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它来了!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3107 2019.07.27 22:07

  刘飞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他猛吸了一口,似乎是在平复自己内心的恐惧。

  楚歌看着他颤抖的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看见了什么?”

  刘飞惨然一笑:“楚歌,你有没有听过一些传说?”

  “你是指……”

  “对,就是那个。可是我年纪小,不当回事,认为那是农村人的编造,就为了防止小孩子去糟蹋庄稼罢了。”

  “乡村你也知道,人少。一般来说都是一两家,两三家住在一起,平时没什么事,很少有人会跑去树林里,都在自家门口唠嗑。中午和傍晚,树林里要么静的让人发慌,要么吵的让人头痛。”

  楚歌点了点头,他和楚母也曾是生活在一个小乡村里。乡村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树木茂盛,可是人烟稀少,人们一般相聚,要么是红白事情,要么是栽种和收割庄稼。

  走街串户这种事情也很少做,最热闹的时候,大概是逢集的时候,十里八村都过来购置自己的生活用品。

  通常来说,街道与巷子里,都是空空荡荡的。

  刘飞吸了吸鼻子:“我当时是孩子王,总有那么几个孩子跟在我的屁股后面,而我常常带他们去庄稼地那一片空荡的树林里玩儿。”

  “那一年暑假,天气燥热,我就带着几个孩子去河里游泳,游完了,就跑到树林里玩捉迷藏。楚歌,你不知道,那一天特别静,天气也忽明忽暗的,时不时乌云满天,在树林里,就感觉是在看恐怖片,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拗不过他们几个孩子的害怕,就同意他们回家了,只是在数人的时候,小石头不见了,他是我们当中最小的一个孩子,我王叔家的独苗!”

  刘飞夹着烟,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他就这么坐在马路旁的台阶上,用袖子狠狠的擦了擦,继续说道:“我当时就想着他可能没听到我的呼唤,还在藏着呢,就让其他孩子先走,我去找他。”

  “我一个人,一点一点,从树林的开始,走进了树林的中心,当时我有点害怕了,总觉得大树的影子,就像是恶鬼,我抱着肩膀,不敢大声呼喊,仿佛只要我一喊,周围的树木就会扑上来,把我吃了!”

  “我就小声的喊着他的乳名,小石头~小石头~小石头!你在哪呢?咱们不玩游戏了!咱们回家了!”刘飞仿佛魔怔了一样,脸上说不清是哭是笑。

  “可是没有人理会我,我走到了小河旁,那河是用来灌溉水稻的,正好将树林分成两半,在当时我的眼里,就像是悬崖一样,下面就是大海!”

  “我就要拨开眼前的草,从人们铺设的木桥走到对面去的时候,忽然发现对面的那一片草在晃动!我先是吓了一跳,然后高兴的不得了!小石头就在那里躲着呢!我这么跟自己说,回头一定得揍这个臭小子。”

  楚歌的心也悬了起来:“小石头怎么了?”

  刘飞惨然一笑:“就在我打算过去的时候,小石头、小石头被举了起来!有一个东西好像就趴在他的肚子上!”

  刘飞捂着自己的脸,泣声道:“我看见他的胸口被穿透了,那就是一个没了肉的手,他的头就这么仰着,那双带血的眼睛就这么死死盯着我!呜呜呜~”

  楚歌的心也噗通一跳,小石头,被那个那个怪物给吃了。

  “我没敢继续看下去,只是死命的狂奔,因为我觉得下一刻他就会出现在我的身后!我跑回了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家里人,全村的人都来了,他们都来了!”

  刘飞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力道,“我永远忘不了小石头的样子,我永远忘不了王叔的哭嚎,从那以后,我就离开了村子,直到现在,我都不敢回去。”

  楚歌拍了拍刘飞的肩膀,这件事情怪他,也不怪他,怪他,是因为这孩子是他间接造成的死亡;不怪他,是因为,谁也没有想到传说的怪物真的存在。

  这是一道心墙,就看他如何面对,是接受,还是逃避,外人,没有资格多做评论。

  “那个怪物你们找到了吗?”

  刘飞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后来我听说,那被断定不是什么怪物,是一个团伙杀人卖器官,怪物的消息也他们放出来的,就是为了掩盖自己作案,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明明是被吃掉了!可为什么……”

  楚歌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的,过去了,你也别再纠结这件事情了。”

  刘飞有些失落的问道:“楚歌你相信我说的么?”

  楚歌目光坚定,“我信!”

  分别的时候,刘飞欲言又止,只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楚歌能看得出来,他似乎有心事,但是他不说,楚歌也不好问。

  ……

  第二天,大约是七点钟左右,楚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刘飞似乎心情好多了,他兴致勃勃的告诉楚歌自己买了一个双人帐篷,却只花了一半的钱不到,这下子他们两个人可以省钱买一些好吃的。

  楚歌有些感动,告诉他,这些吃的东西就让他准备就好了。虽然积蓄不多了,但是推己及人,楚歌也愿意为刘飞消费。

  电话里,刘飞说张成他们都已经动身了,自己这边也要快一点,那么食材的问题,就拜托楚歌了。

  楚歌挂掉了电话,急忙奔赴卖场,买了足够两个人吃的一些食物。为什么只够两个人吃,而不多买一些?是因为楚歌觉得其他人和自己还没有熟络到可以让他无偿赠送东西的地步。

  楚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只要你对他好,他就愿意掏心掏肺的对待你,除此以外的关系,是休想让楚歌这个铁公鸡拔毛。

  用楚歌的话来说,就是我很穷的好不好?自己都不够吃的,你还问我要?你觉得我能给你吗?

  匆匆坐上动车,楚歌终于在邻近八点的时候到了寒山林。

  “哎呀你怎么这么慢啊?为了等你,我们在这里站了很长时间耶!”

  说话的依旧是金娜,在这么多人中,唯有她一个人是皱着眉头的。

  楚歌双手合十,表达了自己的愧疚与歉意。

  金娜冷哼一声,又要开始无的放矢,却被张成摆了摆手,示意没有关系。

  其他人也都对楚歌微微一笑,不过就是玩了十来分钟的手机而已,有什么关系呢?

  刘飞用肩膀撞了撞楚歌,楚歌嘿嘿一笑,拍了拍自己背上的背包。

  “你没买鱼吧?”

  刘飞神秘兮兮的看了他一眼,楚歌高深莫测一笑:“笑话,我是谁啊!来之前肯定得调查好啊!这里可是寒山林,野生动物咱们不能动,可是抓草鱼什么的,不是问题!”

  说道这儿,楚歌看了看前面的几个人,低声道:“莫非?”

  刘飞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寒山林一年四季温度相差不大,而且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踩上了寒山林的泥土上,众人都莫名的有些激动。

  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那一种想要深切拥抱这片土地的想法,让众人恨不得找一片长满青青小草的地面,来回翻腾打滚。

  莫约是走了七八百米的路程,便寻到了一处小溪,看着河岸上的碎石头,张成满意道:“那就在这里吧!”

  众女欢呼一声,然后拉着张成开始搭建炊事工具,而楚歌和刘飞则被请去搭建帐篷,野外露营最怕神秘莫测的天气,所以帐篷必须提前搭好。

  看着仿佛是一副画卷般的场面,楚歌揉了揉眉心,感慨道:“还是老祖宗们会享受啊!”

  刘飞笑道:“谁说不是呢!山好,水好,风景好,远离世俗尘埃,归隐田园生活,这也是现代人最大的追求了。”

  大约是半个小时的时间,两方人员都已经将工作完成了。

  看了看时间,张成问道:“现在才八点四十五,咱们是现在就吃饭吗?”

  众人摇了摇头,来的时候都吃过了早饭,这个时间,一点都不想要吃东西。

  刘飞建议道:“那不如,我们再准备一些野果子之类的水果吧!寒山林里面的果树很多,而且这个季节,应该有一些好吃的果子成熟了。而且我们顺带还能赏赏风景,拍拍照片什么的。”

  前半部分的话语,一群女孩子倒是没有听进去,反而是后面的拍照吸引了她们。

  寒山林现在的风景甚好,让人感觉仿佛身处仙境一般,是个难得的背景墙。

  张成自荐道:“那我们就去玩玩儿?我带了单反。”

  看着瞬间被围起来的张成,楚歌两人无奈一笑:“那我们两个人就在这里守着吧,有什么事情你们就喊我们!”

  众人对楚歌他们做了一个‘欧了’的手势,就往风景好的地方跑去。

  楚歌捡起地面上的一根树干,看了看:“那咱们,就叉一些草鱼!”

  刘飞挥了挥手里的‘三叉戟’,笑道:“比比?我捉鱼的本领,可是一流的。”

  楚歌显然不是对手,手忙脚乱的,也只是中了一条,而刘飞的‘三叉戟’上,已经串了四条。楚歌坐在石头上,擦了擦汗,对着刘飞比了个中指。

  后者笑了笑,刚要说些什么,红润的面容却陡然苍白,他神色惊恐,浑身颤悚的盯着楚歌的背后。

  “它!是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