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蒲苇戏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过招

蒲苇戏珠 苏糖采 2102 2019.11.04 06:00

  “听喵喵说,安宁小妹是南方人,快给我讲讲南边的趣事,我长这么大都没机会出远门呢。”

  试探我安宁的虚实,商贾之女,没出过远门?就算没出过也听过不少吧。

  “我们家那树叶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听说这边秋天的树叶会变黄?冬天树叶会掉光,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是这样吗?我还没见过呢。还有这房子也不一样,我们那大户人家的房子也没有这么厚的墙。”

  “给你说个我路上见到的吧,我们路过的一个地方,那的人无论面条还是饼子都可以边走边吃,用荷叶当碗包着。还有一个地方,馒头这么大,大葱这么粗,这么高。你这么有钱,可真应该出去看看,可有意思了。”安宁说得手舞足蹈的,还一脸可怜二婶没见过世面的表情。

  二婶作为好观众频频点头,露出各种惊讶向往之色。

  “安宁小妹,可读过书?”

  “读过,娘亲让我读女戒、女训,嗯…还有列女传,读书写字好难啊,我的手写得都不会动了,娘亲还说我写得不好。”

  “你娘亲也来繁城了吗?”

  “没有,我爹娘过逝了,就我们兄妹俩来的,我们那闹旱灾,好多人都饿死了,路上有人把自己的孩子换给别人吃,要不是四九哥厉害,我们俩也差点被人吃了。”安宁说着眼圈开始泛红,小嘴扁扁的,似想起了什么惊恐害怕的事情。

  二婶合时宜的起身抱住可怜的安宁小人儿,“可怜的”。

  安宁哇的就控制不住了,扑在二婶怀里,“二婶~呜呜…”

  二婶抱着安宁,感受到安宁柔软的身子,光滑的脸颊,几次牵手也感觉出安宁手指细嫩,待安宁情绪稳定些,又问道:“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没人了,只剩我和哥哥。”

  “家里的房屋田产可有人照看?”

  “没有田产,只有一个院子,两间房子。爹爹是读书人不会种田,娘亲也不会。”爹爹是太读书人了好吗?体恤百姓疾苦,不收贫苦人的钱,又清高,不肯多收富裕人家一文钱。

  “家里生计怎么办呀。”二婶丝毫不介意在安宁丧父丧母的伤口上来回撒盐。目的是一定要问清楚身家背景,看安宁的样子是娇养大的,没田产,怎么养的起。

  “娘亲做些洗衣缝补的活计养活我们。让哥哥跟着父亲读书。娘亲可辛苦了,手都变粗了。”

  看样子是想着儿子学业有成,就可以封官拜相,女儿娇养,期盼着能得个高嫁。

  果然读书人清高,再穷不事农桑,不务商贾,这样的人家好。二婶自行脑补道。

  顺手端了点心果子给安宁,这可得安慰好了,不然喵喵会责怪她的。

  孩子就是孩子,一块点心下肚又活泼起来。

  “二婶你这衣服可真好看,绣花也精致,贴在脸上软软滑滑的。”

  “你喜欢?哎呀,太好了,吴妈,把我近日新得的那几块料子拿过来,给小妹挑挑。”一叠声的叫着门口的妈妈拿东西,拿绣花样子。“就我一个女眷,穿成啥样也没人给我参谋,爷们儿眼里咱们嫁了人的女人,穿啥都一样,反正就是没有外边小姑娘水灵。正好小妹帮我看看哪个好看,现下小姑娘都穿什么时新的样子。”

  说着话,一水儿的婢女端着托盘进来立在旁边。

  真真是人家婢女都比安宁穿的好。

  四九安宁只求穿的干净,暂时没有闲钱置办这些东西。

  至于珍珠小姑娘送的衣服,四九没有与之相配的衣服。而且安宁想当傻白甜,才不会穿那个出门。

  “哎呀,真好看,二婶身段不输小姑娘,这个粉色的你穿肯定好看。”安宁不遗余力的拍二婶的马屁。

  “我的小妹,嘴真甜,二婶早就过了穿这个颜色的年纪了,适合你,年轻穿什么都好看。”二婶说着挨个托盘的布料比在安宁身上,“你喜欢都送给你,吴妈,给安宁小姐包……”

  “使不得,使不得,四九哥会说我的。”安宁一脸舍不得又纠结的样子,“那我拿一个吧,就要这个粉色的。”

  二婶眼神一直紧随安宁,安宁连看都没看一眼那匹颜色素雅却材质上佳的布料,心想,果然是乡野小丫头,不懂那么多,只知道好看招摇。

  接着又讨论了绣花样子,安宁顺便收了两块活泼可爱、颜色鲜亮的帕子。

  女红勉强过得去吧,这样家庭能练出这样的女红已是难得,二婶观察试探,得出来个大概印象,甚是满意。

  时间差不多,二叔回来了,下学的孩子也回来了。

  “二婶好福气,儿女双全的。”

  “都是不懂事的,调皮的紧,来来来,安宁坐我旁边,我特意叫了南边的厨子,不知道合不合你们俩的口味。”

  “让二婶破费了。”四九礼貌道。

  “不破费,你们是喵喵的朋友,喵喵单纯,我也是担心他出事才做下之前那样的事,还希望你们兄妹俩不要怪我才好。喵喵从小朋友少,你们可要常来往,安宁是个招人喜欢的,要不今晚你们俩就住在我这吧。”

  “夫人难得喜欢个女孩子,住家里陪陪你二婶吧,让吴妈收拾客房。”二叔倒是个中规中矩的中年人,看样子有点书生的文雅,眼神里还有点生意人的精明。

  “不了,家里还有个病人呢,不放心。”安宁婉拒。

  “那可要常来陪二婶说说话。”

  饭桌上,二婶又试探了四九,好似核对二人的口供。而后又安排人佯装摔倒在四九身侧,四九有意搀扶,奈何没扶住,略有些尴尬。

  不会功夫,二婶甚是满意。

  安宁的话都是真的,只是有些话没说。四九自不会说父亲遭人杀害的话,谁也不会替他报仇不是?这样一来两人基本口风一致。

  吃过饭,还剩了好多菜,安宁问二婶:“剩这么多菜怎么办?”

  二婶道:“倒掉,咱们家里丫头小厮们另有炉灶,不在一个院里吃饭。”

  “那真是白白浪费了。”安宁可惜道,跨过桌子对四九小声说:“我们可不可以带回去?”这跨过桌子再小声也是全桌子人都听得见好吗!

  四九再次惊掉了下巴,吃不了兜着走吗?那眼神好像在说别这么没出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