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一路清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激辨

一路清风 青水河 4405 2019.04.03 08:47

  在项目部会议上,各分部分队和各部门汇报完毕,杨总对工程进行了安排部署后,提出了加强队伍管理的建议。最后经理王壮荣讲话:

  “同志们,前期过了一个冬天和几乎一个春天,大家干得不错,工程进度也基本达到了计划目标,局里和公司领导十分满意,工程指挥部和监理处也十分满意,在这里,我代表公司和项目部,对大家的艰辛付出表示诚挚的感谢。”王壮荣起身鞠躬表示谢意,众人鼓掌。

  王壮荣继续说道:“当前正是春夏之交,干燥少雨,我们的工程处于施工的黄金季节。刚才杨总已经作了具体安排,我不再多说,只是强调一下,各位一定要强化责任心,盯紧计划目标,在保证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千方百计加快工程进度。我们将严格按照签定的责任书和各分部分队兑现奖金奖惩。还有刚才杨总加强队伍管理的建议,建议很好,希望大家重视一下。如果大家没有别的事,散会。项目部领导、施工部主任、质检部全体、试验室主任、计统部主任留下继续开会。”

  不参加第二阶段会议的人员都散去了。文青作为质检部的成员留在了会场,他扫视了一下周围,只有十几个人。

  王壮荣说道:“今天我们开一个内部会议,主要是找问题。目前看,我们的工程进度不尽如人意,特别是桥涵进度慢,影响路基连线全面施工。路基施工进度也不是很快,特别是近期有些放缓。这个问题我们自己再不重视,等到上级重视的时候,我们就要挨批了。大家集思广益,说说怎么加快进度。”

  大家默不作声。王壮荣道:“难道我们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能想出点办法来?平时都自称专家、大拿的,这会儿的能耐都上哪儿去了?”

  施工部主任尤钟海自告奋勇率先发言:“结合我的施工经验,我觉得施工单位都想加快进度,但是有时候想快快不起来,有时监理检查质量过于挑剔,比如桥涵基础混凝土出点裂缝,这很正常,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监理就当个天大的事来处理,给施工单位带来麻烦;有时监理检查质量速度太慢,耽误施工。”

  文青听了这些话,心里感到不安,这表面上是冲监理来的,可实际上是冲质检部来的。平时的质检程序都是质检部先自检,自检合格后再请监理来检验。文青知道自己的工作,一方面要按照规范检查好质量,另一方面还要照顾到单位的施工进度,毕竟单位进度慢了,效益低了,也会影响个人的收入。因此文青总是想方设法将检查质量和工程施工结合好,尽量不耽误工程施工。比如,尽量提前自检、提前请监理来检验,或者检验时将自检和监理检验合并进行,以便节约时间等等。可尽管如些,还是得到了施工部的不满。这是在会议上,如果是平时,施工部还不知道背后说了些什么。至于桥涵基础混凝土裂缝的事,文青检查质量也经历过,其实是施工单位不重视混凝土施工和养护的结果,缺少最后的一遍抹面程序,加上洒水养护不及时,从而导致了混凝土表面裂缝的产生。如果严重了,裂缝加大会暴露出钢筋,钢筋失去了混凝土的保护,后果可想而知。想到这里,文青按捺不住,想要替质检部说话。但这时,质检部主任浦宗志发言了:

  “我们质检部从来都是一身兼两责,一方面要保证质量过关,另一方面要促进工程进度。这质量不过关,小问题的话可能一时不会出问题,但谁也不能保证以后甚至是多年后会不会出问题,如果在工程质量保证期内出了问题,处理会更加麻烦,也会大大增加费用支出。如果是大的质量问题,那现在就直接影响到经济效益了。刚才尤主任讲到了混凝土裂缝的问题,我想这个问题不能当作小问题来对待,虽然是个基础裂缝,但是桥梁施工还没有完成就出现了裂缝,这也是不应该的。至于工程进度,我们质检部是尽力了,做到了尽量不耽误施工和少耽误施工,可是再怎么着也不能免去质检这道程序,这个监理也不会答应。有时监理检查质量过于仔细,甚至慢了些,我们也没有办法,毕竟施工方面也确实存在一些问题,让人家抓住了把柄。”

  浦宗志的发言,针锋相对地反驳了尤钟海的言论。尤钟海脸上挂不住,站起来就要张口回击。这时候,杨总说话了:

  “我说两句。我干了近二十年的工地,对于施工单位来说,总结起来最重要的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技术,一个是管理。技术是硬功夫,掌握公路桥梁方方面面的施工技术,一靠学习,二靠实践,在学中干,在干中学。管理是软功夫,也可以称之为软实力。技术行不行,一出手便能试出来,管理行不行,则需要通过一个长期的过程来检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总结过一些失败的工程案例,这些案例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技术达不到,而是因为管理不到位,导致了最后的质量、安全事故发生,甚至严重亏损、一蹶不振。我提醒大家不要忘了三个重于泰山,质量责任重于泰山、安全责任重于泰山、廉政责任重于泰山。进度服从于质量和安全,只有在保障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才能加快进度。加快进度的方法,就是要优化施工方案,采取分段流水作业,合理留出质量检验的时间。质量检验作为评定质量的必要手段,肯定会占用一定的时间,但如果你采取分段流水作业的方法,方法科学,安排得当,质量检验几乎不耽误施工。希望同志们以后查找进度慢的原因,首先要从施工计划流程和安排部署上找原因,而不要把原因归到质量和安全工作上,更不要企图以质量和安全标准的降低来换取进度方面的提升。”

  杨总讲到这里,环视四周,参会人员有的认真地记笔记,有的抬头看着杨总,投以同意或钦佩的目光。尤钟海认真地听着,刚才的火气消失地无影无踪。

  杨总继续说道:“当然了,进度慢的原因,除去施工安排不当,还有几个方面,在这里大家可能都知道,我也不想隐瞒。一个方面是资金不到位,个别施工队不是我们的人,担心资金拖欠,采取了放慢施工节奏、等一等靠一靠的消极手段,逼我们赶紧点给他们兑现资金承诺。一个方面是队伍战斗力下降,少数同志心不在工作上,胡思乱想,甚至胡作非为,有的乱搞男女关系。在这里,我建议项目部采取有力措施——”

  “行了,子强,不要再说了,”经理王壮荣打断了杨总的话,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也给我说过,可是我们有什么办法,我们只是公司下面的一个项目部,还是要服从公司的领导。”说着,王壮荣转头扫视了一圈,向大家说道:“今年我们公司承包的工程多,资金有时用到了最紧缺的地方,这个我们既要理解,更要服从,但公司领导已经答应我了,资金会很快到位的。我已经给几个施工分部和分队讲明了,谁也不能以资金短缺为理由放慢施工,否则的话,资金来了我也不会给他们。至于队伍管理方面,还是那句话,我们只是一个小项目部,公司给我们配好了人,我们只能团结着维持着把工程干好,不出大问题就行了。当然了,我们也要加强管理,首先要加强思想教育,引导职工端正思想,消除私心杂念,不要整天情呀爱呀的胡捣鼓,不要忘了我们出来是干什么的,就是出来挣钱的。是不是这样?”说到这里,王壮荣又扫视了一圈。

  杨总对王壮荣和稀泥的讲话不满意,执拗地说道:“我建议我们项目部要采取强硬的措施,一是报请公司领导立即返还挪用的资金;二是提请公司领导撤回几个不称职的人员,由我们项目部从全公司选择优秀人员补充进来。以上两个方面我们要向领导说明,如果领导不给我们尽快解决,就不要怪罪我们工程进度上不去。三是项目部对现有人员全面从严加强考核监督,考核结果和工资奖金挂钩。”杨总说完后,静静地等待经理王壮荣讲话。

  会议室里一时鸦雀无声,两个专职副经理你看我我看你,用眼睛交流着,却不敢说话。杨总是副经理兼总工,在项目部排名仅次于经理王壮荣。杨总提出建议,除了经理谁敢答复?可是杨总的话明显太冲,虽然他是一片赤诚,可这样直言不讳显然是“犯上”了。文青心里揣测,杨总肯定是私下里向王经理汇报建议不成,才摆到会议上讲,这无疑是孤注一掷的做法,但却犯了“犯上”的大忌。这时候,会议室里还是保持着可怕的安静,不知谁的笔掉到了地上,滚动的声音清晰可辨,但却没有人拾起来。

  文青斜眼瞅了一眼王壮荣,只见他铁青着脸,严肃地瞪着杨总,许久不发一语。而杨总执拗地仰起头,目光看向自己的正前方,并用手拂了拂几绺散乱的头发,盖住早已开始谢顶的又光又亮的头皮。文青从目光里判断,王经理和杨总两人的视线在杨总的脸上交汇,形成了一个120度的夹角,就仿佛是王经理瞪向杨总的目光,经过杨总的眼睛反射向杨总的正前方,反射角60度。

  王壮荣呷了一口茶,看了一眼杨总,斥道:“子强,你看你那个熊样!”

  杨总一言不发,用沉默表示了对王经理的斥责的接受。

  王壮荣扫视了一下会场,沉稳地说道:“我理解子强的心思,他是为我们项目部着想,我也熟悉他的脾气,我拿他当我的兄弟。在座的都是我们项目部的精英,项目部看重你们,倚重你们,之所以留下你们开会,就是因为即使有人说了过火的话,大家也能够理解和接受。在这里我告诫大家,我们都是公司的下属,项目部要服从局里和公司的安排和调度,这是政治素质,也是纪律要求。项目部作为公司成立的一个临时机构,在选人用人、资金调配、工资奖金标准制定、绩效考核上还没有那么大的自主权,还是要听从公司的安排。杨总给我汇报过多次,我也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干工地,越是离家遥远,条件艰苦,越要选拔坚毅勇敢担当、心无杂念的优秀人才,由这样一批人组建的队伍才能担当重任,不辱使命。但我们这个班子和队伍,绝不是七拼八凑形成的班子和队伍,你们这些精英就是我和杨总亲自挑选的,这也是公司领导大力支持的结果。可是反过来讲,我们也要理解公司的难处,有些职工确实素质低、能力差,可是公司也不能抛弃他们,还是要给他们一口饭吃。当然了,我们应当加强教育和管理,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如果他们犯了重大错误,我们也不会迁就姑息,一定上报公司严加惩处。刚才,杨总已经指出了加快施工进度的方法,比如优化施工方案,采取分段流水作业法,我认为讲得很好,希望大家督促各分部分队贯彻好落实好。最后,我提点要求。作为我们项目部的中坚力量,希望你们肩负起自己的工作职责,善始善终地干好这项工程。我相信,你们的付出会得到应有的回报。散会!”

  参会人员静静地散去。

  晚上,质检部主任浦宗志请客,杨总应约到场,文青等几个质检员作陪。

  喝酒间,杨总看着周围的得力干将,说道:“你们质检部的成员虽然名义上是质检员,可是实际上也是技术员、施工员,干着质检、技术、施工等方方面面的活儿,哪能单纯以质检员对待?唉,你们跟着我,没享多大福,却要干更多活儿,受更大罪。”文青等人纷纷劝慰杨总,感谢他对大家的认可、帮助和培养。

  杨总继续说道:“以前我总想建立一支兵强马壮的施工劲旅,转战全省各地,甚至到外省去修路架桥,将我们单位的施工品牌打造地更加响亮。前些日子,我还和经理吵了一架,我说‘王壮荣你这个经理是怎么当的?!你怕什么呀,你怎么就不敢和公司领导据理力争?’他如果这样顶撞公司领导,弄不好经理的位子会被撤掉。看来,是我想得太单纯了,让经理为难了。”

  文青心想,杨总的说法和自己不谋而合,看来有些事想归想,但要真做起来可就难了。

  一向酒量很大、从未醉过的杨总,这次却喝醉了。醉了的杨总喃喃自语:“如果我们的项目经营失败了,这不是技术的失败,而是管理的失败,思想的失败,廉政的失败,道德的失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