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实验计划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3563 2019.08.16 13:18

  “其中的一只,被我撕掉了翅膀,然后从喉咙处,咔嚓!另外一只,则是……”

  “被你用拳头打死,然后也拔掉了翅膀。”

  恩佐接过话说道:“你还有什么别的想要说的吗?”

  楚歌一脸便秘的看着恩佐,眨了眨眼睛,似乎有点纠结的指了指他:“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晰?”

  “因为你干掉的,正好是我的实验品。”

  楚歌微微张了张嘴巴,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所以,那两只魅魔是你圈养在学校里的?你不会全程在看我的直播吧?”

  “是又如何?它们让我意外的发现了你,”恩佐并不在意这件事情,他依旧淡然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什么管你屁事!”

  楚歌不咸不淡的问道:“那两只魅魔是你的所有物,这两只杂七杂八的玩意也是你的,你……”

  “它们有名字!姐姐叫沙罗,妹妹叫沙雅!”卡萨罗忿忿不平,“不叫杂七杂八!”

  “我以为你会说妹妹叫沙雕呢!”

  楚歌伸出食指轻轻点了点卡萨罗:“我现在正和你的主子说话,你就给我闭上你的嘴巴!你那蹩脚的中文实在让我很不舒服!”

  卡萨罗正要说话,恩佐淡淡瞥了他一眼,前者耸了耸肩,但是想了想,问道:“护法,什么叫沙雕?”

  “我也觉得你可以先去看看你的宠物们,而不是在这里磨嘴皮子,你觉得怎么样?”

  恩佐的威胁目光让卡萨罗咽了咽口水,摆手道:“恩……好的……你们慢慢聊。”

  楚歌揉了揉还在疼痛的腹部,问道:“所以,你们突然出手,是为了保住这两个沙雕?”

  是沙罗和沙雅!卡萨罗腹诽着,却不敢回头去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多说一句话,恩佐真的会把自己的头拧下来。

  楚歌不难理解面前男人的做法,实验品嘛!通常都含有巨大的价值,只是楚歌很想知道,这些人又是那一伙儿势力?

  “它们是很重要,但是比起你来说,微不足道。”

  “哦?”

  楚歌微微眯了眯眼睛:“所以你们是想要我?”

  “不要这么歧义,我要的是你的价值。”

  “我的意思也是如此。”

  楚歌淡淡一笑,克罗诺斯用心声告诉楚歌,面前的两个人皆没有任何杀意,刚才的出手似乎真的是为了阻止楚歌将实验品破坏。

  “那么,我们来聊一聊?”

  既然对方看中了自己的价值,那就是有的谈,现在要搞清楚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对自己是敌还是友。

  恩佐难得的露出一抹笑意:“这样才是我理想中的人,如果你一直都是油腔滑调的,我倒是要怀疑你的基因了。”

  楚歌随意的地上盘腿坐在地上,对于目前的局势来说,能休息一分是一分,克罗诺斯说过这个男人至少是昆仑境,那么也就是说相当于一个六十多级,甚至无限接近七十级的大佬。

  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刚出新手村的萌新,这种架没法打,根本干不过。

  “我希望你能帮助我。”

  “帮助?”

  放松下来的楚歌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有多疼,他呲牙咧嘴道:“你想得到什么?”

  “放轻松,不知道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很特殊?”

  “有多特殊?”

  “潜力无限。”

  “那我还真是很厉害啊!所以,你是想要栽培我?然后为你效力?”

  恩佐淡淡的笑了笑:“你错了,这个世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一种人,那就是天才!但是当天才太多了,那么这个世界就已经彻底废了。最终的结果不过是毁灭,而后新生。”

  呦呵?还是个哲学系。

  楚歌来了精神,哲学嘛!这种事情楚歌就从来没怕过,甚至可以说很拿手,既然你喜欢讲道理,那我就陪你讲一讲?还记得初一那年,和一个大学森玩辩论,最后的结果是谁也没有说服谁。

  讲道理这种事情,最怕的不是胡搅蛮缠,而是你讲的非常对,而对方讲的也很对,然后说着说着,双方意见竟然达成统一,综合了双方的思想,那么这场辩论,就成为了一场闹剧。

  “所以你认为最好的方法是遏制天才的诞生?可是时代的进步需要天才,他们是发展的中流砥柱。”

  “所以遏制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不如去控制他们,从身体到心灵的每一个部分,有位君王曾说过,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他笼络了所有的能人异士,那么天下也就太平了。”

  楚歌摇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你办不到。”

  “所以不如我们来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天才。”

  恩佐蹲下身,看着楚歌的眼睛:“你,则完全有可能帮我办到这件事情。”

  恩佐对着楚歌比了比眼神,示意他看向后面的两朵姐妹花:“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楚歌不明觉厉:“所以,你是想让我为你做什么?”

  “不要反抗,不要挣扎,贡献出你的一切,为了大人,为了临终之日!”

  楚歌无奈的笑出声来,这个家伙疯了吧?

  “任何的成功都是时间的积累,你想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我觉得你也许会撑死。”

  楚歌摆了摆手道:“不如换个方式你觉得怎么样?咱们可以一步一步来,就像是下飞行棋一样。”

  恩佐的目光直逼楚歌的眼睛:“你说的没有错,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体内的神性基因很完整,我需要你作为实验体,来完成很重要的步骤!”

  卡萨罗搓了搓手,对着恩佐谄媚的笑了笑,在后者示意下,说道:“是的,没有错。我们积累的其实已经差不多了,但是如果能够得到你神性力量的来源,我们也许就能大规模创造异种军团!强大而又完美的军团!”

  “我有个问题,”楚歌拍了拍手,“你们既然是从神性力量里追寻奥秘,那么你自己不也可以吗?况且你更强大,如果你不愿意,你大可以让你的手下来嘛!为了你们的理想,肯定有人愿意献身的!干嘛废这么大的动作来找我?”

  卡萨罗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么我的实验材料随手可得。但我要的是不一样的,你,拥有着区别于其他人的神性力量,可以说是鹤立鸡群,我需要的是鹤,而不是鸡,明白吗?”

  “那我真的是太荣幸了!”楚歌咧了咧嘴,“但是如果我拒绝呢?”

  “你没有拒绝的力量。”恩佐冷声道,“你不明白,这是无数人的夙愿,这是你应该做的!这是推翻黑暗世界,迎接光明所必需的步骤!而你,就是新世界的钥匙!为大人登上王位贡献力量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

  楚歌觉得这个人一定是疯了,还没到白天呢,就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了?

  “你认为我在胡说吗?”

  恩佐那张冷若冰霜的脸逐渐靠近,仿佛要通过楚歌的双目直接窥探他的内心。

  楚歌干笑着向后挪动。

  克罗诺斯的声音在心底传来:“我们必须离开,楚歌,现在有一种办法可以让我们脱离这种困境,但是如果使用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你将虚弱无比,要试试吗?”

  “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那么我选择接受。”

  楚歌在心底碎碎念起来,谁特么要成为实验品,我又不是小白鼠,你这个疯子!

  仿佛已经置身事外的拉斐看着楚歌时不时瞥过来的目光,咂了咂嘴:“真是的,我又不会眼语,你眨呀眨的跟抽筋了一样,我怎么知道你说什么?”

  开局眨眨眼,后期全靠猜?

  “不要想着那只乌鸦能救你,你靠不住它。”

  破天荒的,楚歌觉得自己和他还是很有共同语言:“这个观点我赞同啊!我向来觉得那玩意不可靠,现在终于有了共同语言了,我简直感动的五体投地啊!对了老兄,你贵姓啊?”

  “恩佐。”

  楚歌‘哦’了一声,然后左手攀上克罗诺斯:“你这个人吧,脑子有毛病,我问你姓什么,你干嘛跟我说你的名字呢?那是不是如果我问你吃没吃,你还要跟我详细介绍你吃的菜?这样是不对的,你要审题立意啊!”

  恩佐皱着眉:“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我想说啊,做人废话不要说得太多,你知不知道灰太狼为什么总是吃不到羊吗?你不知道吧。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见过哪只狼吃羊又要烧锅煮水,又要跟羊谈人生理想的?”

  楚歌絮絮叨叨:“我们要坚持能省就省的原则,不要前戏太多,铺垫太多,否则你的人生会有一个大写的‘失败’。”

  卡萨罗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护法,这个家伙,失心疯了?”

  “调动你身体里全部的神性力量,然后注入刀身。之前刺激你的脑海,是因为在百年前,上一任契约者留下一部刀书,等一下,我要你发挥全部的力量,使出第三式,虽然伤不了他们,但是却能够给我们争取接近两秒的时间!”

  “以拉斐的速度,足够让我们逃离这里了。”

  楚歌嘴角咧开:“这种好东西你怎么早不给我?我可喜欢升级技能了!”

  “闭嘴!能不能活,全看这一次了!”

  克罗诺斯虽然没有心脏,但是却异常的紧张,以至于手镯上的火焰在不断翻滚,几乎没有停过。

  “不要废话了,你就乖乖跟我走吧!”

  恩佐不耐烦的伸手想要抓楚歌,然而后者却笑道:“恩佐,废话说了这么多,你有没有总结出什么规律?”

  随着每一个字的说出口,楚歌身体里的神性力量便调动一分,他舔了舔嘴唇:“你肯定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看身后?”

  恩佐一愣,身后忽然传来强大的风力,两人转过身的瞬间,楚歌左手五指缓缓脱离手镯,伴随着手指的离开,一团火焰也翻涌而出。

  而楚歌仿佛即将碎裂的陶瓷,浑身破裂的地方都散发着绯红的光芒。

  “我想说的是,别总是听别人废话!”

  楚歌冷笑一声,原本缓慢的左手仿佛脱离了泥沼一般,绯红的火焰附着在唐刀上,楚歌用力将唐刀插进地面,幽深黑暗的巷子瞬间被炽热的火焰包裹。

  楚歌浑身的神性力量尽数通过唐刀涌入地底,从唐刀与地面的连接处开始蔓延出火焰,地面上瞬间出现无数细小的裂缝,宛若岩浆一般的火焰窜涌而出,将这条巷子全数包裹。

  “拉斐!”

  电光火石之间,体积巨大化的拉斐迅速从恩佐两人的头顶掠过,抓住楚歌,直冲云霄。

  “破!”

  凌冽的寒风自恩佐周身凝聚,如同龙卷一般,瞬间将楚歌创造出来的拖延之术破开。

  看着已经远去的楚歌,恩佐的瞳孔缩了缩。

  “我们,还会见面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