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一章 正式宣战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516 2006.05.10 20:51

    杰瑞带着风玲、飞雪、亚密、明风告别了风神他们,一路边观赏着冰云大陆上的风景,边赶回风雪大陆,说开心事的杰瑞和风玲、飞雪三人,常常聚在一起,三人的脸上也经常出现甜密的笑容,呆在杰瑞三年多没取下来的银面具,也早早的被杰瑞放入了‘异次元空间’。

  面对心爱的人,杰瑞不愿意有东西阻隔大家之间的情感交流,虽然风玲和飞雪从来没有提出过什么异意,可是杰瑞从她们的角度想到,谁也不愿意自己的爱人终天都是戴着面具见人,尤其自己的爱人又没有什么缺限,见到杰瑞自动取下的面具,风玲和飞雪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眼底透露出来的喜悦,杰瑞还是可以清渐的看见的。

  虽然一行人不是刻意赶路,可是他们前进的速度也不是很慢,半个月后,五人就跨过了冰云大陆和风雪大陆之间的边境,回到了人族的土地,风玲和飞雪身躯一阵颤抖,亚密和明风也沉默了下来,默默地望着不远处的边境小镇,泪水止不住在几人的眼眶中打转,当年五人在大陆游历之时,就曾经说起过,一定要越过边境,去其它大陆上看看,没想到一句游戏之言,现在却真的发生了,可是完成的原因却是因为如此。

  杰瑞轻轻地拍了拍亚密和明风的肩膀,然后搂过风玲和飞雪纤细有力的小蛮腰,杰瑞朝着大家说道:“好了,别看了,现在不是我们感叹心情的时候,回安东尼奥吧,那里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们呢,我跟你们说过的诺德和丝帝汀现在应该都在安东尼奥了,他们应该等我很久了,见到他们之后,还不知道会被诺德怎么埋怨呢。”

  四人都收起了悲伤的情绪,飞雪轻轻笑道:“那好,我们就快些回去吧,也好久没有看见父皇了,不知道他的身体还好不?”

  风玲点了点头故做轻松地道:“好,我也要去看看爷爷了,不知道他的原子是不是比原来长得多些了吗?想来,没有我天天去揪,应该会多上很多了吧。”

  搂着两人,杰瑞朝前面走去,边走边说道:“好了,好了,等你们见到了,就一切都知道了,亚密、明风,你们自己注意一点,如果有人敢像你们动手,杀无赧!”

  随着杰瑞的话出口,一股浓郁的杀气从杰瑞的身上冒了出来,风玲不安的拉了拉杰瑞的的衣服,轻声说道:“杰瑞,没必要杀人的时候就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你这样子好吓人的。”

  侧头爱怜地看了一眼风玲,杰瑞慢慢地说道:“玲,你知道吗,自从你们出事之后,我就发过誓,绝不会再让我的朋友因为我受到伤害,亚密和明风与你们不对,他们是男子汉,有很多时候不止要自己照顾自己,更多的时候他们还要照顾别人,所以他们面对的东西是与你们不一样的,没有铁血的心肠他们是无法在大陆上生存的,铁血的手段有时候是保护自己的最有力武器。”

  亚密和明风走了上来,重重地一拍杰瑞的肩膀,笑嘻嘻地道:“你真的以为我们会那么软弱,连自己也保护不了吗,你也太小看我们了。”

  杰瑞哈哈一笑,与亚密和明风并肩朝边境小镇走去,边走边说道:“好,我们先到边境小镇上休息一下吧,这些天来都在草地上幕天而睡了,都快不记得在床上睡觉是个什么滋味了。”

  边境小镇上的居民早已不记得只来过一次的杰瑞,更加上杰瑞收起了自己引人注目的银色面具,小镇上的居民们更不认识杰瑞了。

  杰瑞带着另外四人随意走进了一间客栈,在客栈老板的奇异眼神中定好了房间的五人,走出客栈,来到了客栈旁边的酒馆,五人边吃着东西,边侧耳听着身边酒客的谈话,这几年来,小镇上来来往往的人也比以前多了起来,酒馆有了一半以上的入座率,所以杰瑞他们听到了不少的消息。

  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飞庚竟然当上了克林丝帝的皇上,现在虽然与安东尼奥没有再发生过战争了,可是在两国边境上,却集结了大批的军队,风雪大陆的平民都在遥望着这一切,一旦战争开始,就是广大平民苦难的开始,所以现在有点能力的都开始准备迁移到冰云大陆上去了,不过安东尼奥的凯尔皇帝一直以来,对平民都非常常不错,所以克林丝帝的人去冰云大陆的比较多一点,安东尼奥的平民们还保持着观望的态度。

  杰瑞和飞雪惊讶对视了一眼,飞庚当上了皇上,看来与克林丝帝联手的希望已经断绝了,搞不好魔族进攻的时候,人族还必须承受来自内部的压力了,飞雪有点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朝杰瑞道:“杰瑞,我们马上回安东尼奥吧。”

  杰瑞望了一眼亚密和明风,亚密和明风点了点头,也无声地站了起来,表示支持飞雪和意见,杰瑞站起来说道:“那好,我们就连夜赶回安东尼奥。”

  转身准备走出酒馆地杰瑞,感觉到酒馆中所有的视线都投向了飞雪、风玲和亚密、明风身上,飞雪和风玲是人见人爱的美女,亚密和明风是外形俊美的精灵,这几个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非常引人注目的,这不,从他们一进入酒馆开始,酒馆中的所有人就有意无意地朝这边看。

  见到几人准备离开了,有几名色胆包天的人忍不住站了起来,凑了上来,满脸淫笑地朝风玲和飞雪道:“美女,这么快就想走吗,过来陪我们喝几杯酒吧,要知道,我们可是大大有名的佣兵团哦!”

  杰瑞脚步一顿,回首打量了几人一眼,围过来的是八名佣兵打扮的大汉,说话的是为首一名脸上有着一条长长刀疤的大汉,八名大汉一个个都是一脸淫猥之色的望着风玲和飞雪,对两位美的女身边的杰瑞,他们是瞧也不瞧,杰瑞冷哼了一声,心底腾起一丝怒火。

  酒馆中的人见到八名大汉起身围上杰瑞等人,一个个脸上都变了颜色,酒馆老板出于公德心的走上来劝道:“开喩,他们只是外地的客人,刚来这里的,你给我个面子,别找别人麻烦吧。”

  被叫做开喩的大汉狞笑一声:“哼哼,给你面子,你有什么面子可让我给的,老不死的,再不滚开,我今天就砸了你这个酒馆,让你以后都喝西北风去。”

  酒馆老板气得脸色苍白,颤抖的手指着开喩道:“你别这么嚣张,谁不知道,你们早已被佣兵公会除名了,现在你们根本就不是什么佣兵了,还用佣兵的招牌在我这个酒馆里欺负我们这些本地人,其它外地人常去的酒馆你们根本就不敢去。”

  开喩脸上的刀疤剧烈的抖动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地瞪着老板,从牙缝中一字一句地挤出:“老头,你真的是不想活了。”

  说完,开喩一掌朝老板的脸上扇去,老板向后一退,可是开喩的动作不是没有一点武动在身的老板可以躲过的,老板两眼一闭,感到开喩挥手所带的风已经袭到了自己的皮肤,可是扇动的风已经拂过脸部很久了,开喩的手掌却迟迟没有落到自己的脸上,老板疑惑地睁开眼睛。

  印入老板眼帘地是开喩痛苦变形的脸,右手软绵绵地垂到了自己的身边,原本离自己最远的那位少年(杰瑞)此刻则站在自己的身前,开喩的七位同伴团团将自己和少年围了起来,老板颤声道:“少年,是你救了我吗?如果是的话,你快走吧,你打不赢他们几个的,他们都是心狠手辣的人,个个手中都带有几条人命的。”

  杰瑞回头朝老板温和的说道:“老板,你这么好的人不应该受到这种人欺负的,你放心,既然他们找上了我,我就一定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不过这个交代就要看他们是不是能够接得下来了。”

  见到杰瑞回头和老板说话,七名大汉眼中凶光一闪,杰瑞背对着的四名大汉悄无声息的展开了偷袭,杰瑞冷笑一声,扬声道:“亚密,明风,动手吧。”

  亚密和明风早就忍不住了,听到杰瑞的话,两人一人一边的闪了过来,快速的连击四下,包括开喩在内的八名大汉全都从酒馆的大门飞了出去,杰瑞的眉头一皱,不悦地开口道:“一个都没死?”

  包括老板在内的喜色都凝结在了脸上,如此冷酷的话清晰地告诉他们,这名少年并不是一个外表看起来那么和善的人,搞不好,打跑了一群狼,来的却是一只虎,原本还端坐在酒馆中的客人全都起身从后门溜走了。

  杰瑞大步从酒馆走了出来,摔在地面上的开喩他们已经爬了起来,正远远地朝街道尽头跑了过去,杰瑞挥手八道风刃朝开喩他们的背心射去,‘卟卟’连声,开喩等人全都一头栽倒在地上,鲜血迅速染红了地面。

  杰瑞回首淡淡地朝亚密和明风道:“你们的心肠变软了,刚才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亚密和明风不好意思的一笑,两人摸了摸后脑勺,几年来口不能说,身不能动的日子没有让两人心怀怨恨,反而将两人以前的锐气磨去了不少,这刻被杰瑞点了出来,两人颇有一点不好意思。

  杰瑞也不再去指责他们,招呼过风玲和飞雪,领头走出了小镇,风玲和飞雪朝亚密和明风理解地一笑,跟在杰瑞的身后走出了边境小镇,亚密、明风连忙跟了上来,见到五人离开了,酒馆老板才伸出头来看了看,见到开喩等人横尸街头,酒馆老板暗自咋舌,为了这点小事就杀人,大受刺激的酒馆老板马上把门关了起来,连续三天都没在开门营业。

  ※※※※※※※※※※※※※※※※※※※※※※※※※※※※※※※※※※※

  哈马斯只身一人回到了魔王殿,康普顿已经在殿外迎接着他的归来,看到一身血污地哈马斯,康普顿大尺失色,快步上前,一把扶住了哈马斯,急声问道:“殿下,怎么了,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谁伤的你?”

  康普顿的话语之中透出了浓浓的杀机,哈马斯无力的挥了挥手,说道:“康普顿,算了,你去了也不行,我是伤在死神之刃的手上,没有神器,你靠近了杰瑞就是送死,这次我带了五十万军队去围困他,都没能把他拿住,看来我们不能再等了,魔族的军队训练得如何了?能否马上就展开进攻?”

  康普顿微微一顿,没有马上回答哈马斯的话,而是岔开了话题:“殿下,你刚回来,还是先回魔王殿中吧,魔王陛下已经回来了,你先去见见他吧。”

  哈马斯脚步微微一顿,眉头微微一皱,看向康普顿,奇异地问道:“父王回来了?”

  在哈马斯奇异的眼神下,康普顿微微低下了头,没有接触哈马斯询问的眼神,肯定的说道:“魔王是今天早上回来的,在魔王殿中等你一天了,你快去见见他吧。”

  哈马斯的心中腾起一丝奇异的感觉,自己与魔王一脉相承,彼此之间存在着一丝奇异的联系,在炎烈大陆上,除了几处特殊的地方,其余的时候,哈马斯和魔王都能感应到彼此的大概位置,可是康普顿说魔王已经回来了,自己却没有任何魔王在魔王殿中的感觉,这让哈马斯感到了极大的不对劲,康普顿是极少数知道魔王和哈马斯之间感应的人,按理来说,他是不会这么说话的啊。

  哈马斯推开了康普顿,大步走进了魔王殿,魔王正垂首坐在殿首的椅子上,右手曲支着头部,对于进来的哈马斯,魔王没有任何反应,哈马斯望着魔王,心底升起一丝怪异的情绪,从外表来看,这个人确实是自己的父王没错,可是从魔王身上,哈马斯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往夕魔王那温暖的父子感觉。

  哈马斯低声叫道:“父王,我回来啦,你听到了吗?”

  听到哈马斯的声音,魔王头猛地一抬,紫色的眼眸一扫哈马斯,对于哈马斯满身的狼狈魔王视而不见,视线只在天魔铠和黑魔剑转悠,魔王慢慢地开口了:“哈马斯,把天魔铠和黑魔剑交给我,你下去休息去吧。”

  魔王一开口,哈马斯猛地向后退出了两大步,魔王的声音也和以前不同了,沙哑得仿佛金属磨擦的声音传入耳中,让人极不舒服,哈马斯站稳之后,又向魔王接近了几步,紧张地问道:“父王,你怎么了,声音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靠近了魔王三步之内,哈马斯也可以确认魔王确实是自己的父王了,那熟悉的血脉管相融的感觉又回来了,魔王听了哈马斯的话,没有像以前欣慰地一笑,反尔一掌将哈马斯震飞了,嘴里怒声道:“叫你交出天魔铠和黑魔剑,你就交出,婆婆妈妈地干什么,难怪会拥有两年神器都被别人打伤逃回来了,真是没用的东西,哼。”

  魔王震飞哈马斯的手五指一曲,哈马斯身上的天魔铠和腰间的黑魔剑离体飞出,落入了魔王的手中,魔王手腕一翻,天魔铠就披到了自己的身上,黑魔剑也挂入了自己的腰间,魔王全身的魔气狂涌,漆黑的魔气将魔王全身都笼罩了起来,在哈马斯视线之外,天魔铠和黑魔剑上面的伤痕渐渐消失了。

  嘴里流血的哈马斯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对自己不管不问的魔王,一阵心寒,魔王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冷酷无情了,魔王冰冷的声音从魔气中传了出来:“没用的东西,还不快去把伤治好,这两件神器暂时放在我这,三天以后,我们就出兵攻打风雪大陆,你出去叫康普顿通知飞庚配合我们一起展开攻击,如果他不听的话,就直接干掉他算了。”

  哈马斯默默地朝魔王鞠了一躬,转身拖着受伤的身体,带着一颗疑惑地心离开了魔王殿,康普顿一直呆在魔王殿外面等着哈马斯,见到哈马斯的脸色比进去之前还要坏的出来,康普顿无声的叹息了一下,一只手从哈马斯的背上绕过,缆住了哈马斯的左腰,一手将哈马斯的右手一抬,放到了自己的肩上。

  两人远远地离开了魔王殿,回到了哈马斯的寝宫,等康普顿将哈马斯一放置下来,哈马斯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康普顿元帅,父王他今天一回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康普顿无奈地点了点头,哈马斯的头无力的垂了下来,喃喃地道:“父王他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竟然会对我动手,一掌将我震飞,还骂我是没用的东西,这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康普顿道:“其实魔王今天一回来,到见你之前就杀了二十几名待卫,现在魔宫之中,大家都是兢兢业业的,不过,我感觉,魔王陛下的力量好像变大了,不知道殿下你感觉到了没有?”

  哈马斯回忆了一下,说道:“是啊,我现在都没法感应到父王的位置了,开始我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后面我进入到离父王三步之内的距离时,原来的感觉就恢复了,现在我明白了,是父王以他的力量将与我之间的感应切断了,可是父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康普顿边思索边说道:“魔王陛下见了魔神大人之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是不是魔神大人对魔王陛下……”

  说到这,康普顿抬起头来和哈马斯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有接着说下去的意思了,两人也明白了对方心里所想的,可是两人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所想的就是真的。

  沉默了一会,哈马斯突然想了临走出魔王殿魔王所说的话,开口说道:“康普顿叔叔,父王刚说,三天后就发兵攻打风雪大陆,叫你通知飞庚做好准备,到时与我们一起动手,如果他敢推脱的话,就马上干掉他。”

  康普顿点了点头:“好的,没问题,我马上去安排,殿下,你还是好好休息吧,要不要我叫御医过来看看?”

  哈马斯摇了摇头,将两膝盘了起来,说道:“不用叫御医了,我自己疗伤就可以了,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这没什么事了。”

  康普顿躬身告退离开了,走到门边的时候,康普顿头也不回的说道:“殿下,一切小心啊。”

  说完,康普顿推门而去,哈马斯脸上升起一阵无奈的苦笑,在自己的宫殿中,面对亲生父亲,却要处处小心,唉!

  侧耳听了一会,外面已经听到大批魔族军队集合时发出的声响了,哈马斯微微摇了摇头,还有声音,这证明训练得不到家,现在出兵还是太急燥了一点,可惜,已经没有时间让魔族再训练一会了,现在只有靠速战速决的快速进攻了。

  ※※※※※※※※※※※※※※※※※※※※※※※※※※※※※※※※※※

  飞庚此刻正一身龙袍在龙椅上坐着,下面的大臣早已退去,议事大殿中已经空无一人,飞庚已经独坐在此一个多小时了,脑海中回忆着自己杀死克林丝帝皇族一脉,争得皇位之后,手下能用的人才已经越来越少了,大量的官员被自己杀的杀,逃的逃,已经没剩几个了,想到这,飞庚愤愤地一拍椅子的扶手,自己不是不想拉拢手下大臣的心,可是他们似乎都认定自己是个反复的小人,自己怎么做他们都不敢相信,背叛自己的每天都有,刺客天天都冲进了皇宫,飞庚感觉越来越累了。

  一阵黑暗元素波动从空气中传来,飞庚神情一动,传送魔法,魔族又有什么消息传来了?抬手一吸,一颗小小的传音石被飞庚吸入了手中,抬头仔细地侧听了一下四周,没人,飞庚释放了传音石中的讯息。

  听完了传音石中康普顿的话,飞庚缓缓向后倒去,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这个时候自己如果出兵与魔族一起攻打安东尼奥,极为不妥啊,先不说军中的将领们是不是会执行自己的这个命令,就说克林丝帝的人民们,如果知道自己的帝王竟然是魔族一边的,那么自己的皇位也就坐到头了,看来是时候与魔族断绝关系的时候了,正好也给自己一个以正面的形象面对国民的机会。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