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597 2005.08.08 22:53

    小乞丐擦了擦嘴角流下来的血,气愤地说道:“你就是看见刚才那位公子赏了一点钱,所以才想来抢的。”

  红发流氓眼一眯,冷笑道:“没错,就是要抢你们的钱怎麽样。”

  这时,身後突然传来了冰冷地声音:“哦,是吗,我到要看看你们怎麽把钱抢去。”

  红发流氓听到後面有人说话,猛然从怀中掏中一把匕首,转身就刺了过去。

  杰瑞和风玲他们走了一载,走到街尾,风玲气呼呼与亚密、明风俩走在後面,不理杰瑞,可是杰瑞突然停了下来,风玲气鼓鼓地道:“干吗停下来,你不是说要快点回家的吗?停在路中间挡路小心别人骂你噢!”

  杰瑞没理风玲,停在原地没地,还像在留心听著什麽,风玲又想开口讽刺杰瑞几句,还没开口,风玲、亚密、明风三人突然感到杰瑞的身上传来一阵杀气,风玲到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正在想是不是自己说得太多惹杰瑞生气了。

  这时,杰瑞发出一声冷哼:“哼,一群人渣,也小乞丐也不放过。”

  说完,使出空间转移消失不见了,风玲、亚密、明风听到杰瑞无缘无故说起小乞丐,都回头看向街头天香楼的方向,发现杰瑞已经出现在了天香楼大门边阴暗地角落中,正站在几个流氓身後。

  风玲和亚密、明风连忙跑了回去,还没到杰瑞身边,就看见一阵白光闪过,定睛一看,原来是正背对著杰瑞的一个红发青年掏出一柄匕首刺向了杰瑞,风玲等人大惊,连忙加快脚步来到杰瑞身边,发现那名红发青年正一幅跑动的姿势被杰瑞冰封起来了,扭著唯一可以动的脑袋恐惧地望著杰瑞,其余四名流氓正各自拿著一柄匕首背靠著墙,对著杰瑞,脸色现出一片惊疑的神色。

  风玲一把拉住正准备动手的杰瑞,急声问道:“怎麽回事?”

  原来杰瑞在走到街尾的时候,就听到了小乞丐们发出的惊叫声,杰瑞停了下来,凝神一听,正好听到红发流氓与小乞丐的最後两句话,曾经当过乞丐的杰瑞马上就明白了是怎麽回事,小时候杰瑞也曾经看到过一起要饭的小乞丐因为有人施舍了好东西,结果马上就被旁边看见的流氓抢走了,因为不肯还被打伤的事,没想到自己长大了,施舍了小乞丐,马上就有流氓围住了小乞丐进行抢劫,所以杰瑞马上赶了回来,在红发流氓身後说了一句话,但杰瑞也没想到,红发流氓在听到自己说话後,没有回过头看一下是谁,就先掏出一匕首刺了过来,要不是杰瑞在死神森林中养成了时时戒备的习惯,刚才搞不好还真的会被红发流氓弄得手忙脚乱,红发流氓见一匕首没有伤到杰瑞,就马上冲向小乞丐,想抓住一个当人质,看出了红发流氓的动机,火大的杰瑞干脆将他冰封了起来,除了脑袋可以动已外,全身都不能动,其他的流氓见到老大一下就被冰封住了,也不也再动什麽歪念头了,只敢一个个靠在墙上,手持匕首地盯著杰瑞,这就风玲感过来看到的情况。

  杰瑞将情况解释给风玲听,风玲和亚密、明风一听也被流氓们的所作所为激起了义愤,亚密走上前来,三下五除二的将其余四个流氓制住了,风玲和杰瑞望也不望满地呻吟地流氓们,一起走到脸肿起来的小乞丐面前。

  杰瑞看著小乞丐红肿的脸,一缕同情的目光浮现眼中,弯下腰,手指一弹,一个淡蓝色的水弹和一个白色的光弹先後击中了小乞丐脸部的伤处,其余的小乞丐吓了一跳,难道这个好心的公子还要打老大不成,只有风玲知道,这是杰瑞使用高度浓缩了的魔法,淡蓝色的水球是帮小乞丐将脸上的温度下降,白色的光球是高度浓缩的圣光术。

  一般来说,圣光术都是将人的身体都覆盖住,但是如果光系魔法练到高处,魔法师就可以针对伤处施展圣光术,那时,魔法师就可以根据伤处的大小随意控制圣光术覆盖的范围,而圣光术的效力就根据魔法师和魔力和对光系魔法的控制程度不同了,杰瑞这枚光球所蕴含的光系元素比普通高级魔法师所全力施展的圣光术还多,而且因为是集中施加在伤口上,效果也要好得多。

  小乞丐只感觉脸上本来是滚烫的地方,先是一阵清凉,然後又是一阵说不出的舒服,而其他小乞丐则发现受伤的小乞丐脸上的肿慢慢地消了,杰瑞见小乞丐的伤已经好了,这才站起身来,看著唯一还站著的红发流氓,废话,被冻住了怎麽倒下去呀。

  杰瑞冷冷地盯著红发流氓,红发流氓被杰瑞那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盯得全身一阵不自在,红发流氓心中一阵发冷,忍不住大声骂道:“看什麽看,没见过像你爷爷这麽漂亮的人吧,是不是想把你身边的小妞送给我玩玩呀,……”

  後面一大堆脏话被一记耳光全打进了肚子,杰瑞收回打人的手,慢悠悠的道:“我刚才还在想怎麽对付你,你才会感到後悔,现在看来不用,因为你犯了我的大忌,你不该在我的面前污辱我的亲人,所以你以後都不会感到後悔了。何况本来以你欺凌弱小,被我发现後,又草歼人命的行为,你早就该死了。”

  旁边被治好的小乞丐此时也开口悲伤说到:“大哥哥,他们这些人平时就经常欺负我们,我们有几个小伴夥就是被他们活活打死的。”

  杰瑞眼中的杀气又重了几分,杀气大盛的眼睛盯著红发流氓,嘴里温和地对小乞丐说:“小朋友,你们先走吧,记得把钱收好,不要再被人抢了。”

  然後对风玲和亚密说道:“你们两个带著明风先回家等我,我把事情办完了就回来。”

  说完,不等风玲开口,就带著五个流氓一闪不见了,风玲和亚密苦笑著对视了一眼,心中知道,这五个流氓不用想,命已经被死神定下来了,只不知道杰瑞会怎麽对付这几个人。风玲和亚密又嘱咐了小乞丐们一定要小心收好钱,不要再被人抢了,就和明风一起回家去了。

  而这一幕发生阴暗的角落中,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只不过有一双紫色的眼睛一直在旁边注视著,从头看到了尾,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所以杰瑞和风玲他们都以为没有人看到。

  不过以杰瑞的功力也没有发现这个人,看来这个人的功力绝不在杰瑞之下。

  在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一道淡淡的影子出现在角落里,一个淡淡的声音说了一句:“十年了,好久没看到这样的人类了。”

  说完,淡淡的影子又消失了。这个人是谁,下文它马上就会出现了。

  过了一会儿,杰瑞施展空间转移回到威琚家中,风玲、亚密、明风连忙追问杰瑞将那几个流氓怎麽样了,杰瑞淡淡回了一句:“全做了肥料。”

  就不出声了,风玲、亚密、明风全呆了,五个活生生的人一眨眼就变成了肥料,杰瑞也太狠了点吧。

  杰瑞拿起桌上的水壶,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看著三个呆住的人,轻轻说了一句:“你们想一想,如果他们几个不死,以他们的个性,还会害多少人,我对恶人的宗旨是,除恶务尽,致死方休。”

  说完,杰瑞就起身回房去了,风玲、亚密等人都傻楞楞地看著杰瑞的背影,脑中全是杰瑞刚才所说的话,是呀,以刚才几个流氓那种草歼人命的行为来看,如果放过了他们,他们还是会继续做恶的,想起以前听说杰瑞一个人杀了阿雅城五个为非作歹的士兵自己也没有现在的感觉,只是看著几条二十多岁的生命就一下子就没了,那种感觉让大家一下子接受不了而已。风玲三个人想通後,突然想起自己这些人刚才的态度是不是伤害了杰瑞呢?杰瑞刚才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杰瑞、风玲、亚密、明风面对威琚,出奇的口径一致,只说中午比武的事,至於小流氓的事,则是一字未提,连平时最喜欢一点小事也要说出来的风玲也没有说出来下午在天香楼的事。

  杰瑞吃完,说了一声今天感到很累了,想先休息,就一个人回房去了,亚密和明风也早早地回到了学院的宿舍去了。威琚看著魂不守舍的风玲,开口疑惑地问道:“风玲,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麽事呀?怎麽我看你们几个都一幅不大对劲的样子呀?”

  风玲心中一惊,连忙笑道:“没有的事,哪里发生了什麽事?这不过今天中午比武的时候大家都累了,所以今天就早点休息了。”

  威琚哦了一声,若无其事地说道:“那就好,不过,杰瑞看起来一幅心事重重,不太高兴的样子,我还以为又发生了什麽事呢?”

  说完,威琚看著风玲那一刹那失神的眼神,心中暗笑,这些小鬼头,还真的以为骗得过自己,今天肯定发生了什麽事,而且肯定与杰瑞有关,不过这到是让杰瑞和风玲挑明关系的好机会。

  威琚连忙又说道:“哎,今天我也累了,也早点休息吧。风玲,我先去睡了。”

  风玲没有注意威琚脸上那奸奸的笑容,随口答了一声,心中却在想威琚所说,杰瑞心事重重,不太高兴,真的,今天晚上杰瑞都没有说什麽话,虽然平时杰瑞的话也不多,但今天好像比平时更沈默了,是不是今天下午自己真的伤害的杰瑞,杰瑞不会像对飞雪一样,以後都会对自己像陌生人一样吧,那样的话,自己还不是要比飞雪痛苦一百倍。

  想到这,风玲一个冷战,不行,我一定要和杰瑞说清楚,不能让杰瑞误会我,也不能不理我。

  风玲站了起来,走到杰瑞房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口咚咚乱跳的心,伸出手敲响了杰瑞的房门,杰瑞一脸平静地拉开房门,见到风玲,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平静地问道:“风玲,有事吗?”

  风玲脸有点红,轻轻说道:“杰瑞,我有点事想和你说,你能陪我到外面走走吗?”

  杰瑞看了看天色,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但天空一轮圆月将地上照得一片明亮,不知为何,杰瑞听见风玲说有事和自己说,心中感到一阵不安,也带著一点期待,杰瑞点点头,走出房门,说:“好吧。”

  风玲和杰瑞并肩走出了院子。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威琚的房门微微开著一条小缝,威琚在里面偷偷看著两人,见两人走了出去,威琚在心中默默地对风玲道:“风玲,希望今天晚上你和杰瑞能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是兄妹还是恋人,你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了,爷爷也不能再帮你什麽了,只能在此祝福你能选出自己以後的路吧。”

  风玲和杰瑞两个人默默的走著,风玲没有开口说话,杰瑞也没有开口说话,只听著两人的脚步在石板路上一声接一声地响著,学院附近的晚上是非常安静的,不像闹市中有许多人穿过,这里没有什麽人会过来,所以两人就一直沿著石板路走著,听著两人的脚步声。

  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附近的小树林中,风玲一想,这不行,这一路走下去,什麽时候杰瑞才会开口呀,看来还是得自己开口先说了。

  风玲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鼓了鼓勇气,对也停了下来正望著自己的杰瑞说道:“杰瑞哥哥,今天下午我和亚密他们是因为一下子接受不了,所以才会那样的,希望你能原谅我们。”

  杰瑞摇了摇头,说道:“没什麽,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们什麽,每个人处世的观念都不同,我不会强求你们为我改变什麽,必竟我们只是朋友。”

  风玲一听急了,听杰瑞这麽说,自己和亚密、明风一样了,以後杰瑞就不会再喜欢自己了,不行,自己不能让那样的事发生。

  风玲急忙截断杰瑞的话说:“杰瑞哥哥,你知不知道,我早就开始喜欢你了,从你来到家里,我就慢慢的被你吸引,你难道没发现,我每天都喜欢粘在你的身边,本来我以为那是我把你当成的亲哥哥才会那样,可是上次你从特仁手中将我救了回来,在我醒来看见是你救了我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我不只是把你当成我的亲哥哥,我是爱上了你,不管你会不会接受这份感情,我还是要说,我喜欢你,我爱你。”

  说完,风玲羞红著脸垂下了头,不敢再看著杰瑞,也就没有看见杰瑞那惊喜的脸,杰瑞的心都激动得快要跳出来了,风玲她说她喜欢我,爱我,噢,我太高兴了。杰瑞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风玲低著头,见杰瑞半天没反应,羞涩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难道杰瑞不喜欢自己,对自己的表白没有反应,是不是自己下午伤害杰瑞伤得太深了,想到这,风玲的身体慢慢的颤抖起来,眼中也盈满了泪水。

  杰瑞发现了风玲的异常,连忙一把将风玲抱入了怀中,托起风玲那圆润的下巴,发现风玲那明亮的大眼睛中已经盈满了泪水,杰瑞心痛的问道:“风玲,你怎麽了?为什麽哭呀?”

  风玲带著哭腔道:“杰瑞,你是不是还怪我下午那样对你,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杰瑞这才知道风玲在哭著什麽,好笑地看著风玲那梨花带雨的娇容,一阵激动,不由得俯下头去,将自己的嘴唇盖在了风玲那嫣红娇小柔软的唇上,风玲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杰瑞吻了自己,自己的初吻献给杰瑞,瞬间,幸福充满了风玲的心房,眼睛也慢慢的闭上了,全心享受著杰瑞的热吻,双手也抱住了杰瑞的脖子。

  这时,突然小树林中传来一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杰瑞和风玲连忙分开了,两人的脸上都是一片红红的,杰瑞气呼呼地低喝一声:“谁?”

  “哈哈哈哈,威琚呀,你这下要被风玲恨死了。”

  随著这熟悉的声音,树林的阴影中走出来两个白发老人,“爷爷,师父。”

  杰瑞和风玲惊呼到,威琚一脸不自然地说道:“我见你们两个这麽晚还出来,不放心,所以和师兄一起跟来看看。”

  月轼在旁边猛揭老底地说道:“什麽担心,明明你来找我的时候说,今天晚上,杰瑞和风玲会发生什麽什麽的,我才和你来的,那时,你可没说什麽担心不担心的啊。”

  威琚一把捂住月轼的嘴,对杰瑞和风玲干笑道:“没什麽事,我们就走了,你们再玩会再回来吧,不说了,我们先走了。”

  说完,留下两个脸红似血的小家伙,施展空间转移带著月轼逃了,风玲还在扭腰跺脚道:“爷爷~~~”,就不见威琚的人了。

  风玲轻轻瞟了杰瑞一眼,脸色飞红,杰瑞轻笑了两声,上前轻轻拉起风玲软绵绵地小手,柔声说道:“没关系,反正我们也要告诉爷爷他们的吗,现在就算他们提前知道吗。”

  风玲轻轻靠入杰瑞的怀中,嘴里不依地道:“可是他们会笑话我们的吗。”

  杰瑞一把搂住风玲那纤细而柔软地腰,在风玲的耳边轻轻说道:“这有什麽好笑的,如果他们敢笑,我们就连手整他们,看他们还敢不敢笑话我们。”风玲靠在杰瑞的怀中不出声了,闭上眼睛感受著杰瑞传过来的浓浓爱意。

  杰瑞搂著风玲慢慢坐了下来,风玲在杰瑞的怀中突然想起什麽,睁开眼睛问道:“杰瑞,你今天晚上为什麽不开心呀?”

  杰瑞将头轻轻的压在风玲的头上,用下巴轻轻磨擦著风玲光滑的头发,说道:“今天我看见那些小乞丐,想起了我小时候的事所以不开心。”

  风玲轻轻说道:“能说给我听吗?”

  杰瑞闭上眼睛,慢慢地将自己当小乞丐,然後被迪尔收留的事全都告诉了风玲。

  风玲听著杰瑞慢慢地说著自己的往事,不由被杰瑞的小时候的遭遇所感动,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杰瑞说完,发现风玲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杰瑞心痛地举起衣袖替风玲擦干泪水,语气轻松地调笑道:“干吗?听我说过去的事就感动成这样,要是哪天我死了,你不会哭死呀。”

  风玲一听,吓得全身一抖,使劲捶了杰瑞胸口两下,娇嗔道:“你不许说不吉利的话,你才不会死呢,我不许你死在我前面。”

  杰瑞使劲搂住了风玲,温情满怀地说道:“好,好,我不死在你前面,我们一起做一对老不死的妖精好了。”

  风玲一听不由得伸手不依地挠起杰瑞来,杰瑞也不甘示弱地反击著,两人在树林中笑闹成一团。

  此时,在托卡家族府中的一间密室中,刑巴和刑矸摸著黑坐在里面,没有点灯,下午风玲他们走後在天香楼角落中出现的声音,在密室中响起,还是那种飘渺不定的声音:“交给你们的任务办得怎麽样了?”

  刑巴和刑矸身体一颤,虽然这个声音对两人来说已不陌生了,但每次听到还是让两人从骨头中渗出一丝丝寒气,刑巴尊敬地回答道:“大部分事情已经办成了,只等您的吩咐了。”

  飘渺的声音道:“好,过几天边关就会有消息过来,克林丝帝会侵犯边境,你们懂接下来该怎麽办吧。”

  刑矸马上接道:“懂,我们会尽力争取到兵权的,这次我们打算派峰嶷·托卡出战。”

  飘渺的声音说道:“就是有‘嗜血将军’之称的峰嶷吗?”

  刑矸答道:“是的,就是他,他是我们的心腹,加上这次估计会派出十五万大军,他手中一共可以掌握二十万的军权,对我们计划十分有利。”

  飘渺的声音道:“我不管你们怎麽安排,反正成大事的日子只有三年了,你们记住不可换了大事即可。好了,我要走了。”

  刑巴和刑矸连忙站起来束手说道:“恭送特使。”

  过了一会,刑矸见没有什麽声音了,一屁股坐了下来,把灯点了起来,刑巴也坐了下来,两人面对著面,看著对方的汗水都是布满了面部,两人相互苦笑了一下,刑巴开口说道:“刑矸,看来克林丝帝国中也有和我们一样被控制著的大臣呀。”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