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舍生取义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3057 2019.08.09 22:26

  娜克抓住了楚歌的鞭腿,手臂用力,似乎要将其捏断,然而楚歌却借助着它手上的力道,用力下压左腿,让身体腾空而起,而左腿再度鞭出。

  娜克猝不及防被楚歌踢中头部,摇晃着坠落在地面,楚歌落地后刚要继续上前,身后却突然传来风声。

  微微侧过脑袋,一只锋利的爪子擦过楚歌的鬓角,留下一抹血痕。

  楚歌冷笑一声,左手抓住娜依的手臂,右腿向后一个撤步,用力的将娜依摔在了地面上,右手上的唐刀瞬间从它的喉咙处划过,然后插进了它的胸口处。

  “娜依!”

  娜克愤怒的咆哮一声,身体急速冲向楚歌。

  楚歌将唐刀插在地上,一双好似猛兽的手臂做出格斗状,左臂遮挡于眼前,右臂向后拉扯,而后身体向前奔跑,与娜克几乎是在瞬间接触,而后挥出倾力一拳。

  具有摧枯拉朽之势的强烈冲击波在两者之间,以圆形炸开,向外扩散,将本就以及摇摇欲坠的树叶震落不少。

  一人一魅,皆是以拳相对,楚歌双臂发力,将两者距离微微拉开一些,而后身体再度靠近,右臂以上勾拳的方式击中娜克的下巴,手臂上的骨刺划过娜克的胸口,喷涌出紫色的液体。

  而娜克也一脚踹在了楚歌本就受伤的肚子上,让原本止住血液的伤口再度流血。

  “这个家伙疯了啊!”

  拉斐不知何时已经落到了刀柄上:“以人类的身躯与异兽硬拼,这让我想起了那个时候。”

  克罗诺斯感慨道:“是啊!这一幕看的真让人热血沸腾啊!就仿佛那些岁月还在,那些,死去的人们,还在一样。”

  “话说,你怎么去这么长时间?有你在的话,他至少不会这么畏手畏脚。”

  看着一拳将娜克打的陷入墙壁的楚歌,拉斐挑了挑眼皮:“可是,现在的楚歌,也没有让我们失望,虽然依旧很孱弱,但是,却给了我们希望。”

  “倒是你,我记得你的能力不止如此吧?但是,我却没有感受到楚歌真正使用你,根本就是毫无章法的乱砍,这样的战斗,才是最让人恨得牙痒痒吧?”

  “那有什么办法?说好了,我会将自己真正的力量展现给他,结果他的神性力量抗拒着,让我也很恼火啊!”

  克罗诺斯哑然一笑:“估计,还在排斥着我们,想要作为一个普通人活下去吧!”

  “毕竟,与我们牵扯的越少,越能置身事外。”

  拉斐高傲的抬着头,看着这一方肉搏战:“战斗,结束了!”

  浑身是血的楚歌死死扼住娜克的喉咙,从额头上流下的血液,遮挡了楚歌的视线,让楚歌愈发的有些残暴之感。

  而两人身旁,则掉落着被楚歌硬生生撕掉的一对翅膀。

  拉斐抓起克罗诺斯往楚歌的方向丢去,楚歌看也没看,随手接住唐刀,然后双手握住。

  就在楚歌即将插进奄奄一息的娜克的胸前时,一道微弱的呼唤声从不远处传来。

  “那是?”

  “那是我离开这么长时间的原因。”

  拉斐在空中盘旋:“在我们来之前,就有一个GOH的小队赶来了,只是很可惜,除了这个男人,都死光了。”

  楚歌有些乏力的问道:“他是想干嘛?”

  “不妨听一听,先别急着杀掉它。”

  面对楚歌质疑的目光,拉斐笑道:“放心,对于现在的它来说,根本动弹不得,我杀它易如反掌。”

  楚歌点了点头,撤回了右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真的很累了。

  “克罗诺斯,还不帮个忙?让他自己调动身体里的神性力量,不然咱们就可以找下一任契约者了。”

  克罗诺斯化回手镯,绯红的火焰缓缓流向楚歌的全身,宛若情人一般轻抚着他每一寸肌肤,让楚歌原本以及麻木的身体有了一丝放松的感觉。

  远处的男人踉跄着走向楚歌,那苍白的没有一点血丝的脸上,似乎有些激动,还有些不可思议。

  楚歌擦掉眼上的血液,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他似乎穿着一件制服,外观来看,以灰色为主色调,有点像夹克衫,而不是工装,大臂两侧则有X字样,胸前则是白色,像一条领带一样,肩膀上则有白色的条纹,腋窝一下,到腰的部分则是黑色,左胸口则有着一个GOH的标志,感觉十分干练。

  GOH?

  还记得之前自己离开寒山林的时候,就有GOH的讨伐者前往,但是他们穿着不是这个样子。

  “他说,他是GOH的清除者。”拉斐淡淡道。

  楚歌点了点头,这就好说了,之前自己还在想着,为什么有异兽出现,却没有GOH的讨伐者?难不成他们办事效率如此之低?

  但是在寒山林,食尸牛鬼出来还没有多久,就来了一批讨伐者,所以他们还是很有效率的。

  男人颤巍巍的走到娜克的身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颤抖的双手在它的身上悬浮着,仿佛不知所措。

  楚歌皱了皱眉头,甩出唐刀:“如果你是想要亲手解决它的话,我可以借你用一用。”

  娜克嘴巴张了张,眼皮耸搭,即使想要做出一副狠劲,也没有办法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被自己随手抹杀的人类,用刀砍掉自己的脑袋。

  看着迸射的液体,男人仿佛失去了最后的力气,低着头,哽咽着。

  “嘿,兄弟,你还好么?”

  楚歌觉得自己有些废话了,这个男人显然状态不是不是一般的不好啊!

  男人抬起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眼神虚浮,无力道:“我隶属于编号GOH-Z37小队成员,但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全部死了,不知道阁下是哪一队的讨伐者?”

  楚歌将他扶正,提醒道:“你最好休息一下,否则是等不到救援的,而且,我不是讨伐者。”

  闻言,男人摇了摇头:“原来如此吗?阁下有着这么强的力量,竟然不是组织的成员,那真是太可惜了。”

  “你别说话了,我带你去医院。”

  “不,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我的精气神,已经被吸的差不多了,而且刚才向总部寻求过救援了,虽然现在已经没用了。”

  想到这儿,男人的眼神愈发暗淡。

  楚歌叹了口气:“你们的讨伐者,全都死了吗?”

  “事实上,我们就一位讨伐者,还是在完成寒山林的任务,在返回途中遇到的。”

  楚歌好奇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支临时拼凑的队伍?”

  “是啊!我们的探测器显示这里有异兽,但我们错误估算了异兽的数量和力量。”

  男人低垂着眼眸,苦笑道:“结果连异兽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对方团灭了。”

  “咳咳。”

  男人忽然间面如死灰,他原本暗淡的双目彻底失去了光辉。

  “你说,我们会赢得胜利么?”男人喃喃自语,“好多人都死了,他们就像一阵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现在则轮到我了。”

  楚歌张了张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并不清楚男人说的事情,即使知道男人的身份,也丝毫不关心男人究竟在执着着什么。

  不,也许不单单是这个男人,当他们因为一个所谓的讨伐者,就愿意闯入这个不知道结局的战斗中,一个人,就变成了一群人。

  楚歌有些悲哀,那么自己呢?自己的执着是什么?

  男人似乎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他伸出手臂似乎想要抓住什么才能安心,楚歌犹豫了一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男人的嘴角有了一抹笑意,他似乎是很用力的握了握楚歌的手,轻声道:“我真的好希望,好希望活下去,我们大家,都这么想着,想要第二天都能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活着。”

  “小兄弟,你、你要好好活着,努力的活着、活着、活着……”

  男人歪着头,手掌从楚歌的手中滑落,他嘴巴还微微张着,楚歌知道,他也许还有好多的话想要和自己说,是关于‘活着’的箴言么?是对于未来的美好憧憬么?

  楚歌轻轻叹息一声,伸出手合上了他的眼睛。

  ……

  在一座高塔上,一个白衣白发的男人和一个身穿欧式贵族礼服的老者正静静的注视这一幕。

  “恩佐,这也在你的意料之中吗?”

  身穿欧洲贵族服饰的老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一双褐色的眸子充满着审视的意味:“你应当清楚,在临终之日没有到来之前,每一次的召唤,都是巨大的消耗!”

  名为恩佐的白发男子笑吟吟道:“如此严肃做什么?这些都不过是我们的实验材料罢了,没有它们的牺牲,怎么会有我们的进化?”

  “说的轻巧,这两只魅魔已经达到了‘启明’的能力,虽然低微,但是不可否认,它们的成长速度十分迅速,如果隐藏的妥当,说不定能再进一步!”

  恩佐没有说话,透过时之领域,他的目光始终放在了楚歌的身上:“克瑞斯,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眼熟?”

  克瑞斯眯了眯眼睛,半晌,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照片,他举起手来仔细对比了一下,目光骤然凝聚。

  “是……”

  “是大人让我们找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