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蒲苇戏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奇女子之开门

蒲苇戏珠 苏糖采 2376 2019.11.12 06:00

  首先,天子是想威胁就能威胁,想命令就能命令的吗?我看她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其次,被那么多公子哥惦记着,名声太盛,招黑。

  这个故事倒是编得很好,只可惜狗尾续貂,后半截不知道是脑子断弦了,还是事态发展的失去控制了。”

  四九不可否认,安宁说的有道理。但四九是不惮以最大的善意去揣测女孩子的人。

  安宁不知道每天这样实战讲解,什么时候四九能醒悟。

  甚至暗暗庆幸,幸亏四九不是真男人,不然被裙底腿踢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安宁忘了当初是她要嫁给四九的,要死四九也会死在她的石榴裙下。

  马车轮子咕噜噜的声音终于停止,入耳的却是嗡鸣声,掀开帘子,好不热闹,本来冷清的郊外宅院,一下子聚集了一大群人。

  还真是低估了奇女子的吸引力。

  有薄纱遮面的小姐,有带着媒婆礼物的公子,也有纯属看热闹的大爷大妈,还有卖瓜子大碗茶的小商贩。

  像他们一样带孩子的倒是没有。

  厉害了,我的姐,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小市场。

  孩子们迫不及待的跳下车来凑热闹。

  “兄台,可见到人了?”四九见人便问。

  “没有…”

  “不曾…”

  “门也进不去…”

  “怎么办,这么多人,家教好的姑娘是不会出来的。”时邈道。

  “有钱吗?”四九问。

  “别的没有,就是有钱!”时邈霸气侧漏。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二婶不限制时邈花钱,小钱随便花,但是房产、田产、铺子一个不准动。

  “有钱啥都好办。”四九拿了钱跟车夫嘀咕了几句,车夫驾车离开了。

  “速去速回啊!”

  一行人一共驾了两辆马车,四个年轻人一辆,两个孩子并贴身奶娘一辆。两个丫头两个小厮负责驾车。走了一人一车,还剩下一大堆人。

  “你打算怎么做?莫要唐突了姑娘!”时邈问。

  “放心吧,肯定让你见到美人。我们再看看其它地方。”四九带着众人绕着院子看。

  “沽名钓誉…”安宁嘀咕了一句,不知道说四九还是说这奇女子。

  “怎么是我见,不是你要看热闹吗?”时邈道,时邈心思还在安宁身上,暂时无心看别人。

  “二婶说你讨不到媳妇儿,我才这么热心帮你的。我一穷小子,可配不上这样的女子。跟你才般配。”四九敢情是为时邈操心,安宁略放心些,只要不是喜欢女人就好。

  “我…我才没有,想嫁给我的女孩子很多的,嗯,很多。”

  一个小三进的院子,

  “你说她住二进院子还是三进院子里?”四九问。

  “那就要看她和谁住了。”时邈道。

  “她父亲在城里,不住这,她父亲将万民伞呈给皇上了,她暂时独居在这,无旨不得擅自行动。她家里只有他们父女二人。”四九打听的一清二楚。

  “按道理,她会住在二进院子里。前后都有院子隔着,东西厢还有房子,很难进去!”时邈道,“她叫什么名字?”

  “颜小姐!”

  “就叫这个名字?”

  “没人知道小姐闺名,只知道姓颜。”

  绕了两圈,也听够了八卦。

  大爷大妈才是八卦之源。

  这些公子也不是什么贵公子,风流书生居多,还有一部分小官员之子,危明扬这类贵公子不在其列。

  这八来的卦跟安宁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贵公子岂会来动这可能被皇帝厌弃的女子。只有小官员们不明所以,想通过此女搭上直通车。

  这就好办了,吩咐丫头小厮们分别行动。

  “据说这女子的婚事也得皇帝做主。”

  “万民伞已经呈上去了,只等皇帝的圣旨了,若是给个封号什么的,还好说,若是直接收进后宫,咱们这些人……啧啧…”

  “就是没收进后宫,指给某位皇子、亲王,咱们这仕途估计就……老爹都得被连累…”

  谣言迅速传播开来,原本翘首以待,引颈瞭望的众人,一时间窃窃私语起来……

  “四九,你这样会坏了姑娘的名声!毁了姑娘的姻缘!”时邈急了。

  “都是没安好心的人,不要也罢!你要是也看重仕途,看轻这位姑娘,你也可以离开!”四九很少出现这样的酸脾气,大概是可怜这位姑娘,被这些势力世俗之人的举动激怒了。

  “我怎么会,仕途于我如浮云,有佳人相伴,仕途不要也罢。”

  安宁扶额,这俩是什么鬼,美人还没见到,就吵起来了,再吵下去恐怕要赌咒发誓了,美人祸水。

  同时心里又有点酸酸的。不知为何。

  这时候马车去而复返,“少爷,少爷,奴才回来了!”

  这一嗓门,原本就敏感的人群立刻抬头看来。

  四九走上前,跟小厮耳语了几句,然后招呼大家,“走了,我们回去了!”

  “不看了?”安宁道。

  “大哥,四九哥,再玩会嘛!漂亮姐姐还没出来呢!”如玉央求道。

  “不看了!快点收拾东西离开这!”四九道。

  奶娘丫头小厮忙作一团。

  众人见此情景,也开始有退意,随着第一个人离开,就出现了羊群效应,大家纷纷收拢礼品、随从,准备撤退。

  安宁悄悄把手放在小腹处,然后轻咳了一声。

  “哎哟~”如玉弯腰如虾米,“我肚子疼,我要出恭!”

  奶娘丫头又忙乱起来,拿出孩子的恭桶,拿出维幔,由奶娘抱着走远了。

  四九与安宁对视一眼,两人心里了然。一路上逃荒,俩人早就有了默契。

  时邈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幕,恍惚间觉得这像极了爱情。什么时候他也能有一个这样心有灵犀的伴侣。

  不自觉看像另一个女伴,阿绣正陶醉于这的好风景。

  戴着面纱,依然能感觉到她淡然安静的神态,眼睛里如安静的湖面,不因外界的骚乱有一分波动。

  阿绣眼里早没有了当初的冰冷和拒人千里之外,那时候稍有动静,阿绣就会露出如鹰隼如狼王般犀利的眸子。

  阿绣出门多带面纱,不想再遇到故人故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让所有人以为她已经死了。

  片刻功夫,人烟散尽,徒留地上的果核瓜子皮,昭示着这里刚才的热闹。

  四九不禁心凉,这都是些什么人,可有一个真心的!

  如玉小姑娘也准时返回了。

  “把风筝拿出来吧!”四九对着那驾车的小厮道。

  “不走了?”一众下人又懵了,这玩的什么招式?

  “大好风景,就当是秋游了,天高地广,放风筝正合适!”

  车帘掀开,众人又惊了。

  一马车的风筝,足有几十个。

  这大大小小一共也就十二个人,包括四岁的金书小团子。

  每人两只手,怎么也用不了这么多风筝啊。

  主子的事不是他们能管的。奉命就是。

  三人拿着风筝,提笔蘸墨,信手写下诗句。

  心照不宣,都是美人相关的诗句。

  写好后交给大家放飞。

  写的差不多了,三人弃笔执线,安宁拉着阿绣,“快来,快来,我跑不动了。”

  阿绣无奈只能拉着线跑起来,还纠结了下,是不是该脚尖点地,飞掠而出,这样效率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