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我说,别碰我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3250 2019.08.19 13:31

  屋内,三对赤裸的男女好笑的看着这一幕。

  一个纹有纹身的绿头发男人神色不善的看着楚歌:“喂!小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你知道楚晓宁又是谁吗?你真是想死啊!”

  男人声音逐渐放大,到最后的一个‘死’字,如同咆哮一样。

  “看看,这个小东西的肩膀上还带了只乌鸦!哈哈哈!是送葬的吗?”

  另外一个男人指着楚歌肩膀上的拉斐,疯狂嘲笑着,引来其他人的疯狂嘲笑。

  拉斐:???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狂的嘛?

  楚歌揉了揉脖子:“我管他是谁?所以,好好说话你们是不会听了,对吗?”

  “欧巴你好帅哦!萨拉嘿由!”

  “打了我的兄弟,你今天要么留下右手,要么留下一条腿,你自己选?还是我们帮你?”

  绿色头发的男人穿上一条大裤衩,随手从床边拿起一个酒瓶子,眼神中充满了戾气。

  咔嚓。

  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楚歌斜睨着看了看,一开始的那个女人把门锁上了。

  她倚着门,一脸坏笑的看着楚歌。

  “你知道吗?”楚歌摸了摸右手上的克罗诺斯,咧了咧嘴,“我有时候就在想,好人不当,为什么偏偏要去做坏人呢?披着人皮,却做着畜生做的事情,心怎么就这么大呢?”

  楚歌的话,彻底激怒了房间里的人,他们纷纷站了起来:“哎呦,第一次被这么骂啊!大哥,这小子不揍他一顿是不行了!”

  “有好戏看了。”

  三个女孩坐在床上,眼神中有着楚歌熟悉的癫狂。

  “你给我去死吧!小杂种!”

  身后的小四已经站了起来,摸着棒球棒,朝着楚歌的头上砸去。

  楚歌却是头也不回,反手握住了球棒,然后向前一扯,左手扼住小四的脖子:“没得商量了。”

  直接将小四‘咣当’一声甩到了墙上,楚歌看着绿发男人,眼中露出一丝丝的暴戾之色。

  男人握着酒瓶砸向楚歌,其他两人纷纷拿起了砍刀与铁棒。

  楚歌身子微微向左一撤,左手抓住男人的手腕,反手一拧,右掌变拳,打在了他的腹部。

  男人蜷曲的如同一只虾,如同克罗诺斯说的一样,差距实在是太大,就像是恩佐与楚歌,若是楚歌没有留手,男人此刻应该已经死了。

  楚歌抓着他的头发,向后扯着,让他的脸对着自己:“我说啊,你染什么颜色不好?偏偏是绿色?你小学毕业了吗?废物。”

  “你他妈的!”

  纹着花臂,梳着背头的小青年握着砍刀,威风凛凛的冲向楚歌,楚歌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瞬间到了小青年的身前,抓住小青年握着刀的手,用力一捏,清脆的骨裂声让房间里的众人心神一颤。

  一个侧撞膝,直接让小青年也跪倒在地上哀嚎。

  拿起了砍刀晃了晃,楚歌对着剩下的一个男人努了努嘴:“你是想和他们一样,还是现在就告诉我?”

  男人咽了咽口水,丢掉了手里的铁棒:“楚哥可能在赌博场。”

  楚歌挑了挑眉毛:“叫名字,说具体点。”

  男人狂点头:“楚晓宁可能跟其他道上的大哥打牌去了!”

  “什么地方?”

  “西郊的二手车交易市场,要说暗语才能进去,”男人刚想用暗语做条件,却看见楚歌直接将刀插进了地面,急忙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楚歌看了看在门边瑟瑟发抖的女人,女人也顾不得泄露的春光,急忙把门打开,生怕楚歌会对着她也来一下。

  看着离去的楚歌,女人们咽了咽口水,将地上的两人扶起来:“刘哥,那人谁啊?这么猛?我刚才猴子拿刀砍他,他眼都不眨一下。”

  被称为刘哥的男人擦了擦头上的虚汗:“估计是哪条道上的大哥吧!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熟悉感,你们先收拾一下,我去给楚哥打电……”

  忙碌的女人见男人不说话了,疑惑的抬起头:“怎么……”

  女人浑身颤悚,门前,楚歌静静的站着:“我在想,要不然,把你们的手都给剁了吧?这样,就没人会打扰我给楚晓宁惊喜了,对吗?”

  男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哥,我错了哥!我们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的,放过我们吧!”

  越是在黑暗中生长的人,越是会惧怕黑暗,因为他们知道,很多人对于规则熟视无睹,甚至想要挑战规则。即使他们渺小如蝼蚁,也耳濡目染,学会了害怕。

  女人们战战兢兢,原本就画的跟鬼一样的脸,愈发苍白。

  “那你们最好履行承若。”

  楚歌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去往西郊二手车交易市场的路上,拉斐笑道:“我以为你会把他们给咔嚓了。”

  “他们的命是自己的,我无权拿走,只是吓唬吓唬。”

  克罗诺斯解释道:“这就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

  楚歌斜睨着看了它一眼:“你的语文秀的我头皮发麻。”

  二手车市场的门口,坐着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他们叼着烟,打着牌,说着粗鄙不堪的言语。

  虎背熊腰的男人见了楚歌,问道:“买车?”

  “不,我要做别的事情。”

  几人相视一眼:“我们这里只卖车,做的是合法生意。”

  楚歌面不改色:“我知道,我做的也是合法生意。”

  克罗诺斯在心底补充道,对滴!只是替妈妈教育一下儿子,作为弟弟,教训一下哥哥,很合法的生意哦!

  额头上纹有纹身的男人打量了一下楚歌:“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楚歌淡淡的瞥了一眼他们:“别人介绍我来的,找个人玩玩就走。”

  男人点了点头:“你们几个,好好看着,我去去就来,你跟我来吧。”

  跟着这个男人走到了一个地下车库的入口,男人对着守在门口的老头点了点头:“新来的,你注意点。”

  老头已经一头白发,左眼戴着眼罩,应该是瞎了。

  “肩膀上的鸟不错,多少钱买的?”

  老头带着楚歌,打开了地下车库的一扇门,黄色的老式灯光透过门缝照射出来。

  “有价无市。”

  楚歌轻飘飘的留下这么一句话,老头笑了笑,把门关上了。

  拉斐晃了晃脑袋:“我想宰了他。”

  “你尽管想,我不拦着你。”

  尽管开了一扇门,但依旧有一个回形的走廊要走,走廊尽头,两个穿着西装,身高至少一米九的彪形大汉守在铁门处。

  铁门背后别有洞天,装饰及其豪华,各种棋牌游戏都有,一些穿着兔女郎服饰的女人端着托盘,穿梭在人群中,即使被揩油了,也只是娇笑两声。

  楚歌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楚晓宁的踪迹,此时一个经理模样的女人走了过来。

  “这位先生,很面生啊!第一次来玩儿吗?您是想玩要梭哈?还是什么?”

  楚歌摆了摆手:“不用了,我是来找人的。”

  那女人会心一笑:“原来如此,不知道,您看中哪一个了?”

  拉斐和克罗诺斯憋着笑,楚歌单手捂脸:“为什么沟通就这么费劲?大姐我明说了吧,我要找楚晓宁,你知道他在哪一个包间里吗?”

  女人依旧面带笑容:“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方便泄露客人的信息。”

  楚歌揉了揉脸:“你听我说啊,我呢,是那个混账家伙的弟弟,现在来处理家事,你明白了吗?”

  “如果是家事,还请回家再说,好吗?”

  楚歌看着依旧笑容满面的女人,真的是一点火都发不起来,为什么?伸手不打笑脸人啊!

  我好难啊!

  楚歌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自己去找,你去忙你的吧。”

  女人拦住了楚歌,依旧笑容满面:“真的不好意思,我不能让你打扰其他客人。”

  楚歌叹了口气,直接抓住女人的领口,将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用一种极为压抑的声音说道:“我告诉你,别再给我磨磨唧唧的!听懂了没有?如果你考虑到会打扰其他人,就直接告诉我,他在哪里!”

  女人无奈的对着楚歌身后招了招手:“你们过来,送这位小弟弟出去,记住,好好教训一下就行了。”

  克罗诺斯和拉斐忍不住了,狂笑了起来,只是克罗诺斯是在心底笑,拉斐虽然也在笑,但是让别人听起来,真的就像是一只鸟在叫。

  “是不是你们都有这种坏习惯?”楚歌对着吊顶翻了翻白眼,“为什么好好说话,就没有听呢?”

  守在门旁的两个大汉迈着魁梧的步伐走向楚歌:“小子,你想搞事情,可你找错地方了!”

  蒲扇一样的大手便要去抓楚歌,其他人对此熟视无睹,光从体型上来看,就已经注定了输赢,两个一米九的大汉,和一个一米七五的男人,谁能赢?

  只是很可惜,楚歌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具有神性力量,启明境初期的人类。

  “我警告你们,别碰我。”

  只是很可惜,没人会听。

  楚歌叹了口气,眼中暴戾之色再度涌起,他直接抓住大汉的右手,然后反手一拧,左手往前一拉,右腿插进他的双腿之间,右手呈虎爪,握住他的大臂内侧,微微用力。

  壮实的男人直接被楚歌一个过肩摔,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而楚歌一脚踹在他的腋窝处,右手抵在他的手肘处,用力向里一顶,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我说了,别碰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