拖车,孙忠义愁眉苦脸找文青商量,文青道:“现如今,只有用推土机才能拖动运输车,正好附近路基队有一辆推土机。”但周围的人都没有路基队的联系电话,于是文青赶紧给杨总打电话,可没想到刚打通,杨总那边就没信号了,再打也打不通,应该是手机没电了。怎么办?如果时间长了,桩孔里的混凝土一凝固,再灌注就灌不动了,还是会前功尽弃,给以后的施工造成麻烦。当前的形势是十万火急,文青喊孙忠义道:“把手电给我,我去附近的路基队要推土机。”文青知道,这里的人和路基队不熟,只有自己去才行,自己是项目部的人,对下面施工队的命令施工队敢不服从?

  雨下紧了,竟然还落下了冰块似的雪花,变成了雨夹雪。孙忠义的小双排送了文青一段路程,但到了泥泞的地方便摇头摆尾,司机有些害怕,不敢向前开了。文青于是下车,一路向路基队驻地跑去,奔跑中感觉鞋里进了沙子,但却顾不得了,两里路程累得文青几乎喘不上气来。找到了路基队队长刘建仓,说明情况和来意,没想到刘队长答应得特别痛快,立即安排一辆越野汽车,载着推土机司机和文青赶到停放推土机的路基处。司机开动推土机这个庞然大物,履带“咔嚓”作响地朝着陷车的地方奔去,这是它最大的速度,尽管文青感觉太慢。

  推土机轻而易举地把运输车拖了出来,顺便把沿途的道路推了一遍,清理了泥泞的地方,运输车敢跑快了。

  终于,钻孔灌注桩施工顺利完工,混凝土用量比正常用量超出不到两倍,在文青的控制之内。

  这时候,孙忠义的手机响了,原来是杨总打来的,问刚才打电话什么事。孙忠义讲了刚才的事情,杨总笑道:“处理地不错,文青可以独当一面了。”

  孙忠义将杨总的话转达给文青。文青笑了,这时候感觉浑身冰冷、饥肠辘辘,原来只顾着去叫推土机,身上都被雨雪淋湿了,而且已经到了半夜,可晚饭还没有吃呢。

  处理完了工地上的事情,文青和张光华到了孙忠义的工棚里,守着电炉边烤火边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回到项目部宿舍时,文青感到脚底生疼,脱鞋一看,原来鞋里进了一粒尖利的石子,把脚磨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