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临终之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无药可救

临终之日 古月凤辛 2431 2019.08.28 11:51

  什么?!

  “这个妇人疯了!”

  然而还没等楚歌反应过来,化身成狼人的林晓东,将妇人手里的腐肉甩掉,她张开了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直接咬在了老妇人的脖子处,鲜血喷涌而出。

  楚歌刚幻化出唐刀,想要上去救下老妇人,却被拉斐阻止了。

  “你看她!”

  在妇人的眼里,没有恐惧与慌乱,也没有那种应该为了疼痛而扭曲的样子,有的,只是一种慈爱与温柔。

  “儿子,我的儿子,你慢点吃,骨头会硌到牙齿的。”

  说话间,还用手掌抚摸林晓东的毛发。

  就在这种慈爱中,这个悲哀的母亲,被自己已经神志不清的儿子,一点一点的杀死,啃食。

  “这个女人,诠释什么叫做母亲。”

  拉斐叹了口气,楚歌皱了皱眉头,林晓东尽管死死咬着他的母亲,可是那双眼睛却一直盯着自己,他也能感受到,在这里,自己的威胁性最大么?

  “他对我们,好像没有用了。”

  楚歌决定直接一刀砍了他,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留着也是个祸患,即使他曾经是人,楚歌觉得自己出刀,也绝对不会有一丝的怜悯。

  手起刀落,楚歌直接砍掉了他的头,综合了之前所有的经验,对付他们,不砍掉脑袋,就是给自己留祸患。

  克罗诺斯问道:“那这三具尸体怎么办?如果没人发现的话,也许真的就被当做一桩悬案了。”

  楚歌皱了皱眉头:“除了这个医生,其他两具尸体从外观上来看,应该还是孩子,跟GOH的说一下吧,这种事情,他们办的得心应手。”

  多亏了秦海送来的耳麦,不然还不知道要跑到哪里才能找到他们。

  和秦海说明了情况,秦海表示,会以最快的速度派小队过去。

  至于他叮嘱的注意安全,有什么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们,GOH将以最大的诚意,为为自己提供一切的需求之类的话,楚歌则是笑了笑没有回应。

  看着遍地的狼藉,楚歌摇了摇头,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拉斐喊住了。

  “你发现了什么?”

  “不,什么也没有发现。”

  拉斐一本正经道:“所以我才喊住你,因为没有耐心可不是个好习惯。”

  楚歌看了看克罗诺斯,后者一脸懵逼:“看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和它异体同心,怎么知道它想什么?”

  拉斐在屋子里飞来飞去:“这个世界上,可不是只有人会说话。”

  楚歌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是的,遇见你我才发现,原来鸟也能说话。”

  拉斐一个踉跄,差点撞到了墙,它扭过头,没好气道:“你是一天不和我互怼,心里难受?”

  楚歌耸了耸肩,在一些桌台上,胡乱摆放着一些垃圾,楚歌随意的翻动着,嘴里嘀咕,根本没有什么能派上用场的嘛!

  拉斐还在那里飞来飞去,试图找出一丝线索。

  楚歌靠在桌边,随手拿起一个老旧的本子,本子发黄,上面写着‘备课簿’,是小时候那些老师最喜欢用的。

  百无聊赖的翻着一本又一本,但几乎都是如同稚童乱画一样,然而就在这一小摞书的倒数第二本,楚歌拿了起来刚瞥一眼,却再没有移动过眼睛。

  “看来你找到了。”

  克罗诺斯笑道:“这下子啪啪打脸了。”

  拉斐从里屋飞了出来:“你在看什么?”

  “当然是我们要的东西。”

  楚歌咧嘴一笑。

  ……

  “今天遇见了楚老弟,我十分开心啊!唉,没想到,我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还能结交到这么好的兄弟,所以一醉方休!”

  “最近手里缺钱,实在是心累,听说老不死的买了份保险,不知道偷偷弄死她,然后再去闹,能不能多赔点?不行不行,万一不能赔,谁给我钱花?还是再等等吧,等到这个老东西快咽气了,我就把她丢在马路上,故意被车撞死,这样应该能多要点钱。”

  楚歌皱着眉头看完这一段,不由得抬起了头,看着那颗狼头:“我刚才下手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应该让他生不如死,对吧?”

  “意识已经不是他的了,就算你将他抽筋扒皮,也没有任何作用。”

  拉斐感慨道:“养出了一个魔鬼,咎由自取,继续看下去。”

  第一页就只有这歪七扭八的几行字,接下来的,拇指厚的页数,则都被鲜血浸透,粘粘在一起,无法分开。

  翻到能看的那页,楚歌继续看下去。

  “妈的!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老子不就是暂时没钱了吗?等到老子时运来了,你们求老子,老子也不会再来你们的赌场了!呸!什么东西!”

  “今天真是大开眼界!那个什么、什么所里,那些妞可真漂亮!浑身都香啊!那句话怎么形容来着?我想想,哦,对了!肤白貌美大长腿!妈的,老子这辈子没碰过这么正点的女人,靠!要是能上了她们,折寿十年也愿意啊!”

  “今天楚老弟问我,要是以后有了力量,我做什么?嘿嘿嘿!老子没啥大愿望!就是喜欢抽烟喝酒打牌,对了!还有玩女人!哈哈哈!以后老子就把那些个漂亮女人全部弄回家!哎呀!想想就刺激!”

  “准备了好久!听楚老弟说,今天就轮到我了!今天先去洗个澡,然后就过去!列祖列宗保佑!我林晓东这次一定要翻身!我要成为人上人!”

  到了这里,下面的页数再次被浸湿,楚歌摸了摸下巴:“看来就是在这一天,林晓东去注射了药物,不知道楚晓宁是什么时间?”

  “这药剂,究竟是什么东西?”

  拉斐揉了揉脑袋,迫使自己不再去想:“继续看下去。”

  翻到了崭新的一页。

  “好疼啊!老子这辈子没这么疼过!感觉脑袋都要炸了!楚老弟不知道什么情况,唉,看来想要成为人上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明天就是第三次了,为什么这几天总觉得自己嘴里有一股腥臭味儿?我没吃大蒜啊?”

  “这个吊牌真好看,听说还是用特殊材料做的,只是他们干嘛让我们戴着这个东西?不知道这群人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都已经注射第六次了!这几天总有一种烦躁感!那群穿着白大褂的人,还让我们这段时间少出门,不然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真烦人!”

  “不行了!不行了!我已经快撑不住了!为什么总有一种错觉,这个吊牌为什么越来越紧?它好像在勒着我的脖子!我的身上为什么开始长出这么多的毛发?好难受,好难受啊!”

  “谁能来救救我?我、我好想吃肉啊!好想、好想……”

  日记到了这里,就完全结束了。

  楚歌想了想:“差不多到这个时候,林晓东就已经变成狼人了,只是不知道谁把他锁在了这里?”

  “也许是自己也说不定,”克罗诺斯说道,“他说自己想吃肉,而那些给他注射药物的人,则让他不要出门,也许是因为欲望太强烈,不得已,他自己锁住了自己。”

  拉斐点了点头:“我觉有道理。”

  楚歌冷笑一声:“靠这些缥缈的东西,以及那些虚幻的未来,都可以有这么大的毅力。而找份正经工作,改掉坏毛病,就这么难?这种人,无可救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