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改变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2118 2019.08.30 22:58

  “当我杀了那头异兽之后,两条黑白的小蛇在我的面前飞舞,它们告诉了我,作为契约者的使命。”

  “后来,我就开始后悔了,可是我已经没有了拒绝的权利,只能顺应着霍尔巴德的意愿,一路上,不断的猎杀异兽提升实力,然后回到了它的本体圣殿,签订真正的契约。”

  “所以,那对翅膀,就是霍尔巴德?”

  楚歌伸着头,想要看洛妃后颈处的纹身,却被一巴掌拍了回来。

  楚歌捂着脸,呲牙咧嘴,这孩子下手太重了!

  “它和我们不一样,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存在,而六件灵具形态各异,各自也有各自的力量。”克罗诺斯解释道,“霍尔巴德——黑与白,被选中的契约者,无论拥有何种能力,都可以大幅度被强化,但是……却有极大的缺点。”

  “缺点?”

  楚歌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洛妃淡然的将最后一颗爆米花吃下肚子,随手将袋子丢进垃圾筐,拍了拍手:“作为霍尔巴德的契约者,我只能使用它二分之一的力量。”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你不愿意的原因?”

  这让楚歌想起了那个时候,因为自己的排斥,所以也没有得到克罗诺斯真正的力量。

  洛妃摇了摇头:“不,是因为……黑蛇象征黑暗,白蛇象征光明,只有当我真正选择了它们当中的一方,我才能得到全部的力量。”

  楚歌挠了挠头,啥玩意?黑蛇象征黑暗,白蛇象征光明?

  “不是!”楚歌有些不理解,“灵具被打造的初衷,应该就是为了猎杀异兽,拉斐说过,这是一道死命令。然后你现在跟我说,霍尔巴德,分别象征黑暗与光明?这不是有点前言不搭后语吗?”

  面对楚歌的疑问,洛妃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没有办法解释,然而克罗诺斯竟然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霍尔巴德的契约者一向很神秘,他们通常神出鬼没的,只有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他才出现,然后只是匆匆帮我们搞定麻烦事,就离开了,这些事情我们也不知道,契约者也只是稍微提了提,并不会多做讨论。”

  “那霍尔巴德自己应该清楚吧?”

  “不,它们也不知道,它们只知道那人最后做的选择,然后就失去了之后的所有记忆。”

  楚歌有些气笑了:“不是我说你们,拉斐,到现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力,然后霍尔巴德又是这个样子,我真的是很佩服你们啊!”

  克罗诺斯无奈道:“没办法,我们受伤很严重,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我们或多或少都残损了,这种事情我们也很纠结的啊!”

  洛妃拍了拍楚歌的肩膀:“别纠结了,也没什么用,我呢,现在是启明巅峰,然后可以使用第四阶梯以下的魔法,甚至在圣殿中,我还掌握了一门第四阶梯的,大规模性的禁忌法术。”

  楚歌歪着脑袋想了想:“不会就是之前我们俩打的时候,你最后关头放的大招吧?”

  “对啊对啊!”洛妃如小鸡啄米一般点头,“是不是很帅?我跟你说,那是我最后的保命招数,一旦真正用出来,我就废啦!”

  帅个鸡儿!

  楚歌这么想着,那不就和自己一样?虽然自己也能用影三法第三式,但是用完就歇菜了。即使是已经突破至启明中期,自己也还是这样,只不过状态好一点而已。唉,等级低就是麻烦!神性力量根本不够用啊!

  “所以呢,我现在对于那一半的力量,一点也不在乎,反正现在的我,根本不需要。”

  楚歌赞同道:“不到万不得已,这种事情做不得,谁也不知道所谓的黑暗、光明,究竟是怎一回事……唔!”

  楚歌忽然捂住了耳朵,洛妃不解道:“怎么了?”

  “是秦海!”

  楚歌对着洛妃点了点头,示意她带上耳麦。

  “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吗?”

  耳麦那头,秦海有些疲倦的声音传来:“楚歌先生,那串吊牌我们已经拿到手了,只是在回来的途中……”

  楚歌皱了皱眉毛:“孙队长他们,出事了?”

  秦海叹息一声:“回来的途中,受到袭击,全部牺牲了,您所跟我说的那名幸存者,也下落不明。”

  楚歌捏了捏眉心,突然觉得很烦躁。

  “对不起,我应该跟着的,也许那样,他们就不会出事了。”

  “这件事情和您无关,按照约定,您做了您该做的,而且,他们的牺牲,是有价值的。”秦海迟疑了一下,轻声道,“不知道,我能否向您提一个请求?”

  洛妃看了看楚歌,眼神凝重。

  楚歌点了点头:“您叫我楚歌就好,按年龄来算,您和我妈妈差不了几年。”

  “好,楚歌,我希望,接下来我们一旦有什么重要进展,你能够和我们一起展开调查。毕竟,很多情况,都不是那群普通人可以应对的,我知道这样可能对你不公平。只是,我真的不想再看到……”

  “没问题!”

  在洛妃诧异的目光下,楚歌笑了笑:“有句话说的好,既然有了强者的力量,那么就应该保护弱者的安宁。那么多的普通人,为了我们的未来而奋斗,那我,自然也没有理由去逃避这个事实。”

  “只是……这仅限于我一个人,我不想让我的妻子、我的母亲掺和进去,我恳请您能理解,我也有家人,如果非要有一个人站出来,那个人一定是我,您能明白吗?”

  闻言,洛妃颤抖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楚歌,这个家伙,怎么突然间这么正经?

  耳麦那头,秦海沉默片刻,沉声道:“我明白的,能得到你这个回答,我已经十分满足了,请放心,你的妻子,母亲,我们GOH一定会尽全力保护!”

  扯掉耳麦,楚歌看着默不作声的洛妃,笑道:“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是普通人,也不是你的妻子,为什么要这么说?”

  楚歌伸了伸腰,趴在栏杆上:“可是在他们的眼中,你就是我的妻子。就算不是,我也无权替你做选择,难道不是吗?有些事情,我一个人做就行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你们。”

  天空中,云朵格外美丽,有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克罗诺斯优哉游哉道:“我们的楚歌,不再是之前的楚歌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