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我生气了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3049 2019.08.18 20:32

  在吃了一颗含有魔力的果实后,楚歌安心休养了几天,身体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

  院子里,楚歌握着一柄木棍,对着自家栽种的桃树,练习着男人教授自己的基础刀法。

  男人说过,刀法的精华其实只有六字——扫、劈、拨、斩、扎、挡。

  这简简单单的六字,便组成了所谓的技巧与套路。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所有的出招与收招都要用心,对待不同的敌人,使用什么样的策略,都是十分重要。

  所以楚歌就开始打磨底子,因为有神性力量,所以楚歌在力量的掌握,肌肉协调性方面,都要比平常人更快更容易上手。

  “如果有个对手能够陪着自己练习就好了,”楚歌一边虚空劈砍,一边对着拉斐说道,“总觉得这样还差点火候。”

  拉斐赞同道:“确实如此,没有任何的压力,”

  “影三法,以你现在的能力,只能使出前一法——凝力,而且除了第三式你用过一次,其它的都没用过,晚上去找找异兽练练手,我们该认真了。”

  一个扫刀,木刀带动着空气,发出‘呜呜’声。

  楚歌双手拄着刀柄,长呼一口气:“和我预想的不同,我以为所谓的刀法,是很华丽炫酷的技能。没想到,却是一种将力量揉捏在一起,纯粹的制敌之术。”

  “什么时候你能够将力量达到收放自如的时候,你就真正强大了。”

  克罗诺斯说道:“不要想着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华而不实。”

  楚歌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洗了个澡,墙壁上的指针已经是十一点半了,楚歌一路疾奔,仅仅是花费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便跑完了将近五千米的路程。

  “听说世界上最快的人,大约是百米9.58秒,也就是说,一秒跑了十米多,”楚歌活动了一下腰,“我现在,大概是一秒八米多,拥有神性力量真的不错啊!”

  楚歌调侃道:“至少,就算是我,也能为国争光。”

  “不要骄傲,现在你是按一秒几米来算,而真正的强者,却是用一步来算,到那时,时间与空间,就不是困住他们的路障了。”

  面对拉斐的拆台,楚歌翻了翻白眼。

  然而到了楚母的小卖铺,楚歌原本带着笑意的脸瞬间阴郁了下来。

  原本好好的玻璃此刻碎了一地,摆在周围的商品也都掉在了地上,薄木门甚至被踹坏了。

  “妈妈!”

  屋内,刘成志正在安抚着楚晴,楚歌急忙跑了过去,握住楚母的手:“妈妈,发生什么了?”

  楚母只是一个劲的抹着眼泪,也不说话,让楚歌颇为无奈,楚歌看见她手腕上的淤血,说道:“妈妈,别哭了。”

  刘成志拍了拍楚歌的肩膀,示意后者跟自己出来。

  “刘叔,发生什么了?小混混闹事?”

  刘成志看了看屋内还在啜泣的楚晴,叹了口气:“是你的哥哥。”

  楚歌的瞳孔骤然收缩:“刘叔,你说什么?”

  “刚才我在给人家理发,就听到你妈妈这边有吵闹声,出来看,是你的哥哥在问你妈妈要钱,你妈不肯给,他就把门给踹了,翻箱倒柜的找钱,好多人过来劝都不行,你妈妈手腕上的伤,是跟你哥夺钱时,被弄伤的。”

  楚歌只觉得血液逆流,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我知道了,刘叔,谢谢您啊!”

  “没事儿,都是邻居,唉,你去劝劝你妈妈,别难过了。”

  送走了刘成志,楚歌找出一瓶红花油,给楚母擦着淤血。

  “妈,你别难过了。”

  轻轻为楚母拭去眼泪,楚歌心疼道:“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痕?我带你去医院看一看好不好?”

  楚母摇了摇头,眼眸中尽是痛苦之色:“阿楚,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这就是我教出来的好儿子啊!”

  “没关系的妈,你还有我!”

  楚母看着楚歌,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阿楚,是妈拖累你了。”

  楚歌摇了摇头:“别这么说,若不是您救了我,我也许早就死了。”

  安慰了一番楚母,楚歌将小卖部打扫了一番,看着沉沉睡去的母亲,楚歌脸色阴郁的走出了家门。

  克罗诺斯问道:“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这是他逼我的!”楚歌几乎是咬着牙齿,“我今天要不揍他一顿,我就不配叫楚歌!”

  拉斐在空中旋转一圈:“找人类我不擅长,你就这么没头绪的找?”

  楚歌冷笑一声:“放心,我知道哪里能找到他。”

  楚晓宁,楚晴的亲生儿子,比楚歌大三岁。只是这个男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账东西,即使当年家境不好,也从未体谅过自己母亲的难处。

  虽然楚歌不说,但是谁都知道,这其实也与楚母的教育方式有关,她总觉得自己欠这个孩子的,所以一再的宽容与溺爱。

  结果就导致楚晓宁狂妄、虚伪、贪婪,初中时打架勒索,做着鬼泣神厌的事情,高中时变本加厉,吃烟喝酒打牌,网咖酒吧KTV,根本不顾及家里的经济情况。

  一旦没有钱,就会问出楚歌要,那个时候,楚母给二人相同的零花钱,楚歌却很少用过,都存了起来,交给了楚晓宁。

  因为他知道,只要每一次楚晓宁要钱,妈妈都会很难过,所以只要减少他要钱的次数,妈妈就能少一些难过。

  只是这个混蛋把所有的一切当做理所当然,还记得那年楚晓宁做了一件最混账的事情,他竟然把人家女孩儿的肚子搞大了!

  女孩儿的父母找上门来的那一刻,楚母只觉得天都塌了!自己这么多年培养的儿子,竟然做出这种混账事情,并且一脸的满不在乎!仿佛所有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无所谓。

  高中没读完,楚晓宁就跟着一群不学无术的畜生去混了所谓的‘社会’。

  在这个县城里,也算是臭名昭著。

  楚歌寻到了红灯区,虽然是白天,但是两栋楼之间挂着的红灯笼还是很刺眼。

  楚歌凭着记忆,从巷口处往里走了不到六十米,看了看左手边一个名叫‘暧昧牌室’的屋子,楚歌走上前,推开了门。

  一股酒精混合着酸臭的味道扑面而来,楚歌挥了挥鼻尖的空气。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常常来这里找楚晓宁,这个地方,可以说是他们一群混混最喜欢的地方!

  色与欲的交易场所,人性的丑陋与卑贱的发泄之地!

  屋内走出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扭着水蛇腰,穿着暴露,全身上下几乎只有几张薄纱遮挡。

  她右手夹着烟,用一双迷离的打量着楚歌:“小哥哥,我们现在不营业。”

  楚歌正眼都没有看她,只是环顾着空荡的四周:“我问你,楚晓宁在哪里?”

  “呦!”女人轻笑一声,笑的花枝乱颤,“原来你喜欢这口啊!只是人家不知道呢!”

  女子渐渐靠近楚歌,她闻着楚歌身上的气息,只觉得异常的好闻,就像是罂粟一样,让人着迷。

  “小哥哥,其实,我也可以啊!虽然还没有营业,但是我不收你的钱,”女人舔着猩红的嘴唇,一张画得跟鬼一样的脸对着楚歌,猛吸一口烟,喷在楚歌的脸上,“好不好?”

  楚歌冷冷的看着女人:“有电话吗?打电话!”

  “哎呀!你怎么这么冷漠啊!人家可是心急难耐呢!”

  克罗诺斯笑的喘不过来气,落在楚歌肩膀上的拉斐憋着笑容,这个人类女人真有意思。

  “宝贝儿?你怎么出去这么久啊?老子都快都不及了!”

  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从里屋传来,伴随着的,还有一些不堪入耳的声音。

  “他们应该知道,对吧?”

  楚歌指了指房间,走过去,敲了敲门:“喂!麻烦告诉我楚晓宁在哪里,喂!”

  “妈的!谁啊!”

  “欧呦~小哥哥,你这是干嘛呢?”

  女人走到楚歌的身边:“你这是扰民吧?”

  “我只想知道楚晓宁在哪里!”

  楚歌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女人:“如果打扰到你们,我先说声抱歉。”

  嘎吱~

  房门被打开,一个赤裸着上身,腰带解开一半的黄毛男人一脸痞气的看着楚歌:“你特么谁啊?”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能告诉我楚晓宁在哪里吗?”

  男人打量了一下楚歌,将手放在耳边:“你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

  楚歌挑了挑眉毛,颇为无奈道:“我说……”

  啪!

  男人反手一巴掌想要抽在楚歌的脸上,好好教训一下他,却被楚歌轻轻松松的握住了手腕:“所以我跟你们好好说话你是不会听了?”

  楚歌每说一字,手上的力道便会加重一分。

  里屋里传来笑声:“小四子,你在干嘛呢?”

  女人不嫌事情大的笑道:“呦哟呦!小哥哥你好帅哦!我说,小四子,刚在在菲菲的身上,你不是很硬气吗?怎么一下子动不了了呢!”

  “马勒戈壁的!你他么的给我松手!”

  楚歌看着满脸涨红的男人,皱了皱鼻子:“看来是不能好好说话了。”

  嘭的一声,楚歌一脚将黄毛男人踹进了屋子里。

  “我再问一遍,有谁知道楚晓宁在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