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狼人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2190 2019.08.27 22:53

  在不远处的废品收费站里,楚歌看见了一个老妇人,她满头银发,衣衫褴褛,深邃的眼眸里写满了无尽的艰苦,一张苍老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她佝偻着腰,拄着一根残旧的木棍。

  老妇人拉着一个大的蛇皮袋,在垃圾堆里面挑挑拣拣,和那些最贫苦的人一样,都在努力活着。

  “您好!”

  楚歌喊了很多遍,老妇人这才抬起浑浊的眼睛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楚歌觉得这个老妇人似乎在颤抖,并非是年纪大的缘故,是一种来自心底的害怕。

  这个老妇人,在害怕什么?

  她颤抖着声音:“你、你是谁?”

  楚歌尽量挤出一个看起来很阳光的笑容:“我在找一个叫做林晓东的人,您认识吗?”

  这个有点耳背的老妇人浑身颤悚,她突然跪了下来,泪流满面道:“求、求您!求求您饶了我们吧!我、我们是真的没钱了!现在连饭都吃不上的,真的没钱了、没钱了!”

  果然是林晓东的母亲!

  楚歌颇为无奈的扶着老妇人:“老人家,您别这样,我不是来要债的,您能不能先起来?”

  拉斐叹息一声,这是个可怜的母亲,只是可惜了,生了一个儿子,却没能教育好他,悲哀至极。

  老妇人却始终没有听进去楚歌的话,依旧哭着,想要跪下求饶。

  对于楚歌来说,老妇人的重量不算什么,但是他总觉得,这个矮小的老人要是再这样下去,可能骨头会断。

  “老人家,我只是想找您儿子问一些问题,不是来要债的,您先起来行吗?”

  老妇人抬起沧桑的面容看着楚歌,哽咽道:“您、您真的不是来要债的?”

  “真的不是,我就是有一些事情想找您儿子问问。”

  老妇人用手背擦拭眼泪,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可是我儿子生病了,他病的很严重,我请了大夫来,也没能治好他!”

  生病了?楚歌看了看拉斐,按照之前那几个小混混的说法,林晓东应该也是注射了药剂,怎么可能会生病?

  洛妃说过,她遇到过一些因为注射药物而发狂的人,莫非,林晓东他……

  “嗷~~~”

  一道狼嚎声从废品站里的屋子里传来。

  老妇人一听,急忙转过身,也顾不得蛇皮袋,急忙颤巍巍的往屋子里走去,嘴里还念叨着:“儿子!妈来了!你是不是饿了啊?妈来了,妈来了!妈给你弄饭吃!”

  一股若有若无的魔力波动也随着传来。

  这是……

  楚歌的瞳孔骤然收缩,身体瞬间奔向小屋子。

  然而随着楚歌打开木门,浓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无数的苍蝇冲进了阳光中,地面上,蛆虫在蠕动。

  “这些是……人类?”

  楚歌一个踉跄,险些没有站稳。他捂着口鼻,浑身颤抖着,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冲大脑,浑身的汗毛悚立,宛若石化。

  地面上全部都是鲜血,三具大小不一尸体,已经被啃食的面无全非,蛆虫在他们的身上蠕动,空气中散发着腐烂的气味。

  并不是说楚歌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只是那些都不是人啊!现在可是真正的,冷冰冰的尸体在自己的面前躺着,那种冲击感,那种恐惧根本没有办法掩饰!没有办法压制!

  墙壁上,铁链锁着一个浑身灰色毛发的怪物,他大约是有一点五倍成年人大小的体积,眼睛显蓝色呈锥形瞳孔,身上肌肉饱满,四肢都被死死锁住,就连喉咙处也被固定。

  “这是……狼人!”

  楚歌咽了咽口水,整个人都是一种懵逼的状态。

  不知道,你是否见过传说中的生物?它们活跃在黑夜,活跃在密林,活跃在……你的眼皮底下,然后,进行着杀戮。

  “不!”克罗诺斯沉声道,“他是注射了药物的林晓东!和你的哥哥楚晓宁一样!只不过,他好像失败了!”

  ‘狼人’看到楚歌,如同见到了猎物一样,疯狂的想要扑上去,那已经化成狼爪的大手,激烈的在空中挥舞,楚歌能够感受到他眼里的血腥!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铁链紧紧的锁住了他,让他只能在一小段范围里活动,尽管背后的木门被他挣扎的嘎吱作响,也没有任何作用。

  “嗷~~~”

  狼人挣扎着,嘶吼着。

  身后的老妇人一把将楚歌推开,地面上凝固的鲜血让她滑倒在地,可是她却毫不在意,只是一个劲儿的在喊着,儿子,你是不是饿了?妈喂你吃东西!

  然而,看到老妇人的下一个举动,楚歌和拉斐,宛若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

  “这个妇人,竟然用人肉喂养他的儿子!”

  拉斐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这就是那个老东西说的好人?善人?

  你来告诉我!哪一个善良的人,会用人肉喂养自己的儿子?!

  楚歌只觉得浑身发麻,所有的关节隐隐作痛,这是疯了吧?

  老妇人从腐烂的尸体上扣下一块肉,跪在地上递给已经化成狼人的林晓东,而原本狂躁的林晓东,此刻异常安静,那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的看着自己的妈妈,似乎在判断她是谁。

  老妇人扭过头,不好意思的看着楚歌:“对不起啊!吓到你了!我儿子病了,大夫都没有治好他,不过、不过他跟我说了,他说,他只要吃肉,就能好!嘿嘿!”

  “你、你先坐着,等我给我儿子喂完饭,你再问你想问的吧!”

  明明应该是天底下最动听的话,为什么从这个老妇人的嘴里说出来,却好像是来自地狱一样?

  不!这个老妇人一样也是如此,她就像是地狱的恶魔!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喂!”

  楚歌颤抖着抬起手,指着地面上的残骸:“这三具尸体,是你从哪里弄来的?”

  正捧着肉,给自己儿子的老妇人嘴角咧开,露出黄色的牙齿:“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尸体?这些都是我们家养的动物!他们都是我儿子治病需要的药!”

  “楚歌,你看那个!好像是医生证!”

  顺着拉斐的目光,楚歌看着那具成人尸体的身边,躺着一个证件,虽然已经浸泡了血液,但是依旧可以看出上面的两个字——医生!

  楚歌握了握拳头:“你、你是不是把,给你儿子看病的医生给杀了?!”

  狼人嗅了嗅已经爬满蛆虫的腐肉,然后舔了舔,目光看向老妇人。

  “吃啊!儿子!吃啊!”

  老妇人扭过头,再次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你在胡说什么啊?对了,你怎么跑出来了?我们今天不吃你,快回窝里呆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