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完成任务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337 2005.10.24 23:05

    中年大汉和队长的脑子同时飞速转了起来,死神之名在风雪大陆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现在这个人说有死神的消息,傻子都知道这其中有多大的利益。

  中年大汉笑容满面的对历宁道:“你们还真不错啊,全大陆的佣兵都在找死神,竟然被你们先找到了。”

  说完,中年大汉把脸一板,冷漠地对队长说道:“对不起,现在佣兵公会不欢迎你,请你先出去。”

  队长脸色一变,这摆明了是赶自己出去,不想自己听到有关死神的消息,队长眼珠转了两转,就这样离开实在是太甘心了,眼看到嘴的肥肉难道就这样让它溜走吗?

  队长一想及抓到死神后的巨大利益,心底的***按捺不住,利益已经强大足以抵御帝国法令的地步了,队长冷哼一声,毫无感情地说道:“你想阻止军队执行公务吗?我现在有足够的理由将这名佣兵带回军营接受检查,如果你有异议,小心我将你就地格杀。”

  说完,队长朝外大吼一声:“外面的士兵听着,全部进来,进入二级战备。”

  历宁脸上的表情变了,没想到队长竟然铁了心想将自己带回军营,历宁已经感到不妙了。

  中年大汉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让军队在佣兵公会将佣兵带走,这让佣兵公会的脸往哪里放啊,而且死神这个任务要是在自己这个分会完成了,估计自己也可以升上好几级,不用再坐这里每次接待前来交任务的佣兵了。

  想到这,中年大汉也是一声大吼:“外面的佣兵听着,马上进来阻止军队在佣兵公会里捣乱。”

  外面的士兵听到队长在里面一声大吼,二级战备,这是双军交战时才会使用的戒备等级啊,士兵们不敢犹豫,听到命令后,马上向佣兵公会里冲了进去。

  围在佣兵公会外面的人越来越多了,有很多人都赶来看热闹了,其中最多的是平民百姓,平时小镇上的日子过得平平淡淡,现在终于有了刺激的热闹可看了,大多数镇上的居民都赶了过来。

  赶来看热闹的人中间还有一部分是停留在小镇上的佣兵,他们人数也不是很多,就有十来个人,原来打算离开小镇的他们一听佣兵公会门口出事了,就赶了过来。

  此时佣兵们都站在看热闹的人群前面,脸上都是一付气愤的神色,不过毕竟来生事的人都是军队里的士兵,没弄清楚的佣兵们还不敢动手。

  听到佣兵公会里面传来声音将士兵都叫了进去,佣兵们终于按捺不住,几个性子急燥的武器都拨出一半来了,此时再一听到佣兵公会里传来佣兵的呼唤声,佣兵们都拨出了武器,跟在士兵的后面冲了进去。

  冲进了佣兵公会的佣兵,愕然发现自己想像中的打斗场景还没有发生,佣兵公会里面的人都默默地站着,见到佣兵们手持武器冲进来,大部份士兵转过身来,将武器对向了佣兵,双方一下子都沉默了下来,不过空气中已经开始弥漫着杀戮的气味了。

  进入的士兵站在队长四周,面对着中年大汉和历宁,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队长看见中年大汉竟然叫来了这么多的佣兵,心中也是一惊,今天这件事看来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决了。

  队长死死地盯着中年大汉,做了最后一次努力,开口沉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是不是想叫上这些佣兵陪着你一起死。”

  说完,队长也不等中年大汉开口,转头对身后的佣兵说道:“你们胆敢违反帝国禁令吗?你们想和他们一起死吗?”

  佣兵们气势一下子低落了下来,身为安东尼奥国的一员,怎么会不知道帝国禁令呢,大多数佣兵手中的武器慢慢垂了下去,中年大汉一看不好,急忙大声叫道:“不要相信他们,他们是听到这名佣兵知道死神行踪,就要强行带走这名前来交任务的佣兵,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盛了。”

  佣兵们一听,什么,死神的行踪,那可就相当于一笔巨大的宝藏啊,手里原来低垂地武器又抬了起来,握得更紧了。

  原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士兵这下子也明白了,原来是为了死神啊,二级战备叫得不冤,叫一级战备都可以,士兵们的情绪一下子亢愤起来,双方眼里都射出了阵阵寒光,就像两群争夺食物的狼群一般。

  队长寒声道:“好好好,你们是真的想违抗禁令了,士兵们,动手,将这些人就地格杀。”

  佣兵们一听队长这样说,为了自己的性命,都抢先出手了,只见一片刀光剑影向士兵们袭来,士兵们也急速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与佣兵们战到了一起。

  佣兵们和士兵们都是身经百战的,个个实战经验都非常丰富,手中使用的招式都是去除了无用的花招,招招实用无比,也凶险无比,稍一不慎,就可能丢掉性命。

  佣兵的人数比士兵的人数要多出两人,队长一个人挺住了两人的攻击,而其余的士兵明显单兵不是佣兵们的对手,而且这些佣兵都是一个佣兵团的,平时在一起配合惯了,而且佣兵们平时没事就喜欢打架,在酒馆里打架更不在少数,所以在佣兵公会这狭小的空间里,佣兵们发挥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

  军人的优势就在于大型战斗中,通过优秀的指挥,兵种的配合,发挥出超出实力以上的力量,而现在士兵们却无法佣兵公会这个空间里组成有效的战阵,并且士兵中有三分之一的士兵所持的武器都是长兵器,在房间里根本就施展不开,缚手缚脚的,士兵的优势无法发挥出来的结果就是在三分钟后,一名手持长枪的士兵发出一声惨叫,被一名佣兵一刀切断了脖子,脑袋被劈飞了起来。

  队长的眼睛变得血红了,这支小队成立以来,就一直跟随着自己,与自己一起经历过几次大的战役都没有损失一个人,没想到在这小小佣兵公会却死了一个,队长在悲愤的同时也发现了其它士兵的危急情况。

  队长必竟是经历过战火考验的老兵,马上意识到如果还是在佣兵公会里打斗,自己的人都会死掉的,队长一剑横扫,将身前的两个佣兵逼退后,大声吼道:“冲击阵型,冲出去,再和他们打。”

  佣兵们的团长也发现了士兵们的窘境,他也大声吼道:“堵住门口,不能放走一个,将所有的士兵全数歼灭在房子里。”

  这一下,攻击的重点变成了门口的争夺了,队长听到了团长的叫声,朝着发出叫声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个身材矮小的人正灵活的躲开一名士兵的疾砍,躲开攻击的同时顺手在士兵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受伤的士兵咬紧牙关,没发出一点声响,继续攻击着这个喊话的人,队长心痛之余愤怒的想道:你还想将我们歼灭在这里,我现在就先杀了你。

  队长刚才逼退的两名佣兵退开一步后,又向逼了过来,队长眼中寒芒一闪,不等两人靠近,抢失向前大步跨了两步,迅速接近了其中一名佣兵,手中的巨剑化成一道狂风,带着一道刺身的破风声劈了过去。

  队长这一剑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佣兵被队长的这股气势镇住了,同时也不愿与他拼命,马上向后猛退开来,另一名佣兵一见队长将后背露了出来,马上从后面攻了上来,一刀朝队长的背心猛砍过来。

  队长见到身前的佣兵如自己所想的一样,并没有选择硬接自己这一剑,而且向后退去,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听到身后传来的破风声,队长嘴角的冷笑越来越大。

  退开的佣兵看到了队长的笑容,他心底升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脱口提醒自己的同伴道:“小心。”

  可惜他的叫声太晚了,队长身体先是向左一个侧身,然后向前一俯,手中的剑闪电般地划了一个半圆,从右腿边向后划了出去,队长身后的佣兵只觉得一阵剧痛传来,就已经被队长一剑从下到上活活劈成了两半。

  鲜血和内脏一下子喷洒了出来,淋在了队长的背上,队长躲也不躲,任凭鲜血淋在自己身上,血液顺着队长的脖子向下流去,队长伸手摸了一把还是温热的血液,疯狂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卑鄙的佣兵,现在知道我们的历害了吧。”

  佣兵的愤怒爆发了,同伴死在面前,对哪一边来说,都是不小的刺激,那名退开的佣兵更是自责,此刻已经扑向了还在狂笑着的队长,手上的武器没有施展一点防御的招式了,全是以命博命的招式攻向队长。

  队长一阵不屑,刚才两个佣兵才堪堪与自己战成个平手,现在你一个人就想为同伴报仇,真是自不量力,队长刷刷几剑,震开了佣兵手中的长刀,一声低吼,一剑刺向了佣兵的胸口,眼见长剑毫无阻碍的没入了佣兵的胸膛,佣兵没有发出惨叫声,也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反而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

  队长一愣,马上回过神来,不好,后面肯定有人要偷袭自己,队长向回猛抽长剑,可是面前就要死去的佣兵去一把抓住了剑刃,死死的抓住了,队长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抽回自己的长剑了,队长当机立断,弃剑出掌,队长一把拉过佣兵的身体,自己一个闪身向佣兵的后面躲去。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是后面偷袭他的正是佣兵团的团长,蓄足了力量的团长,一剑击出,如一条出洞的毒蛇,露出了含满毒液的獠牙快速的追上了队长。

  千钧一发的一瞬间,一条人影冲到了两人之间,团长毒蛇般的长剑‘卟’地一声,将挡在前面的人刺了个对穿,队长和团长都是一惊,定睛一看,队长眼框欲裂的狂叫道:“啊~~~~~,你这个无耻的小人,还我兄弟的命来。”

  一边叫着,一边挥舞着拳头,一拳一拳向团长发起了猛烈地攻击,团长也没能取回自己的剑,士兵临前用自己的肌肉紧紧地夹紧了团长的剑,现在团长和队长一样,都是赤手空拳,团长一边躲避着队长的攻击,一边用言语刺激着队长:“我无耻,是你自己无耻吧,你不光是无耻,还是一个无用的领导者,竟然要自己的下属用身体来帮你挡剑,你还真是无用啊。”

  队长咬紧牙关,一拳重过一拳,一拳快过一拳,团长左右闪躲,就不与队长正面对抗,队长见总打不到团长,气得大叫道:“你这个怕死鬼,有本事停下来,我们好好斗一斗。”

  团长冷嗤一声,不屑地道:“我才不像你那样没脑子,我就算打不过你又如何,只要最后活着的是我就行了,我只注重最后的结果,过程是怎么样的,我从来不关心,只有你们这种脑筋不开窍的人,才会去硬打硬拼,笨蛋一个。”

  说着话,团长欺近了队长的身体,疾攻了几招,等队长重力回拳的时候,他又躲闪开来,围着队长又绕起了圈子。

  两个人打得不亦乐乎,两人的手下打得难解难分,不过士兵们已经开始陷入被动了,他们不但没有冲出去,反而被佣兵们逼到了一个角落里。

  队长见久攻团长不下,而自己弟兄的情况又越来越危急,心生一计,既然我无法打到你,就去打你的手下,看你怎么办。

  队长装做被团长的话气昏了头,一边大声咒骂着,一边挥拳不停,继续追赶着团长,同时脚下开始有意识的接近正在攻击着士兵的佣兵们,团长见队长越来越不冷静了,心中暗暗高兴,再过一会,自己的佣兵收拾了那群士兵,再一起来收拾你。

  想到这,团长突然发现队长离佣兵的距离好像太近了,仔细不想,不好,这家伙有问题,团长暴吼道:“小心偷袭。”

  队长发现团长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意图,猛地击出两拳,两拳同时击中两名佣兵的背心,佣兵没想到与自己团长打斗着的敌人会来偷袭自己,悴不及防之下,被队长一拳震断了心脉,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后,两人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士兵们原本士气已经降到了最低点,此刻见到自己的队长大展神威,一下子击毙两名佣兵,不由大声喝彩,士气也是一阵大涨,手中的武器舞动得也迅捷流畅了许多,佣兵则是一阵手忙脚乱,被士兵们逼退了一段距离。

  团长这下也不再说话了,也不再游斗队长了,他开始与队长硬碰硬的对战起来,双人之间不时传出轰轰的爆响,队长也不开口,一心只想尽快击毙眼前这名刻死的强敌。

  两人这边闷头撕杀不说,佣兵和士兵那边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了,双方大多数人身上都已经多处负伤,杀红了眼的两边,现在什么招式都已经抛开了,什么实用不实用的,全都不记得了,现在双方人数相等,正好一对一的进行搏杀,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是一刀换一刀,一拳换一拳的打斗了。

  队长和团长斗了一会,谁也奈何不了谁,队长一拳击在团长的小腹,团长一拳击在队长的胸口,两人口角流血的飞退,队长抚着胸口,团长抚着小腹,两人狠狠地瞪着对方,不停的喘息着。

  两人在喘息中突然发现身边太安静了点,一点刀剑相击的声音都没有,两人诧异地转过头,发现士兵和佣兵全都在重复着他们刚才的行动,所有的人身上都有着不少的伤口,血流满身的人正在以刀换刀,以剑换剑,地上已经躺着七八具尸体了。

  队长和团长不约而同地收回眼光,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两人在对方的眼里都看懂了对方的意思,两人同时做出一个决定,队长和团长同时大喊道:“住手。”

  士兵和佣兵斗红了眼,对首领的呼喊都像没有听见一般,两边都机械的挥动着手中的武器,打击着对方。

  队长和团长无奈之下,只好拖着受伤的躯体插入到佣兵和士兵的争斗中,将一对对杀红眼的人分了开来,分开大多数人之后,剩下的人也回过神来,双方都虚晃一招,退离了战斗,各自回到自己首领的身边。

  队长和团长各自看了看剩下的人,两边都差不多损失了一半的人,剩下的人也差不多都是重伤,队长和团长又对视了一下,队长开口道:“今天再打下去,我们两边只有两败俱伤的下场,我明白,你们是不会让我带走那个佣兵的,我也退一步,我要知道死神的行踪,知道了死神的行踪,我们马上就走,今天的帐,以后再算。”

  团长考虑了一下,今天将这些士兵全杀了,自己这边也不能剩下几个人活着,算了,反正自己最关心的是死神的行踪,现在正好借着这些人的要求套出死神的行踪,呆会带着人拍拍屁股走人就是,如果现在就将这些士兵赶走了,这个佣兵要是不肯将死神的行踪说出来,那自己的手下就是白白牺牲了,反正这些士兵总不可能逃离军营再来找自己的麻烦,想到这,团长点点头,开口答应了队长的提议。

  两人的意见迅速被手下的人接受,两群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历宁的身上,历宁也加入了佣兵这一边,在打斗中也受了伤,两道深深的伤口一道在右肩上,一道在左腰,伤口边皮肉绽开,血不停的流了出来,中年大汉正在帮历宁包扎伤口,历宁见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听到团长和队长的交谈,历宁心中一动。

  历宁想到:没想到自己团长的吩咐,自己还没有采取什么手段就已经完成了,这下子,想不影起别人的注意都不行了,可是自己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佣兵团的团长见历宁看着大家不说话,连忙开口说道:“兄弟,你也看见了,大家再打下去只有死在一块的份,所以你最好还是将消息说出来吧。”

  说完以后,团长怕历宁怀疑自己的动机,紧接着说道:“不过,如果你不愿意说出来的话,你放心,我们也是绝不会同意他们把你带走的,就算我们战至最后一人,也一定会保障你的安全。”

  历宁一眼看穿了团长的言不由衷,他不揭穿团长的居心,历宁表情热烈的向团长表示了感谢,然后回头向中年大汉为难的道:“大叔,如果我现在将死神的行踪告诉他们,那还会不会算我们佣兵团完成了任务。”

  中年大汉看了一眼佣兵公会,现在佣兵公会里已经一片狼籍,血流遍地,所有人的目光现在都盯着中年大汉了,他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佣兵公会里大多数人的生死了。

  中年大汉叹息了一声,收回了目光,所有人的心里一紧,手里的武器也捏紧了,气氛又开始紧张起来,中年大汉把大家的反应都收到了眼底,连忙开口对历宁说道:“你现在就将死神的行踪说出来吧,我现在就在你们团的记录本上记录你们已经完成任务的登记,不过你们团的奖励要等到证实了你所说的是事实以后才能奖励给你们团。”

  历宁得到了中年大汉肯定的回答,放下心来,这个结果是最好的,不光完成了团长所嘱咐的任务,还为团里争取到了奖励,历宁马上将死神的消息说了出来:“死神现在就在边境小镇上,我们还见到他身边有几个冰云大陆上的矮人,我们团长估计他可能准备逃到了冰云大陆上去,现在我们团长正带着我们的佣兵团想办法拖着死神,不过以我们佣兵团的力量是无法阻止死神的,他正是派我回来搬救兵的。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