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食尸牛鬼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3107 2019.07.30 17:00

  “你说他什么时候能醒?”

  “看样子,还得再等等,啧啧啧,你别急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还等?我的骨头都快被压断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你有骨头吗?”

  “.…..要不然你来试试?”

  “算了算了。”

  ……

  微风轻拂,一株狗尾巴草在楚歌的鼻尖摇曳。

  楚歌皱了皱鼻子,茫然的坐了起来。

  迷离的双眼环顾着四周的景色,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往何方?好懵逼啊!

  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摘果砍树……

  “呦呵!你终于醒了哈!”

  一道忿忿不平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把楚歌吓得瞬间跳了起来,再也不懵逼了。

  “卧槽,鬼啊!”

  楚歌环顾四周,发现这个成年男性的声音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

  那声音仿佛被噎住了,半晌,恼火道:“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我这么帅,怎么可能是鬼呢?”

  哎?楚歌语塞。

  他低下头,看着右手手腕上突然多出来的一个湖蓝色手镯,手镯上雕刻着不知名的纹路,其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流动,华美至极。楚歌挠了挠头发,心道,这手镯真好看!

  谢谢!

  那声音再次响起,似乎有点兴奋。

  实话实说而已啦!

  楚歌腼腆一笑,这人真客气。

  空气忽然寂静,楚歌眨了眨眼睛,好像,有什么东西乱入了……

  尼玛!我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手镯?!等等,好像就是这个手镯在说话……

  “不用猜,就是我啦!”

  那声音颇有一种自豪感。

  楚歌挑了挑眉毛:“你是什么黑科技?”

  “我不是黑科技,我是灵具。”

  楚歌一脸黑人问号,伊克斯Q丝幂?

  “简单来说,我就是一件杀伤力极强的武器,懂了不?哎呀,不要用那种匪夷所思的目光来看我!越是厉害,越需要精美的容器来承载。”

  所以?

  “我跟你说哈!我来历非凡,不要小觑我,多少人梦寐以求得到我?但都没有这么个机会,既然上天让我们在这里相遇,那就说明我们有缘分,来吧,不要拒绝我,虽然你柔弱不堪,但是我不介意啊!”

  “从今以后呢,你就唯我马首是瞻,只要我……咦,你在干嘛?”

  楚歌停下脱手镯的动作,笑道:“没事,你继续你的,我看看能不能拔下来。”

  “.…..那麻烦你用点力好不好?”

  “好的呢,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左边左边,哎呀,我是让你左边用力一点!你没看见不对称了吗?我有强迫症的!斜了斜了!你怎么那么笨啊!右边右边!你就不能用两根手指吗?这样脱手镯的动作好看。”

  “.…..”

  楚歌已经自行屏蔽了这个话痨,他坐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撑着下巴,就像是一个慈悲的父亲,默默忍受自家儿砸。

  手镯似乎也认命了,只是一个劲的唉声叹气。

  楚歌忍无可忍:“你究竟是怎么跑到我手腕上的?”

  手镯冷笑一声:“这个话题可就长了,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突然从悬崖上掉了下来,然后好巧不巧的砸中了我!于是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楚歌挑了挑眉毛,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啊……

  稍等,让我回忆回忆……

  我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楚歌看着自己的手,梦里,我好像不再是我,所有的行为,都是注定好的一样,杀戮,战斗……我记得,有一个小女孩儿,可为什么,我想不起来她的样子了呢?

  “你说,我是从悬崖上掉了下来?”

  “对啊!你很厉害啊,这么高的的悬崖,竟然没有死,非同凡响。”

  楚歌站起身,看着身后的百丈崖壁,一种压抑感涌上心头,好像,是那个孩子把自己推了下来……不,那明明是虚幻的……可为什么我会从那里掉下来?

  “哇!你醒了!”

  一道凄厉的叫声从空中传来,打断了楚歌的思维,他抬头一看,竟然是一只黑色的乌鸦。

  “完蛋了完蛋了,一定是我没睡醒,怎么动物也会说话了?”

  楚歌单手捂脸,世界观再次被刷新。

  那乌鸦一脸茫然的落了下来,看着手镯,问道:“这家伙怎么了?”

  手镯淡漠:“也许是想死了呢?”

  乌鸦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它飞到了楚歌的肩膀上,用关爱儿童的语气劝道:“面对疾风……哦,不是,面对现实吧。这家伙虽然长得有点早熟,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好的。”

  楚歌斜睨着自己的手腕一眼:“我半点都不想和它待在一起。”

  “你说的好像是我强留在你的身边一样。”

  楚歌耸了耸肩,示意道,你看,就是这个样子。

  “它刚醒,话是有点多,当然以后可能还会更多,不过没关系,因为我的话也多。所以我不在意这些,毕竟没人和我一样的话,我会感觉非常的孤单,你能体会那种孤单吗?”

  楚歌的嘴角微微抽了抽,麻烦不要用你那双大眼睛盯着我好不好?很渗人啊!

  楚歌揉了揉眉心:“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变异了吗?”

  那乌鸦一脸不可思议:“难道你没有和他说我们是什么?”

  “我说了,也许他没有听进去,你知道的,人类永远都是这个样子,在不能够理解的现实面前,总是会选择性失忆,以保证自己的智商不会被鄙视。”

  乌鸦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楚歌看着这一幕,额头多了三道黑线,你们这么自顾自的,真的好么?

  “那好吧,看来你是属于什么都不知道的那一种人类,不过没关系,我现在来给你科普一下,注意了,现在是拉斐的课堂,如果不认真听讲的话,我就拧断你的脖子,然后把你的肚皮撕裂!”

  名字叫拉斐的乌鸦人性化的看了看楚歌,仿佛在询问,你是选择被我血腥的杀害,还是认真的听讲?

  楚歌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拉斐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们是灵具,对,没错!就是具有强大力量的特殊武器,我相信这么解释的的话,以你的智商可以理解,我的名字叫做拉斐,它,叫做克罗诺斯。”

  “如果你非要问我们从哪里来,我只能说,我忘记了,但是我们绝对不是你们这颗星球的产物,换句话说,不是你们人类,创造了我们,明白了吗?”

  楚歌向手镯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克罗诺斯无奈道:“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我似乎睡了很长的时间,对,就在你脚下的这片土地上沉睡的,如果不是拉斐把我扒了出来,我想我还得沉睡。”

  拉斐用翅膀指了指克罗诺斯:“所以你得感谢我!”

  “当然,你喜欢什么?这里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不用跟我商量。”

  “那我谢谢你啊,你可真客气!”拉斐没好气道。

  “是的,我一直都这么大方!当然了,在我的记忆里我就是这么大方!”克罗诺斯自我陶醉着。

  “那你们能不能给我展示所谓的力量?”

  楚歌不得不打断这两个白痴,天知道他们会不会这么一直聊下去。

  “那不行,你当我是街边卖艺的猴子吗?”

  楚歌被拉斐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一脸匪夷所思:“你还知道街边卖艺的猴子?”

  “当然,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么点,因为我可是在现有的人类世界游荡了很长很长时间!”

  楚歌翻了翻白眼,正想说些什么,脑海中断片的记忆涌了上来。

  “对了,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个子不高,长得挺可爱的女生?!”

  楚歌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拉斐歪着脑袋脑袋想了想:“你是说一个圆圆脸的女孩子嘛?”

  “对,就是她,你见过她?”

  楚歌悬在心底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去,然而拉斐的下一句话,却让楚歌仿佛掉进了冰窖里,满身皆是彻骨的寒意。

  “她呀,死了。”

  “你说什么?”

  楚歌难以相信这个事实,拉斐毫不在意道:“那个人类小姑娘死啦!尸体都没剩下。”

  “她、她是怎么死的?”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之前远远看着她,看样子,应该是被自己吓死。”

  被自己吓死?她怎么会被自己吓死?

  楚歌一个踉跄:“那她的尸体怎么会没有?是被那些怪物吃了,还是被野兽?”

  拉斐一愣:“看来你懂得还不少嘛!还知道怪物,不过它们可不叫怪物这种低俗的名字,它们被称为异兽。”

  “异兽?”

  “对呀,那个小姑娘好像是死在了自己的记忆里,然后就被一只食尸牛鬼给吃喽!”

  拉斐想了想,然后说道:“不止她一个呢,在那边还有一、二、三......还有六个人呢,食尸牛鬼正在吃他们呢!”

  “你说什么?那六个人是不是四女两男?”

  楚歌在心中默念,祈求千万不要是刘飞他们!

  然而事实总是那么悲哀,拉斐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是四女两男?难道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楚歌此时已经说不出来话了,他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已经离开了寒山林吗?为什么还会死?

  突然,地面开始晃动,楚歌不知所措的看着拉斐。

  这只黑色的乌鸦扇动着翅膀,尖叫着。

  “快看,快看,那只食尸牛鬼来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