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蒲苇戏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刀疤刘

蒲苇戏珠 苏糖采 2405 2019.10.21 06:00

  正说着,茶楼里传来喧闹声,茶碗碎裂声。

  四九探头看,好象是伙计不慎打翻茶碗烫着了刀疤刘,刀疤刘在发脾气。

  刀疤刘是早些年当大头兵的,后来不知怎么就回来了,脸上带着一道刀疤,从鼻翼旁到耳后那么长,看着面目狰狞,据说在战场上杀了很多人,再加上人高马大,一身肥肉,在乡里横着走,也没人敢惹他。

  四九忙进来帮忙打圆场,刀疤刘不是好东西,看样子要讹钱。“哪里烫着了,我是大夫,我给你看看。”

  刀疤刘是打算讹钱的,哪肯给大夫看,“哪里来的毛孩子,毛还没长齐,就出来装大夫。”说着伸手推开四九,四九一个没站稳摔坐在地上。

  “你怎么不讲道理,烫着了看大夫就是,做什么在这动手打人。”没防备,安宁突然冲过来,挡在四九前面。

  “呀哈,又来一个管闲事的。”说着一顿,心下感叹小兄弟好样貌,“小兄弟也会看诊吗?来给我看看,怎么烫伤手,脸上也疼呢?”听说城里有人好男风,之前觉得恶心,见了这个样貌清秀的小兄弟,心下微动,果然城里人会玩,刀疤刘不介意赶个潮流。

  抖着刀疤的肥脸欺近身前,安宁哪里见过这个,吓得后退,绊到在地,书生帽脱落,随之青丝一泻而下。

  “还是个女娃娃,妙人!妙人!”刀疤伸手撩开安宁的长发。可盐可甜,甚是满意。

  安宁吓得直抖,“你想干什么,我,我报官啦!”

  “小声也好听,听得大爷我心里痒痒的。跟了大爷我吧,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刀疤刘油腻腻色迷迷的盯着安宁。

  四九吓坏了,忙挤到前边,挡开刀疤刘的猪蹄子,“有话好说。”

  “滚边去!大爷我跟小妞说话呢,有你啥事。”,大胳膊一轮,四九磕在旁边桌子上。疼的哎哟哎哟的叫。

  大茶壶也吓坏了,“刘爷,有话好说,烫着您是我们不对,您看要多少钱看伤?”

  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四九哎呦的声音猛然增大,“哎哟,我的腿断了,刀疤刘打死人了。”四九扯着嗓子吼。

  刀疤刘虽然横行霸道,但也不敢大庭广众真的打死人,听这话,就有点怯场,“哪里就死人了,顶多腿断了,你不是大夫吗,自己治去。”舍不得小妞,也不敢多做停留,“小妞,爷会来找你的,今天大茶壶烫伤我,算是扯平了。”挤出人群溜走了,没人敢拦着。

  出了这事,摊子也没法出了,大茶壶叫了伙计,挂了驴车,把兄妹俩送回家。

  到家没多久,刀疤刘就追到家里来,一脚踹开门,“小丫头,爷来接你了。”满脸横肉,令人作呕。

  安宁吓得瑟瑟发抖,“我会报官的!”

  “爷没怎么你啊,你啥理由报官?你今天报官,我明天还来,后天还来,你还能天天报官?”伸出咸猪手就来扯安宁。

  安宁连连后退,四九在床上嘶吼着,“你别动我妹妹,我跟你拼了。”

  刀疤刘哪理会这个,四九从床上扑过去,少不得挨了刀疤刘的拳脚。

  安宁哭得泪人一般,无力反抗。

  “哭得也好看,爷喜欢,跟爷回家。”

  “你别动她。”四九忍着疼,拖着腿,又挡在安宁身前。

  刀疤刘刚想动手,四九道:“我们谈谈。”

  “谈什么?”刀疤刘眼珠子一转。

  “她好歹是我妹妹,你就这么拉了去?”

  “你想怎么样?”

  “女娃娃出阁,不说三媒六聘,怎么也得有彩礼,有花轿,吹吹打打抬出门吧。”

  “这好说,给你……给你一石米做彩礼。”刀疤刘思考了下,比出一根手指头。

  安宁更急了,她哥要把她卖了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用力的拉四九的衣服,“哥~,我不要跟他走。”

  “太少了,我这身上还有伤,腿也断了,你给的不够我娶个媳妇照顾我的。”安宁听了这话,心里有谱了,嘤嘤的抽泣着,不再说话。

  “一两银子,不能再多了,去年娶的小妾才一石米。”一两银子两石米,够四九一个人吃一年半的。

  “哥~,他还有小妾,我不要,我要做大房。”安宁摇着四九的胳膊。

  四九内心悄悄扶额,这是神马妹妹。

  刀疤刘一看有戏,“我大房死了两年了,你过来就是大房,还有小妾伺候你。”一拍胸口,身上的肉都在颤抖。

  “我哥腿断了,他得背我上花轿,你先给他把腿治好,我们再商量婚事。”

  “那不行,伤筋动骨一百天,我可等不了,要不然把咱哥拉我家里照顾去,你就放心跟我走吧。”刀疤刘得30岁了吧,四九才13岁!

  安宁纠结了,犹豫道“要不然你先把医药费和彩礼送来,然后叫了媒婆来定个好日子。”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一会叫车来接你俩。哈哈哈,我刀疤刘又当新郎了。”

  “嘤嘤嘤……你就不是诚心娶我,是来糟践我的,欺负我无父无母,我的命好苦啊,嘤嘤嘤……”眼泪说来就来,脸别到一边,也不看人。

  “好好好,就多等几天,我一会叫人给你送二钱银子,你先给你哥抓药看病。”

  “不行,我还得买点衣服头绳,你多给点。”

  “五钱,先给你一半。小美人儿,收拾干净漂亮的等着爷。”说着咸猪手在安宁脸上捏了一把。安宁抖得一个激灵。

  看着刀疤刘出了院子,安宁一下子瘫在地上,“哥,你怎么想的?”

  “收拾东西跑路啊,还怎么办,地头蛇,天天来找事儿,万一哪天你真出事儿了怎么办,我怎么跟娘交代。”

  听了这话,安宁没时间思考,跳起来就收拾东西,“快点,你还能走吗,赶在他回来之前我们就离开这。”

  “安宁,回来,他不是说还给几天时间吗,我们得拿了银子再走啊,不然饿死在路上。”

  “哦。”安宁回来扶着四九上床,坐在床边。

  “你翻翻,咱家还有啥值钱的东西,有啥你我身世相关的信啊,石啊,坠儿啊的,咱这一走恐怕就回不来了。”四九略带感伤,再穷,这好歹是他出生以来一直生活的地方。

  情绪传染了安宁,安宁也在这生活了八年的时间,家再破再穷也都是爹娘和哥哥的回忆。

  俩人正合计着离开家往哪走呢,就听院门响了,进来一个女的,年龄不大,花枝招展的。“刘爷让我来送银子,我是刘爷屋里的翠儿,银子省着点花,啊。”说着递过来一小包碎银子。

  “好,你告诉刘爷,媒婆我要请闫婆子。”安宁这就打算把人打发走,继续商量大计。

  “爷会请的,你放心。”翻了个白眼,心里想还闫婆子,我进门的时候也没见爷请媒婆,彩礼总共也就这刚给的银子这么多。说着一屁股坐在桌子旁。

  “你还坐这干什么,回去传话去。”

  “爷说让我帮忙打理婚事,让我婚前这几天就住这。”这敢情是来监视来了,怕人拿了钱跑了。

  “赶紧传话去,没有闫婆子,我不嫁!”

  “爷让我在这的,没让我回去。”妖精样的一扭腰就是不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