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死神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死神传说 进退两难.QD 6528 2005.08.06 08:26

    达岚将杰瑞带到了天香楼下,天香楼一楼已经差不多坐满了人在吃喝,生意很是红火。

  一进门马上就有夥计迎了上来,满面带笑的打著招呼:“各位爷,各位小姐,欢迎来到天香楼,请问几位事先有没有订好位子?”

  达岚道:“没有,二楼还有没有包厢?”

  夥计马上回答道:“爷,二楼正好还剩下一个包厢,爷,你跟我来。”

  这时,从杰瑞等人的身後传来一声:“夥计,那个包厢我要了。”

  杰瑞等人一回头,原来是赫云,赫云身後跟著七八个贵族公子小姐,赫云看到杰瑞他们回头才发现原来是杰瑞他们,同时发现公主还在其中,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想收也收不回来了,只好先对飞雪施了一礼,飞雪怕赫云将自己的身份说穿,大家就不好吃饭了,一把扶住赫云,对这些贵族子弟说道:“大家同学们,见面不用这麽客气吗。”

  赫云本也没有真心想施礼,借机就起来。

  这时天香楼中一楼的客人见这群人围在大门不知道说些什麽,有些人已经开始好奇地打量起这群年轻人起来,其中一个坐在角落之中的中年人看见杰瑞的样子,脸色大变,连忙将头低了下去,他身边的同伴一脸好奇地看著,小声问了一句,中年人嘀咕了两句,同伴的脸色也变了,也急忙低下了头装做专心吃菜,再也不敢看向杰瑞了。

  这幕杰瑞并没有看到,如果杰瑞看到了,就会发现那个中年人就是当初在阿雅城逃脱的管家基德,可惜杰瑞没有注意到,让基德又逃过一命。

  赫云是达岚宴请公主,只好坐在了一楼,将两楼的包厢让给了达岚他们。达岚杰瑞他们跟著夥计上了两楼,来到左手边的一间包厢,推开门,只见一张桌子,十张椅子井然有序地摆放著,墙上用黄金雕刻著一条盘旋云中的巨龙,龙鳞片片闪光,两只龙眼凛然有神,“好手艺。”

  飞雪轻轻赞道,达岚轻声回答道:“这是大陆上有名‘雕神’的手笔,就这幅作品,就要十万金币。”

  亚密和明风倒吸一口气,一间包厢的壁雕就用去十万金币,这天香楼的老板还真舍得花钱呀。达岚招呼众人坐下,点菜吃饭。

  楼下赫云他们坐在大堂中,四处不自在,自己什麽时候在一楼吃过饭,每次自己都是在二楼吃的,今天真是气死人,这时,角落中基德的同伴走过来,在赫云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赫云听後,眼睛一亮,起身对那群贵族公子小姐急冲冲地说:“不好意思,今天小妹有急事回家一趟,就不陪各位。”

  说完,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天香楼,一路急行回家去了,留下摸不著头脑的一群人看著她的背影发呆。等想到问刚才过来说话的人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时,说话的人也不见了。

  赫云一路半跑半走的回到家中,直冲书房中,对被打断谈话的赫力和库魂兴奋的说道:“那个杰瑞的身份搞清楚了,他就是死神。”

  正准备破口大骂赫云的赫力一听,把到嘴边的话又吞下去了,急忙问道:“你是怎麽知道的?消息来源可靠吗?”

  赫云得意地道:“是托卡家的密探告诉我的,那个杰瑞瑞在就在天香楼吃饭呢。”

  赫力听後冷静下来,看了一眼库魂,库魂点点头道:“看来我们与托卡家联手的效果出来了,这也是托卡家显露真心联手的一步棋。”

  赫力也点点头,对赫云道:“你坐下来,把事情经过仔细说一遍。”

  赫云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嘴里吱吱喳喳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这边,基德和密探回到了托卡家,现在正站在刑巴的面前,汇报著同样的事情,刑矸一身官服的坐在旁边,若有所思,刑巴发现了刑矸心不在焉,对於这个当上九门提督的弟弟,刑巴一直以来都非常的敬重,对其智慧极为佩服,凡是家族中发生的任何事,刑巴都是与刑矸有商有量的。

  刑巴开口问道:“刑矸,对於杰瑞,我们该怎麽办?”

  刑矸眼中闪过一丝智慧的光芒,先叫基德等人退下後,才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家主,这件事我们不要著急,先看看荷伊家有什麽动静,密探已经按我们先前的吩咐,一发现死神就第一时间通知了他们,我相信荷伊家的赫力一定会坐不住的,我们先等一等。”

  刑巴一拍桌子,大声的叫道:“刑矸,你要知道我的儿子特仁就是死在杰瑞那个小杂种手里的。”

  刑矸对刑巴的怒气视若无睹,端起桌上的茶杯,揭开盖子,吹了吹,慢慢喝了一口。

  对自己这个兄长,刑矸是从来没有怕过,以自己对刑巴的了解,刑巴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杀女仇人就在眼前去不能报仇,发过脾气之後就会冷静下来了。

  果然,刑巴发完脾气後,见刑矸一幅悠闲的样子,不由泄气的坐了下来,刑矸见刑巴已经冷静下来,放下茶杯对刑巴道:“家主,现在飞雪公主一直呆在那个杰瑞的身边,飞雪公主与杰瑞倒底是什麽关系我们并不清楚,如果我们有什麽动作,可不一定能瞒得了她,万一飞雪喜欢上了杰瑞那小子,那对我们的大业就会有影响。”

  说到这,刑矸的脸色有些难看了,接著说道:“如果坏了大事,不知道他会怎麽样对付我们。”

  刑巴听完後一阵发愣,脸色也变得极差,长叹了一口气,沮丧地说道:“我们什麽时候才能脱离这种日子啊!”

  刑矸见刑巴心情如此沮丧,不由安慰道:“家主,如今各方面的准备都完成得差不多了,就等他的命令了,相信不久之後,我们就能手揽大权了。”

  刑巴又长叹了一声,对刑矸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但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成功了,我们也是人族的叛徒了,如果到时他反悔的话,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刑矸也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我们现在也没有退路了,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再说,以他的身份,想来不至於到时不守信用吧。”

  两人说完都静静地不说话了。这里所说的‘他’是谁,是谁竟然能掌握四大家族之一的托卡家族,为什麽刑巴会说自己是人族的叛徒,这些问题将在後面得到一一解答,到时就知道那个‘他’是谁了?

  这里再补述一下基德为什麽会出现在托卡家族中,当初杰瑞在阿雅城中没有杀死基德,而基德在将杰瑞骗走之後,就马上收拾了一点金银细软逃出了城主府,躲在了城里的一间小民居中,第二天基德听到大街上人人在传,整个阿雅城中只剩下几十巡夜的士兵还活著,其他的全都惨死在兵营中了,而城主也死在城主府中,整个阿雅城陷入一片欢乐之中,基德知道自己平时在城中仗著自己是城主府的管家也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现在如果自己露面的话,被人一认出一定出被打死在当场的,於是基德侨装易容後逃到了一个偏避的小村庄躲了起来,後来皇上又派了新的城主和士兵来了後,才敢现面,但也不敢再呆在阿雅城了,基德怕哪天才在阿雅城遇到杰瑞,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再说基德偷偷带出来的东西都已经变卖光了,这让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基德份外不适应。

  这时,基德想起了自己有一个外房亲戚听说在首都安东尼奥城内的托卡家族的府上当管家,於是就跑到京城中来了,找到亲戚後,没敢说自己见过死神,只说自己在阿雅城混不下去了,投奔亲戚来了,这位亲戚对他到好,也在府上有一定的实权,就安排基德了一个肥差,每天与一个探子专门负责在天香楼探听消息,要知道能进入天香楼中的都不是小人物,在这些吃饭的人聊天时,有许多秘密都会不自觉的说出来,所以托卡家族每天都会派人在天香楼装成食客打探消息,本来每天都应该换人打探的,基德来了後,基德的亲戚就将基德定点在了天香楼,另一个同伴到是天天换,其他人虽暗中有意见,但因基德的亲戚是府中握有实权的管家,也不敢说什麽了,所以基德来到安东尼奥城几个月来,天天在天香楼出没。

  只是因为杰瑞从来没有上过天香楼,所以也就一直没有碰上基德,今天要不是达岚一时性起,基德和杰瑞还是无法遇上,杰瑞的身份也就一时不会暴露了。至於基德对於杰瑞杀了托卡家族的大少年特仁这件事却是不知情的,因为刑巴把消息压了下来,连管家也不敢多嘴泄露消息给基德,所以基德只是见到杰瑞只是吃惊,受到旁边探子询问时也不加思考地告诉了探子,这名探子却正好是当日随刑巴回府看到特仁惨死现场的人之一,是刑巴心腹之一,同时知道托卡家族现在在对付死神的事上正与荷伊家族联手,刑巴曾叮嘱过,有死神的消息可以同时通知荷伊家族一声,所以探子没有犹豫就将消息告之了赫云。

  荷伊家族中,赫力和库魂听完赫云的叙述後,库魂开口了,肃容对赫力说道:“家主,这件事出现太过突然了,是真是假还不清楚,听赫云所说,飞雪公主对杰瑞深有情意,要是是托卡家族故意放出这个消息来激我们去动那个杰瑞,到时飞雪公主将气全撒在我们身上那就不好了,而且我们与杰瑞并无很深的过节,我看我们就暂时放一放,先不主动对付杰瑞,看托卡家族的行动後再动手,同时,我们可以将以前死神杀死阿雅城主的事在城中大肆散布,激起贵族们的恐惧,最後将不将杰瑞的身份公布就看托卡家族的,如果托卡家族将杰瑞的身份揭穿,那时朝中的贵族们一定会群起要求皇上处死杰瑞的。这样我们既出了手,又不是出头鸟,公主想找麻烦,自然会对著托卡家族去,而托卡家族那边,我们又可以说我们也在对付杰瑞。”赫力一拍大腿道:“好主意,就这麽办。”

  赫云在旁边也附合道:“这主意真好,到时杰瑞一死,他那个什麽妹妹的项链还不是手到擒来。”赫云心中对那条项链还是耿耿於怀。

  而托卡家族这边,刑巴和刑矸商量出对付暂时不对付杰瑞,先看看荷伊家族也什麽动静再对手,而对於基德为什麽认识杰瑞也唤来基德详细盘查了一遍,最後基德也被提升为府中的二管家,不过平时不再出门了,怕被杰瑞撞见杀人灭口。

  杰瑞等人在天香楼吃得是酒足饭饱,对天香楼的手艺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虽然风玲和飞雪的手艺已经很高了,但吃多了也就吃不出什麽味道来了,偶尔换一下口味,就吃到了天香楼的饭菜,於是就觉得天香楼的饭菜的味道好得不得了。

  席间达岚良好的修养和优雅的谈吐给风玲、亚密和明风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反而是杰瑞,与比武场上对达岚的热情好像已经消失不见了,一直是冷冷淡淡的,对达岚的问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这让众人心中都有一点惊讶。

  杰瑞自己心中清楚,这是因为自己在比武场比武的时候,因为准备接受飞雪而下意识对达岚产生了一点愧疚之情,所以才会表现得对达岚比其分人热情一些,不过这点热情在杰瑞想明白後就已经消失不见,杰瑞也恢复到了平时对人的态度了。

  吃完饭,杰瑞等人一起离开天香楼,一出天香楼,附近就围上来一群面黄面饥瘦的小乞丐,这群小乞丐都只有六七岁的模样,一个个身上脏兮兮地穿著破破烂烂的衣服,脸上不知道几天没洗了,黑忽忽地一个个,脸上挂著卑微的笑容看著众人,嘴里说著:“各们少爷小姐们行行好,赏点吧。”

  杰瑞看起这群小乞丐,心神不由得回到自己还没有遇到迪尔以前,自己也是一直在大街上讨饭为生,因为自己一起不愿意开口向人乞讨,所以每天自己讨到的东西最少,经常饿著肚子,那时身边的小乞丐经常将自己讨到的东西分给杰瑞一些,但是好心的人平时都很少遇上,小乞丐们自己每天讨到的东西也不多,所以能分给杰瑞的东西也没有多少,那段日子里杰瑞见到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那幅对於低下的平民的鄙视的嘴脸,到是平时吃不饱的平民中,有很多人接济过包括杰瑞在内的小乞丐,虽然每次接济的东西也没有多少,但平民所表现出来的爱心却每次让杰瑞感动不已,小时候杰瑞就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要练成一身好功夫,杀光那些虚伪的贵族,将他们的金币全抢过来分给那群吃不饱穿不暖的平民,那时的自己对贵族是恨之入骨。

  这也是杰瑞不愿意接受飞雪的原因之一。

  後来迪尔出现了,带走了自己,教会了自己奇特的傲神决,也教会了自己怎样去看待这个不平等的社会,加上後来又遇上了威琚和风玲,自己更休会到了贵族中也有一些好人,只是自己小时候没有遇上而已,这让杰瑞对贵族的看法慢慢产生了一些改变。

  现在看到这群小乞丐又使杰瑞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杰瑞被风玲推了两下,回过神,转头一看,发现所有人都惊奇看著自己,原来小乞丐一围上来,杰瑞就脸色非常奇怪的看著这群小乞丐发呆,身上时不时的冒著一股寒气,那是杰瑞想起了那些可恶的贵族时所产生的杀机。

  风玲叫了两声,见杰瑞没回答就忍不住推了杰瑞两下,现在见杰瑞回过神来,风玲好奇的问道:“哥哥,你在想什麽?一个人想得发呆。”

  杰瑞对风玲摇了摇头,没有回答风玲的提问,径直问道:“风玲,你带了钱没有?我身上没有钱。”

  风玲一愣,要钱?杰瑞要钱干吗?

  风玲虽然心中充满了疑问,但还是将自己的钱袋拿了出来,递给了杰瑞,飞雪、亚密、明风、达岚在旁边看著杰瑞的一举一动,心中不由得很是诧异,难道杰瑞想施舍这些小乞丐,要知道整个城中这样的乞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呀,杰瑞将钱袋打开,将里面的银币拿了出来,每个人手中放了两枚银币,放到第六个的时候,钱袋已经空了,飞雪连忙掏出了自己的钱袋递向杰瑞,杰瑞抬起头,淡淡地看了一眼飞雪,飞雪地心一凉,杰瑞下午在比武场时眼中的那缕柔情不见,现在杰瑞的眼中自己只看到平静,没有一丝其它的东西,飞雪的心中一阵冰凉,下午的时候自己还以为打开了杰瑞的心,没想到自己还是在原地踏步。

  杰瑞对旁边的亚密明风看了一眼,两人摇了摇头,开玩笑,自己只是两个穷学生,哪里能一下掏出几个银币来,连铜币都只有十多个,要知道五个银币就可以让一大家子吃上一个多月了。达岚在旁边见飞雪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煞白,头慢慢地低了下去,身体也慢慢颤抖起来,连忙掏出自己的钱袋对杰瑞说:“杰瑞,用我的吧。”

  杰瑞脸色一片平静,对飞雪眼中盈满的泪水视若无睹,接过达岚钱袋,掏出四枚银币分给了剩下的小乞丐,然後将钱袋丢还给达岚,淡淡地说了一句:“明天还你。”

  然後就率先起步离开了原地,向回家的路上走去,飞雪心中一阵悲苦,眼框中强忍的泪水终於流了下来,一滴滴落在地上,飞雪掩面转身飞奔而走,风玲和达岚叫了几声,飞雪都没有停下,杰瑞身体也是一震,停了下来,但没有转过身来,达岚回身看著杰瑞的背影道:“杰瑞你……”,

  杰瑞打断达岚的话冷冷地说道:“你还不去跟著公主,那是公主出了什麽事怎麽办?”

  达岚身体一震,连忙朝著飞雪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

  小乞丐们在旁边看著这一幕,全都傻了,这是怎麽回事呀?

  自己要了这麽多事的饭,还没有看见过出手这麽大方的人,也没看见过施舍到男女分手这麽严重的事。

  小乞丐中一个年纪较大的小孩壮著胆子走上来对杰瑞说道:“这位公子,你给得太多了,刚才那位姐姐是不是嫌你给多了所以才哭的,要不,我们把钱都还给你好吗,你去劝劝那位漂亮的姐姐吧。”

  杰瑞转过身来,脸上挂著淡淡的微笑,对小乞丐说:“小朋友,我不是什麽公子,我也是一个平民,小时候我也要过饭,所以不要叫我什麽公子。至於刚才那位姐姐为什麽哭,那不关你们的事,你们不要担心了,过几天,那位姐姐就没事了。”

  风玲在旁边忍不住开口了:“哥,你又不是不知道……。”

  杰瑞站起身来打断了风玲的话,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严肃地说到:“风玲,我们回家吧,明风的伤虽然已经好了大半,但还是要好好休息几天。”

  说完,拍拍小乞丐的肩膀,转身慢慢地走了。

  风玲、亚密和明风对视了一眼,摇摇头没办法地跟在了後面。

  杰瑞们慢慢地走远了,小乞丐们兴高采烈地聚集在天香楼边上阴暗的角落中,互相高兴地说著今天到哪里去好好吃一顿,没想到旁边几双贪婪地眼睛早就盯上了他们。几个身体遮住了小乞丐们头上原本就不太多的阳光,小乞丐发现眼前一黑,抬头一看,在小乞丐的身边出现了五个流里流气的流氓,这五个流氓都是二十多岁,其中一个红色头发的流氓看起来像是为头的,开口说道:“小乞丐们,把你们的保护费交上来,要不然”

  说到这里,和旁边四个流氓一起嘿嘿地冷笑起来,小乞丐们缩在一起,刚才和杰瑞说话了那个小乞丐颤声说道:“为什麽要交保护费?我们在这里要了这麽久的饭,从来都没有交过什麽保护费的呀?”

  红发流氓一记耳光甩了过去,小乞丐们一共发出一声惊叫,说话的小乞丐的半边脸肿了起来,嘴角也流下一丝鲜血,红发流氓大声叫道:“以前是看你们可怜,让你们免交了这麽久,现在要你们交还敢顶嘴,是不是皮发痒呀?”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