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432 2005.07.29 18:22

    杰瑞这时已经分析出‘绝对束缚’的成份,知道自己解不开,听月轼这麽说,就睁开眼睛说:“不错,你这个‘绝对束缚’还真是绝对束缚呀,真是历害,你竟然能将水元素,风元素,空间元素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张大网,难怪我被网住之後,就无法使用空间魔法离开了。”

  月轼听完一惊,脸上笑容没有,吃惊的看著杰瑞道:“杰瑞,你真是历害,我听威琚说过你的潜力很大,对元素的感觉非常敏锐,没想到你这麽短的时间就可以将我的绝对束缚说得一清两楚,哈哈哈哈,好久没有见过这麽历害的年轻人了。”说完,一挥手将杰瑞身上的约束解除了,杰瑞知道月轼不再计较自己刚才所做的事了,再说自己对‘绝对束缚’非常感兴趣,就虚心请教起月轼来,月轼瞧杰瑞也挺对眼的,就将‘绝对束缚’教给了杰瑞,从此以後,两人经常在一起,杰瑞从月轼那里又学到了不少魔法知识。

  而风玲这边,班上的贵族学生见杰瑞没有来上课,只有风玲这个美女一个人来上课,就好像老鼠看见了美味一样,每天围在风玲身边,不断与风玲搭讪,而风玲对这些人是根本不理,而特仁就是搭讪的人中最勤的一个。

  特仁围在风玲身边,越看风玲是越喜欢,一个月後,特仁终於忍不住了,一天下课後,特仁拦住正准备离开的风玲,对风玲说:“风玲小姐,我一见到你就被你吸引住了,没有你我已经无法活下去了,你嫁给我吧。”

  风玲冷冷对特仁道:“特仁同学,请不要说这样的话,我不会嫁给你的,请你让开,不要挡著我,我要回家了。”

  特仁没想到风玲会拒绝得这麽干脆,不由得胀红了脸道:“今天你那个大哥不在,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说完,突然把手中握著的迷药对风玲的脸上撒去,风玲急於想离开,没注意被撒个正著,昏了过去。

  特仁一把抱过风玲,对旁边的人道:“谁也不准说出去,谁说出去,小心托卡家族的报复。”说完,抱个风玲就离开了学院。

  这边特仁将风玲带回了家中,想将生米煮成熟饭後再向风玲家提亲,到时风玲不答应也不行了。可惜特仁不知道自己正抱住一团能够将自己家族燃烧成一片灰烬的火苗,这团火苗将会点燃死神的滔天巨焰。

  教室里的人被特仁这一下惊住了,没想到特仁竟然会胆大包天到大白天在学院里劫人,不过大家因为特仁是托卡家族的接班人,不敢多说什麽,一个个都散了,几个平民学生一商量,风玲平时对自己这几个人都不错,不能让风玲就这样被特仁糟蹋了,连忙分头找杰瑞,告诉他妹妹被特仁劫走了,有一个平民学生,在图书馆找到了正在看书的杰瑞,这个学生把事情一说,发现杰瑞脸色没变,但身边的温度突然低了许多。

  杰瑞冰冷地说:“谢谢你通知我,你回去吧。”

  说完,身形突然不见了,下一刻,杰瑞已经将身上的衣服换了过来,脸上已经戴上了面具,出现在托卡家族的大厅内,厅内的仆人发现厅中突然多了一个全身杀气的黑衣人,忙叫道:“来人啦,有人闯进来啦。”

  边叫边扑了上来,杰瑞一拳将仆人的脑袋击碎,一把抓对另一个仆人问道:“特仁的房间在哪?”

  仆人吓得双腿直哆嗦,颤抖著说:“就在大厅後面的左边院子里。”杰瑞一掌震碎了他的心脏,马上冲向仆人所说的院中,一进院子,杰瑞就看见与特仁一起到学院上课的两个少年站在门外,一见杰瑞冲了过来,两人刚准备施展魔法,就听见自己脖子传来哢哢两声,然後就什麽也不知道了,杰瑞扭断两个人的脖子,停都没有停一下,一脚蹬开门,看见特仁正一身光溜溜地伏在风玲身上,风玲同样一身被脱得精光。

  特仁刚抬起头想骂道:“什麽人?”

  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杰瑞一把抓住脖子,扔到墙上去了,杰瑞一把搂起风玲,在风玲耳边叫道:“风玲,风玲,你醒醒。”

  特仁倒在地面呻吟著,突然听见这熟悉的声音,不由得惊叫道:“杰瑞。”

  杰瑞猛然回过头来,虽然脸上有面具挡住看不见表情,但冰冷的眼神死死地盯住了特仁,特仁被杰瑞的眼神一盯住,感到全身都被一股极其冰冷的杀气笼罩住了,就像一条毒蛇被人盯住了七寸一样,特仁连忙道:“杰瑞大哥,我还没有对风玲怎麽样,你放了我吧。”

  杰瑞心中松了一口气,但眼神中的杀气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浓郁了,杰瑞长啸了一声,啸声中透出一股愤怒到极点的味道,然後,冰冷的声音像从千年冰窟中传出来的一样:“特仁,你还不知道我的外号是什麽吧?”

  特仁全身抖了一下,感到杰瑞的声音像一把冰刀一样在慢慢地切割著自己的身体,特仁吞了一口口水,干涩地道:“不知道?”

  杰瑞冰冷地道:“我的外号叫死神。”

  “啊~”特仁一下子惊呆了,死神尽屠阿雅城五千士兵的事早就传到了城中,托卡家族的家主也就是特仁的父亲还专门吩咐了家族中的人最近不得惹事生非,以免死神找上门来,没想到死神就一直在自己身边。

  杰瑞将风玲慢慢地放下,用被子将风玲盖了起来,然後站起身来,一股杀气狂涌而出,杰瑞冷冰冰地说道:“特仁,你竟敢动我最心爱的妹妹,你想怎麽死?”

  特仁一听吓得跳了起来,向外面逃去,杰瑞一伸手,‘绝对束缚’,特仁被一张无形的网子束缚住了,杰瑞走到墙边,将墙上一柄宝剑抽了出来,提在手上走向特仁。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声,是托卡家中的家丁们聚集在门外,但见到特仁落在杰瑞的手中,故一个个都不敢冲进来,只敢在门外叫骂著。

  特仁张嘴想喊,杰瑞眼光一闪,一剑刺进特仁的嘴中,将特仁的舌头割下,丢出门外,门外的家丁见少爷特仁的舌头被割了,一个个都向里冲了进来,杰瑞现在已经不是当初在阿雅城的那个不懂大型攻击魔法的少年了,而此时的杰瑞也忘记了自己换装後就不使用魔法的原则,杰瑞现在已经愤怒得不在乎身份暴不暴露了,一招火系高级魔法“火焰暴龙”使了出来,一条火元素形成的巨龙冲向家丁们,一举将家丁笼罩在火焰之中,家丁们在火焰中一个个惨叫著,被活活的烧死了,一股剌鼻的焦臭味传了出来。

  特仁看著这一幕,吓得全身像秋天中的树叶一样抖个不停,这时,特仁已经想不出杰瑞会怎样对付自己,杰瑞转过头来,对著特仁,剑光一闪,特仁的阳物被削成十几块掉在了地上,特仁痛得“呀”的一声,全身冷汗直冒,杰瑞对著特仁阴森森地说道:“你放心,没有把你千刀万剐完,你不会死的。你不用担心,你不会因为流血过多而过早的死去,我已经用火球术将你的伤口止血了。”

  特仁嘴里没有了舌头,只能睁著一双恐惧的眼睛看著杰瑞,嘴里哇哇的大叫。

  杰瑞一剑一剑将特仁剐完,特仁痛得死去活来,其间不断地有人想来救特仁,但来的人都被杰瑞杀了个一干二净,这也是因为府中的高手随家主上朝办事去了,府中留下来的高手对杰瑞构不成威胁,所以对杰瑞没有办法。

  杰瑞最後一剑从特仁的左眼中插进去,将特仁钉在了墙上,然後将特仁身上的绝对束缚魔法解掉,以免有人从魔法上追查到月轼身上,接著用特仁的血在墙上写到‘*者杀无赧,死神’,然後抱起风玲,捡过风玲的衣服,用空间转移魔法回到了家中。

  威琚和亚密、明风已经在家中了,亚密和明风想冲出去帮忙,但威琚压住两人不许去,威琚知道杰瑞这一去,特仁是不用想活命了,而且亚密和明风的功夫还不行,去了也帮不上什麽忙,所以就算自己也一心想去救自己的孙女,也没有去,反而一直劝阻亚密和明风两个人要沈住气,告诉两人,杰瑞一定会把风玲救回来的,亚密和明风想起杰瑞就是死神,虽然放下了心,但仍然是坐立不安地走来走去。

  杰瑞抱著风玲出现在威琚等三人面前的时候,威琚三人先是一喜,然後看见风玲两只光溜溜地肩膀露在外面,不由脸色大变,杰瑞连忙说道:“我去得及时,什麽事都没发生,只是衣服被那个畜生脱了,不要担心了。”

  威琚、亚密和明风才放下心来,杰瑞将风玲抱回风玲的房间,威琚看了看,对杰瑞说道:“用点水喷在风玲的脸上,风玲就会醒了,我们先出去,你好好和风玲解释一下,开导开导风玲,不要让她留下什麽阴影。”

  杰瑞点点头,威琚和亚密、明风就出去了,杰瑞拿过一杯冷水,淋在风玲的脸上,风玲悠悠醒来,突然发现面前有一个带著银面具的黑衣人正紧盯著自己,而且自己身上除了一床被子外,什麽衣服都没有了,虽然没有感到身上有什麽地方不对,但风玲还是尖叫了一声:“你是谁?你想干什麽?”同时抓紧被子向後缩成一团。

  杰瑞一愣,想起自己还没有把面具取下来的,连忙说道:“是我,杰瑞。”

  一边伸手把面具取了下来,风玲一见是杰瑞,一下扑到杰瑞的怀中痛哭了起来,杰瑞抱著风玲,轻轻拍著风玲的头轻声说:“风玲,没事了,什麽事都没有发生,你现在已经在家里了,乖,不要哭了。”

  风玲抬起头看著杰瑞道:“真的什麽也没有发生,那个特仁没有把我什麽那个?”

  杰瑞轻轻点了一下风玲的鼻子说道:“没有,我及时赶到了那里,特仁什麽都没来得及做,就被我杀了。”

  风玲身体一震道:“哥,你杀人了,那怎麽办?特仁是托卡家族的呀,这下我连累哥哥了。”

  说完,刚收住的泪水又在眼框中转悠,杰瑞正容道:“那种畜生,死不足惜,何况他竟敢对我的妹妹动歹心,你放心,我没事,对了,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现在我想告诉你,你想听吗?”

  风玲点头道:“想。”

  杰瑞道:“我就是传言中的死神。”

  风玲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不敢相信的看著杰瑞,杰瑞见风玲一下子呆住了,知道风玲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必竟这件事不是一个人能随便接受的,不过见过风玲这个样子,杰瑞以为风玲以後都不会认自己这个哥哥了,心中不禁有点伤心。

  杰瑞压住心中的伤心对风玲说道:“风玲,不管你怎麽想,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无论是谁想动你,我都不会轻饶了他。我出去了,你把衣服装好,好好休息一下。”

  说完起身走了出去,风玲看著杰瑞有点伤感的背影,想起杰瑞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心,风玲大声对杰瑞叫道:“哥哥,不管你是不是死神,你都是我的亲人,我最敬爱的哥哥。”

  杰瑞身躯一震,心中一片激动,回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对风玲说:“好了,快点穿好衣服出来,爷爷和亚密、明风他们一直在外面担心著你。”说完走出房间去了。

  风玲穿好衣服出来,一见到威琚不由又一阵悲伤涌上来,扑进威琚的怀中又哭了起来,威琚扶著风玲也哭了起来,威琚哭了一会,先收往泪水对风玲说:“风玲,不要哭了,这次全靠杰瑞没事了,下次一定要注意一点。”

  风玲也收住哭声回答道:“是,爷爷。”杰瑞、亚密、明风此时也上来开解两个人,威琚和风玲两个人心情平静了下来,五个人围坐一圈,商量今天的事怎麽办。几个人一直商量到深夜,最後又没有什麽结果商量出来,威琚的意思是杰瑞和风玲先躲一躲,杰瑞和风玲都不同意,杰瑞的意思是干脆再去将托卡家族斩草除根,杀光算了,这下,威琚和风玲不同意,认为杀孽太重,而亚密和明风则没有意见。最後一致决定,先留在城中看看情况,情况不好再离开安东尼奥城。

  托卡家族的家主刑巴·托卡上完朝回到府中,没想到府中除了出去办事的人和一些妇女老人外,全都死了,而自己的儿子特仁·托卡更是死得极惨,刑巴气得仰天长啸“是谁,是谁杀了我的儿子?”

  後来,刑巴看到了墙上杰瑞的留字,却冷静了下来,吩咐手下的人调查今天特仁做了些什麽事?最近特仁得罪了些什麽人?

  傍晚时分,手下将调查的情况汇报给刑巴,今天少爷特仁带回来一个迷昏的少女,据查此名少女是皇家魔法学院院长威琚的孙女,随後,威琚和另两名少年直接回到家中,此两名少年和另一名少年是最近才到威琚家中的,并没有出门,而威琚的孙女风玲现在已经在家了。

  跟据荷伊家传来的消息,前段时间,他们也有十几个因为想要对付威琚的孙女而被人杀了,据推测也是死神做的。

  刑巴听完手下的报告後,静静地思考著,没有出声,身边,弟弟九门提督刑矸·托卡道:“哥哥,要不要我派人去把威琚一家抓过来问一下。”

  刑巴摆手道:“不行,威琚的身份极为特殊,一个不好可能影响极大,而且还有一个极为神秘的死神在威琚身边,不要轻举妄动,先把对手情况弄清楚的再动手不迟,我的儿子不会白死的。”於是,威琚家附近又多了一队监视的人。

  而杰瑞和风玲第二天到学院去上课,杰瑞不顾风玲的推托,就算再无聊也一定要陪著风玲上课,理由是不想再出现第二次特仁的事件,风玲没有办法只好随杰瑞去了。

  两人进入教室,大家都奇怪地看著风玲,特仁的死被刑天封锁了消息,一般人都不知道,而班上的同学只知道特仁今天退学了,而风玲看起来和平时并没有两样,而只上了第一节魔法课的杰瑞也来上课了,班上的学生都感到了一阵奇怪,而杰瑞和风玲没有理会众人,只是正常的上课,下课後,杰瑞和风玲悄悄地向班上的平民学生道了谢,平民学生也说不用谢,说风玲是班上贵族中对他们最好的,所以帮这点小忙是应该的,杰瑞也为自己以前的看法对他们道了歉,平民学生也没有与杰瑞计较,因为自己是因为家中父母的期望,所以当时不得不忍气吞声,这点不能怪杰瑞那样看他们。

  自此,杰瑞和风玲与平民学生打成一片,与其他贵族学生形成分明的两个阵营。

  对於特仁已死之事,托卡家族以外出游学的理由对外人解释著,威琚与杰瑞等心中明白,托卡家族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现在只是因为没有证据和威琚的身份特殊,所以没有马上报复,但只要一有机会,托卡家族是不会放过杰瑞他们的,这点从身边监视的人突然增多了就看得出来。

  就在特仁死後一周後,学院里突然来了一位非常特殊的学员,这位学员在招生完毕後还可以进入学院本身就一个奇迹,皇家魔法学院这麽多年来从来没有破过的先例被打破了,这位神秘的学员引起了全院学员的好奇,是谁有这麽大的面子可以让百年来从没有破例的皇家魔法学院破例,风玲也感到非常好奇,问了威琚几次,可是威琚就是苦笑著不说出来,背地里对杰瑞说了一句不著边际地话:“杰瑞,最近可要小心了,虽然特仁的死没有宣扬出去,消息被压了下来,可是有一些有心人可能会对我们关注起来了。”

  杰瑞心中有些明白,可是又不是全部明白,刚想问个清楚,威琚就把话题转开了,杰瑞知道威琚可能有什麽事不能告诉自己和风玲,就没有追问下去了,威琚对杰瑞赞许的笑了笑,杰瑞回了一笑,可心中不禁有些纳闷。在全院的学员都在猜测神秘学员会在那一班学习的时候,这位学员却在经过测试後,悄悄来到了杰瑞班上。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魔法老师走了进来,杰瑞打了个呵欠,准备睡觉,这一周来杰瑞都是这样过来的。

  对於魔法老师所说的东西,杰瑞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再说这位魔法老师的声音对杰瑞来说就像是魔法一样,每次在几句话内就能将杰瑞催眠入睡,所以杰瑞现在又做好了睡觉的准备,因为这位魔法老师没有说废话的习惯,一上课就会下直接进入主题,开始讲课,所以每次杰瑞都会从开始上课一直睡到下课。但今天魔法老师没有马上讲课,而是说起了其他事,全班同学都觉得有些奇怪起来,而杰瑞隐隐感到可能与那位神秘学员有关。果不其然,魔法老师对全班的学员说:“今天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新学员的到来。”说完,门一开,神秘的学员露面了。

  班上的学员们都抢著向门口看去,想看一看神秘学员究竟长得什麽样?班上的贵族学生看到这个学员都惊呼一声,神色中充满著惊讶。这声惊呼让本来不感兴趣的杰瑞也看了门口一眼,只见门口站著一位穿著一袭天蓝色的裙子的十四五岁的女孩,这个女孩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垂到腰间,一对细细的柳叶眉,一张樱桃小嘴,一双xiu长的玉腿、纤细的腰肢衬出良好的身材,白嫩的肌肤,红红的嘴唇,好一个美女。

  风玲这时悄悄地伸出手,掐住了杰瑞的胳膊,用劲一捏,杰瑞差点叫了出来,转过头疑惑地看著风玲,张了张嘴,做出了“为什麽掐我?”的嘴形,风玲嘴一撅把头扭到一边,不理杰瑞,杰瑞满肚子不解,好好地怎麽生气了?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