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升官之后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452 2006.02.17 00:04

    在克林丝帝国的飞庚,在最近一年中,不停的活动着,他不断的向克林丝帝的重臣们送出投其所好的礼物,同时不断在克林丝帝的皇帝面前表现着自己,虽然他在安东尼奥所做的事也传到了克林丝帝,可是在飞庚三寸不烂之舌的解说之下,终于平安渡过了进入政治圈的第一个难过之期。

  最开始的这一段时间,飞庚忍得很辛苦,不管走到那里,和任何人说话,都会被人施以鄙视的眼光,毕竟一个竟想篡夺自己叔叔皇位的人,有这样野心的人不管在哪里,都会被人猜忌的,所幸飞庚到了克林丝帝后,一直采取了低调行事,一心想找机会解决他的大臣没有找到理由动手,时日一长,加上飞庚一直讨好着他们,也就将这份心思放了下来。

  从安东尼奥逃出来的飞庚并没有带出来多少钱财,也没有多少人跟着他过来,荷伊家族和托卡家族逃走的时候也太过于匆忙,太多的资源都没能转移过来,所以飞庚只好向魔族求助了,还好,魔王还不想丢弃这枚培养了多年的棋子,对他的请求一一答应了,靠着魔族的支援,飞庚终于在克林丝帝站稳了脚跟。

  一年之后的今天,飞庚终于成为了克林丝帝的重臣,一手掌握了整个克林丝帝的经济军事大权,可以说现在在克林丝帝,飞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人了,手掌生杀大权的飞庚今天在自己新建成的府弟之中大宴大臣们。

  飞庚的新府弟占地极宽,占地约有一百多亩,前面几块大的庭院,雕金砌银,镶玉雕花,显得华贵非凡,而后院之中,左边是客房,右边是书房兼飞庚的卧房,书房旁挖着一座水塘,从书房侧门出去,有一条小道直通水塘中的小亭,水塘旁边种着一片竹林,一切都显得那么幽静空灵。

  在飞庚新府弟的大厅之中,飞庚正在宴请克林丝帝的其它大臣们,在酒席上面,飞庚与其它大臣淡笑风声,各位大臣不停地朝他拍着马屁,飞庚满面含春风地与大臣们喝着酒,酒过三巡,大臣们都喝得差不多了,飞庚也是满脸醉意,说话都有点大舌头了,说出来的话也有点颠三倒四的了,大臣见飞庚已经醉了,一个个都起身朝飞庚告辞起来,飞庚站了起来,假意不依,一定要留着他们再喝几杯,大臣们坚持要离去,飞庚也就就势而行,约好下次还要请他们来尽性,大臣们一一答应了下来,这才一一散去。

  飞庚起身亲自将他们送出大门,挥手告别之后,飞庚示意门边的待卫将大门关了起来,大门一关,飞庚满脸的醉意马上消失不见了,满睛精光闪烁的飞庚踏着坚定的步伐走回了大厅,走到大厅前门的时候,飞庚停了下来,看着大厅的一片狼籍,飞庚皱了皱眉头,伸手招过厅里的待女,吩咐她们快点把大厅收拾掉,另外再通知厨房里准备一桌上好的酒菜呆会送到书房来,自己宴请一位贵宾,待女躬身答应了下来,飞庚转身朝书房行去。

  行到书房,打开房门,飞庚头也不回的朝后面扬声说道:“拉里,出来吧,我知道你今天一天都没有出府去,你是怕我出事吧,你应该放心,我自有分寸的,来,跟我进书房,我们两兄弟好好喝上一杯吧。”

  听着飞庚的话,拉里从一棵大树后面闪了出来,单膝跪地道:“主子,你今天已经喝了不少了,就不要再喝了吧,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拉里明天一定陪主子尽兴。”

  飞庚回过头来不悦地说道:“拉里,你又忘记了,我不是说过多遍,只有我们两人在场的情况下,你直呼我的名字就行了,你又称呼我主子干吗,是不是想惹我生气啊。”

  拉里低首道:“拉里不敢,不过现在主子的身份不同了,拉里认为,还是注意一点为好,以免别人误会了主子的仆人都是这么没大没小的。”

  飞庚冷哼了一声:“现在的克林丝帝谁还敢说我的闲话,除非他不想活了,拉里,你起来吧,别老跪着了,我还说一次,你一定要记住,一个男人,上跪天,下跪地,中跪君,你我是兄弟,以后不是公开场合,你绝对不要再朝我下跪了,不然我们就不再是兄弟了,这句话哪怕是我以后称帝了,也一样有效。”

  原本直起身来的拉里呼地一声又跪了下去,颤声说道:“主上,请您收回这句话吧,拉里承担不起,没有你的赏识,拉里今天还只是一座小城里不起眼的一名队长,又怎么会有今天的风光,所以拉里是从心底尊敬主上的。”

  飞庚快步走到了拉里的身边,双手用力将拉里掺了起来,飞庚语气沉重的说道:“拉里,你不要这么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只有你在我的身边陪着我,鼓励着我,从那时起,我就在心底发过誓,有朝一天,如果我还能东山再起,成为了人上人的话,一定不能亏待了你,现在我已经有了一些小小的成就了,虽然不大,可是我却不希望这样的成就就造你我之间的隔阂。”

  拉里激动的抱着飞庚的手说道:“飞庚,你别说了,我们进去喝酒吧。”

  飞庚一点头,与拉里走进了书房,拉里大声叫来了待女,在书房中摆上了一桌酒席,菜肴上齐之后,飞庚朝垂手站立在旁边等候呼唤的待女们摆了摆手,说道:“这时不用你们服待了,你们都退下去吧。”

  待女们走得一干二净,拉里持起了酒壶,拿过了飞庚的酒杯,先为满满地倒上了一杯,半酒杯放回飞庚的面前,拉里又给自己的杯子里倒上了酒,放好酒壶之后,拉里双手端起了自己的酒杯,朝飞庚敬道:“飞庚,你今天被封为了军机大臣,终于将克林丝帝的所有兵权都掌握在了手中,我在这里敬你一杯,祝贺你的话就不再多说了,今天你也听了不少了,反正我心里的话你都明白,我们就喝光这一杯酒,为你庆祝吧。”

  飞庚爽快的端起了酒杯,与拉里轻轻碰了一下,大口喝干了它,拉里马上又为飞庚添满了酒,飞庚端着酒杯,等着拉里给自己添上了酒,然后像拉里敬酒道:“拉里,我也要恭喜你,从明天开始,你就是克林丝帝的九门提督了,来,干了这杯酒吧。”

  拉里没有端酒杯,吃惊地看着飞庚问道:“飞庚,你说什么,九门提督,我做?那原来的九门提督呢?”

  飞庚微笑着说道:“他吗?今天就要给你让位了,不过你上任之后,三天之后就会破了这桩杀害大臣的大案的。”

  飞庚的笑容中透出一股淡淡地杀气,拉里轻轻哦了一声,端起酒杯与飞庚碰了一下,喝完杯中之酒后,拉里忍不住问道:“飞庚,九门提督不是已经站到我们这边了吗?为什么还要杀了他?我也不想去当这个九门提督啊,我只想跟着你的身边。”

  飞庚轻轻笑道:“自己人吗?我可从来没有把他当成我们自己人,拉里,你不要说傻话了,在这个圈子中,从来就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现在的九门提督死了,谁都不会怀疑到了我的头上,谁也不会想到,我刚刚升官,就会动手杀人,拉里,你要知道,我把你安排到九门提督这个位置上是有用意的,九门提督的官虽然不大,可是他却可以掌握整个皇都的兵力,除了九门提督统御的兵力和皇宫内的兵力,整个皇都就不会让第三股兵力进入,所以你一定好好的在这个位置上站稳脚跟,有了你在,我就不会怕人在我的背后插刀子。”

  拉里点了点头,听懂了飞庚的意思,飞庚身体轻轻向后一靠,整个人都靠在了椅子上,拉里拿起筷子,夹了点菜放入飞庚面前的碗中,飞庚点了点对,表示感谢,拉里自己也吃了几口菜,飞庚这时慢慢地开口说道:“拉里,你还记得这一年来,我们杀了多少想对付我们的大臣们?”

  拉里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侧着头想了想,答道:“我记得是三十七个。”

  飞庚一拍桌子,桌上的菜盘都跳了一下,飞庚沉声说道:“不错,正是三十七个,正是因为我们清除了这些挡住我们前进道路的人,所以我们才会有这么快的发展,不过,现在,还是有一些人对我们抱有不满,今天有几个人没有来赴我的酒宴,你把他们都记下来了没有?”

  飞庚的眼底又开始冒出一股浓郁的杀机,拉里早已经习惯了飞庚这样,不过飞庚这幅样子一般也只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在外人面前的飞庚却是保持着一幅笑脸,大臣们背后都称飞庚为‘笑面狼’,比虎还狠的狼。

  曾经失败摔倒过一次的飞庚,分外受不得别人的小看,前面曾经小看过飞庚的人现在都已经长眠于地下了,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敢这些对待他,所以飞庚的杀机又开始涌动了。

  拉里轻声答道:“我都记下了,不过,飞庚,我们现在是不是还不要动他们,以前我们杀了那么多大臣,现在的大臣一个个都狡猾的像狐狸一样,身边随时随地都安排了不少高手保护着,加上九门提督刚死,再死上一些大臣,很容易引起别人的疑心的。”

  飞庚仰天呼出了一口长气,然后看着拉里道:“你说得对,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现在这个时候,死上一些人是非常正常的,因为我的人中间也死了一个九门提督,所以就算有人会怀疑到我的头上,也没有证据能对付我的,不过你上任之后,破案的任务可能就会加重不少了。”

  拉里清楚的感觉到了飞庚想要杀死那群大臣的决心,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以前那个心胸广阔的飞庚现在已经变了,现在的飞庚心胸极其狭小,有时候,拉里都只敢小心翼翼地应对飞庚的话,生怕一没注意,就得罪了飞庚,不过拉里还是比其它的人大胆,有很多话都敢直接对飞庚说出来,飞庚有很多也不与拉里计较,反而欣赏拉里这个样子,不过其它的人如果敢这样,直接的下场就是命丧当场,更狠一点的,就是生不如死,并且牵连自己的家人,亲戚。

  拉里淡淡地说道:“你说定了就行,是不是今天晚上就动手,是我派人动手,还是你自己亲自指挥他们。”

  飞庚轻轻的笑了起来,抬起两只手,轻轻的拍了两下,一名黑衣人从书房阴暗处闪了出来,这名黑衣人身材极高,一身符合黄金比例的身架显得挺拨非凡,他全身都是一袭黑衣,连脸上都蒙着一块黑布,一出现后朝飞庚拜了下去,嘴里阴沉地说道:“飞庚大人,你把我叫出来,有事需要我替你去完成的吗?”

  飞庚朝拉里看了一眼,轻松地说道:“拉里,把你怀中那份名单拿出来吧,交给暗杀去办吧,我们还是在这里喝酒就行了。”

  拉里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了,飞庚是怎么知道自己把名单放进怀里的,难道飞庚一直派有人在旁边监视着自己,这个想法让拉里整个后背都嗖嗖地发冷,难道飞庚已经开始不相信自己了?

  拉里从手中把名单拿了出来,递给了这名名叫暗杀的黑衣人,黑衣人抬着朝拉里看了一眼,接过了拉里手中的名单,拉里的眼睛猛的睁大了,然后拉里又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恢复到了平时的模样。

  虽然外表恢复了平静,可是拉里的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般的翻腾着,紫色的眼瞳,这名黑衣人竟然是紫色的眼瞳,魔族人,暗杀是魔族人,那么说来,暗杀应该只是他的外号,并不是他的名字。

  飞庚挥手示意暗杀可以退出去了,暗杀又拜了一下,回到了书房的阴暗处,一道魔法波动闪动之后,暗杀离开了书房,飞庚看着心神不定的拉里,嘴角浮起了淡淡地笑意:“拉里,你有什么心事吗?如果有什么想问,你就问吧。”

  拉里看着暗杀离开的地方,有点犹豫,飞庚一直没有告知自己他的身边竟然有这样一个魔族人的存在,难怪这一年多以来,一旦有什么危险的任务要做,飞庚就不要自己去做了,反而要求把所有的人手都撤走,第二天目标人物就会死于非命,而且尸体附近的所有生物都会被灭杀得一个不留。

  拉里不知道飞庚现在将暗杀暴露给自己看是什么意思,不过暗杀刚才对自己冒出了一股杀意,拉里清楚的从暗杀的眼里感觉到了,不过,拉里转念一想,飞庚竟然已经把暗杀叫了出来,那就是表明不想再瞒着自己了,自己现在问有关暗杀的问题,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拉里轻轻的问道:“飞庚,刚才那个是不是?”

  飞庚没等拉里说话,就插断了他的话,沉声说道:“没错,他是魔族的人,其实我一早就被魔族收买了,我也早就认了魔王做了义父,所以我也可以说是半个魔族人。”

  拉里的眼神不停的闪烁起来,不自觉的避开了飞庚望过来的眼光,飞庚的心沉了下去,在整个人族中,飞庚只相信拉里一个人,在拉里既将成为九门提督之前,飞庚这是最后一次试验拉里的忠心,如果拉里能够通过这一关,那么以后飞庚就不会再提防着拉里了,可惜现在看着拉里的样子,飞庚已经开始失去了信心。

  飞庚不动声色的慢慢将全身的功力都集中到了手掌之中,脸上却露出了一幅真诚的态度看着拉里,拉里知道自己的事太多了,如果他不忠于自己,自己也只好亲自动手除去他了。

  拉里心中闪电般的转过了这些年来飞庚对自己的好,可是在种族大义面前,这些好能支持自己继续跟着飞庚吗?拉里朝飞庚看了一眼,飞庚满脸真诚之色,眼里闪动着担心的神情,拉里的心一热,同时想起飞庚从来不会做没有利益的事,于是开口问道:“飞庚,我相信你不会无缘无故的加入魔族,并认魔王为父,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飞庚愣了一下,心底升起一丝希望,飞庚看着拉里,做出了一个决定,不管拉里是不是会再跟着自己,飞庚也决定把一切都告诉拉里,反正如果最后拉里不想跟着自己,自己也有把握将其击杀在此,如果拉里想暂骗过自己,离开这里再反悔,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骗人大师级的人了,想骗自己,那真的是班门弄斧了。

  所以飞庚用一种回忆的口气说道:“拉里,其实我的童年并不快乐,从小我就怕教育一切都必须要做到最好,而且我的父亲,他自己就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他一心想要夺取安东尼奥的王位,可是他没能成功,被安东尼奥的国王凯尔发现了,我的父亲被处死了,不过他临死之间逼着我发下毒誓,终其一生,必将凯尔推下安东尼奥的王位,取尔代之,凯尔杀了我的父亲后,见我还小,以为我不会记得这些事情,就将我送至克林丝帝学习,哼,名为学习,其实还不就是流放我,我也就装成一无所知的样子在克林丝帝生活了下来,我知道,凯尔总有一天会接我回去的,因为,他没有儿子,哈哈哈哈,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没有儿子其实是我弄的,父亲临死给了我一种秘药,这种药无色无味,只要男人吃下去,就永远去了让女人怀孕的机能,而且没有人能够检查得出来,治得好,可惜飞雪出生得太快,在我下药之前,她娘就怀上了她,不然连她也不会存在于这个世上的,没有子嗣继位的凯尔最后还不是得来求我。”

  飞庚一脸阴狠之色,低沉地嗓音在书房中震荡:“在我十二岁的那一年,魔王亲自找到了我,收我做义子,并安排人教我武功、魔法、兵法,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我苦学苦练了十年,在二十二岁的时候,凯尔终于来信叫我回国了,可是就在这时,杰瑞出现了,他出现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危险,结果果不其然,我的一切都被杰瑞毁掉了,逃到这里之后,魔王他派了一批高手前来帮我,有了他们和你的帮助,我现在终于又站了起来。”

  飞庚说道这,眼里一道寒光一闪而没,看着拉里说道:“拉里,你还不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吧,我以前的目标只是安东尼奥国,现在我的目标已经变了,我的目标是统治整个大陆,成为所有人族唯一的霸主。”

  拉里被飞庚的话所吸引,成为整个大陆的统治者,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目标啊,飞庚扬手布下了一道隔音魔法壁,朝拉里柔声说道:“拉里,你不要以为魔王帮我就是对我好,我其实早就明白了他的想法,他只是把我做为一颗棋子在使用,只要我的利用价值一没有了,他绝对会一脚把我踢开,不过,我又怎么会让他这样如意,现在我正是利用他的人手和资源来巩固我的势力,你不是曾经问过我,送给其他大臣的美女是从哪来的,那些美女都是魔族弄来的,现在你明白了吧,等我的势力到了一定的程度后,我就要离开魔王了,你会帮我吗?如果你不帮我,我也不会怪你的,到时我会给你一大笔安家费,你就走吧。”

  说完,飞庚站起身来,转过背去,低垂着头,全身散发着一股哀伤的感觉,拉里也站了起来,慢步走到飞庚的身后,心底在不断的盘算着,怎么向飞庚开口,飞庚一边保持着向外散发出哀伤的讯息,一边将功力提了起来,以前拉里走到飞庚的身后还没有什么,可是今天飞庚也不敢打包票拉里不会暴起刺杀自己。

  拉里考虑了半晌,最后轻轻地拍了拍飞庚的背,听到拉里的手朝自己的背拍了过来,飞庚的身体一下子绷得紧紧的,这一掌是不是带着真气,飞庚迅速判断了一下,似乎没有危险,飞庚马上把身体放松了下来,不过警觉却是提到了最高点,凝聚的功力也没有散去,拉里的手掌拍到了飞庚的背上,飞庚装成被拉里惊动的微微颤了一下,转回身看着拉里。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