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入城受辱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491 2005.10.21 15:12

    丝帝汀失望的看着雪景的消失,杰瑞站在她的身后,狠了狠心,一股旋风从杰瑞的身边激发出去,丝帝汀察觉到了杰瑞的举动,一声惊叫:“不要。”

  在她的惊叫声中,曾经让她感动得泪流满面的冰树雪花,全都碎了,丝帝汀失神地看着满地的碎片,呆呆地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觉得心中痛苦无比,杰瑞对于丝帝汀的反应还是不太满意。

  杰瑞低吟一声:“火球术”,随着杰瑞的吟声,火球不间段的发了出去,将半径二米之内,冰树碎裂后的碎片都击成了一阵青烟,丝帝汀已经忘记了伤心,她木然的回过头来,直愣愣地看着杰瑞,沙哑着声音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杰瑞冷冷地看着丝帝汀,冷冰冰地说道:“不为什么,因为我高兴,这个世上就是这样的,你的实力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如果你没有本事,那么你就会像这些树木一样,任人宰割!”

  丝帝汀身体一震,眼中茫然的神色逐渐退去,眼神也渐渐恢复清明,杰瑞沉喝一声:“丝帝汀,你现在告诉我,你想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吗?”

  丝帝汀不假思索的答道:“想,我想得到更强大的力量。”

  杰瑞的语气缓和了下来,说道:“那好,你现在能告诉我,你为了什么想要获得更大的力量?你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后又会怎样?”

  丝帝汀愣了一下,自己是为了什么才想获得力量的,在自己被侮辱地时候,自己想要获得更大的力量是为了报仇,现在仇人都死了,获得力量的理由似乎也就消失了。

  杰瑞看着丝帝汀陷入了沉思,也不去打扰她,就这样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丝帝汀翻来覆去地想了好几遍,都没能想出理由,杰瑞此时开口提醒她:“你也不要去想那么多,你只要告诉我,刚才我问你的时候,你的心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

  丝帝汀脱口而出:“我想到的是要拥有你那样的魔法,然后回去施展给族里的人看,让他们也看看冬天的雪景是什么样的。”

  杰瑞心中暗暗点了点头,丝帝汀没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这种情况是最好的,也是杰瑞最希望看到的,至于拥有力量的理由是什么,杰瑞没有太多的注意。

  杰瑞开口说道:“丝帝汀,你的体质天生不适合修练魔法,所以你想学习魔法的话,往往会得到事倍功半的结果,不过,如果你学习武技的话,那么你的进步可以与你所付出的努力成正比,等你的力量提高到一定的高度的时候,你就可以保护你所想要保护的人,可以护卫着他们到大陆上的任何一块地方去,虽然你不能像我一样创造出雪景,可以你可以带他们去看看真正的雪景啊。”

  丝帝汀心里一阵沮丧,又一阵高兴,她不敢相信地问杰瑞:“我真的可以做到那样吗?”

  杰瑞没有回答丝帝汀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听好了,现在我传你一段口决,这段口决应该非常适合你的体质,你现在注意听,我开始背了。”

  丝帝汀全神贯注地记着杰瑞背出来的口决,杰瑞将口决连续背了三遍,丝帝汀全都记了下来,杰瑞抬头看了看天色,离午夜还早,于是开口说道:“你就在这里领悟一下口决吧,我先回去了,有什么问题不懂的再来问我。”

  说完,也不管丝帝汀听见没有,就转头离开了树林。

  杰瑞所教给丝帝汀地口决是从死神传入自己脑海里的知识中总结出来的,具体威力如何,杰瑞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为了提高丝帝汀的实力,杰瑞也就拿出来试试看了,毕竟和自己在一起,万一出了事,多一个高手在身边,也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杰瑞一个人回到了火堆边,德文和诺德都奇怪地问道:“丝帝汀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杰瑞含糊的答道:“丝帝汀她有一点事,在离这里不远的小树林里,不用担心,她呆会就回来。”

  德文看了杰瑞一眼,嘿嘿笑了一下,不再问了,德文打了个呵欠,说道:“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唉,走了一天,太累了,人老了真是不中用了,好了,我先睡了。”

  说完,德文倒头便睡,没多久,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诺德坐在火堆边心神不宁的,不时的向杰瑞回来的方向张望,杰瑞坐在他的身边,见到诺德这付样子就好笑。

  过了三十分钟,诺德见丝帝汀还没有回来,不放心地道:“杰瑞,丝帝汀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回来啊,不会出什么事吧,我们要去看一下不?”

  杰瑞也打了个呵欠道:“不会出什么事的,我也困了,就不陪你等了,我要睡了。”

  说完,杰瑞也躺到了火堆边,闭上了眼睛。

  诺德没想到杰瑞会这么做,一下子傻了眼,他不满的低声道:“什么意思吗,一点都不关心丝帝汀,她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同伴啊。”

  杰瑞闭着眼晴还没有睡着,诺德小声说的话一字不漏地都落进了他的耳朵里,杰瑞突然开口说道:“诺德,既然你这么担心,你就去看看吧,这里有我和德文在,没什么事。”

  晕,两个人都在睡觉,附近又没有野兽和敌人,会有什么事,不过诺德也没想这么多,听到杰瑞的话,诺德‘哦’了一声后,就带着自己的匕首朝丝帝汀呆着的树林走了过去。

  诺德走远之后,德文突然开口说话了:“喂,我说杰瑞啊,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想帮他们俩牵牵线啊。”

  杰瑞轻松地答道:“我可没那意思,那些问题我是从来不管的。”

  德文问道:“说真的,你刚才叫丝帝汀出去到底是去干什么了?”

  杰瑞想了想,反正丝帝汀总会告诉德文的,自己就先说了吧:“也没有什么,我只是告诉了丝帝汀一套口决,让她提高一下自己的实力,这样跟在我们的身边也放心一点。”

  德文感激地道:“谢谢了,杰瑞。”

  杰瑞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她也是我的同伴啊。”

  ※※※※※※※※※※※※※※※※※※※※※※※※※※※※※※※※

  历宁一路夜行,终于在天亮之前赶到了离边境小镇最近的佣兵公会,可是历宁所到的小城还没有打开城门,历宁无计可施,只好呆在城墙下,无奈地等待着太阳升起。

  好不容易等到太阳升了起来,城门内也传来卫兵换班的声音,历宁精神一震,从城墙边翻身爬了起来,拉过自己的马,站到了城门前的正中央,这样城门一开,自己就可以马上进入小城了。

  城门终于在他的等待中缓缓打开了,历宁见到城门已经打开了一道可容马匹过身的缝隙,就迅速翻身上马,扬起马鞭,猛地向马的屁股抽去,马受痛之下,一声尖嘶,向前冲去。

  打开城门的士兵心中也觉得奇怪,这么早就有人在城门口等着,这种情况很少出现啊,开门的士兵对历宁不由提起了注意,眼睛了也一直没有离开历宁的身体。

  见到历宁突然上身猛冲进城门,左边的士兵一惊,也没有经过大脑,就脱口叫道:“小心,敌袭。”

  他身后其它的守门士兵一听,什么,敌袭?虽然头脑中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是久经训练而形成的反射却指挥他们的身体拨出了武器,向前迅速围聚了过来。

  他们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是两条腿的人一时之间,怎么可能快得过马,他们只见历宁骑着马带着一阵疾风从眼前一冲而过,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历宁已经离他们十多步远了。

  骑在马上的历宁此时也愣了,‘敌袭’?敌人在哪?城门外只有自己一个人啊,开门的士兵看到什么了,竟然叫有敌袭,肯定是这些士兵守城太无聊了,没事开玩笑的。

  心系自己所负任务的历宁一心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佣兵公会,现在就算真的有敌人来袭,也比不上他赶到佣兵公会这件事重要,于是历宁也就没有停下来看看究竟是什么事了。

  士兵们虽然见到冲进城门的只是一人一马,都松了一口气,估计到这可能是个误会了,可是见到历宁马不停蹄,埋头向城里猛冲,士兵们不由得都上来了一点脾气,心想:这人也太狂了吧。

  想到这,守城队长对着士兵们一声大喝:“上,拦住他。”

  士兵们一听队长发话了,马上拨腿向历宁追去,队长一边追,一边叫道:“前面骑马的人停下来接受检查,不然我们可就要开始攻击了。”

  历宁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在叫什么,他的脑海中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些士兵还真是无聊,现在还在玩,哼,现在的军队是什么素资,连这种人都招进了军队。

  佣兵和士兵一直以来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佣兵觉得士兵们都是榆木脑袋,一个个傻不拉叽的,而士兵都觉得佣兵们自由散漫,没有一点责任感,为了一点钱什么事都作得出来,双方都看对方不顺眼的结果就是佣兵从来不与士兵打交道,士兵也不与佣兵合作,双方遇上的时候,也就是互相冷嘲热讽,互相刁难。

  队长见历宁仿佛没有听见自己的喊话一样,头也不回,心中怒气越来越大,队长停了下来,翻手取过了自己背上的弓箭。

  历宁在疾驰中突然听见背后传来‘嗖’的一声,‘不好,是弓箭’,历宁从马上一个翻身藏到了马腹下,弓箭从历宁的肩上掠过,划破了他肩上的衣服,深深地插入了前面的地上,历宁所骑的马受到了惊吓,人立起来,前蹄腾空,向后退了两步,停了下来。

  历宁一肚子怒气的跳下了马,转身气势汹汹地对着守城小队迎了上去,守城小队将历宁团团围了起来,历宁看了一眼围着自己的士兵,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强忍着满肚子的怒火,沉声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攻击我?”

  队长冷笑了一声:“什么意思?我们还想问你是什么意思,你没听见我刚才喊的话吗,我们发现你非常可疑,想把你带回军营好好检查检查。”

  历宁哈哈大笑起来:“我是安东尼奥的国民,你们有什么权利抓我。”

  队长冷哼一声:“不用狡辨,现在我怀疑你是奸细,如果你不束手就擒的话,就别怪我们动手了。”

  说着,队长一招手,士兵们慢慢围了上来,历宁脸色一变,要是被这些士兵抓回去了,团长交代的事情怎么办啊,历宁迅速软了下来,他好言好语的对队长说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是真的有急事啊,人命关天的事啊。”

  队长一挥手,制止了士兵们的接近,沉吟了起来,看眼前这个佣兵一脸焦急的神色,可能真的是有什么急事,可是就这样放过了他,好像又有点不太甘心,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奸细的话,那自己就是失职了。

  队长看着历宁慢慢地说:“你先说说你有什么急事要办,我再决定是不是放了你。”

  历宁听见队长的口气有点松动,心底浮起了一丝希望,连忙说道:“我要去佣兵公会,我们的佣兵团遇到了大麻烦,我是回来求救的。”

  队长冷冷地嘲笑了一声:“你们佣兵还真是没用啊,哪像我们军人,什么危险没经历过,什么困难没克服过,算了,看你可怜,我们就陪你前往佣兵公会走一趟,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也免得你那脆弱的小命在这截路上不小心丢掉了。”

  说完,队长和士兵们全都哄然大笑起来,历宁脸上通红,怒道:“你~~”

  队长没有理会历宁的表情,他点了几个士兵,说道:“你们几个先回城门去守着,不要出事了,我们就保护这个只会逃命的小佣兵去一趟他们的公会好了。”

  被点到的几个士兵满脸不高兴地收起了武器,向城门走去,唉,这么好玩的事自己没份了,真不愿意又回去傻傻地站在城门那。

  队长见到他们回去了,一挥手,大声地道:“兄弟们,我们走了,目的地佣兵公会。”

  士兵们将历宁拥在中间,一群人好像押着历宁般向前走着,历宁气得全身发抖,这真是奇耻大辱,要不是为了团长的嘱托,历宁恨不得当场和这些士兵拼个你死我活,历宁越生气,士兵们就越高兴,他们好像打了个大胜利凯旋而归的队伍一条,头抬得高高地,脚步迈得大大地,脸上的笑容是灿烂无比。

  历宁一边走一边在肚子边诅咒着这群士兵,所幸佣兵公会离城门并没有多远,走过两条街就到了,不过此时,街上已经有人开始走动了,见到一个佣兵被一群士兵团团包围着向前走着,都奇怪地打量起来。

  这一打量,所有人都认出了这群士兵是守卫城门的士兵,毕竟早起的人都是一些平民百姓,他们每天都要经过城门的,对这些士兵自然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有些胆子大一点的,已经跟在了士兵们的后面看起了热闹,跟着的人是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猜测也在不断的增加,不过大家猜归猜,就是没有一个敢上前询问士兵们的。

  这与安东尼奥严谨的治军有关,如果军队在执行任务之时,遇到有人阻挠,干扰军队的,可以就地格杀,同样,如果士兵胆敢无故扰民的,也是就地格杀。

  历宁看见了佣兵公会,终于熬到头了,这段路程对历宁来说就像是地狱一般,现在终于到头了。

  佣兵公会刚刚开门,门扉才打开了一半,正准备打开另一半的工作人员听到了一阵喧哗之声,抬头一看,见到一群士兵正冲着佣兵会公笔直地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大群平民,工作人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只手抓着门扉,就这样呆在门口,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人群。

  走在历宁身边的队长见到了工作人员,扭头对历宁嘲讽道:“看看你们的人,真是丢脸啊。”

  历宁一看到了佣兵公会门口了,胆气壮了起来,忍不住回了一句:“早上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城门口,见到一个人冲进城就吓得大叫敌袭,胆子小成这样,也敢去参军,别到时候上了战场,一开战就吓得尿裤子。”

  队长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脸色也变得铁青的,历宁的话身边的士兵也都听见了,士兵们的脸色也变,脸上的笑容都收了起来。

  队长叫了一声:“停。”

  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队长看着士兵道:“你们都留下来,守在外面,我和他一起进去,如果我十五分钟后还没有出来,你们就分个人去军营将一切都报告上去。”

  士兵们齐声答道:“是。”

  然后士兵摆出一个四方形的战阵,将佣兵公会的门口堵住了,队长对着历宁道:“现在我们进去吧,希望你没有骗我,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历宁冷冷地哼了一声,领头走向了佣兵公会,走到佣兵公会工作人员地身边,历宁停了下来,背着众人,伸出一根手指重重地戳了一下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回过神,问道:“你有什么事?”

  历宁低声道:“你这个样子真是丢我们佣兵的脸,振作一点,我是回来交任务的。”

  工作人员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也低声道:“我只是一个打杂的,还不是一个佣兵。”

  历宁翻了翻白眼,不再理他了,自己推开门扉走了进去,开门的工作人员低着头灰溜溜地跑开了。

  队长跟着历宁进入了佣兵公会的大历,队长还是第一次进入这里,一进来,就四处打量着,看了一圈下来,队长眼神中不屑的成分越来越浓了。

  ‘这也是佣兵公会的总部,不过就是几张破桌子,几张破台子,比我们的军营差多少,’队长想道。

  历宁进入大历后,径直走向交任务地窗口,窗口后坐着一位中年大汉,中年大汉好奇地看了看跟着历宁身后的队长,看到队长身上的军服后,原本轻松的脸色猛然沉了下来,他沉声对历宁说道:“你是佣兵吗?”

  历宁连忙点头道:“我是佣兵,是前来交任务的,这是我们佣兵团的手册。”

  说着,历宁取出了收在怀中的手册,递了过去,中年大汉看了一眼历宁递过来的佣兵手册,没有接,而是将目光投到了东张西望地队长身上,开口问道:“跟你进来的人是你的朋友?”

  历宁见中年大汉脸色不好,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只是我急着进城来交任务,结果他硬说我是奸细,非要跟着我过来,还带着一队士兵押着我来的。”

  中年大汉呼地一声站了起来,他大声对队长说道:“你不是佣兵,请你出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佣兵之外的人进入。

  队长看了中年大汉一声,冷冷地道:“我现在是执行军务,你以为我想来你们这个破地方啊。”

  中年大汉受不了队长的口气,可是他也知道队长摆出这个理由,自己是不能阻挡的,中年大汉看了一眼历宁,丧气地一屁股坐了下来,接过了历宁的佣兵手册,翻了开来,中年大汉一看,不由大声说道:“你搞什么鬼,你们团根本就没有登记什么任务啊,你来交什么任务。”

  队长一听到中年大汉这么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是骗人的,跟我回去吧,不要逼我动手。”一边说着,一边逼近了历宁。

  历宁大声说道:“我是真的来交任务的,我们团发现了死神的行踪了。”

  队长和中年大汉同时失声叫道:“什么,死神。”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