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回家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3379 2019.08.03 21:47

  “楚歌,没有神性力量的人类是不可能与我们缔结契约的。而你,不单单是有神性力量,你要更加特殊!在你无意识的使用力量时,我和拉斐就感受到了,那股力量就像是被拼凑起来一样。”

  “所以,拉斐觉得你的前途不可限量。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活成你想要的样子,而不是会因为别人的一席话,就改变自己。”

  ……

  第二天的清晨,楚歌坐上了回家的火车,望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楚歌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都想要见到妈妈。

  他太迷惘了。

  楚晴如今还住在这个小县城里,已经四十七岁的她,双鬓微白,原本如墨一般的头发,也掺杂了一些白发。

  楚歌进家门的时候,她正在厨房做饭。

  楚歌的悄然无声,既让她吓了一跳,也有些惊喜,自己的儿子,回来了。

  看着狼吞虎咽的楚歌,楚母只得多次出言提醒,慢些,慢些吃。

  “外边的生活如果不好过,就回来吧。”楚母心疼的看着楚歌,“妈这里不是还开着一家小卖部吗?你回来帮妈做生意也行啊。”

  楚歌抿了抿嘴,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妈,我哥他还好吗?”

  楚母眼神黯淡,叹息一声:“别提他了,阿楚,你是妈的骄傲,妈只希望你能生活的好。”

  “我知道的,妈,这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的工资,有点少。”

  楚歌从身上掏出三千多块递给了楚母,楚母笑道:“这还少呢?收回去吧,妈手里有钱。”

  楚歌固执的摇了摇头:“妈,我说过的,以后赚了钱,一定要先给你。”

  “那好,妈就先给你收着,等你将来结婚买房子用。”

  楚母温柔的看着楚歌:“这镯子挺好看的,你戴上正合适。”

  楚歌咬了咬上嘴唇,笑道:“路上捡的,只是,戴上的时候出了意外,拿不下来了,不然就送给妈了。”

  楚母笑了笑,没有说话。

  吃完了中午饭,楚歌骑着三轮车,戴着楚母去小卖部。十月的太阳暖洋洋的,让楚歌的身心也放松了下来,回到了自己的家,总觉得一切都会顺心顺意。

  小卖部不大,是楚母在楚歌十六岁时开始经营的小本生意,而十六岁之前,楚母则是在路边给人家补补衣服。

  “妈,你进屋休息吧,这里我看着就行,你腰不好,医生让你尽量多躺着,你得听话。”

  楚母敲了敲楚歌的脑袋:“小大人?倒是教训起我来了,那我就去里屋睡一会儿。”

  坐在摇椅上,楚歌看着碧蓝的天空,眼眶忽然有些酸。

  楚歌还是楚歌,十年前楚母把他领回了家,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楚歌,现在依旧是什么样子,没有变过。

  即使有人告诉他,你不是一个平凡人,可楚歌依旧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为了能让这个救了自己,养育了自己的女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楚歌的思想很简单,如果他可以让妈妈不再劳累,让妈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让妈妈想要什么就可以买什么,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活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所爱的人。

  否则生活,没有任何意义。

  我有了所谓的力量,我就不是楚歌了吗?我就能够变得幸福吗?不,不是这样的,我所追求的不是这个!

  楚歌合上了双眼,寻求心底那一抹宁静,而他的心情也蓦然的变好了。

  “一瓶雪花啤酒。”

  楚歌看都没有看声音的主人,合上双眼反手从箱子里拿出一瓶放在了桌子上:“两块钱,放在盒子里就行。”

  咣当!

  真是清脆悦耳啊!楚歌这么想着,却发现自己眼前的黑影还没有离开,他撤掉放在桌面上的双腿,双肘压在桌子上,下巴抵着十指交叉的双手,眼神微眯。

  “刘大小姐,钱货两清,你不回家,还在这里杵着做什么?”

  此刻,一个面容姣好,皮肤白皙,扎着马尾的清纯少女双手绞着衣角,欲言又止,楚楚动人。

  楚歌看着这个名为刘芊菡的少女,心中不由感叹,刘大叔家的基因咋就这么好呢?

  但是!这个漂亮的皮囊下,却隐藏着一颗让楚歌打颤的心。

  一想到面前这个小姑娘的伶牙俐齿,楚歌牙根就发酸,在过去的许多年里,两人可谓是相爱相杀!但自己一直被这个小丫头的恐惧所支配!

  虽然也曾想着扳回一局,但……几乎没有。

  双方对弈,输多赢少。

  但是今天的刘芊菡却意外的没有像从前一样,怼上一波,她原本就白皙的脸上有着一抹不自然的惨淡,眉间似乎有着难以言喻的紧张。

  头一回看见宛若一只受惊小鹿的刘芊菡,楚歌觉得有些意思。

  “喂,你这是考试没考好?还是被哪个小伙子表白了?怎么一副失了魂的表情?”

  楚歌戏谑的打量着她,这孩子可是从来没有露出过这种表情,不好好嘲讽一番,自己都对不起自己啊!

  看着依旧不言语的刘芊菡,楚歌‘咦’的一声,神色古怪道:“难不成是你被拒绝了?呦呵,这哪家小伙子这么有眼光?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

  面对楚歌的调侃,刘芊菡手里抱着啤酒,依旧目光低垂,仿佛毫不在意,她用着轻灵的声音小声问道:“楚歌,你……”

  “叫歌哥。”楚歌翻了翻白眼,这孩子怎么就那么没有礼貌呢?

  “那……鸽鸽……”

  楚歌:“……”

  得了!您是大佬,您爱咋地咋地吧!

  楚歌单手抵着下巴,耸拉着脸,玩弄着一只小黄鸭。

  刘芊菡踌躇了一下,轻声道:“鸽鸽,你、你信不信鬼神?”

  嘎!

  小黄鸭尖叫一声,楚歌面色古怪的看着眼神真挚的小姑娘:“你大白天的就梦话了?还是发烧了?”

  真有意思,难不成看恐怖片看多了?

  刘芊菡摇了摇头,她咬着嘴唇,眼神中充满着恐惧:“鸽鸽,我真的见到了!我没有骗你!”

  嘎!

  楚歌瞳孔骤然收缩,随手丢掉尖叫的小黄鸭,他靠在椅背上,表情让人晦涩难分:“你见到……什么了?”

  “一只鬼!”刘芊菡表情痛苦,声音颤抖,“不!好像还不止一只,鸽鸽,我觉得他们盯上我了!我该怎么办?”

  楚歌挺起了腰肢,十指交叉放在桌上,身体前倾,盯着那双慌乱的眸子,轻轻道:“他们?他们是谁?”

  “我也不知道……”

  “你要是不说,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给你解决问题?”

  刘芊菡眼睛瞪得大大的:“鸽鸽你说的是真的么?你能够帮我解决问题?!”

  额……我说的话有这么歧义吗?楚歌的思绪已经来回运转了一百八十次,我发誓,这只是作为一个倾听者,本能的反应。

  “当然……”

  楚歌停顿了一下,在后者期待的目光下开始了作死:“是假的。”

  刘芊菡嘴唇蠕动了几下,表情愤恨,却没有出言怼他,只是有些失落,转身就要离开。

  “哎哎哎!别走啊!”

  楚歌讪笑着拉住她的袖子,他摸了摸鼻尖,正色道:“歌哥在线倾听问题。”

  “可你又不能帮我解决问题!你只会给我添麻烦!你每次都这样”

  “哎!你可不能这么说,虽然我不能帮你解决问题,但是我可以解决提出问题的那个人啊,你说对不对?”

  看着胸口不断起伏的刘芊菡,楚歌觉得玩的可以了,便强忍着笑意,轻声道:“收回我刚才说的话,我也许可以帮你解决问题的,真的!”

  ……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校园里开始流传一个故事。他们说,也许是在男生宿舍,也许是在女生宿舍,当黑夜降临时,有鬼物会出来,他们会吸引学生,然后犯下罪恶。

  我们班的人乐此不疲的谈论这件事情,更有甚者希望能够希望自己是主角,然后来一场风流韵事。

  只是没人相信这件事情,也没人知道是第一个散播谣言的是谁。而我是个无神论者,更是新世纪的青年,对此也嗤之以鼻。但是直到我亲眼见到了才发现,原来很多事情,不像我想的这样。

  那一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在班里复习完功课,然后回宿舍。

  校园很寂静,比往常都要寂静,没有学生走动,没有老师巡视,安静的像一座坟墓。我以为是因为校方周三说,有上级领导巡视,是关于升五星级高中的事情。

  导致所有的学生都严格要求了自己,我原本很开心。你知道的,只有这样的环境才能让人更好的学习。

  更因为当时已经是十二点了,所以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没人会在专注于一件事的时候,还会浮想联翩。

  我慢悠悠的晃到了宿舍,拿起了洗漱用品就要去洗漱间,可是却发现宿舍床上十有九空,唯一的一张床上,被子里似乎蒙着人,它被摇晃的咯吱作响。

  我以为她们是在嬉戏,就没有理会。可是我渐渐的发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因为太静了!除了室友那张床的声音,我没有再听到任何别的声响。

  我们的洗漱间是在三楼,是学校专门建立的,而我们是在二楼!在宿舍到洗漱间的路程中,没有听到除了我脚步声以外的任何声音,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

  我蓦然的开始恐慌起来,而且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就在我接好水低下头洗脸的一瞬间,我看见一个浓妆艳抹,头有尖角的倒影,他的下巴就垫在我的肩膀上,并且怪笑着。

  我尖叫一声,顾不得洗漱用具,就朝着宿舍跑去,我不敢朝身后看,因为我觉得他就紧紧跟在我的后面,只要一回头,就会被抓住!随着风吹开房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那些原本应该有人的房间全部都是空的!

  我气喘吁吁的跑回了宿舍,推开门却看到那张床上一个上半身长有双翼,头有尖角的怪物,正趴在李雯雯的身上,他似乎是听到了我回来的声音,转过头冲着我笑了笑。

  我认了出来,那就是之前水中的倒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