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找到你了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3408 2019.08.20 11:20

  另一个大汉眼见同伴被一击制服,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但是此时此刻已经由不得他退缩。

  他抓着电棒朝着楚歌的头上甩去,楚歌却直接一步近身,一拳打在男人的脸部,男人在空中翻腾了一圈,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浑身抽搐一下,就再没起来,显然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楚歌揉了揉脖子,扭过头看着女人:“现在,可以说了吧?”

  一道道咽口水的声音传来,女人看着总共不到两秒被解决的弟兄,心有点慌,这个男人,好猛。

  “你们继续玩你们的,我只是来找个人,只要不妨碍我,你们想干嘛干嘛!”

  楚歌对着目瞪口呆的众人挥了挥手。

  女人显然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很快平静了下来:“你真的,只是找人?”

  “当然!”

  女人指了指二楼:“楼上,二楼三号包间里。”

  楚歌点了点头,登上了二楼,拧了拧门把手,是从里面锁上了,楚歌转过头看着楼下观望的众人,以及神色紧张的女人,笑了笑。

  然后转身一个回旋踢,实木门瞬间被踹开。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女人的心在颤抖,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看着走进房间的楚歌,一个矮小男人悄悄对着女人说道:“李姐,咱们就这么放过他?貔爷要是怪罪下来……”

  “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女人反问一句,“找一帮弟兄来搞定他?”

  男人迟疑道:“我觉得可……”

  “王杰,有点脑子行不行?他既然敢单枪匹马闯进来,要么是傻子,要么就是强到无所顾忌,”李姐对着王杰努了努嘴,“这两个是我们压箱底的,他几招干掉了?这件事情你别给我多生事端,面子有命重要?你不想活,我还想呢!”

  ……

  房间里面坐着的五个人被吓了一跳,楚歌一眼就认出了坐在中间的楚晓宁。

  其实楚晓宁长相很随楚母,故此,也是仪表堂堂,楚歌站在他的身边,就像是丑小鸭,只是此刻,看着那张有着六分与妈妈相似的脸,楚歌愈发生气。

  “臭小子,你谁啊你?”

  男人过来想要抓住楚歌的领口,楚歌看都没看,直接扇开他的手,然后摁着他的脑袋,咣当一声砸在了墙上。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定很疼吧?

  “呦呵!这不是我的便宜弟弟吗?”

  楚晓宁右手手肘上方勒着一个止血带,好像一个疯子般喘着粗气,似乎是在紧张的等待什么到来。

  楚歌冷冷的看着这一幕:“楚晓宁,你够了!跟我回去,给妈跪地认错!”

  楚晓宁制止住想要站起来的其他人,翘着二郎腿:“怎么?连哥哥都不叫了?你胆子肥了?”

  “你不配!”楚歌看着在地上蠕动的男人,又是一脚踹在了他的手上,用力的拧了拧,“我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你竟然连妈妈也敢动!楚晓宁,你是个畜生吗?”

  楚晓宁看着在地上哀嚎却动弹不得的男人,笑了笑:“你这趟出去,四年,看来变化不少嘛!怎么,觉得自己牛了,不得了了,所以来跟我掰手腕了?”

  “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是替妈妈不值得!把我妈的钱还给我,然后跟我回去,我会让你少受一点皮肉之苦。”

  楚晓宁笑了,他对着身边的人笑着指着楚歌,好像遇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啪!

  “你他妈也说了!是你妈!”

  楚晓宁一巴掌拍在大理石桌子上,咆哮道:“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她都那么疼爱你!我呢!我是她亲儿子,问她要个钱,她给我推三阻四!啊!你告诉我,为什么?”

  他看着周围一言不发的人,疯狂道:“你们说!哪有这么对待自己亲儿子的?!啊?我不过是问她要几千块钱而已,她竟然说没有!你们说说,这他妈是一个母亲?”

  楚歌的拳头握的嘎吱响:“楚晓宁,你还算是个人吗?你自己做了那么多的错事,你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你做的哪一件事情,不是妈替你擦的屁股?说这种话,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克罗诺斯‘啧啧’道:“你这个哥哥,看的我都想揍了,太欠了!”

  拉斐表示赞同。

  这个已经丧尽天良的男人仰躺在沙发上,对着楚歌耸了耸肩,然后从身边的箱子里拿出一支充满绿色的注射器。

  “那又如何?你都说了,会有报应,那我为什么不再多做一点?反正横竖都是死嘛!你们说是不是?”

  还坐着的三个人脸上露出让楚歌都不明白的谄媚之色,这个混账东西,什么时候混到这种地步了?

  楚歌还是觉得,楚晓宁就是个街边小混混,只会跟一群狐朋狗友吃烟喝酒吹牛皮,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了。

  只是无论如何,哪怕就是他成了天王老子,都阻止不了楚歌今天要把他修理一顿,带回家给妈妈磕头认错的决心!

  “你为什么突然回家,还抢妈妈的钱?”

  楚歌眯着眼睛,看着装在针筒里的绿色液体,楚歌感受到了一丝丝的魔力波动。

  “你就是那个老不死的养的一条野狗,给你块骨头吃,你还真把自己当家犬了?”楚晓宁讥讽着,“现在都敢管起了我们的家事?”

  “楚歌,那个注射器里的液体,有古怪!”克罗诺斯以心声说道。

  心脏处的枷锁缓慢被打开,神性力量开始在充斥全身,楚歌冷笑道:“你说的没错,野狗也好,家犬也罢,总之我不准任何人伤害我妈,包括你这个亲儿子!”

  楚歌伸手想要夺下注射器,但却是慢了一步,楚晓宁用力将针头扎进血管里,绿色的液体仿佛有生命一般,没有推动活塞,液体就迅速流进了楚晓宁的身体里。

  旁边的人想要阻止楚歌,直接被他反手一巴掌抽飞了出去。

  夺下注射器,楚歌看着浑身筋脉暴起的楚晓宁,怒吼道:“你给自己注射了什么?这里面是什么?你说啊?!”

  楚晓宁仿佛触电了一般,浑身颤抖着,五指扭曲,呲牙咧嘴。

  “啊哦!这是变成小绿人了?”拉斐打量着血管里散发着绿色荧光的楚晓宁,讪讪一笑,“我滴个乖乖,不会变成没穿内裤的绿巨人吧?”

  克罗诺斯难以置信,我靠,怎么感觉真的有可能啊!

  楚晓宁歪曲着脖子,牙齿打颤道:“楚歌、楚歌、楚歌!我恨你,你知不、知不知道!都、都是因为、因为你!没、没有你,我一定、一定比现在过的好!”

  楚歌抓着他的肩膀,摇晃道:“你给我闭嘴!你到底给自己注射了什么?”

  直到自己亲手握住注射器,楚歌才感受到它的热度,已经有些烫手的感觉了!按照楚歌的体魄来算,刚才的绿色液体,至少也有六十多度!

  楚歌很害怕,即使他想要替楚母出口气,并不想真正的伤害他,更不想让他自己伤害自己,他只是想让妈妈能够不再悲伤。

  有些人,不如不见,不如思念,不如不念。

  但,只要活着就好。

  楚晓宁看着眼眸中急切神色的楚歌,好似魔怔一般,笑声如同鼓点一般,先是缓慢,而后是急促。

  浓郁的黑色雾气从楚晓宁的耳、眼、鼻、口中缓缓流出,它们缓缓蔓延出来,包裹住了楚晓宁的全身,仿佛有生命一般,逐渐凝聚成了一种特殊的实体

  “这是什么?!”

  感受着手上传来的粘稠,楚歌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试图去剥离它,却发现自己连抓都抓不住,太滑了!

  “楚歌快躲开!”

  拉斐和克罗诺斯几乎是在同时喊出。

  楚歌的瞳孔骤然微缩,黑雾中,一条不是人类的手臂忽然伸出,直接打在了楚歌的心脏处。

  空气被压缩出了巨大的涟漪,整个房间如同被震荡波冲击了一般,倒在地上的四人瞬间成了肉泥。

  而楚歌仿佛炮弹一样,被一拳打飞了出去。

  巨大的爆炸声在二楼炸裂,楼下观望的一群人猝不及防的被余威波及到,地下车库仿佛被一只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发生了巨大的颤抖。

  “这是,地震了?”地下室的老头睁着浑浊的眼睛,喃喃自语。

  此刻,楚歌如同镶嵌在了墙壁上,他挣扎着掉了下来。

  拉斐死死盯着二楼弥漫的灰尘,楚晓宁给自己注射的,究竟是什么?能够一瞬间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而这力量,不是神性力量!是充满了异兽气息的魔力!

  经理在爆炸声响起的一瞬间就蹲下了身体,死死抱住自己的头部,现在声音停了下来,她颤抖的站了起来,看着浑身脏兮兮的楚歌:“你、你究竟干了什么?”

  周围已经是遍地残骸,碎裂的石头砖块,误伤了很多‘无辜’的人。

  他们在地上哀嚎,挣扎,愤怒,痛骂。

  楚歌捂着自己的胸口,那一拳,让他现在有些无法呼吸,血液的流动似乎也变慢了,身体各部分的机能也开始变慢了。

  他单膝跪在地上,神情木讷,而在二楼的灰尘之中,紫色的雷电翻涌,一道身影,手中凝聚雷电,宛若恶魔。

  轰!

  又是一声炸裂,交易市场处,三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浑身颤抖了一下,相互看了看,眼中皆是一种茫然之色。

  此时,门口缓缓走来一位身姿高挑,面容绝美的女子。她披着漆黑如墨的秀发,穿着纯白的连衣裙,脚踩法师细高跟,宛若女王一般高冷,性感的天鹅颈后面有着一对天使翅膀的纹身。

  那纹身一半纯黑,一半纯白,此刻正散发着与颜色相同的气息。

  男人们站了起来,目光如虎一般看着女子,他们拦住了女子的去路,眼睛仿佛快冒出火一样。

  好美丽的女人!

  然而刚有人耐不住欲望,想要触摸女人,却忽然停下了动作,接连着其他人也都仿佛静止一般,任由女人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这座阴暗的地方。

  当女人的连衣裙角处也彻底从男人身边离开时,这三人瞬间化成了灰尘。

  女人望着响声的来源,一对摄人心魄的狐媚眸子,化成了一黑一白,仿佛可以窥探这未知的奥秘。

  “终于,找到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