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德行!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3057 2019.08.17 21:59

  “力量的悬殊只有靠技巧才能够弥补,硬碰硬,是傻子的做法。”

  男人说话的一瞬间,右手忽然放松,却迎合着对手的力道,左手向上微微一拨刀身,颇有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意味,让砍刀的力道完美发泄出来,刀尖处却又死死贴住刀身,在快要接近地面时,男人右手用力。

  笨重的砍刀如同玩偶一样,被男人手中的横刀带动,在空中不得不随着男人的意愿而旋转。

  “这,就是‘拨’。”

  潜意识里,楚歌不由得跟随男人做这个动作,但是却意识到,自己的手腕根本没有这么灵活,也许真的要实战,自己手里的刀早就被别人挑飞出去了。

  男人并没有停下动作,而是反手将砍刀挑飞后,身体向前突进,刀身与肩齐平,力达刀尖。

  “刀尖向前直刺为扎,力达刀尖,臂与刀成一直线,根据扎的高度分为上扎刀、平扎刀、下扎刀。”

  锵!

  男人的刀尖被挡了下来,却没有任何惊慌,依旧淡淡道:“要发挥最大的力量,就要讲究腰马合一,爆发力一定要强,只要你足够强,就能一击破开这砍刀的格挡。”

  男人腰部发力,整个身体如同紧绷的弹簧,牵一发而动全身,浑身二百零六块骨头都在用力。

  砍刀虽然没有坏,但是对手整个身体都被一击顶飞。

  看着向后不断撤步的对手,男人身体掠出,右手持刀,由上向下,同样力达刀刃,臂与刀成一直线。

  狭长的横刀伴随着男人如同陀螺一样旋转的身体,不断与砍刀宽厚的身躯发生电光火石般的碰撞。

  “你要记住,永远不要给对手喘息的机会。所有的一切,能够一气呵成,就不要拖拖拉拉!”

  男人腾空一脚踹在对手的胸前,借助对手的身体,空翻落地:“这是‘劈’,现在则是‘扫’!”

  话音落下,男人右手持刀,使刀刃朝左,横扫一圈:“刀身要平,刀刃与踝关节同高,臂要伸直,动作一定要轻快!”

  对手单脚点地,身体腾空而起,双手握住刀柄,用力刺向男人。

  男人不急不慢道:“六字已去五,只剩最后一个‘斩’字,我希望你明白,任何时候,冷静的判断才能赢得最后的胜利,无论对手是多么强大,也不能乱了阵脚。愤怒与慌乱,才是最大的敌人,想要胜利,沉着寻找对手的每一次破绽!”

  男人目光如炬,迅如惊雷,银白的刀光在对手的胸前划过,楚歌只觉得一个字,那就是‘快’!

  他根本没有看清男人是怎么出的手,什么时候出的手!

  男人拨了拨头发,如同一尊战神一般看着楚歌,不知为何,虽然男人相貌平平,但是楚歌却觉得,这个男人无比潇洒帅气!

  如同黑烟一样,手持砍刀的敌人,在空中还未落下,便消散。

  男人缓缓道:“日后,勤加练习,记住,绝对的力量虽然有着压制性,但是技巧同样很重要,注重细节,两者结合,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

  “叮叮叮!”

  楚歌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克罗诺斯说道:“手机响了。”

  “是妈妈打来的电话。”

  楚歌对着坐在床头柜上的拉斐和克罗诺斯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喂,妈,对,那个,我突然有点累,就多睡了一会儿,没事没事,我没生病,妈你中午不用回来,我把饭热一热吃了就过去,放心吧。”

  挂了电话,楚歌揉着眉心,这个电话来的有些吓人。

  “学的怎么样了?”

  楚歌想了想:“挺好的,接下来就需要实践了,我只是在脑海里跟着那人练习了一遍,而且还只是最基础的,不过受益匪浅。”

  拉斐笑道:“并非我为他说话,在这么长的岁月以来,这个人的确是我所见过天赋最高的人,没有之一。”

  克罗诺斯问道:“你吃完午饭就过去?你的身体恐怕支撑不了你走这么远的路。”

  “没事,妈妈她不会骑电瓶车,所以家里还留着一辆车子,我骑它过去就行,”楚歌解释道,“不能这么待在家里,会让妈妈生疑的,到了店铺里我再休息也行。”

  ……

  “本市新闻,上周六,寒山林发生一起因为大雨而导致的洪水滑坡,以至于目前有六位受害者。相关工作人员正在寻找受害者的遗体,在此提醒广大市民朋友,外出一定……”

  楚歌将手机放在桌面上,手指敲击着玻璃面:“看来这就是寒山林的处理方式,只是他们怎么知道是六个人,而不是七个?”

  “你的意思是,他们没有算上你?”

  克罗诺斯无奈道:“这种事情你也要争上一争?”

  “有点脑子好不好?”拉斐翻了翻白眼,“他们既然能够这么确定是六个受害者,那么肯定知道还有一个生还者,也就是楚歌,而且当时GOH的人赶来时,我们已经处理完了食尸牛鬼,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

  克罗诺斯沉吟一下:“你的意思是,他们会调查这个解决了食尸牛鬼的人?”

  “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又或者是两个、三个。他们有能力解决异兽,而且还不是自己人,你觉得他们会轻而易举的放过?”

  楚歌叹了口气:“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神通广大,只希望不要找上我才好,我可不想与他们有任何瓜葛。”

  “应当考虑一下,他们会不会有,非我族人,必为异类的想法,如果掌控欲太强,很容易和我们造成矛盾。”

  拉斐提醒道:“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与他们为敌,毕竟我们势单力薄,还有家人做羁绊,这是我们的软肋。”

  楚歌冷笑:“好好商量,那就什么都可以谈。可要是他们敢有非分之想,老子就剁了他们的手!”

  傍晚时候,刘芊菡甩着秀发,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小店铺。

  楚歌睁开眼睛,斜睨着气色好了很多的女孩:“要啥就自己拿,我最近有点懒,不想动。”

  女孩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泛着一丝丝健康的红润:“我不是来跟买东西的!”

  “啥?不买东西你在我面前晃悠干嘛?你知不知道我很忙啊?我这个人陪聊是很贵的!”

  楚歌一本正经的胡扯八道:“刚才有个小姑娘来找我,就聊了两句话,给我五十块呢!你不要占用我宝贵的的时间好不好?我还要赚钱呢!!当然啦!如果你能给我钱,我也是可以勉为其难的陪你聊两句。”

  破天荒的,刘芊菡没有反驳,她撅着嘴巴,一双纤纤玉手背在身后,垫着脚尖,看着躺在摇椅上的楚歌,纠结道:“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哎!你不要污蔑我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说话是要负责任的!我一个良家妇男,这么清白的名声,被你随随便便一句话给毁了!万一娶不上媳妇儿,你拿什么赔我?你自己吗?”

  刘芊菡被气的有些发抖:“楚歌!我在很正经的跟你说话呢!你……”

  “嘘~~~”

  楚歌伸出一根手指在嘴前:“我妈正休息呢?你这丫头想死?”

  刘芊菡急忙捂住嘴巴,也不再和楚歌争辩,只是往里面往里面瞅了瞅,眼神示意楚歌,自己有没有吵醒楚阿姨。

  “没事,你继续,我妈今天睡眠好。”

  刘芊菡这才放松了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跟你好好说话,你也跟我好好说话,行不行?”

  楚歌一脸嫌弃的看着她,仿佛是极度不乐意,但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答应了下来。

  克罗诺斯在心里骂道:“行了吧,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明乐得要死,你这个人真是够了。”

  “你懂个屁,风水轮流转了!今天我是大地主,她是小丫鬟,明天就不一定啦!我不趁机好好呛她两句,我对得起我这么多年来受的委屈吗?对得起前天晚上那么拼命吗?”

  表面上,楚歌还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说吧,又有什么事情?”

  刘芊菡想了想,小声道:“我得谢谢你。”

  “打住!”楚歌看了看有些微醺的黄昏,“这也没到晚上呢?你怎么就开始梦呓了?”

  刘芊菡气的一跺脚:“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天下午你偷偷跟着那个老道士,全被我看见了!”

  楚歌一愣,试探道:“全都看见了?”

  “昂!”

  刘芊菡无比骄傲道:“没想到你还是一个挺有正义感的人,多亏了我这么多年的耳濡目染,你得谢谢我!”

  楚歌冷笑:“又来了?!就知道你说不出什么人话来!你跟我说说,你都看见什么了?”

  刘芊菡想了想,一张可爱的脸上写满了不乐意:“我就不跟你说,谁叫你怼我?”

  “哔了狗了,”楚歌翻了翻白眼,“得了吧,就你我还能不知道?这就是什么也没看到,对吧?别脑补啦!你就是再怎么幻想,也不可能知道我是怎么拿回这钱的!”

  克罗诺斯好奇道:“为什么这么说?万一她要是真的看到了呢?”

  “那我就直播切第三条腿!”

  楚歌冷笑不已,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她什么德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