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完蛋了!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3270 2019.08.11 21:11

  “所以,你是怎么说服他的?”

  看着趴在石桌上睡着了的楚歌,拉斐神色复杂,之前还如此决绝,现在不过是杀了两只魅魔,见了一个男人,就决定要坦然面对,太假了吧?

  拉斐不认为楚歌是一个容易被感动而改变原则的人。

  克罗诺斯沉吟一下,语气古怪道:“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是他自己想开的,至于是为什么做了这么一个决定,我想你不会愿意听到。”

  “说来听听。”

  “钱。”

  拉斐皱着眉头看着克罗诺斯,后者无奈道:“游离者的做事风格你也知道,这家伙知道了还有办法这样子赚钱,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却异常开心。”

  “你是说,他要效仿游离者?”

  拉斐哭笑不得:“漫长的岁月以来,我只见过游离者做这种生意。现在又将多出来一个楚歌,他这么抢人家生意真的好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而且我很质疑这种赚钱的效率。”

  拉斐用翅膀捂住眼睛,似乎是有些无奈:“无论怎么样,这都是一件好事情,等到天亮之后,就真正的教他如何使用力量吧。”

  “每一次契约者现世,都代表着一次毁灭即将到来,真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终结这一切啊!”

  ……

  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岛上,有着一座古老的建筑,它通体纯白色,外形呈长方形,长约六十米,宽四十米,由三十六根多立克式环形立柱构成柱廊。

  在大厅,两旁各倚着一座有八根多立克圆柱的门厅,在阳光的普照下,显得格外亮眼,而内殿却截然相反,阳光仿佛被定格在了那处交界线,始终进不去分毫。

  内殿里十分空旷,墙壁上插满了火把,火把下面,则是刻满了不同的壁画。

  “你,究竟想让我做什么?!”

  空旷的内殿里,一个身着白色礼服的曼妙女子趴在地上,神情痛苦,洁白光滑的后颈上,似乎有着纹身,那是一对翅膀,一半漆黑如墨,一半洁白如雪。

  此刻,这对翅膀隐隐发光,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女子精致的脸上挂满了汗水,她贝齿轻咬着嘴唇,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不知在倔强着什么。

  这对翅膀上,涌现出两条能量体状态的蛇,它们悬浮于女子的面前,不断的来回交织、摇曳。

  “我感应到了,在东方的气味。”

  黑色的那条宛若苍老的女人、恶毒的女巫,它吐着信子,冰冷道:“这是你的宿命,去找到他们。”

  “时代的洪流来了,而你作为选中之人,虽然很不幸,但是仍旧要努力活着啊!我会陪着你的!”

  与黑蛇截然不同,白色语气轻柔,眼眸中竟然还有着一丝丝的暖意:“不用担心,同为契约者,你们的相处会很融洽的。”

  “就这样决定了!”

  两条蛇融为一体,声音也在这空旷的大殿里回荡:“去东方,找到他们!然后,杀死它们!”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眼,那两条蛇冲进了女子的眉间,女子不复之前的痛苦表情,缓缓睁开了双眼,但是让人无法想象的是,女子的一只眼睛纯白,另一只漆黑,仿佛可以窥探阴阳之造化。

  她赤裸着白嫩如羊脂玉一般的玉足,走出大殿,目光从森林穿过,遥望无尽的大海,女子那张绝美的容颜上,一张诱人的红唇轻抿,随后嘴角掀起一抹弧度。

  ……

  看了看手机,刚刚七点钟,楚歌伸了伸懒腰,哎呀,睡了一觉,神清气爽,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就连呼吸也……

  也不跳了?

  克罗诺斯问道。

  “你才不跳了!滚犊子!是呼吸顺畅!”

  叫醒了拉斐,楚歌迎着凉风一路小跑回了家,顺手还买了早点。

  楚母的生活习惯自己基本已经掌握,因为这么多年的劳累,所以晚上睡得很沉,而且因为自己年龄大了,所以不担心会突然查房。

  算算时间,妈妈也该醒了。

  果不其然,当楚歌跑回了家,楚母已经在院子里打扫卫生了。

  和楚母吃完早餐,楚歌找了个借口回到了房间,刚才克罗诺斯说,要开始真正告诉自己,如何使用力量了。

  拉斐已经落在了窗台上,它示意楚歌将门反锁:“按照你之前的方式,展现你的神性力量吧!”

  楚歌点了点头,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身体里各个部位的,血液的流动,在心脏的位置,似乎有一道道枷锁在被解开。

  而楚歌,也开始有了些许改变。

  “哇哦!”

  楚歌抚摸着自己双臂上的骨刺,这骨刺为灰色,上面还刻有一些纹路,纹路上则是血红色。

  真帅啊!

  昨天夜里光顾着和魅魔打架了,都没有好好的欣赏一番!看着自己以肘为界限,往下的部分全部长满了黑色的鳞片,甚至连指甲,都变的有些尖锐,楚歌觉得,自己真男人啊!

  而自己原本只是有些肌肉的轮廓线条,现在也十分明显。肚子上的八块腹肌原本只有雏形,只有用力才能看清,而现在,根本无需自己用力。

  “完美的身材!”

  看着不断给自己摆姿势,秀身材的楚歌,拉斐面无表情的坐在窗户口,这货已经这样半个小时了,还有救么?在线等,有点急。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眼睛,楚歌问道:“这就是,我的神性力量的外在体现?”

  黑色的瞳孔向外扩张,然后取代了眼白的颜色,数道血色红线从眼眶周围汇聚,取代了原本红色的瞳孔,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红色瞳孔。

  看起来,有点小恐怖啊!

  克罗诺斯笑道:“现在还只是雏形,随着神性力量的不断增强,你的身体会发生更加大的变化,但是最终会是什么样子,我就不知道了。”

  “你的身体,有什么感觉吗?”

  拉斐的问话让楚歌愣了愣:“感觉?”

  “对,内在感觉。”

  “充盈的力量感,我总觉得,身体里有一团火焰在流动,它们就在我的血管里,我的肌肤中,让我有一种想要宣泄的感觉,当然,还有一种疼痛感。”

  拉斐笑了笑:“你的伤还没有好的彻底,外表的伤痕暂时是看不出来,但是内部还是有很大窟窿的。”

  楚歌感慨道:“真没有想到,有一天,我成了电影里演的那样。”

  “不可思议?”

  “如梦似幻。”

  克罗诺斯沉吟一下:“你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以后,你会知道这个世界的更多奥秘,以及,对于力量的更多感悟。”

  平复了一下心情,楚歌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条路很漫长。”

  楚歌其实很感慨,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从遇到第一只异兽到今天,不过是短短的四天。

  而在这四天的时间里,却发生了自己十年来都想象不到的,光怪陆离的事情。

  出去散心,遇见了最恶心的大蛆虫,在寒山林,亲身经历了同伴被吃掉,并且亲手解决了食尸牛鬼。

  虽然这只异兽很可恶,但是它也让自己打开了一扇记忆的大门,解放了自己的力量,而就在昨天,不,应该是今天的凌晨,自己又因为刘芊菡,和两只魅魔干架。

  楚歌摸了摸鼻子,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曾经认为自己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可忽然就被告诉,自己不一样,是拥有神性力量的特殊人类。

  有些淡淡的忧伤啊!

  “矫情个屁啊!”

  克罗诺斯的吐槽,让楚歌讪讪一笑。

  “好了,敞开你的心扉,该接受我的力量了。”

  绯红的火焰从手镯中流出,然而这一次却没有直接凝聚成唐刀,而是缓缓没入了楚歌的体内。

  “这是?”

  克罗诺斯的声音在楚歌脑海回荡:“之前因为你的抗拒,所以一直无法使用我真正的力量,现在我告诉你,为什么游离者称呼我为——时之使灵。”

  幽蓝的寒意在楚歌的身体传递,楚歌缓缓闭上了双眼,就像是放在冰冷的泉水中浸泡一样,在脑海中,有着无数的刀光在闪耀。

  “抬起你的右手,用自己的力量,去想象,想象唐刀的样子,然后,将身体里的感受,想象在刀上。”

  克罗诺斯的言语,如同诱人的魔咒,楚歌不自觉的跟随着它的声音,在手中凝聚出了唐刀。

  和之前不一样,原本平淡无奇的刀身,仿佛被火焰淬炼过一样,先是在纹路上浮现火烧云一样的颜色。

  而后,随着楚歌握着刀柄的手愈发用力,火烧云的颜色逐渐变得精纯,从刀尖开始,一点一点蔓延着湖蓝色的火焰。

  而楚歌的额头,也开始渗出一丝丝的汗水。

  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楚歌忽然听得身后有异响声,瞬间睁开了眼睛,反手用唐刀自左下向右上,做斜斩式。

  一道锐利的刀光瞬间从刀身分离出去,没有一丝响声的,从柜子的身上穿过。

  楚歌愣了愣,面前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狐疑的目光滑向拉斐。坐在窗户上的黑色乌鸦,张开嘴,表现出无辜的样子。

  你瞅我做啥?我啥也没干。

  楚歌挑了挑眉毛,刚要说话,那用原木做的衣柜,缓缓露出一抹刀痕,然后,划掉了。

  嘭!

  楚歌挤了挤眼睛:“我……我靠!”

  这特么开什么玩笑?

  “别惊讶了,这种程度算轻的了,克罗诺斯具有切断空间的力量,你这……”

  “我滴亲娘嘞!这衣柜是我六年前和妈一起去木材厂挑的木头,然后找的老师傅做的!这这这……完蛋了!”

  楚歌顺手将唐刀丢在了床上,跪在地上,手足无措的看着被自己损坏的衣柜,这可不是说坏了一角之类的可以修,这特么是直接被自己分成了两份啊!

  连里面的衣服也差不多都坏了,完蛋!

  “阿楚啊!你在楼上干嘛呢?这么大的响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