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蒲苇戏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露馅

蒲苇戏珠 苏糖采 2113 2019.11.17 06:00

  余嫂子一番折腾,人也精神了。

  战战兢兢来到正堂。

  “在哪分开的?”二婶绷着小脸。感觉下一秒就要暴跳如雷。

  “门…门口…”

  “才告别,就咬着半块酥饼睡着啦?”二婶脸色阴沉了下来。

  “山…山脚下,时邈少爷买了好多吃的,然…然后就没再见…见过…”余嫂子字斟句酌,想着怎么说得好听点。

  “就是说,在山脚下你就睡着啦?”后半截音调陡然增高。

  吓得余嫂子一哆嗦,不敢接话。

  “吴妈!给我找!把府里下人都派出去!”二婶转身对着余嫂子:“时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奴…婢也去找!”余嫂子哆嗦着下去了。

  城里、城外、玉佛山、太医院、草棚,能想到的地方,都派人去看了,一无所获,草棚的女孩子也不见了,显然是预谋好的,一起出去了。

  昨天买蹴球,今天披星戴月去登高,不是预谋是什么,气得二婶睚眦欲裂。

  眼看着抱进去睡得人事不省的如玉,她能怎样,就算余嫂子没睡,没有如玉,余嫂子能跟到哪去!

  马车里的二女一男,颜素卿也拿下了帷帽。

  “上次也没说上话,就让那小丫头给搅和了,这次正式介绍一下吧!”安宁道:“时邈哥,你先!”

  “我叫陆时邈,京城人士,今年15岁,现在太医院谋了一个小差事。”

  安宁直翻白眼,这个呆子,给机会都不会抓住,“时邈哥家世代行医,时邈哥更是医术精湛,本来可以靠着家里房产、农庄、田地、医馆、药房做米虫的,但是他很有追求,醉心医学,一心想有所建树。

  外面带着面纱帮忙驾车的阿绣,你也见过的,是我的好姐妹,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她手腕的骨头都碎了,是时邈哥不要一分钱帮她治好的,看不出来吧,现在活动自如呢。”

  “还有四九,我们俩一起治疗的。”时邈道。

  听得车外的四九都着急了。没事带着他干嘛,美人当前,不必在乎兄弟情分,抓紧开屏啊,跟孔雀一样。

  “你呢?”颜素卿清澈无波的眼睛看着安宁道。

  “我什么?”

  “自我介绍啊。”

  “哦…哦,我和四九是兄妹,从南边逃荒来的,差点没死了,来繁城的第一天遇到时邈哥,时邈哥心地善良,收留我们兄妹,现在时邈哥家干点小活计,混吃混喝,时邈不介意我们混下去吧。”安宁有点插科打诨的意思,想以此衬托时邈的翩翩君子。

  “不介意,四九是我好兄弟,放心混下去。”时邈居然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摸头杀!

  安宁脖子一硬,向时邈看过去,什么意思?怎么眼神里还有一点宠溺的意思?

  定是眼花了,早晨起得太早了。

  时邈也意识到了问题,收回手,在袖口里的手指不自觉的捻了捻。

  “呃…我们俩还看见你父亲跟龙王讲道理了,文章写得好…写得好,没想到龙王还跟凡人讲道理……”这说的都是啥,安宁恨不能隐身,闭上眼睛假装消失!

  消失!

  “那个,哥,还有多远啊?”

  “快到了,颜小姐也自我介绍一下吧,我们听的都是传言,做不得数的!”四九在帘子外喊到。

  “小女颜素卿。曼卿仙不死,隐隐素骡嘶。父亲希望我如园中花草,姣好静美……”颜素卿说不下去了,一提起父亲就透不过气来。可能习惯了淡然的样子,表情竟丝毫未露。

  “走入芙蓉里,花心路忽迷。”安宁顺口接了诗的下两句。

  “记小圃花果二十首的第十三首。

  说的是芙蓉花,美!芙蓉花又名拒霜花,农历九月至十一月,此时百花凋谢,它却傲霜绽放,恐怕姐姐的父亲不止希望姐姐你姣好静美吧。”安宁道。

  时邈惊讶的看向安宁,没想到这小妮子才学如此了得,这么生僻的诗,顺口接下来。“这你都会,厉害了!”

  “我是逃荒来的,逃荒!只是因为干旱无雨,不代表我从原始山洞里出来的!”安宁不满道,其实也存了心要跟才女一较高下。

  “还有阿绣,我帮她自我介绍。”四九在车帘外大声道:“阿绣是孤女,以前吃了不少苦,我们遇见她的时候,她意外伤了手,治好伤后,就在城西时邈的小破医馆里住,平时帮忙打理医馆。”四九担心阿绣会不说话,或者只说一句“我叫阿绣。”

  哪破,已经修好了,我对阿绣很好的。时邈腹诽道。

  转眼到了玉女峰脚下。

  五个人分发了驱逐蛇虫的药粉,带在腰间,撒在衣袖裤脚上。

  马车拴在隐蔽处。

  果然是幽静的好地方。山上几乎没有什么路。

  时邈却认得,取了树枝做探路的手杖。

  行至宽阔地面时,五人并排慢悠悠的闲逛。

  四九安宁把时邈和颜素卿夹在中间,阿绣跟在安宁身边。

  四九问:“颜小姐可是京城人士?”

  “正是。”

  四九瞟了时邈一眼,意思是多般配。

  “怎么不见颜小姐的母亲。”

  “母亲过逝了。”

  “不好意思,提起颜小姐的伤心事了。”

  “无妨,活人尚且担心不过来,也无暇多愁善感故去的人。”素卿似是在说别人的事,一点感觉不到伤心,只有淡淡的忧伤萦绕,看表情又很淡然,眉头舒展。

  “姐姐是在说颜大人?那天危明扬确实太过份了!”安宁道。

  “是很过份……”颜素卿顿了顿,似在思索,继续道:“素卿谢两位姑娘搭救之恩!”

  四九、时邈一脸懵懂,两人对视一眼,她们在说什么?确认彼此都是小傻瓜后,眼神转向素卿和安宁,阿绣表情少,又戴面纱,什么也看不出来。

  “姐姐说什么?与我们何干?”安宁心惊,这颜素卿太聪明了!

  上次回来四九给她讲过见面过程,仅仅一句话,颜素卿就知道有人给四九分析过玉皇大帝的故事,而不是四九自己想到的。

  这次也是安宁疏忽了,想着颜大人跟危明扬的事情发生在大街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说一句应该不打紧的。没想到还是露馅了。

  “安宁妹妹莫要推辞,父亲大人说,两个女孩子救了他,一个聪慧且古灵精怪,一个少言寡语会医术,惯戴面纱,不是二位妹妹,还能是何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