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蒲苇戏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吃人

蒲苇戏珠 苏糖采 2339 2019.10.23 06:00

  一路寻到刀疤刘家,刀疤刘正气急败坏的砸东西打人,地当间跪着个单薄的女娃娃。

  “你个没用的骚娘们儿,是不是你故意给我把人放走的?”抬脚就踹,这大汉的一脚踹下去,跪地的人估计也没几天活头了。

  女娃娃抖作筛糠,带着哭音,连忙跪地叩头“爷,不是我,不是我呀!”

  预料中的大脚丫子并没落在她身上,只听哎呦一声哀嚎,再抬头,刀疤刘跌在地上,滚作一团,腿已经不能动了。

  便装黑衣人,三角巾遮面,一把拎起女娃娃,见不是要找的人,“你们刚娶回来的那个女孩呢?”

  “跑了,小贱人拿了我的钱跑了,哎呦,我的腿~”刀疤刘喘着粗气。

  女娃娃也慌忙跟着点头“确实跑了。”眼睛咕噜一转,“我也是女孩,你带我走吧,当牛做马都行,不然他会打死我的。”说着跪地连连叩头。

  “你个臭娘们儿,当着我的面勾搭野汉子,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刀疤刘也是彪悍,拖着半条腿连滚带爬的冲过来。

  女娃娃吓得闭眼就往黑衣人身后躲,没有拳头落在身上,也没有了刀疤刘的乱叫,紧接着自己也没了知觉。

  这边,四九安宁日夜兼程,大概过了十天左右,刀疤刘没有追上来,也走出了山,远远看着,已经能看见城门了,兄妹俩欢呼雀跃。

  奇怪的是怎么没有什么人影,看着城门的建制,也不像是很小的城。

  走近点,“凉县?这可是二级行政区,怎么如此荒凉。难道叫凉县就得凉凉吗?”安宁嘀咕道。

  果真是凉凉,进了县城里边,一路上没见一个百姓,城门口也没有一个官兵,甚至狗叫也没一声,这是鬼城吗?

  怎么变成鬼城的,打仗?就这么想着,四九突然拉了安宁躲向路边一张破桌子后边。“这说不定在打仗,做的埋伏,咱俩别掉沟里。”

  “别闹了,这埋伏,你进来吗?这打过仗的战场还差不多。”安宁拉出四九继续前行。“打过仗的战场也得有血迹有尸首才对,应该不是打仗。也不像是瘟疫。”

  “那是闹鬼了吧。”四九说着又哆哆嗦嗦拉安宁的衣服。

  只得来安宁的一个白眼球,“哪有鬼,出来给我涨涨见识,有鬼也都是心里的鬼,做了亏心事,自己吓自己的。”

  这是女孩子吗,这么彪悍?之前每次骗女孩子有鬼,女孩子都会贴到四九身上来,软软的、香香的、抖做一团,四九脖颈上、心里边都会变得酥酥麻麻的,还能顺便摸一摸柔软顺滑的头发。瞬间就无比想念解风情的书香妹妹。

  县衙大门紧闭,横穿了整个县城,南门进北门出,站在北门口,目之所及,一片萧索之态。

  “书上说南北气候不同,北方四季分明,秋季草叶皆枯黄,我们不过是十天的路程,就到了北方的秋天了?咱家里还是夏天啊。”安宁疑惑道。

  “是夏天。”一个苍老枯竭的声音从城门柱子里发出来。

  “啊~”安宁嘴说不怕鬼,却依然尖叫着躲到四九身后。

  “是人。”四九拍拍安宁抓在胳膊上瑟瑟发抖的手,以作安抚。“老人家,这城里怎么没人?”

  “逃荒去了。”枯槁的老人只有干黄的眼珠和皴裂的嘴唇在动,让人知道他还活着。

  “您怎么没去?”

  “老了,不想走,囡囡就是从这走的,说不定过两天就从这回来了。”老人说着话,一动不动,好像一动就会粉碎掉。

  “官府不管吗?城里还有其他人家吗?”四九再问,老人不再回答。仿佛雕刻的城门柱子。

  “还活着吗?”安宁探出脑袋问,果然老人已经死了,兄妹俩安葬了老人继续上路了。

  他们没有回头路可走。微风吹过,卷起阵阵黄沙。

  “应该是旱灾吧。”四九心情有点低落,原以为出来遇到城市就会好起来,结果第一个城市居然是座鬼城,还不如山里呢,起码有吃有喝。

  安宁看出来四九的心事,“我们一路向北,走到帝都繁城去,我就不相信天子脚下还能饿死人,再说你爹娘不是殷实之家吗,兴许就在繁城也说不定。”

  “富贵之家多了去了,怎么可能就在繁城。”

  “你承昌五年出生的,那时候,当今随朝才立国不过17年,还尚未平定天下,内忧外患17年,哪里还能有用得起上好软缎的人家呢,只有繁城最有可能。”安宁安慰道。

  “你又知道了,知道你不早告诉我!早告诉我,说不定我现在都到了繁城了!”四九气鼓鼓的。

  “你还找到你爹娘了,还娶了如花美眷,生儿育女了呢。”安宁这不饶人的嘴,“那是两朝更替的时候,万一你爹娘是前朝重臣,你怎么办,这不是茅房打灯笼——找屎吗。”难得小姑娘能看得如此通透。

  “看我不把你打出屎来。”一路跑闹。

  三天后,俩人再没力气跑了,带出来的米吃的一粒不剩。路上偶见瘦骨嶙峋的饿殍,无人埋葬。

  可喜可贺的是终于看见活人了,虽然骨瘦如柴、面似骷髅。天上也逐渐多了群魔乱舞的飞蝗,嗡嗡的拉响了生存的战斗警报。

  眼见着两个枯瘦的成年人嘀咕了一会,互相把自己几乎没气儿了的孩子交到对方手上……安宁吓得不行,“这是要易子而食吗?”

  四九没空安慰安宁,饿得眼冒绿光,嘴还不闲着,“肉馅大包子,稠稠的白米粥,再加点小咸菜。咕噜……”只有动作,却没有口水可咽了。穷人家的孩子,这就是最好的美食了。

  安宁懂得不说话,节省体力,保存口腔里为数不多的水份,甚至还有一块粉色的丝巾遮住脸庞,虽然劣质,但也是逃荒一族中的小花了,只可惜当下除了食物没人会多看一眼。

  “你真的想吃东西啊?”安宁问四九。

  “我不会吃了你的,你放心,要饿死也是我先饿死,我死了你就拿着我的尸体换……”安宁不准四九再说下去了。四九是真的打算不得已的时候用自己换安宁一命的。

  安宁想了又想,貌似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小声道“吃的也不是没有。”瞬间无数冒着绿光的眼睛恶狼般看过来。

  遭了,惹祸了。

  路上离得近的七八个人迅速围拢过来,“我们身上没有吃的了。”安宁忙解释。

  这些人怎么会信,越靠越近,一副吃人的样子,四九把安宁护在身后,轮着包袱驱赶来人。“真的没有了,她胡说的。”

  一个高个手长的男人伸手就捞了四九的包袱,迅速抖开寻找着食物,众人见没有吃的,继而来抢安宁的包袱,什么也没有,众人恼羞成怒,或者说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沙哑着喉咙,“他们一定有!”

  一把扑倒相对弱小的安宁,掐着安宁的脖子,“把吃的拿出来!”或者,这群人想的就是掐死这个小的就有吃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