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549 2005.08.01 21:26

    没等到飞雪开口问,风玲倒是先开口了,抢先问杰瑞道:“哥,你以前好像还不会‘水幕天华’的吧,今天怎麽使出的?跟谁学的?”

  飞雪一听也很感兴趣的看著杰瑞,一脸好奇的神色,那幅好奇宝宝的模样让在座的众人看得一呆,杰瑞清醒了一下,说道:“我跟师父学的呀,最近才学会的。”

  风玲高兴的道:“那好,我明天就去找师父,一定也要学会。”威琚笑道:“傻丫头,你以为水系终级魔法那麽容易学会,没有相应的魔力,就算你学会了咒语也没有用。杰瑞今天下午看来是使出全部的魔力,看来杰瑞本身还受到一定的内伤,以杰瑞的能力现在使用‘水幕天华’还不到最适当的时候。”

  风玲一听,不由得‘啊’的一声,和亚密、明风一起担心的望著杰瑞,飞雪也担心看起杰瑞,杰瑞看著大家担心的神色,摇了摇头,说道:“没什麽大碍,过几天就好了。”

  同时,奇怪地望了一眼飞雪,心中纳闷,这个公主不是来探听消息的吗,为什麽对自己表现得这麽关心呀。飞雪被杰瑞看得回过神来,心中也暗自奇怪,为什麽自己听到杰瑞受伤的消息会这样关心,难道是……,不,不可能,不可能是这样的。

  风玲见到杰瑞看著飞雪,飞雪的脸就红,不由得又嘟起了嘴,不高兴了,站起身来气呼呼地说:“我去做晚饭了。”

  说完就走进厨房,飞雪一听连忙说:“我来帮你。”

  大家听得一愣,吃惊看著飞雪,公主会做饭,难以相信。

  飞雪见大家一脸惊讶的样子,微笑著说:“我在宫里无聊的时候学过一点点。”说完和风玲手拉著手一起走进了厨房。

  没过多久,风玲与飞雪端出一道道色香味美的美味,大家吃得是不亦乐呼,风玲说出其中一半的菜是飞雪动的手,大家这才相信飞雪真的会做菜,手艺还不比风玲低。吃完饭,飞雪起身告辞,风玲和威琚正准备起身送飞雪的时候,杰瑞抢先站了起来,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来送吧。”

  就走出门了,众人一愣,整天对飞雪冷冰冰,爱理不理的人会主动提出送飞雪,真是众人想也想不到的。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飞雪已经施过一礼,出门去了。

  风玲回过神来,神色大急,马上跳起来,刚想追出门,被坐在门边的威琚一把拉住,笑咪咪地说道:“风玲,你不要想跑,今天下午的事我还要好好和你算算。”

  风玲急道:“爷爷,我先出去一下,等我回来,随你怎麽样都行。”

  威琚仍然死拉住风玲不放,笑咪咪的脸沉了下来,严肃地说道:“不行,就要现在说,爷爷说的话你还敢不听不成。”心中却在暗笑。

  旁边的亚密和明风见到风玲拼命想挣脱威琚的手,可就是挣不脱,急得一脸通红。

  两人坏心眼在旁边火上浇油地说:“对呀,风玲你这麽急著出去干什麽?你的碗还没有洗的。”

  “而且你要是出去打扰了杰瑞对飞雪告白的话,杰瑞会不高兴的。”

  风玲一听更急了,对威琚央求道:“爷爷,我有很急的事要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你就放我出去吗,爷爷~~~”

  威琚心中偷笑不停,脸上却一片严肃地说道:“不行,什麽事这麽重要,你说说看,要不是很重要的今天就是不准你出去。”

  风玲脸红似血,嘴唇动了动,就是没有说出有什麽重要的事情要急著出去。

  旁边威琚、亚密、明风等三人肚子都快偷笑到要抽筋了,见风玲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威琚才慢悠悠的说道:“算了,今天看你这麽著急,就先放你一马,回来再教训你。”

  说完把手一松,风玲大喜,连忙一阵风一样冲向门口。

  这时,亚密在旁边叫道:“风玲,你不要出去了,杰瑞他们早就走远了,你现在出去也追不上了。”

  话声刚落,已经冲出门口的风玲定在了原地,慢慢地转过身来,威琚、亚密、明风三人抱著肚子狂笑了起来,亚密笑得抱著肚子一边哎哟哎哟的惨叫著,一边大笑。

  而明风连眼泪都笑出来,威琚也抱著肚子看来风玲一阵猛笑,风玲满面羞色,垂头丧气地慢慢走进屋子,威琚勉强忍住笑,对风玲说道:“风玲,你不要担心了,杰瑞绝对不是去表白的,他一定是有什麽别的事要告诉飞雪,你不用这个样子。”

  亚密和明风在旁边边笑边点头,附合道:“是呀,哈哈哈哈。”

  说完又是一阵狂笑,风玲被大家笑得连耳根都羞红了,这才知道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羞得一头扎进威琚的怀中,不依道:“爷爷,你们欺负我,不来了。”大家又是一阵狂笑。

  这边,杰瑞站在门外,见飞雪走了出来,飞雪刚微笑著想说不用麻烦了,杰瑞却抢先一步淡淡地对飞雪说:“你和我来一下,我有话想跟你说。”

  说完,也不理飞雪的反应,转身向附近的树林走去。

  飞雪脸中的微笑冻在脸上,心中那个气呀,这个木头,从来没有人视自己如无物,这个杰瑞今天处处与众不同,以前不是没有人故意装成不在意自己,想故做另类引起自己的注意,但这个杰瑞自己从心里知道,他就是完全无视於自己的美貌,看自己的眼神就和看一根木头没什麽两样,而看风玲的眼神就不同了。

  飞雪暗暗地在心中咒著杰瑞,脚步却跟著杰瑞向前走去。

  杰瑞在前,飞雪在後,两人走进了小树林中。进入树林没多远,杰瑞停了下来,却没有回过身来,只是默默地站那里,也不出声。

  飞雪奇怪地问道:“你叫我来到这里干什麽?你不是说有话想跟我说吗?”

  同时心中暗想,他不是喜欢上我了吧,想在这里向我表白,就是吗,以我的样子,有谁能逃得过我花容月貌的影响,没想到这个冷冰冰的人不过一天,也要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

  那我到底要不要接受他呢?至於杰瑞会不会对自己不利,飞雪到是没有一点担心的,自己出宫的时候,父皇就已经在自己身边布下了高手保护自己,虽然自己不知道是谁,但自己附近一定有人会保护自己的。

  就在飞雪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杰瑞开口了,飘渺的声音像一支冰针一样插进了飞雪的心中:“你接近我们兄妹,到底有什麽目的?”

  “啊”这一出乎意料的问题将飞雪击得一愣,开著小嘴不知道怎样回答,心中飞快的想著,他怎麽知道自己是有目的的接近他们,难怪有人告诉了他。但是这不可能呀,应该只有父皇和我两个人知道呀,连保护自己的人都不会知道自己到学院上课的目的。

  杰瑞飞快的转过身来,冰冷的眼神像一支箭一样盯住飞雪,就像猎人看著已经死到临头的猎物,冰冷的声音再次响在飞雪的耳边:“为什麽不回答我的问题?”

  飞雪勉强笑了笑,但那笑容失去了往日的甜美,飞雪虽然心中仍在惊讶,但嘴里却说道:“杰瑞学员,你说什麽,我不懂?”

  飞雪刚想接著说下去,杰瑞冷冰冰的声音打断她,说道:“我不管你有什麽目的接近我们,但你千万不要伤害到风玲,如果风玲受到一点点伤害,那你所要付出的代价是你所想不到的。”

  说完,不等飞雪再次开口,杰瑞大步流星地从飞雪身边走过,径直走向树林的出口。

  飞雪大口喘著气,心中涌起一股怒气,怒气还夹杂著一些飞雪不能明白的感觉。

  飞雪突然转过身对已经走到林边的杰瑞叫道:“你为什麽要这样说,你又凭什麽这样说,杰瑞,风玲又不是你的亲妹妹,你和她没有一点关系,除非你们做出了什麽苟且之事,所以你这麽的维护她,为了风玲,你是不是会杀了那些得罪她的人,包括特仁,荷伊家族的人,还有我。”

  话语传到杰瑞的耳中,杰瑞身形一震,停了下来,一股怒气从杰瑞的心底升起,这个女人还真不知死活,自己警告了她,她竟敢说自己和风玲做出了什麽苟且之事,杰瑞猛然回过头来,一缕寒光从眼中闪过,飞雪被杰瑞的眼光盯住,一缕寒气从尾脊骨升了起来,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青蛙,而杰瑞就是那只看起青蛙正吐著舌头的毒蛇,虽然自己知道附近有人在自己危险的时候会来救自己,但心中还是没有一点安全感,杰瑞给自己的感觉就是自己马上会被五马分尸一样。

  杰瑞狠狠的盯著飞雪,心中杀机狂涌,一阵阵杀人的冲动不停的冲击著杰瑞的灵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极想杀死飞雪的冲动压了下去,饱含杀机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从杰瑞嘴中吐出:“女~人~,你~不~要~太~过~分~了。”

  说完,抬头望向右边一棵大树冷哼一声说道:“哼,你不要以为有人在保护你,你就可以胡说八道,小心祸从口出。”

  说完,一道巨大的风刃突然出现,呼啸著朝著茂盛的大树顶上冲出,一道黑影从树上一个筋头翻了下来,躲过了风刃的袭击,风刃击在黑影原先藏身的树杆,喀嚓一声,一人抱的树杆被拦腰击断,半截树木轰然倒下。黑影落到地上,稳稳地站在飞雪的身前,摆出了一幅防御的姿势,同时嘴里说道:“大胆狂徒胆敢冒犯公主,还不快快下跪赔罪。”

  杰瑞定睛一看,黑影是一个年纪十八九岁的少年,一身黑色夜行衣,衣服前襟上绣著一个醒目的徽章,杰瑞一眼认了出来,这是蒙布家族的徽章,杰瑞对少年所说的话冷哼一声,理都不理转身离开了树林。

  少年一见杰瑞没把自己放见眼中,气得运起全身的功力,刚想出声叫杰瑞留下,不然自己就要不客气了,飞雪开口了:“你是谁?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

  少年见杰瑞已经走出树林不见了,无奈地收起运行全身的功力,回头拜倒在地,高声说道:“达岚.蒙布见过公主殿下,达岚救驾来迟,让公主受惊了。”

  飞雪摆摆手说道:“平身吧,你就是传言中蒙布家族除八银.蒙布外的第二个练武天才,听说你已经是天空武士了。”

  达岚站起身回答道:“那是传言中夸大了,我岂能与八银叔叔相提并论,八银叔叔一直是我的奋斗目标。”

  飞雪浅浅地笑了笑没有出声,达岚看著飞雪的笑容呆住了,真像是天使在面前微笑,自己要是能得到眼前美女的青睐,不论是任何事自己都会去做的。

  飞雪见到达岚的样子就知道又有一个人被自己的容貌所迷住,自己又多了一个忠心的仆人了。

  想到这,飞雪不禁眼神迷离地看著杰瑞离去的方向,心中浮现出杰瑞那潇洒离去的身影,那令人一见不能忘怀的气质。

  达岚见飞雪呆呆地望著杰瑞离去的方向,心中不悦,轻咳一声,轻轻道:“公主,刚才那个人是什麽人?要不要我去……”

  飞雪回过头,淡淡地摇摇头,说道:“算了,我们回去吧。”

  说完,率先离开了原地,达岚见飞雪不愿谈论这个话题,虽然心中暗暗吃醋,但也不敢再说什麽,老老实实地跟在了飞雪的背後离开了树林。

  在飞雪和达岚离开後,一棵参天大树的顶上现出了一个身影,一句轻轻的话从树顶飘了下来:“哼,原来是十大高手‘盗贼之王’八银.蒙布的侄子,身手不错呀,可惜心灵太容易受外物所影响。”

  随著话语,身影现出本来面目,原来是早就离开了的杰瑞,杰瑞白天就发现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有一个高手暗中跟著自己,在死神森林中,杰瑞养成了对附近的气息极为敏感的反应,尤其是对於杀气极为敏感,因为没有感到这个人有什麽不良的动机就没有理睬,但刚才一出家门,杰瑞又感到了这股气息,所以杰瑞一边将飞雪引到树林中,一边感受这股气息的活动,最後确定这个高手是这保护飞雪而来。

  本来杰瑞不打算暴露自己知道有人跟踪,而且下午强行施展魔法所受的内伤还没全好,但被飞雪一气,就有意现一现自己的功夫,所以才用风刃将跟踪的人逼了下来,同时离开後又用真气压下自己的气息,用空间转移魔法回来看飞雪等两个人说著什麽。

  杰瑞从树顶飘身而下,落地的时候突然脚步一虚,身体一阵摇晃,腹内感到一阵剧痛,脑袋也一阵晕眩,杰瑞知道刚才强行施展魔法又触发了内伤,连忙坐下,运起傲神决将翻腾的气血压了下去。

  半响,杰瑞感到气血平复了一点,收功站起身来,心中知道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是不能动手了,这次强行施展终级魔法所受的伤太重了,这还是自己命大,普通人要是强行施展超越自身阶级的魔法,尤其是终级魔法的话,轻则全身瘫痪,重则因元素吸纳过多,当场爆身而亡。

  想起今天下午的事,还真是捏了一把冷汗,风玲这个小丫头,平时自己怎麽就没发现她有这麽暴力呢,一打起来就什麽也不顾了。算了,要快点回去了,要不然还不知道回去後风玲会怎麽审问自己呢。

  杰瑞回到家中,威琚、风玲、亚密、明风四人正坐在客厅中不安地等著杰瑞,本来不担心的威琚等人因为时间太长而慢慢担心的起来,而从一开始就担心的风玲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客厅中转来转去。

  此时见到杰瑞回来了,众人一起松了一口气,风玲却脸一红说了句:“天晚了,我先回房休息了。”

  就溜回房间去了,把正准备被风玲盘问而准备好了一肚子答案的杰瑞听得一愣,今天风玲怎麽会一句话都不问自己,见到自己回来了就回房休息了,平时的风玲可不是这样的呀。

  旁边知道原因的三人在一旁闷笑著,知道风玲因为刚才在三人面前的那一幕而不好意思再面对杰瑞,所以急忙回房去了。

  威琚刚想开口说话,眼角扫过杰瑞的脸,威琚脸色一变,一把抓起杰瑞的手输入一道浓厚的魔力,本来还在笑著的亚密和明风见到威琚严肃的表情被吓了一跳,笑容也马上消失了。

  威琚的魔力在杰瑞的身上转了一圈,威琚将杰瑞的手一把丢开,二话不说,“圣光术”光系高级治疗魔法马上出手,一圈神圣的光环将杰瑞环绕其中,杰瑞感到身体中的伤势慢慢愈合著,虽然不能马上治愈但还是使自己舒服多了。

  过了一会,看到杰瑞好了点,威琚收起‘圣光术’,光环慢慢地消失,威琚严肃地对杰瑞说道:“胡闹,下午我就瞧出你的伤势不轻,没想到你出去一趟後,伤势变得更严重了,说吧,刚才出去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是不是又跟人动手了。”

  杰瑞知道自己的伤势瞒不了威琚,只好把晚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威琚,威琚一听不由发起了脾气,吹著胡子瞪著眼睛骂道:“你不要命了,受了那麽重的伤还敢招惹天空武士级的人,你知不知道,以你下午的伤势换成另外一个人早就躺在床上了,你还敢继续使用魔法,要不是傲神决压著伤势不发作,你回都回不来了,现在你的伤势如果不好好治疗的话,弄不好以後你都不能使用魔法了。”

  杰瑞听见威琚的骂声,心中却感到暖洋洋的,从威琚的骂声,亚密和明风担心的表情中杰瑞感受到了一阵亲人般的温暖。“你们不用担心,我的伤势不要紧,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杰瑞安慰著众人,威琚斥之以鼻“胡说八道,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运功疗伤吧,我这就去把月轼找来,看看他对你的伤势有没有办法。”

  说完,马上用空间转移魔法消失不见了,杰瑞见到威琚这样担心自己,心中一阵感动,同时也确实感到伤势不轻,就依言盘坐起来。

  虽然是在家中,亚密和明风还是马上为杰瑞护法,这一份关心虽然没说出口,但杰瑞的心中还是感动不已,不知什麽麽时候开始,身边关心自己的人的已经越来越多了,这让从小当过乞丐,看破世情冷暖的杰瑞眼中有著一丝温情闪过,可马上被闭上的眼皮所遮住,开始专心的疗伤了。

  这下杰瑞刚一静下心来,马上发现经过回来路上一阵折腾,在林中压下的伤势又有了翻转之势,杰瑞发现原本应该收敛於经脉之中的魔法元素现在全都脱离於经脉之外,在身体之中四处横冲直撞,火、水、土、风、光、暗六种元素各自为营,在身体中不停的奔走,同时相互之间不停的对撞,可是因为六系元素的力量相等,谁也奈何不谁,所以就一直在身体中不停的对撞了,而魔法元素对撞时所产生的冲击却在不停的损伤自己的内腑,自己的内腑已经受到了不小的创伤了,这样下去,不用多久自己的内腑就会无力支撑下去了。

  杰瑞感到魔法元素们就像将自己的身体当成了一个战场,谁都想斗倒其它人,然後独占这个躯体,杰瑞心底隐隐升起一种说不清的感受觉,好像有什麽东西是自己没有注意。

  杰瑞想了一会没想明白到底是什麽东西自己漏掉了,倒是魔法元素越来越乱了,杰瑞放下其它的想法,开始慢慢把真气从丹田中运起,行走於经脉之间,真气在经脉之中畅通无阻,好像比平时还顺畅了许多,这倒是奇怪了,下午强行施展‘水幕天华’的时候,自己明明感到一股强大至自己不能控制的水元素从天灵直灌而入,冲击著自己的经脉,当时自己还以後经脉在这种强大的冲击下经脉一定会受到损伤,没想好像下午的冲击只是把自己原本存在於经脉内的魔法元素全赶到了经脉外,并没有伤害到自己的经脉,想到这,杰瑞不由自主将真气的运行速度减慢了,慢慢地观察起经脉的变化。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