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780 2005.07.30 09:25

    此时这名学员开口说道:“各位同学好,我叫飞雪·鲁西斯,可能有些同学认识我,但在学院中,我只是一名普通学员,希望大家能好好帮助我,谢谢。”飞雪·鲁西斯说这番话的时候,杰瑞发现班上的贵族学员一脸慎重的神色,而平时那幅嘻皮笑脸、高谈阔论的样子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杰瑞心中有点明白了,这个飞雪.鲁西斯可能是朝中什麽权贵之女,要不然就是王室里什麽人的亲人,只不过不知道这个飞雪.鲁西斯为什麽会在这个时候来到学院学习,是有意?那她的目标会是自己吗?是无意?那为什麽威琚会对自己说一番莫名其妙的话?为什麽这个飞雪·鲁西斯会这麽巧的来到皇家魔法学院并和自己一个班?

  这时飞雪·鲁西斯自我介绍完了,魔法老师说到:“飞雪学员,请马上找个位子坐在,我们要开始上课了。”

  这时,前排的那些贵族学员连忙站了起来,纷纷让出自己的座位,飞雪巧笑嫣然的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径直走向了杰瑞和风玲这边,坐到了风玲的身後。

  杰瑞心中一动,已经大概肯定了这个飞雪·鲁西斯的目标就是自己或风玲了,只是这个飞雪·鲁西斯到底是什麽人?为什麽那些贵族学员个个争著表现自己,但又不像对风玲那样,个个吹嘘自己,贵族学员对这个飞雪·鲁西斯好像有一种不敢得罪的样子,就算是特仁,虽然是四大家族的人,但有一些贵族学员也不买特仁的帐,而对这个飞雪·鲁西斯却是个个一样,想到这,杰瑞肯定这个飞雪·鲁西斯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这时,魔法老师已经上课了,班上那些平时上课喧哗的贵族也在老老实实的上课了。

  这次杰瑞也没有睡觉了,他陷入了深深的沈思中,同时杰瑞也注意到飞雪·鲁西斯偷偷看了自己几眼,杰瑞心中的警觉又加重了几分。

  下课後,杰瑞和前面的平民学员打了一声招呼,刚想拉起风玲离开教室,没想到坐在身後的飞雪·鲁西斯抢先对风玲开口了:“这位姐姐好漂亮呀,请问怎麽称呼?”

  风玲一听别人叫她姐姐,并且称赞她漂亮,尤其说这话的人本身就是一个美女,不禁非常高兴,笑逐颜开地回答道:“你好,我叫风玲,你叫飞雪吧,你才是真的漂亮呢,连我大哥刚才看你都看呆了。”

  说完,眼一横旁边的杰瑞,口气中更是含著一丝微微的醋味。

  杰瑞一愣,看著羞红著脸低下头的飞雪,这才明白自己为什麽会被风玲掐一下了,原来风玲误会自己是被飞雪的美色所吸引,杰瑞不由得涌起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这时,飞雪压下羞涩地心情,抬起仍是一片通红的脸,小声对杰瑞说道:“你好,我是飞雪,你就是风玲的哥哥吧?”

  杰瑞不想多理这个刻意接近自己的人,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飞雪的问题,转头对风玲道:“风玲,我们回家吧,今天爷爷要我们早点回家,不知道有什麽事?”

  风玲一呆,说道:“爷爷什麽时候说了要我们早点回家呀?”

  杰瑞轻轻使了个眼色,说道:“中午你在厨房的时候说的。我们快点回去吧。”

  说完杰瑞对飞雪淡淡地说道:“飞雪学员,不好意思,我们今天还有事,改天才聊吧。”

  接着不由分说,拉起摸不清头脑的风玲离开了教室。飞雪看著迅速离开地杰瑞和风玲,嘴角露出了一丝含意不明的轻笑。

  杰瑞和风玲回到了家中,风玲四处一看,只有自己和杰瑞两人回来了,亚密、明风和爷爷威琚都没有回来。这下子风玲不由双手叉腰,气呼呼地对杰瑞说道:“哥哥,你是不是怕我在你的心上人面前说你的坏话呀,把我骗回来,哼,刚才上课就一直盯著人家看,一看就知道你这个人不老实。”

  杰瑞哭笑不得,没想到风玲会这样看自己,风玲见杰瑞一幅似笑非笑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又说道:“怎麽了,被我说中了,看你笑得那贼眉鼠眼的小样,你就以为别人会看上你。”

  杰瑞一看不开口解释不行了,再这样下去不知道风玲会把自己说什麽样子去,杰瑞连忙打断又准备开口地风玲说道:“风玲,你听我说,我怎麽会看上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呢?我会是那种人吗?再说,我现在有一个这麽漂亮的妹妹,飞雪长得再漂亮也没有你漂亮,等你出嫁了我才会想自己的事。”

  风玲一听杰瑞说自己漂亮,不由脸色松驰下来了,心里甜滋滋地,可听到杰瑞要自己出嫁,脸色又变了,气呼呼地说道:“我一辈子都不嫁人,就要你打一辈子光棍,哼~~。”

  杰瑞目瞪口呆地看著风玲,搞不清楚这个小丫头今天到底是吃错了什麽药,摆明和自己过不去,倒底今天自己走得是什麽运呀!

  门外这时传来一阵苍劲的笑声,两个人边笑边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人笑著说道:“杰瑞呀,没想到你要一辈子打光棍了,哈哈,哈哈哈。”

  另一个人在一边微笑著没有说话,杰瑞和风玲不好意思地看著两人,说话的是月轼,另一个就是威琚,风玲想起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不由得羞红脸一头扑进威琚的怀中,撒娇地叫了一声:“爷爷,”再也不敢抬起头来了。

  月轼和威琚见风玲不好意思了,也不再开两人的玩笑,只是威琚含有深意地看了风玲和杰瑞一眼,没有做声了。

  月轼对著杰瑞大声地说道:“小子,这段时间都没有看到你来到图书馆了,干什麽去了?还要我亲自来找你。”

  杰瑞对月轼抱歉的笑笑,说道:“月轼老头,我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事,所以没时间到图书馆去了。”

  威琚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刚张了张嘴还没有说出话来,风玲就抬起头,对杰瑞大声说道:“哼,没大没小,你怎麽能叫月轼爷爷做月轼老头,你不知道月轼爷爷是爷爷的师兄吗。”

  杰瑞笑了笑没出声,月轼这时在旁边坏心眼地推波助澜,说:“对,这小子对我一点都不尊敬,上次还敢把我冰封起来,要不是我大人有大量放过了他,他还不知道会成什麽样呢,现在又对我这麽不尊敬,我说威琚呀,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

  威琚年老成精,听到这里哪能不知道一定是月轼在搞鬼,以自己对这个师兄的了解,一定是月轼想作弄杰瑞,没想到反被杰瑞作弄了,刚才说这话的意思是玩笑居多,威琚笑了笑没出声了,看眼前这三个人怎麽演这出戏。

  风玲一听月轼这麽说,吓了一跳,怕威琚真的会惩罚杰瑞,连忙从威琚的怀中跳出来,拉著月轼的手求情说:“月轼爷爷,算了,杰瑞哥哥他不是故意的,你饶了他这次吧。”

  然後对杰瑞气道:“哥哥,你还不道歉。”

  杰瑞一见风玲真的急了,也就开口说话了:“月轼死老头,你玩够了吧,还玩下去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杰瑞与月轼接触也有一个多月了,对月轼的性格也了解了不少,开始自己正正经经的对月轼,月轼反而对自己爱理不理,而自己对他没大没小,月轼反而更高兴了,所以杰瑞一直以来对月轼就这样说话了。

  而风玲见杰瑞不仅没改,反而变本加利了,不由眼圈一红,急得快哭起来了,杰瑞一见风玲眼圈都红了,不由得真急了,连忙对风玲说道:“风玲,别哭,我和月轼早就认识了,一直是这样的,他只是开玩笑的,不要当真。”

  月轼和威琚见风玲真的快要被急哭了,也手忙脚乱的安慰起风玲来,月轼连忙接著杰瑞的话说道:“玲儿,不哭不哭,我真的是和你们开玩笑的,你没看见你爷爷一直都没出声呀,他最了解我,他都没有怪杰瑞这不就没事吗。”

  风玲听到这才收起到眼框边上的泪水,怀疑的问道:“是这样吗?”

  三个男人连忙点头,动作一致地答道:“是这样的。”风玲这才没有哭出来,三个男人也才放下心来。

  四个人坐下来,杰瑞问起月轼怎麽今天会到威琚家里来,自己来了几个月了,都没见他来一次,风玲也奇怪的对著月轼说:“月轼爷爷,你这几年都没来过我家了,为什麽?以前我小时候你经常来的。”

  月轼对风玲笑著说:“我呀,就是怕你对我恭恭敬敬的,让我全身不舒服,这次是看在杰瑞这小子的面子才来的,他这段时间天天和我讨论魔法,学习能力又快,让我头一次有了想收弟子的感觉。”

  威琚听到这里,不由大喜,自己这个师兄一直以来只喜欢作弄人和研究魔法,从来不肯收徒弟,没想到这次会起了想收徒的想法,想到这,威琚对杰瑞使了个眼色,杰瑞明白了月轼和威琚的意思,想了一下,笑著对威琚点点头,然後对月轼说道:“要我做你徒弟也行,不过你有什麽好处给我没有?没好处的事我不做。”

  月轼一听,不由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有多少人想做自己的徒弟自己还不愿意,这小子倒好,好像是自己求他做自己的徒弟似的,不过一想,自己到是真的想收这个徒弟,其他人自己还真看不上眼,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的道:“你要什麽好处?说吧。”

  威琚和风玲看著这对师徒,不禁忍不住笑了起来,风玲对杰瑞说道:“哥哥,你不要再和月轼爷爷开玩笑了,有好多人还和月轼爷爷学习,月轼爷爷还不肯收呢。”

  说著神色中透著一股羡慕的意思,杰瑞本来是和月轼开个玩笑的,这时见到风玲脸上羡慕的神色,脑筋一转,对月轼说道:“我的条件是你还要收风玲为徒,要不然就免谈。”

  风玲一听啊了一声,欣喜地著著杰瑞,月轼一听大喜道:“就这个条件。”

  杰瑞点点头,月轼一拍桌子大笑著说道:“没问题,不就是多收一个吗,多收十个八个都不成问题。”威琚和杰瑞、风玲都望著月轼笑了起来。

  按照惯例,拜师收徒要举行隆重的仪式,可是月轼一句太麻烦就省了,只在威琚的见证下杰瑞和风玲两个人敬上一杯茶就算是拜师成功了,杰瑞和风玲就正式成为了月轼的弟子了。

  拜完师後,风玲马上到厨房中做几味好菜孝敬师父,月轼、威琚和杰瑞三人在客厅中闲聊著,等风玲做好菜出来,亚密和明风也回来了,亚密和明风见过月轼後,六个人就围坐著桌子边吃边聊了起来,风玲暗含醋意的把今天杰瑞盯著漂亮女学员看的事告诉了大家,没想到所有的人不但没有笑话杰瑞,反而都看见自己笑,倒把风玲笑了个大红脸,风玲不依地锤著杰瑞,大家笑得更历害了。

  笑完,威琚告诉杰瑞和风玲,这个飞雪.鲁西斯其实就是安东尼奥国当今圣上凯尔·鲁西斯的女儿,也就是公主殿下,同时威琚告诉杰瑞,这个公主在安东尼奥城中以聪明善良美貌著称,这次会破例在招生结束後还能进入学院,是当今对上凯尔·鲁西斯施加了压力。

  威琚因为考虑到最近发生太多的事了,如果与皇室里的关系也搞坏了的话,可能自己等人无法在安东尼奥境内生存下去,所以不得以破例接收了公主飞雪·鲁西斯,同时也对圣上申明,如果公主无法通过测试,那再怎麽样也不能进行学院,没想到圣上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而飞雪·鲁西斯真的通过了测试,实力也接近於经过杰瑞训练後的风玲,所以飞雪·鲁西斯会和杰瑞他们一个班。

  杰瑞对威琚说出了自己的怀疑,杰瑞怀疑飞雪是为什麽自己和风玲而来到学院的,毕竟在安东尼奥城最近发生的两起大案都与风玲有关,这时一直坐在旁边不出声听著的风玲疑惑的开口问道为什麽是两起,不是只有特仁一起吗?

  杰瑞和威琚一见不好,两人说漏嘴了,连忙补救,可是风玲打死都不信两人的借口,硬逼著两人说真话,杰瑞和威琚见风玲这次来真的,被缠得没办法,只好把第一次发生的事告诉了风玲,风玲这才知道杰瑞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做了许多事,想起自己今天还对杰瑞那种态度,感动羞愧之下,风玲一头扑进杰瑞的怀中,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後大哭了起来。

  月轼和威琚两个人见多识广,一见这种场面,马上把亚密和明风拉走了,让杰瑞和风玲单独呆著。

  杰瑞见大家都跑了,只好一边拍著风玲的背,一边对小声对风玲说:“风玲,不要哭,保护你是我这辈子决不会後悔的决定,只要有我在一天,就不允许有任何伤害你,而我最喜欢那个无忧无虑的风玲围著我这个哥哥撒娇了。”

  风玲听著杰瑞的话,心中一阵暖流涌动,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兄弟姐妹,自从见到杰瑞後,就把杰瑞当成了自己的亲哥哥,而今天见到杰瑞目不转睛看著一个美女,不知道为什麽,心中突然涌起一股酸意,所以对杰瑞发起了脾气,没想到杰瑞对自己是这样的关心,自己真是太不应该了。

  在杰瑞怀中哭了一会,哭累了就慢慢地不哭了,风玲突然想起厅里还有其他人再看著自己,不由突然撑起身子,向四周看去,杰瑞吓了一跳,不知道风玲想到什麽,风玲见到其他人都不在了,心中的不安才放下了,回头小声问杰瑞:“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杰瑞看著风玲刚刚哭过而微微泛红的眼睛,因为害羞而通红的脸蛋,风玲此时全身都散发著一股青春少女的气息,那种样子让杰瑞不由得看了呆了一呆,听见风玲的问话才回过神来,回答道:“他们早就出去了。”

  风玲低著头更小声地问道:“那我刚才那个样子他们都看到了?”

  杰瑞见风玲害羞地样子不由一阵好笑,说道:“没有,他们一见你哭了,就出去了,放心,他们不会笑话你的。”

  风玲抬起通红的脸颊不依的道:“你说他们不会笑话我,那他们还不是看到了吗,还骗我他们没有看到。”

  杰瑞笑著调笑了一句道:“这下知道害羞了,放心吧,大家不会笑话你的,他们要是敢笑话你,哥哥给你出气。”风玲这才放下心来。

  屋外的人见风玲回复了正常,都回到了屋里,见到脸色绯红的风玲,大家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刚才的事,随便说了几名闲话,就各自回学院上课去了。在路上,杰瑞小声告诉风玲,不要在飞雪·鲁西斯面前露出异常的神色,如果飞雪·鲁西斯借机接近风玲,除了自己的身份和特仁那天发生的事,其他的事如实告诉她也无妨,风玲明白了杰瑞的意思,是要自己小心提妨飞雪·鲁西斯,同时知道了上午杰瑞只是观察飞雪·鲁西斯,而不是被飞雪·鲁西斯所迷惑,也放下了一颗不安的心了。

  下午到了班上上课,飞雪·鲁西斯还是坐在风玲的後面,与风玲套著近呼,结果单纯的风玲一个下午就被飞雪哄得将飞雪当成了最好的朋友,看来宫廷中对公主的礼仪训练得有够彻底,说话的水平真是高,几句话下来就摸清了风玲的喜好,尽挑著风玲喜欢的说,一下子就捉住了风玲的心,要不是杰瑞的话在风玲的心中份量极重,只怕早就告诉飞雪自己的哥哥就是死神了,而特仁就是死在自己哥哥手上的。

  杰瑞在旁边冷冷地看著飞雪一点点从风玲的口中套著情报,心中不停地冷笑,不管你是不是公主,如果敢对风玲不利的话,就算是神或魔,自己也照杀不误。飞雪背对杰瑞,突然感到全身一阵冰冷,打了个寒战,回头一看,除了早已扭过头去的杰瑞外,其它的就是那些贵族讨来的眼神。

  下了课,飞雪和风玲就像一对深交了许久的好朋友一样,手挽著手一起回家,风玲带著飞雪回到自己家里,一定要飞雪尝尝自己的手艺,飞雪心中暗暗窃喜,这麽快就可以接近这对迷一般的兄妹了,虽然哥哥还是一幅冷冰冰的样子,但妹妹太好下手了,人虽然长得漂亮聪明,但太单纯了,一下子就被骗了,难怪上次会被特仁劫持,一个人长得太漂亮又没有机心是很容易吃亏的,要不是有个什麽死神将她救出,只怕现在这个风玲是生不如死了。

  风玲和飞雪一路说说笑笑地回到家中,杰瑞一路上仔细观察著飞雪,对於这个公主,杰瑞只在刚才发现了她似乎在探听风玲心中的秘密,但自从发现自己在注意著她和风玲有些事情好像瞒著她後,就再也没有做出那种刺探秘密的举动了,反而和风玲两个人开开心心地一边聊著一边往家中走去。

  而在飞雪心中却感到杰瑞一直在暗中注视著自己,自己的一举一动好像都逃不过杰瑞的观察,而杰瑞的目光让自己有一种全身都在阳光的照射下,无处遁形的感觉,飞雪一边与风玲口中说笑著,一边在心中想到:风玲的这个哥哥可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慢慢地飞雪想起了自己被父皇派到皇家魔法学院的原因。

  在特仁被杀的当晚,皇上凯尔·鲁西斯就收到了消息。凯尔听完密探的报告後,挥退密探,独自一人在寝宫中沈思。安东尼奥国的一国之君,身仅四十岁,身材文弱,给人一幅弱不禁风的感觉,但清秀的脸上却有著一双虎虎生威的眼睛,任何被这双眼睛瞧著,都会被其中所射出的王者气势所压,身出拜倒於此人脚下的感觉,而就是这个男人在邻国克林丝帝的虎视下,一力发展武技魔法,提升军队战力,更从中选取出精英组成皇家骑士团,一举打败克林丝帝的死灵骑士团而成为大陆最精锐的骑士团,而在精兵强武中国内四大家族的出力最多,国家强盛後四大家族因而坐大,其中菲斯、蒙布两大家族还好,而对於四大家族中的托卡、荷伊家族,在城中一直是怨声载道,不过四大家族对整个朝中的影响力非同一般,大部分的军队掌握在四大家族手中,连身为一国之君凯尔也不敢轻易动四大家族,这次倒底是什麽人有胆子敢动四大家族中最蛮横的托卡家族,连著上次荷伊家族吃亏一事,这是第二次了,据密探报上的情报看来,都与皇家魔法学院的院长威琚和其孙女脱不了关系。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