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无能的表现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2126 2019.08.27 18:58

  这不是真的吧?一定是我的眼花了,对吗?

  这个恐怖的男人、这个下手十分重的男人,为什么,又来了?!

  黄毛打了一个寒颤,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记得那天被‘咣当’一下,直接撞在了墙上的感觉,当真是酸爽无比。

  “大哥,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

  男人搓着手,神情紧张,听说那天二手车市场,发生了人为的煤气爆炸,只有两个人活了下来,楚老大自那天,也失踪了。

  他们这几个人都在想,是不是那天来的人干的,不然事情不会这么巧合,以往楚老大去,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这个男人一找上门,就突然发生了这种事。

  他们不敢不想,更不敢去说,这是个狠人啊!

  “你看起来很紧张,”

  楚歌笑了笑,随意的拿起一个麻将,在手里揉搓着:“不过恢复的挺好啊!现在生龙活虎的。”

  男人知道楚歌说的生龙活虎是什么意思,只能讪讪一笑:“多亏了大哥你、你留手了,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屋内又传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熟悉的男人和女人,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仿佛少年时代,教导主任的训话一样,低着头,不敢吭声。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虽然上次被楚歌教训的很憋屈,但是他们也真的怕。

  楚歌搓着一块麻将,眯了眯眼睛:“别担心,我对你们不感兴趣,还是那句老话,我只想知道我知道的,以及你们知道的,懂?”

  众人狂点头,纷纷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来找事的就行!

  “你们知不知道,楚晓宁时常给自己注射一种药物?”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药物?

  被揍的最狠的绿发男人,手上绑着石膏,脸上还有着一些小伤,这伤全部是楚歌搞的,所以,这个男人对楚歌最为恐慌,他抽了抽鼻子,试探道:“大哥,您是说……那个?”

  说着,自己做了一个销魂的表情。

  楚歌面无表情道:“不是,是还要刺激的东西,绿色的药剂,跟你头发一个颜色。”

  烟熏妆的小太妹看了看男人的大草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对上了楚歌斜睨的眼光,又急忙低下了头。

  男人讪讪道:“大哥,这个,我们真的不知道,您看,我们也没什么大本事,说实在话,都是跟楚晓宁混的,而他也根本看不上我们。”

  被揍的最轻的男人,诚恳道:“是啊!我们也就是借着楚晓宁的名头,狐假虎威而已,真正的事情,我们很少知道的!”

  楚歌瞬间捏碎了麻将,微微眯了眯眼睛,不知道?不应该啊!文件上也是建议,从这里开始着手调查,没道理GOH的人会搞错。

  这群家伙应该也不敢藏着掖着,楚晓宁的脾气确实也如他们所说,心高气傲,即使是作为小混混,他也觉得自己是最牛气的那种,从来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现在该如何是好?

  楚歌开始思索,然而在这群二五仔的眼里,明显就是这个男人生气了!

  我滴乖乖,这可是麻将啊!这么轻易就能捏碎?那是不是分分钟就能捏碎自己的骨头?

  众人心慌了,挨最少打的男人急忙道:“大哥,你让我们再想想,再想想就行!”

  楚歌觉得有点意思,微微眯了眯眼睛:“那你们就再想想,想清楚一点。”

  克罗诺斯百无聊赖道:“你觉得让他们想,有用吗?”

  “稍微等一等不就知道了?”

  拉斐最喜欢这种事情了,总有一种看话剧的感觉,充满了跌宕起伏。

  楚歌丢掉手里的残渣,拿起了一个新的麻将,这玩意有什么好玩儿的?就靠着运气去赌自己能赢?赢了就继续,输了就借钱来赌?人呐!真是吃饱了撑的!

  半晌,他们似乎终于回忆起了一些东西,急忙道:“大哥,不知道这对您有没有帮助。”

  “说!”

  楚歌眼皮耸拉着,这个麻将上怎么还有只小鸟?自己好像听说过,它叫什么来着?

  男人颤声道:“您说的什么绿色药剂,我们真不知道,但是有一次,楚晓宁喝多了,似乎提到过,自己以后就能拥有神的力量,然后又说我们都是蝼蚁,废物!”

  “哦?”

  楚歌和拉斐他们瞬间提起了精神,这就很有嚼头了嘛!

  “继续。”

  那个小太妹撩了撩头发,用自己那张画得跟鬼一样的脸看着楚歌,尽量挤出一个笑容:“那天他也没说多,断断续续的,我也就只能记得这么多了,但是,当时还有一个人,他和楚晓宁是一起的,他说,自己也将获得神的力量。”

  “他叫什么?住在哪里?”

  “好像,好像叫什么……林晓东!就住在新城区那里,是个臭名昭著的败家子儿,听说这人喜欢赌,而且游手好闲,把家里的房子都给卖了,还赌债去了,您要是去问问,应该能找到他。”

  楚歌斜睨着一眼小太妹,心道,你们都是一路货色,干嘛表现的那么愤慨?五十步笑百步。

  似乎是感受到了楚歌的想法,小太妹讪讪一笑,强行解释道:“我、我不赌……”

  神特么管你?

  既然知道了想要的东西,楚歌自然也不会多留,转身就要离开。

  身后的小太妹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问道:“您可以找楚晓宁啊,找到他不就知道了么?”

  楚歌侧过头,咧了咧嘴:“哦?你说他啊?在二手车市场那里,让他跑了,暂时找不到。”

  众人心一颤,果然是他干的!

  新城区是生活在这座县城里的老住户,他们大部分都是农民出身,而且抱团在一起,几乎都熟悉各家各户的事情。

  所以楚歌很轻松的就问到了林晓东的‘家’,只是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在楚歌临走前,欲言又止道:“小伙子,是不是那个畜生又欠了债?唉,麻烦你行行好,就针对他一个人就行了,别伤害他的老母亲!他娘啊,是个命苦的善良人!”

  楚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只是,子不教父之过,一个孩子会成为什么样的人,首先取决于家庭教育,然后才靠他本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没有因,何来的果?

  至于那位母亲善良?楚歌摇了摇头,很多时候,善良与懦弱,也是一种错误,因为那只是你无能的表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